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绣花 ...

  •   柳棠溪拿的苹果特别小,而且,这苹果着实好吃。
      
      吃完一个之后,她还想再吃。
      
      找了一圈儿,见张氏已经在井边把所有的苹果都洗好了,柳棠溪顿觉自己疏忽了。
      
      刚刚她只顾着自己吃,忘了问问别人吃不吃。
      
      见张氏洗好了,柳棠溪连忙从她手中把盛着苹果的框子接了过来,端到了堂屋里。
      
      卫舒兰今年三岁,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虽然是个女孩儿,但,因着上一辈没有女孩儿,李氏对她也很疼爱。
      
      见柳棠溪把苹果端过来了,卫舒兰便闹着要吃。
      
      李氏一听孙女想吃,连忙从里面挑了一个红的,递给了孙女。
      
      给了孙女之后,李氏看一眼柳棠溪,笑着问:“今年的苹果怎么样,甜吗?”
      
      柳棠溪连忙点头,很是真挚地说:“非常好吃,很甜,有一股清香。”
      
      可以说是她吃过的比较好吃的苹果了。
      
      周氏看一眼睁眼说瞎话的柳棠溪,本来想说什么的,但一想到柳棠溪忙活了一上午把鸡圈和猪圈清理干净了,最受益的人是她,她还是忍住了。
      
      李氏见柳棠溪表情认真,怔了一下,笑了笑,没对此做什么评价,她只当是儿媳想要讨好她才这般说的。
      
      “嗯,你要是喜欢就多吃几个,这些品相不好,过几天就要烂了。我跟你大嫂上去看了看,烂在地里不少。”
      
      柳棠溪瞧了一眼筐子里二十几个其貌不扬的苹果,想到不吃也要坏了,忍不住又拿了一个吃了起来。
      
      咬了一口之后,柳棠溪点头:“嗯,甜。”
      
      她这个“甜”字刚落下,只见站在她对面的卫舒兰脸都要皱到一起去了,把手中的苹果递给了李氏。
      
      “哇,奶奶,这苹果好难吃啊。”
      
      周氏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柳棠溪看了周氏一眼,又去看了卫舒兰,瞧着她皱皱巴巴的脸,觉得她甚是可爱,也笑了笑。
      
      卫舒兰见大家都在笑她,躲到了李氏的怀里。
      
      笑过之后,柳棠溪拿着手中的苹果朝着卫舒兰晃了晃,询问:“舒兰,三婶儿这个好吃,你要不要吃?”
      
      卫舒兰似乎被刚刚那个苹果吓到了,连忙摇头,拒绝了柳棠溪。
      
      柳棠溪笑了笑,没再问,拿起来苹果又吃了一口。
      
      卫舒兰本不想吃的,可她见柳棠溪吃得开心,忍不住问了一句:“三婶儿,你那个苹果真的好吃吗?”
      
      柳棠溪点头:“当然,你要吃吗?”
      
      卫舒兰既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脸上流露出来纠结的神色。
      
      李氏笑着说:“要不奶奶再给你挑一个?”
      
      李氏觉得,家里的苹果多,不是什么稀罕物件儿,既然孙女想吃,那便再挑一个。有的果树上的好吃,有的不好吃,这也是正常的。
      
      卫舒兰看了一眼筐子里的苹果,又看了一眼柳棠溪手中那个,没有回答。
      
      柳棠溪会意,笑着说:“三婶儿去给你切开。”
      
      说着,柳棠溪拿着大半个苹果去了厨房。
      
      把自己吃过的那一部分削掉之后,柳棠溪把剩下的苹果切成拇指粗细,又从中间切开,拿了一个碗,把苹果放进去,随后走到了堂屋。
      
      卫舒兰见柳棠溪给她切成了一小块儿,眼前一亮。吃之前,又用圆溜溜的眼睛看了柳棠溪一眼。
      
      柳棠溪见她可爱,摸了一下她的头发,笑着说:“吃吧,真的好吃,婶儿不骗你。”
      
      卫舒兰终于从碗里拿了一块苹果,吃了一口之后,眼睛睁得大大的,口齿不清地说:“唔,好吃。”
      
      柳棠溪见她吃得开心,也觉得开心,又从筐子里拿了个小苹果吃了起来。
      
      李氏见柳棠溪对卫舒兰细心,点了点头。
      
      周氏瞧着柳棠溪和卫舒兰吃得开心的模样,也忍不住看了一眼筐子里,随后,从里面挑了个红的吃了起来。然而,苹果还没熟好。这苹果不难吃,但也绝对达不到好吃的地步,有点甜,但也有些涩。
      
      只是,自己已经啃了一口了,又不习惯浪费,便把它吃完了。
      
      下午卫大牛和卫二虎就没再下地了,两个人一个在院子里做木工活,一个去了后头山上看果树顺便捡些柴火。
      
      柳棠溪见张氏和周氏在做绣活儿,也跟着做了起来。
      
      毕竟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她倒是想出去赚点钱,弄些银子花花,可有卫寒舟这个大反派的威胁在,她可不敢轻举妄动。而且,剧情因为她的介入改变了,万一女主突然又想起她来了,想要折磨她怎么办?
      
