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放肆 ...

  •   005
      救命?!
      
      她这个人人喊打,要其性命的结界守护灵,居然有人向她求救?
      
      凌绾差点就要笑出来。
      
      草泥一除,视线一清,没搭理叫唤,甚至连瞥向喊声方向也无,立即提步走人。
      
      循着动静过来的费娇娇,见到的便是这副转身走人的背影,心里气愤的不行,却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只能高声喊。
      
      “前辈!请您救救我!”
      
      连面容都没看清,便叫喊着前辈救命,费娇娇莫不是脑子抽了?
      
      其实不是,无非是火球散发出来的威压太过森然,惹人汗毛俱起,战栗不止……费娇娇某次随亲爹出行,有幸看过大能出手,知晓什么样的境界能牵引出这番动静,立马将眼前这人当成了救命稻草!
      
      然而她不知道自己求助的,是她想至诛死地的人,见人在这一喊后依然前行,登时牙一咬,将最后一张神行符贴于腿上,两个呼吸间蹿到对方身前不远处。
      
      这一下,彼此距离拉近,以修士良好的记忆力,总能认出来,偏偏费娇娇奔逃了一路,心绪紊乱的脑子里只有活命两字,又怎么能好好分判其他?
      
      见对方一身淡色青衫襦裙,三千发丝以一根木簪子挽起,如此简单的穿戴合着面上沾染的泥屑,发丝插着草枝,如此可笑的模样与先前所见差距之大,又怎么会联想到面前人是小破屋里遭她污蔑的女子。
      
      她有些嫌弃对方脏污的面容,心里也因那份熟悉感感到疑惑,可随追来的人一招落日飞燕,大有要她命丧当场时,那还能多想,立马抛下那抹怪异感,再一次囔声。
      
      “他们要对我杀人越货!请前辈帮帮我,晚辈乃无极宗丹阁费阁主独生女,您的出手相助我爹定有重谢!”
      
      重谢?
      
      凌绾是那种缺东少西的人嘛?!
      
      即便是,死了东西全没了,还需要收集吗?
      
      根本不需要!
      
      比起谢礼,她更想要费娇娇的命!
      
      凌绾死了很多次,尽管每一次死因不尽相同,但有几世都是死在费娇娇这个恶毒女配手上。
      
      冰冷的剑刃扎入皮里,生生的搅碎了心脏又抽开,尖锐难忍的痛楚怎生不让人怨憎?
      
      凌绾是恨费娇娇的!
      
      恨这个愚蠢的女人为得到种马男的心,但凡种马男多看一眼的女人都能痛下杀手……她比谁都想让费娇娇死,一见费娇娇落难,身旁没有种马男,那能不痛下杀手?
      
      即便这样的死太便宜费娇娇了,可能不让对方在自己面前蹦跶,杀了一解心头恨,她愿意便宜对方。
      
      可当她杀意顿起时,不远处亦传来数道急速掠来的灵气波动。
      
      尽快杀了了事!
      
      凌绾眉眼转厉,体内灵力随心思快速汇聚
      
      也在这时,那道能反弹伤害的气机再度自天际罩了下来,虽然没有面对种马男时的强烈,却也让她感觉到,真要是杀了费娇娇,她会伤的不轻。
      
      在欢情花剧情将要开始的时候,她干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
      
      还要在急掠而来的人,不知是敌是友的状况下如此?
      
      事有轻重缓急,凌绾分的出来,就是分的出来,恨的差点咬碎了一口好牙!
      
      算你好运!
      
      总总思维像是思考了许久,却只在转瞬之间,心生怨气的凌绾亦动了手。
      
      她虽然没要费娇娇的小命,却没让费娇娇好受,当即手一挥,将面前碍事的费娇娇搧飞,也在几个抬手,拦下数道攻击,气势全开,威压尽现!
      
      “放肆!”
      
      与此同时,不远亦传来了道惊喊。
      
      “前方大能手下留情!”
      
      可晚了,她这一声灌满灵力,落在等级差距甚大的人耳里,有若敲下来的巨钟,使得场上所有修士脑海嗡鸣,心口如遭巨石撞击,无不口吐鲜血的摔下飞行法器或趴在地上求饶。
      
      “前辈饶命!”
      
      “晚辈非有意打扰前辈的,实是从此女……此女……请前辈原谅!”
      
      “饶命阿前辈!”
      
      凌绾只给了那些重伤在地的修士一个眼神,随后停在费娇娇上头。表面上,她挥开费娇娇,让费娇娇避过了后方的致命攻击,可实际上挥开费娇娇时,她用了十足的力道,直接把人搧骨折了的摔在地上,随后那声无差别的斥喝,生生的让费娇娇伤上加伤!
      
      她做的隐晦,呈现的效果也让人满意。
      
      既让费娇娇享了骨折之痛,也受了狼狈一摔下的疼,明明知道是谁干的,偏生是为了救她导致,不仅不能怨怼还得感谢……还得在威压下承受那来自心底的恐惧,面上神情是崩不住的慌乱害怕,整个人也如烂泥一样趴在地上瑟瑟颤抖。
      
      看着这么狼狈的费娇娇,凌绾心头爽快,只觉受了几世的憋屈终于拿回了点利息,而让人更愉悦的是这番动作下,被气机锁定的她,反弹回来的力量,微乎其微。
      
      与面对种马男时的状况简直不是一个层次。
      
      这是因为她没伤及费娇娇性命,除骨折跟吐血外,丝毫没有皮肉伤所致,还是因为费娇娇在文里不是主角,抑或费娇娇于文里便是个上蹿下跳的炮灰女配,不管怎么受伤,只要呈现出文里效果与价值,于既定的地方或时间里死亡就行?
      
      凌绾忍不住想。
      
      同是炮灰,这点于她而言非常重要,只可惜时机不对,无法再来一次证实所想是否为真,只能压下蠢蠢欲动的心思,图之后计较,目光随即望向突然奔自场中的银发老人。
      
      银发老人看着摔在地上的众人,眉头一皱,目光搜索地上,惊呼,“娇娇!”
      
      呼声起,银发老人身形如风,眨眼间便晃至费娇娇跟前。
      
      有什么比得上命悬一线时,乍见亲人来得让人感动与情绪崩溃?
      
      费娇娇打小顺风顺水惯了,此时见了亲人,绷紧的情绪俨然断开,如受尽了委屈般的孩子,嚎啕哭出,“爹!呜呜……”
      
      “爹的乖女别哭……爹来了来了,不怕不怕……”
      
      费娇娇爹是谁?

  •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o(╥﹏╥)o我没有被编辑捡走呜阿阿阿阿(暴风雨式哭泣)
    更新不会断的,我用男主节操保证!
    男主:……(我同意了吗?)
    我:“小绾绾──”
    男主:“我同意。”
    我一脸鄙夷,“节操呢?”
    男主:“掉满地,自己捡。”
    我:“……”
    --喔,自娱一下(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