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打扫 ...

  •   饭后,柳棠溪主动承担了刷锅洗碗的活儿。
      
      本来,做饭的事情是张氏和周氏两个人轮着来,李氏偶尔会做一次。但,自从周氏月份大了之后,事情就交到了张氏的手中。
      
      张氏当初有了身子之后婆婆李氏也没让她干过重活,所以张氏对此也没什么抱怨。
      
      而且,因为卫老三的病情加重,李氏也不能帮她。
      
      不仅如此,等忙完了这些,张氏偶尔还会跟着男人们一起下地干活儿。
      
      周氏本就对柳棠溪之前躲懒的行为有些不满,而且,她如今月份大了,蹲下洗碗刷锅很不方便。
      
      如今见柳棠溪主动去做,倒是看了柳棠溪一眼。
      
      吃过饭没多久,卫大牛和卫二虎又去下地了。地里如今活儿不多,只需要拔一拔草就行。
      
      李氏见院子里没事儿,便跟张氏一起去了屋后不远处的山上。
      
      为了供卫寒舟读书,家里不仅种了地,还在山上种了不少果子。虽钱不多,但因着离得近,山上又有水源,好打理,倒也不错。
      
      柳棠溪不是懒人,洗完碗刷完锅之后又去扫了院子。
      
      扫完院子,柳棠溪看了一眼西墙边的猪圈和鸡圈,抬步走了过去。
      
      如今是初夏,从醒过来那日起,她便在房中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那味道虽然多年没闻过了,但也很是熟悉。
      
      农家特有的味道。
      
      忍了三日,柳棠溪今日终于忍不住了。
      
      先是看了一眼猪圈和鸡圈里的环境,随后,柳棠溪跑到屋里拿出来一块布捂住口鼻,接着,拿起来扫帚去了鸡圈里。
      
      这时,周氏从房间里出来了。
      
      鸡圈就在周氏住的厢房的旁边,她也早就听到了动静,只不过,她一直在屋里绣花没出来。打开窗户见到柳棠溪的意图,周氏不得不出来了。
      
      她的窗户打开之后就是鸡圈,如今天气渐热,因着味道太过浓重,她几乎从不打开窗户。
      
      她虽闻习惯了这些味道,可因着有了身孕,多多少少也有些不舒服。
      
      她本以为柳棠溪是个娇气的人。毕竟,第一日来时,她亲自给柳棠溪端过去一碗面条,里面还卧了一个荷包蛋,结果对方嫌弃地瞥了一眼,一口都没吃。
      
      当时把她气得不轻。
      
      她怀着七个月肚子亲自下厨给人做饭,还奢侈地放了个鸡蛋,结果却被人嫌弃了。
      
      因此,她最近几日看柳棠溪哪哪都不顺眼。
      
      要不是因为自家公爹的病真的有所好转,婆母又对她客客气气的,她早就忍不住要骂柳棠溪了。
      
      不过,她也不是个会记仇的人。虽然那日柳棠溪嫌弃了她做的饭,但今日柳棠溪的确帮了她不少,所以,周氏也对柳棠溪释放出来善意。
      
      “我来帮你吧。”周氏说。
      
      纵然怀孕七个月了,但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在农家,还有大着肚子下地的。
      
      柳棠溪看了一眼周氏的肚子,说:“不用了,二嫂快回屋休息去吧。外面味儿重,且这些鸡还会啄人,碰到嫂嫂就不好了。”
      
      周氏还想要再说什么,柳棠溪没让她说:“二嫂,你快回去吧,真不用。”
      
      柳棠溪也不是个圣母,她知道周氏不喜欢她,她也没想到热脸贴冷屁股。
      
      但到底周氏为什么不喜欢她,她也不太清楚。在书里,柳棠溪就是个配角,周氏更是提都没提一句的小角色。作者并没有讲述这段农家生活,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周氏对她不满的原因是什么。
      
      但是,周氏如今已经七个月了,眼见着没几个月就要临盆,她可不敢使唤她。
      
      在她生活的那个环境中,即便是在农村,也没有让七个月肚子的孕妇干活的道理。
      
      周氏见柳棠溪执意如此,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之后,也没再坚持。
      
      见周氏进屋去了,柳棠溪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万一周氏一会儿磕着碰着了,她可是担不起,还是没人看着好,她能施展拳脚干活儿。
      
      柳棠溪发现卫家的猪和鸡格外听话,虽然她小时候家里也养过鸡和猪,但却没遇到过这般听话的。她去里面打扫时,这些畜生似乎能听懂人话似的,非常配合。
      
      这倒是让柳棠溪省了不少力。
      
      把里面的脏东西扫到一起之后,柳棠溪又拿着篮子提着这些东西往外走。往外走时,柳棠溪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
      
      那日卫寒舟威胁的话犹言在耳,她这时要是出去了,卫寒舟会不会阻止她?
      