      思来想去,还是待在卫寒舟身边更安全一些。
      
      至少她如今还是卫寒舟的妻子,而且,卫寒舟的父亲又因为她的到来身体好了不少。
      
      有那个算命先生的话在,她在卫家是安全的,甚至会被人认为是有福之人。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能不出门,她就不出门了。
      
      原主是有底子的,所以,在绣了半个时辰之后,柳棠溪便慢慢上手了,绣出来的花比张氏和周氏要好看得多。
      
      两个人瞧着柳棠溪的绣活儿很是羡慕。
      
      柳棠溪也不藏着掖着,把原主记忆中关于刺绣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俩,时不时提点几句。
      
      周氏见柳棠溪说得话她有些听都听不懂,忍不住问道:“三弟妹,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柳棠溪听到这话,停顿了一下,随后,捂住自己的额头,做出来一副头疼的样子。
      
      “三弟妹,你怎么了?”张氏率先紧张地问,“是不是又头疼了?”
      
      她想到了早上在灶台上的那一幕。
      
      周氏也被柳棠溪的反应吓到了。
      
      柳棠溪装了一会儿之后,捂着额头抬起头来,有些虚弱地说道:“想不起来,一想,头就痛。”
      
      周氏虽然不喜欢柳棠溪,但也不想她因为自己出了什么岔子,因此连忙说道:“想不起来就别想了。”
      
      柳棠溪顺着周氏的话说道:“嗯,就如大嫂早上说的,说不定不是什么好事儿,我就不想了。”
      
      李氏听了有一阵子了,此刻快速说道:“正是,莫要再想了,老三媳妇儿,快去回屋休息一下。”
      
      “也好,多谢娘。”说着,柳棠溪回屋去了。
      
      李氏松了一口气。
      
      见柳棠溪进屋里去了,便跟两个儿媳交待:“以后莫要在老三媳妇儿面前提她从前的事儿了,记住了吗?”
      
      周氏脸上露出来尴尬的神色,说:“娘,都怪我,我去给三弟妹道歉吧。”
      
      李氏拍了拍她的手,说:“那倒不必,要怪只能怪那起子没良心卖了她的人,那些黑心肝儿的东西啊。”
      
      三儿媳明显看起来家世应该不错,而她差点被卖入青楼,想必是被人整了。
      
      多好的姑娘啊,要是卖入那些地方,这辈子就毁了。
      
      李氏当初救了柳棠溪,纵然有算命先生的话,也有自己的恻隐之心。
      
      见婆婆没怪罪,周氏松了一口气。
      
      李氏她倒不是怕柳棠溪想起来,因为,初见柳棠溪时,她似乎还没失忆,是主动要跟她回家,嫁入他们家的。如今失忆了,反倒是更加乖巧了。所以,即便是柳棠溪恢复了记忆,她也不怕她会离开。
      
      她是怕柳棠溪病了。因为柳棠溪的到来,自家男人病好了不少,她便觉得柳棠溪是有福的。若是柳棠溪病了,不知道自家男人会不会病情加重。而且,家里也没钱了。
      
      哎……
      
      柳棠溪回屋之后脸色就恢复如常了,听着外面嘀嘀咕咕的声音,柳棠溪想,过了今日应该没人再问了吧?
      
      她演技不好,万一露馅儿了就不好了。
      
      想着想着,柳棠溪渐渐睡着了。
      
      等她醒来已经是半个时辰后。
      
      因着早上干了不少活儿,柳棠溪觉得腰酸背痛的。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饭。
      
      饭后,卫寒舟去了书房看书。
      
      瞧着卫寒舟刻苦的模样,柳棠溪深深感慨,自古以来,能考中状元的人果然不简单。
      
      书中虽然对卫寒舟中状元一事只提了一句 ,但这一句话却是卫寒舟起早贪黑熬夜点灯努力了很多年的结果。
      
      一个时辰后,卫寒舟回来了。
      
      回来后,卫寒舟把一旁的柜子轻轻搬到了中间,又把椅子也挪了过去,还把墙角的几块砖点在了下面。
      
      最后,把柜子里的褥子拿出来,又把放在床上的一床被子展开,躺到了上面去。
      
      整个过程中,柳棠溪一直盯着他看,动也没动一下。
      
      见他躺下了,柳棠溪把屋里的油灯吹灭了。
      
      不得不说,卫寒舟还算是个有底线的好人。
      
      从成亲当晚,卫寒舟就没跟她睡在一起。
      
      不过,就是不知道卫寒舟不碰她是因为人品端方,还是因为……没瞧上她。
      
      柳棠溪认为,后者居多。毕竟,对于一个大历朝有史以来最大的佞臣而言,节操这种东西估计早八百年就被狗吃了。
      
      之所以说他有底线,是因为卫寒舟好歹没把她撵到柜子上睡,而是把大床留给了她。
      
      瞧着卫寒舟高大的身躯睡在狭小的柜子上,而她瘦弱的身躯睡在大床上,柳棠溪美滋滋地睡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01 18:07:44~2020-03-06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簪纓の豆腐愛讀書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