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玩笑 ...

  •   第二天,柳棠溪早早地就起来了。
      
      然而,再早也没卫寒舟早。
      
      她压根儿没听到卫寒舟什么起床,等她醒来时,柜子椅子已经摆放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听着外面张氏和李氏说话的声音,柳棠溪连忙穿好衣裳去洗漱了。
      
      洗漱完,匆匆去了厨房。
      
      见张氏和李氏已经开始做饭了,柳棠溪连忙说道:“娘、大嫂,今日我来做饭吧。”
      
      张氏看了婆母一眼,说:“不用了,今日还是我来吧。”
      
      李氏想了想,把手中的东西放下,从灶台处站了起来,说:“你二嫂月份大了,你来烧火吧。做饭的事情让你大嫂教教你,过两日再做,届时你跟你大嫂轮着来。等你二嫂出了月子,你们三个轮着来。”
      
      儿媳主动做饭是好事,只是,听儿媳的口音她便知对方不是他们本地人。每个地方的口味不同,且,还要照顾着她家病重的男人,油盐放多少也要有讲究。
      
      与其让她乱来,浪费了粮食,倒不如让大儿媳先教教。
      
      “行,都听娘的。”柳棠溪顺从地应了下来。
      
      张氏也明白李氏的意思,当年二弟妹刚进家时也弄得一团乱,她也曾教过。所以,对于李氏今日的安排,张氏什么都没说。
      
      等李氏出去之后,柳棠溪照着刚刚李氏的样子拿着火石开始打火。
      
      柳棠溪是个手巧的,弄了没几次就成功了。
      
      很快,锅就烧热了。
      
      张氏很是尽责,做饭时一直在跟柳棠溪说着各种用具和调料摆放的位置,也跟她说家里各人的口味。尤其是一个病人、一个孕妇的口味。
      
      柳棠溪全都一一记住了。
      
      今日天气极好,卫寒舟一大早起来就拿着书去了山上。去山上的路上经过了自家种的苹果园。想到昨日那入口清甜的苹果,卫寒舟从地上捡起来一个小苹果,拿着袖子擦了擦,吃了一口。
      
      刚吃进去,卫寒舟就皱了皱眉。
      
      这味道很是熟悉,跟往年一样,可却跟昨日吃过的不太一样。
      
      可能是他运气不好,捡到的这一个苹果品种跟昨日的不同。
      
      虽不好吃,卫寒舟还是一边爬山一边吃完了。
      
      等到了山顶,天微微亮了起来。
      
      卫寒舟在山顶看了半个时辰的书。
      
      见山脚自家烟囱里的烟冒了有一阵了,许多去地里干活儿的汉子从地头往村里去,他便收好书下山去了。
      
      刚到门口,卫寒舟就遇到了从地里回来的两个哥哥。
      
      “两位哥哥辛苦了。”
      
      卫大牛看向卫寒舟的眼神里充满了笑意,说:“说什么见外的话,你读书也不比我们轻松。”
      
      卫二虎瞧着卫寒舟略带愧疚的眼神,笑着说:“自打你考中秀才,咱们家的赋税和徭役都免除了,现如今比从前轻松许多。你若真想让家里的日子更好过一些,那就好好读书,等你考中举人,家里就能更清闲了。”
      
      卫寒舟郑重地说:“请哥哥们放心,弟弟一定努力。”
      
      卫大牛见大家都站在了门口,拍了拍二虎的肩膀,说:“说这些做什么,寒舟别听你二哥的,别那么重的心里负担。举人哪是那么好考的,考不中也没关系,你如今能考中秀才就很不容易了。别站在门口了,家去吧。”
      
      兄弟三个进去之后,便看到了在院子里玩耍的几个孩子。
      
      卫伯生和卫扶摇正拿着小虫子喂鸡,卫舒兰吓得不敢靠近。
      
      “大……大哥,鸡真的吃了吗?”卫舒兰小心翼翼地问。
      
      卫扶摇正要把手里的小虫子扔到鸡圈里,听到卫舒兰的话,使了个坏心眼儿,转头拿着手中的小虫子放到了卫舒兰的眼前。
      
      见卫舒兰吓得眼眶含泪的模样,卫扶摇晃了晃手中的虫子,脸上露出来一丝坏笑:“吃没吃,你过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哇!”卫舒兰大声哭了起来。
      
