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强大的实力 ...

  •   003
      听这自称,谁还敢有意见。
      
      整个九域会自称‘本僧’、‘贫僧’的,就那一帮秃驴。
      
      秃驴有多难搞?
      
      打了小的来老的,老的不行就围殴,忒不要脸就算了,还一个比一个能打,久了谁都知道,招惹谁都行,就是不能招惹秃驴,所以……
      
      “哈哈哈……管教不当,管教不当,大师尽管就是,可别气坏了身子。”
      
      “费娇娇不是费老的宝贝疙瘩嘛,我说岐天,你把人家乖女卖了,不怕费老找您秋后算帐?”
      
      “呃,孩子不懂事,大师代为教训一二,我替费老开心……”
      
      “呵~不就是个秃驴吗?瞧你们无极宗被打脸了还不敢说话,简直怂的不行,我看你们无极宗是不行了阿。”
      
      “兀那小子休要狂言!报上名号,老衲会一会!”
      
      “哈哈哈老秃驴说话了……”
      
      “你们这些不要脸的秃驴!”
      
      偌大天地,就这么为一句话,漫天扯皮了起来,什么神秘不可见、大佬气度等,通通见鬼去了,此时的斗嘴,简直惊掉了几个小辈们下巴,也让惨遭奚落的无极宗弟子,又气又愤也羞耻的抬不起头来。
      
      日落西山,说的便是势微的无极宗。
      
      苏易脸色难看,唇瓣紧抿,下巴崩的老紧,搁在腿旁的拳头,青筋浮起,心情如何,一窥便知。
      
      凌绾走出屋外,见到的,便是苏易一脸羞愤难忍的模样,本以为他会如文里那般血性,上前和虚一大打一场,救下爱慕他的小师妹,却没想,他隐忍了下来,上前和虚一说话,为费娇娇求情。
      
      “虚一大师,费师妹年幼不懂事,冲撞了您……掌门说任您教训了事,可您的实力在这儿,怎么的也会让她受不住,还请您高抬贵手,别和小辈一般见识。”
      
      这番开脱话说的,既捧了虚一,也指明了对方真要是下手,就是以大欺小,有违前辈两字尊称。
      
      要是一般人,定会从了这句话,不会和小辈们计较,然而苏易显然忘了,眼前不是一般人,是众大佬们口中不要脸的秃驴,所以他的以退为进,注定失败,甚至……
      
      “不计较……”虚一开了口。
      
      微扬的声线,让苏易与费娇娇跟着高提了一颗心,也让目睹整个经过的凌绾,十分好奇虚一怎么处理这事。
      
      要知道留下来的前几世,她都是天方亮便离开,没想到这一世睡得好,留的晚了又问了话,耽搁的这些时间便生了这样的事儿。
      
      凌绾看戏的当下,突地了解,那怕文里说的如何,也仅仅是文字罢了,现实果然是不一样的,就以现在来说,《丹道至尊》里,出家人六根清净无为,以渡众生远离苦难不迟辛苦为准则,可现在,不管是虚一的行为态度还是上空大佬们的争吵,显现出来的并非如此。
      
      借此凌绾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极为严重的事,那就是──即便世界走向如小说里写的那般发生,细节枝末却非如此,而这点很可能便是促使她成功跳脱剧情的生路!
      
      凌绾一颗心,忍不住为这份认知剧烈跳动。
      
      “既然苏道友如此为同门师妹,本僧也不以大欺小,就让你这个同门师兄代本僧教训,亦可。”
      
      听着前面话,苏易是松一口气的,但后半句,明白其中深意后,脸色顿时难看的不行。
      
      他没想这人人称颂赞美的虚一大师,竟是如此小气之人!
      
      不过是误会便如此教训,此等心胸……
      
      彷佛感受到他的不愿意与气怒,虚一眉尾微挑,一双映上绿荫林树的浅淡眸子满是深幽色调。
      
      “若不愿,本僧可以自行动手,污蔑本僧本寺名声之人,不是一两巴掌……”
      
      虚一实力高深,若动手,初结金丹的费娇娇不死也残废,甚至可能面对金丹碎裂无法再修练的境地,真要如此,他怕是难辞其咎,一条小命准要完!
      
      眨眼间的思考,苏易做了决定。
      
      “我愿意!”这声,他说的咬牙切齿。
      
      苏易也是个狠人,说愿意的当下,完全没给费娇娇一个眼神讯号,便是一巴掌将人给掴到地上。
      
      “啊!”
      