      站在原地看了片刻,见书房始终没有任何动静,柳棠溪提着篮子往外面走去。
      
      回来时,柳棠溪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看。
      
      抬眼望去,书房那边看起来又没什么动静。
      
      柳棠溪盯着看了一会儿,转过头来,又继续打扫了。
      
      弄完之后,用水刷了刷鸡和猪吃饭的槽子,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摆放整齐。
      
      看着自己花了大半个时辰收拾出来的鸡圈和猪圈,柳棠溪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来满意的笑容。
      
      虽不知要在这里住多久,但,住一日就得干干净净地不是。
      
      做完这些之后,柳棠溪闻了闻身上的味道,赶紧去烧了些热水,去自己屋里简单擦洗了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随后她又去井里打水,把身上换下来的衣裳洗了洗。
      
      刚把衣裳晾晒在绳子上,去山上看果树的李氏和张氏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还摘了一篮子苹果。
      
      “娘,大嫂,你们回来了。”柳棠溪过去打着招呼。
      
      “嗯,回来了,摘了些自家种的苹果,你尝尝。”
      
      看着篮子里的苹果,柳棠溪咽了咽口水。她虽然不是缺了水果不行,但也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了,乍一见着泛红的苹果,还真有些想吃。
      
      不过,纵然如此,柳棠溪还是拒绝了:“不了,咱们还是留着果子换钱吧。”
      
      早上吃饭时她都听到了,李氏说山上的苹果快熟了,到时候要拿到镇上去卖。
      
      卫老三病了这么久,家里的积蓄已经花得差不多了。之所以还有二十两银子买她,那也是留给卫寒舟去科考的钱。如今卫家的家底想必已经空了。
      
      她虽然惧怕卫寒舟,也因着他将要成为一代佞臣观感不太好,但眼前的这些人都是活生生的人,她可做不出来夺人口粮的事情。
      
      见小儿媳不过短短几日的功夫就已经如此为家里考虑,李氏心里很是熨帖。
      
      当初是她听信了算命先生的话,为了能救活自家男人,偷偷拿着家里所有的积蓄把这个儿媳妇娶回来的。
      
      因着这事儿,她男人很是生气。小儿子虽然不说,但她也能瞧得出来,不赞同她这种做法。
      
      可如今呢,自家男人的病渐渐好起来了,儿媳也落落大方、懂事听话。
      
      李氏越发觉得自己这件事情没做错,看向柳棠溪的眼神也充满了善意:“没事儿,山上的果子多得是,够自家吃的。且这些都是落下来的,品相不好,也卖不了几文钱,不如自己吃了。”
      
      听李氏如此说,柳棠溪看了看篮子里的苹果,的确品相不好,有些还有大疤,便没再拒绝,从篮子里拿出来一个苹果准备去洗洗。
      
      这时,李氏看了一眼书房紧闭的门,提醒:“给老三也洗一个,他读书累了,听人说多吃些苹果对身体好。”
      
      柳棠溪怔了一下,但还是顺从地从里面拿了一个。
      
      这时,张氏看到了院子里的变化,甚是惊喜地问:“咦?鸡圈和猪圈怎么这么干净了?”
      
      周氏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了。
      
      “二弟妹,你打扫的?也不是嫂嫂说你,你月份大了,可别做这样的事情。况且这些畜生住的地方,很是不必打扫。要是你觉得味儿重,跟嫂子说,嫂子来打扫。”张氏数落了周氏几句。
      
      周氏看了一眼柳棠溪去厨房的背影,说:“不是我,是三弟妹。”
      
      李氏听后也走过去看了看西墙边儿的猪圈和鸡圈。
      
      他们虽然每隔一段时日也会打扫一下里面,但却从未如柳棠溪一般打扫得这般干净。
      
      柳棠溪先是仔细清洗干净手里的两个苹果,然后又拿着刀子把上面的疤痕削掉,削完之后,又洗了一遍。
      
      做完这些,柳棠溪仔细盯着两个苹果看了看。本想把那个微微泛红品相相对来说比较好的苹果留给自己,但,想到卫寒舟冰冷的眼神,柳棠溪还是放弃了。
      
      最终,她重重啃了一口全身青色的小苹果。
      
      听那声音,倒不像是啃苹果,而是对待仇人一样。
      
      然而,下一瞬,柳棠溪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这苹果真好吃啊。
      
      又脆又甜。
      
      吃了两口之后,柳棠溪出了厨房。
      
      见李氏等人在看鸡圈和猪圈,柳棠溪想了想,说:“娘,我嫌味儿重,把猪粪和鸡粪都倒在屋后的坑里了,要是地里需要的话就去那里弄。”
      
      李氏笑着说:“好,辛苦你了。”
      
      柳棠溪笑了笑,朝着书房走去。
      
      想到刚刚那一道视线,走到门口时,柳棠溪故意使劲儿咬了一口苹果,弄出来一点动静。
      
      见卫寒舟看过来了,柳棠溪板着脸很是不情愿地把苹果递给了他。
      
      卫寒舟看了一眼柳棠溪手中的苹果,沉默地接了过来。
      
      柳棠溪不再看他,转身离开了,离开时,故意把手中的苹果咬得嘎吱嘎吱响。
      
      卫寒舟抬眸看了一眼柳棠溪的背影,又看向了面前的苹果。
      
      家里已经中了五年苹果,品种没换过,这苹果是什么味道他早就清楚。成熟的苹果尚且口味一般,这些掉落的更是寻常。
      
      只是,想到刚刚柳棠溪一脸满足地吃着苹果的样子,卫寒舟突然觉得手中的苹果似乎味道不错,正好他有些渴了。
      
      随后,鬼使神差地咬了一口。
      
      果然,很甜。
      
      正想咬第二口,柳棠溪却突然回头,一脸紧张而又小心翼翼地说:“相……相公,我刚刚弄了鸡粪,忘记洗手了,你不会怪我吧?”
      
      卫寒舟咀嚼的动作顿了一下,怔怔地看向了柳棠溪,抿了抿唇,没说话。
      
      见卫寒舟终于不是那副死人脸了,柳棠溪笑着说:“我骗你呢~”
      
      说着,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前的苹果,迈着轻快的步伐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离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卫·三羊·冷脸:皮一下很开心?
    柳·皮皮虾·棠溪:满足(^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