      “扶摇,你又在欺负妹妹!”卫二虎皱着眉头冲女儿吼道。
      
      她这个女儿,从小就不是个老实的。在娘胎里的时候就折腾她娘,生下来之后也是不安生。夜夜哭,日日闹。等长大了,又跟个野孩子似的,天天跟一群男孩子疯跑,一点儿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
      
      因着这个性子,卫扶摇没少挨揍。
      
      卫扶摇见她爹说她,撇了撇嘴。
      
      卫大牛虽然心疼女儿,但侄女也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拉住了卫二虎,不赞同地说:“你干什么?孩子这么小,她们懂什么?又是个姑娘家的,哪能下手。”
      
      卫二虎虽然没再上前,但仍是瞪了女儿一眼。
      
      见状,卫寒舟把书放在怀里,朝着侄子侄女们走去。
      
      确切说,是朝着卫舒兰走去。
      
      卫舒兰只有三岁,又长得软糯可爱,很会撒娇,跟爬树下河的卫扶摇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子。卫舒兰的出生,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卫老三家只有儿子的空白。
      
      当然了,卫扶摇虽也是个姑娘,却没人把她算进去。
      
      “舒兰乖,不哭了。”
      
      “三叔。”卫舒兰委屈地趴到卫寒舟的怀里。
      
      卫寒舟把卫舒兰抱起来,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
      
      在厨房烧火的柳棠溪听到后看了外面一眼,恰好卫寒舟的脸朝着厨房,所以,柳棠溪看到了卫寒舟极近温柔的样子。
      
      这模样,看得柳棠溪险些以为自己眼花了。
      
      书中坏事做尽的大反派也有这样温情的一面啊,当真是让人意外。
      
      卫寒舟在哄卫舒兰的同时,不忘淡淡瞥了卫扶摇一眼。
      
      卫扶摇不怕她爹,但却怕这个秀才三叔。这一眼让卫舒兰赶紧把手中的虫子藏到了身后,又悄悄把卫伯生扯过来,挡在了她的面前。
      
      虽然她比卫伯生小一岁,但个头比卫伯生还高。即便是躲在卫伯生身后,也能让大家一眼就瞧见她。
      
      “三叔,不是我的错,是大哥带我去捉的虫子。”卫扶摇开始扯谎。
      
      卫伯生呆呆地看着两个妹妹,摸了摸后脑勺。
      
      他刚刚一直在看鸡打架争抢食物,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是一脸茫然。
      
      见卫寒舟看过来了,卫伯生顿觉羞愧。
      
      跟卫扶摇一样,在这个家里,他最怕的人也是卫寒舟。
      
      三叔最讨厌他们撒谎,所以,卫伯生老老实实认错:“对不起,三叔,都怪我,是我带着妹妹们去玩的。”
      
      卫寒舟越过卫伯生看了卫扶摇一眼,淡淡地说:“下不为例,去洗手吃饭吧。”
      
      “是。”卫伯生乖巧地应道。
      
      卫伯生跑去洗手了,卫扶摇也跟在他身后去了。
      
      在路过厨房的时候,卫扶摇看了一眼不远处在哄卫舒兰的卫寒舟,又看了一眼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柳棠溪,眼珠子转了转。
      
      “三婶儿。”卫扶摇笑着跟柳棠溪打招呼。
      
      柳棠溪摸了摸卫舒兰的头,笑着回应:“嗯,快去洗手吧。”
      