      费娇娇惨叫了声,摀着脸抬头时,未被遮挡的地方,已经青肿了一大片,泪水狂飙,艳红的鲜血直往鼻子冒出,这时的她,哪还有平时娇俏一面,只有说不出的狼狈!
      
      “师兄你敢!”费娇娇脸痛心更痛,俨然不敢相信师兄动手打她,还是屈服在一个淫僧威胁下动手!
      
      见师妹双眼喷火,一副要将他吃了样,苏易就怕她毁了他苦心为其求的情,登时向前将人拎起,左右开弓也苦口婆心道:“师妹忍忍,就一会,你也不想大师出手……”
      
      先把人打晕了,不会闹就不会有事了……苏易打着这个主意,下手越发的狠。
      
      于是本还挣扎吵闹的费娇娇,叫嚣个没两下,呜呜噎噎的大哭声夹杂在啪啪的巴掌声里,听的旁看的凌绾,头皮阵阵发麻,不忍直视的移开目光。
      
      她这一移开,恰恰和望过来的虚一,视线对在一块儿。
      
      人,还是昨晚那个人,淡然无波的面上,眉眼依旧清冷,可周身气势却是不一样了,只稍这么一眼,便让人喘不过气的别开目光……也忘了走出来屋子的行为,不是看戏,而是为了还他袈裟。
      
      直到破裂的裙子,肌肤被挂在臂上的袈裟随风挠了下,这才想起这事儿。
      
      “大……”凌绾回头喊,场上哪有虚一的身影,只有挨了几下打,哭哭啼啼的费娇娇,及拿着药瓶哄着的苏易。
      
      凌绾将含在嘴里的‘师’字咽了回去,看着手中袈裟,没犹豫的收进储物戒子,也在瞥了苏易与费娇娇一眼后,迳自转身离开。
      
      和自诩风流的种马男及作精费娇娇一块儿,她怕自己会忍不住下杀手!
      
      与其什么都没去做去改变,就因为杀主角而遭反弹死亡,凌绾宁愿走人,来个眼不见为净,寻活路办法,塞过白死一回。
      
      就在她转身离开间,哄着费娇娇的苏易也被闹烦的抬起了头。
      
      在宗门里,费娇娇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根本未曾受过这般对待,如今虚一离开,危机解除,立马哭的油盐不进,于是这般闹,苏易根本受不了。
      
      苏易喜欢投怀送抱的女人,但也有个缺点,便是自动送上门的,他不会珍惜,费娇娇这等作态很快耗尽了他的耐心,所以这时抬头的他,是不耐烦的,也是想找点什么来逃开此时情况,便也看到美人连声招呼都没打的离开背影。
      
      他跟了一路,又等了一晚,到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美人,十四层封印的守护灵,能不能走出这儿,前往新天地全看这人……熟轻熟重,苏易自然不会为了费娇娇耽误大事。
      
      “师兄有急事离开,师妹自个抹药吧,你……”在费娇娇诧异惊怒目光下,苏易话声顿了顿,于她愤怒间道:“你好自为之,别再乱说话了。”
      
      话毕,苏易不顾费娇娇叫唤,搁下手中药瓶追着凌绾离开的方向奔去。
      
      “师兄!师兄──”
      
      看着苏易追向那女人,费娇娇气的一阵尖叫,更是将苏易留下来的药给砸了!
      
      “啊啊啊贱人!都给我记着!”
      
      另一边,凌绾察觉到有人跟来,回头一瞥,见是种马男,眉头顿皱,不顾对方叫唤,低声念了句略显拗口的‘风来’,终于在第三次时,成功的被一道清风托起,乘风离开,留给苏易惊艳的一道背影。
      
      凌绾甩掉苏易后,着时松了口气。
      
      面对自己时而成功,时而不成功的念诀状态,凌绾很是讶异此时的成功,回味再三,让自己记住声调转折地方,一会,心思便在觉得差不多下,被风景夺去。
      
      从无数文里,凌绾能从那些优美的词句中看出,修仙世界有多么美丽,可这些美丽,也仅仅是想像,从来没有真实所见时,来的震撼。
      
      在这里,所有不科学的事,都能发生并存在。
      
      她乘风而起,凭空而立飞行,穿出云海之际,一望无垠的湛蓝天空显露于眼前。
      
      若蝉纱的流云翻卷舒展其中,九重天上,数条白练自云端倾泄落下,倒泄银勾般的迅疾,其势磅礡凌厉,砸在底下浮石或山势,发出雷鸣似的轰隆声响。
      
      水花四溅,雾气烟漫,氤氲朦胧了一片,于阳光映衬下,造就无数耀眼迷人的七彩虹桥。
      
      底下群山连绵无尽,或天崭或深不见底深壑,盈盈碧水缀于满山苍翠中,缭绕的水气清香带着诱人草息,随风回荡,闻上一口,胸腔就像被洗涤了般清晰,脑子也越发清楚。
      
      这样清晰与不似人间的幽美景象,让凌绾清楚的认知到,这里非她原本世界。
      
      能回去吗?
      