      话刚说完,下一瞬,一只小虫子出现在了柳棠溪的面前。
      
      柳棠溪放在卫扶摇头上的手顿了一下。
      
      说不害怕是假的,她最怕这些软脚的动物,每每看到都觉得瘆得慌,躲得远远地。
      
      只是,刚刚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她在厨房也听到了一些。
      
      张氏听到女儿哭了自然是非常紧张,跑出去一会儿,见卫大牛他们回来了,她才没去管,又回来炒菜了。炒菜时,跟柳棠溪说了几句院子里发生的事情。
      
      瞧着卫扶摇脸上得意的神情,柳棠溪脸上的表情愈发镇定了。
      
      “哦,原来是小虫子啊。”柳棠溪淡定地说道。
      
      卫扶摇听后脸上的笑容减淡了一些,看起来很是失望。
      
      “听说这东西生命力极为顽强,砍断一半还能活。”
      
      卫扶摇撇了撇嘴,说:“我知道啊,又不是没玩儿过。”
      
      “不仅砍断一半能活,你再砍上几次,它可能都活着。”
      
      卫扶摇没做过这样的事情,瞪大眼睛,看起来很是好奇。
      
      柳棠溪继续说:“呐,就跟指甲盖儿一眼小都能活。然后,这些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全都在地上蠕动,朝着砍它的人爬过来报仇。”
      
      说着,柳棠溪还把双手伸出来,做了一个吓人的动作。
      
      卫扶摇没想到后面这么恶心,哇地一声叫了出来,看向柳棠溪的眼神甚是畏惧,蹬蹬蹬跑掉了。
      
      卫寒舟刚把小侄女放下,就听到了大侄女尖叫声,抬眸看向了始作俑者。
      
      瞧见卫寒舟不赞同的眼神,柳棠溪撇了撇嘴,耸耸肩,没理他,径直往堂屋走去。
      
      直到上了饭桌,卫扶摇脸上仍旧带着一丝难言的神情,眼神还时不时盯着柳棠溪看上一眼。
      
      瞧见卫扶摇的目光,柳棠溪冲着她露出来一个和善的笑容。
      
      然而,这个笑容却无端让卫扶摇觉得瘆得慌,低头扒饭,不敢再看柳棠溪。
      
      卫寒舟瞧见这两个人之间的情形,淡淡瞥了柳棠溪一眼。
      
      柳棠溪夹起来一筷子菜放到了卫寒舟碗中,带着假笑,说:“相公吃菜。”
      
      卫寒舟抿了抿唇,没说话。
      
      桌上其他大人看着这一幕都偷偷笑了起来。
      
      等吃过饭之后,卫扶摇忍不住再次凑近柳棠溪,小心翼翼地问:“三婶儿,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我若是砍过小虫子,它们就会来找我报仇?”
      
      柳棠溪本想说不是,但是,看着卫扶摇的神情,柳棠溪改了口,一脸认真地说:“自然是真的。”
      
      “可我……我以前也砍过的,它们咋没来找我报仇?”
      
      “那是因为你砍的是脾气好的,有些可是很记仇的。捉虫子是不对的,所以,你以后可别再去捉小虫子了。”
      
      想到刚刚柳棠溪讲过的事情,卫扶摇脸色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恶心,沉默地点了点头,去堂屋了。
      
      卫寒舟从堂屋出来,恰好听到了这些话。
      
      瞧着柳棠溪得意的神情,卫寒舟抿了抿唇,说:“骗小孩子很有意思?”
      
      柳棠溪吓了一跳,但,很快回过神来,笑着说:“有啊,比骗你有意思。”
      
      想到昨日柳棠溪骗他一事,见卫寒舟脸色更难看了,柳棠溪笑着去厨房刷锅洗碗了。
      
      卫老三的脸色越来越好看了,李氏对她态度也极好,所以,她不怕他!
      
      似是没料到柳棠溪会说出来这般……这般无赖的话,卫寒舟看着柳棠溪的背影皱眉。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背后冷不丁地响了起来:“三叔,也就是说三婶儿刚刚骗我呢,我是不是又可以跟哥哥去抓小虫子了?”
      
      卫寒舟神色一顿:“……当然不能。”
      
      卫扶摇看了看三叔冷漠的背影,又看了看在厨房哼着歌一脸愉悦的三婶儿,气得跺了跺脚。
      
      周氏见自己女儿跟柳棠溪在一起说话的情形,倒是生出来一丝别的想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