      她想,死了这么多次都没能回去,估计是不能了,甚至,死了这么多次后隐隐有种感知,感知自己要是再这样的死下去,真会消散于天地……
      
      想到这,心头的不甘简直满溢出来。
      
      来到这儿非她所愿,可都穿越了,连所谓的修真,什么叫强大,而这个世界有多美都没体会到就死去,是怎么的让人憋恨阿。
      
      她抿了唇,双眼也燃起了火。
      
      一定有绕开剧情又能活命离开的办法!
      
      一定有!
      
      将剧情跟死亡经历又重新拿出来撸了几遍,最后总结了一句:没有强大的实力,再好的谋划全是瞎扯蛋。
      
      症结点,还是在于自己……对自身能耐不熟悉。
      
      凌绾双眼瞬间燃上了不屈于命运的火焰,待风停下后,找了个还算隐蔽的地方,使着不熟练又蹩脚的法术,将自己的气息尾巴抹了,又将这一小区块弄了个像障壁的屏蔽膜,这才安心的研究起自己来。
      
      为什么研究自己?
      
      依《丹道至尊》设定,守护灵是以阵法聚天地灵气、怨气鬼气、香气等,各种气体形成的妖魔精怪。
      
      比如她的上一层。
      
      十三层封印地带,恰恰是地九幽的九幽之域,里头怨气鬼气森然,就这么形成了只獠牙独目的变种夜叉。
      
      又比如她的下一层。
      
      十五层是上九天的九天之境,先前居住在该地儿的神是位喜爱花香寻乐的主,于是这儿被种下了无数花草,便也使得百花齐放,仙气缭绕的十五层封印地带,守护灵是只实力达半步渡劫的花妖。
      
      这只花妖有多厉害呢,观看那些欢情花长在十四层就知道了……
      
      势力范围都无视封印结界拓展了,哪能不厉害?
      
      至于自己……十四层这儿,三分之一是九天之境,三分之二是九幽之域,其结界在两者之间,所以以人形出现的自己本体是什么,说真,凌绾还真不知道。
      
      因为她身上没有妖魔鬼怪等负面情绪与气息,只有纯净好闻的幽冽香,以及──透明的躯体!
      
      她的身体是透明的!
      
      只要她想,就能化成与周景一致的无形气体……所以真想说她是什么,感觉像是个灵。
      
      一个修到有了形体的灵物。
      
      如她以前看过的某本小说中说的,万物皆有灵,有自我意识却没有形体的精怪,修为到一定程度,便能如妖修那般化为人形,此种通称为灵修。
      
      但凡灵修,能修出形体,至少是幻体以上修为。
      
      幻体是什么等阶呢?
      
      拜自己现在是个修真者了,思路通明记忆超好,很快的,便在回想《丹道至尊》设定中,对应出自己实力。
      
      幻体共分三个境界,虽然不知道自己到达哪一境界,但能成就人形,对应人修级别,最低是出窍。
      
      出窍是什么能力与修为?
      
      元婴能移山倒海,出手便是风云变色生灵涂炭,做为高它一阶的出窍期,能耐更不用说了,而在《丹道至尊》设定中,九域元婴千人左右,出窍不足百人,化神炼虚合体大乘甚至渡劫加起来,不超过二十人。
      
      所以──我也是个大佬!???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读者丫丫灌溉营养液与投的炸弹,么么哒(*^▽^*)
    ---
    设定科普(灵修对应人修,从幻灵开始是一境界对应人修两境界,直到灵尊/大乘才没有):
    人修:练气,筑基,结丹,元婴,出窍,化神,炼虚,合体,大乘,渡劫,之后还有各种仙,暂不累述。
    灵修:胎动,凝神,幻灵,   幻体,   天通,   灵尊,神灵。
    修佛:聚元,脱凡,元心,意散,明心,舍利,魂动,太虚,清灵,渡劫。
    这么多!!!
    我自己都记不住啦ヽ( ̄д ̄;)ノ咱们就当参考,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