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吃饭 ...

  •   说起来,卫家其实不算太小,比柳棠溪前世小时候住的农村的那个家大多了。
      
      卫家有点四合院的样子,东西南北各有房间。不过,院子大一些,而且不是四面接在一起的。
      
      整个卫家的房间加起来大概有九间。
      
      堂屋一间,堂屋两侧是对称的。
      
      跟堂屋相通的左侧是卫老三和李氏的房间,再往里还有一间小储物间,那里存放着整个卫家的家底。跟堂屋相通的右侧是卫大牛和张氏的房间,再往里是卫大牛六岁的儿子卫伯生和三岁的女儿卫舒兰的房间。
      
      另外还有两间房跟堂屋不相通,西面一间,东面一间。
      
      西侧是卫二虎和周氏以及他们五岁的女儿卫扶摇的房间,东侧是卫寒舟和柳棠溪的房间。
      
      西侧旁边是猪圈和鸡圈,猪圈里养着两头猪,鸡圈喂了七八只鸡。
      
      北面是厨房。厨房旁边就是大门,也就是说大门进来就是猪圈。
      
      跟猪圈和鸡圈相对的东边也有一间房,这间房跟整个院子的格调不太一致。
      
      这里原本是放置杂物的地方,而在卫寒舟开始读书之后,杂物就被挪到北边儿以及西边儿去了,空出来的地方新起了一间屋子作为卫寒舟的书房。
      
      这间房采光极好,坐北朝南,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
      
      平日里,这一间房子除了卫寒舟旁人是不被允许靠近的。
      
      毕竟,村里能出来一个秀才着实不易,况且还是这种中了头名年纪尚轻且前途大好的秀才。
      
      对于卫寒舟,一家人都很重视。
      
      柳棠溪虽迈着如同蜗牛一般的步子,但她还是离书房越来越近。
      
      门没关,柳棠溪能清楚地看到卫寒舟正背脊挺直,垂头翻阅手上的书。虽看不清楚正脸,但从侧面看,卫寒舟脸上的神情很是专注。
      
      忽而,风轻轻吹了进来,卫寒舟长发被微微吹动了一些,单薄的衣裳也泛起了褶皱,贴在了身上。
      
      不得不说,卫寒舟的模样和身材还是挺出众的。此刻认真看书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来是个心术不正的反派,反倒是像一个翩翩佳公子。
      
      柳棠溪正想着呢,卫寒舟突然转头看了过来。
      
      要怎么形容这一双眼睛呢,一个字,冷。两个字,很冷。三个字,冷极了。
      
      柳棠溪一点都没有被抓包的窘迫,脸上的神情很是自然,就像偷看被抓的人不是她一样。
      
      想到刚醒来那一日,卫寒舟冷着脸跟她说过的话,柳棠溪撇了撇嘴,颇为冷淡地说:“吃饭了。”
      
      说起来,这还是三日来柳棠溪跟卫寒舟说的第一句话。
      
      刚醒过来那一日,柳棠溪意识还不太清醒。这时,卫寒舟冷着脸阴森森地跟她说:“既然是你求着我娘收留你,就别想在摆脱了人牙子之后一走了之。我娘帮了你,也也要遵守约定。想离开可以,但要等我爹病有了起色之后。在此之前,你若是敢跑,我定会去告知官府。若官府不管,我上天入地也会找到你。”
      
      听到这番话,想到疏离的卫寒舟在不久的将来的确说到做到,对柳棠溪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当即,柳棠溪吓得什么话都没敢说。
      
      这三天,柳棠溪一直老老实实在卫家待着,确切说是在自己小屋里待着,没敢踏出家门半步。
      
      按照书中的描写,柳棠溪在成亲的当天逃跑,卫老三知道后气得吐了一口血。毕竟,这二十两是他家所有的积蓄。如今儿子没娶着媳妇儿,考试的钱也没了,他心中很是自责内疚。
      
      接着,卫老三病情就加重了。
      
      没过三日,卫老三死了。
      
      卫寒舟因此恨极了柳棠溪。
      
      他本想把柳棠溪抓回来,但,当时他忙着自己亲爹的丧事,没来得及去找她。
      
      等卫寒舟忙完,就去打听了柳棠溪的踪迹,得知她回到京城去三皇子府做妾,卫寒舟脸色阴沉,但他当下什么都没做,只是默默回到家去读书。
      
      几年后,卫寒舟考中了状元,在翰林院待了没多久就因为一手好字以及溜须拍马的功夫得了老皇帝的青眼。
      
      从此以后,他便开始对付怀恩侯府和三皇子。
      
      想到书中那些风云诡谲的斗争以及卫寒舟阴狠毒辣的性子,柳棠溪这几日老老实实呆着,生怕一不小心又把卫老三气到了,更怕卫寒舟把事情全都归到她的身上。
      
      如今三天过去了,卫老三不仅没死,听说病情还缓和了一些。得知了这样的消息,柳棠溪是既意外又感觉到了一丝轻松。
      
      看来,随着她的介入,这本书的情节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发生改变。
      
      柳棠溪觉得,只要她不逃跑,卫老三就不会被气死。只要不把卫老三气死,卫寒舟就不会如同书中一样把她视作杀父仇人。
      
      等她熬到卫寒舟考上状元入京,她就能顺理成章跟着卫寒舟回到京城侯府了。
      
      不过,跟一个奸佞之臣在一起和跟将来会把她凌迟处死的女主相比,她实在是说不上来哪个更好一些。
      
      但,不管怎样,当前还是先保住小命要紧。
      
      而且,想到这几日卫家人对她客气的态度,若是因为她的离开卫老三如同书中一样死了,她会愧疚不安。
      
      卫寒舟听到柳棠溪的话后,冷着一张脸,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看,眼底的情绪让人看不透。
      
      卫老三没死这事儿让柳棠溪对卫寒舟的惧怕减轻了许多,见卫寒舟用这么冷的眼神盯着她,柳棠溪当即便要离开。
      
      然而,还没等她转身,就见卫寒舟朝着她走了过来。
      
      柳棠溪鼓足勇气,站在原地没动。
      
      心里不停安慰自己,她没做错事,不怕她!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不是他的杀父仇人。
      
      卫寒舟越走越近,等走到柳棠溪面前,看了一眼柳棠溪的脸,又垂眸往下看了一眼。
      
      意识到卫寒舟在看她的胸,柳棠溪脸上泛起来薄薄的红晕,双手环胸,看向卫寒舟的眼神里多了一丝警惕和恼怒。
      
      见柳棠溪如此,卫寒舟脸色不变,从容地从柳棠溪身侧走出去。
      
      看着卫寒舟淡定的模样,柳棠溪更气了,握起来拳头冲着卫寒舟的背影虚打了一下。然而,刚抬起来胳膊就发现了端倪。
      
      原来,刚刚烧火时不知怎的把一根长约二十公分左右的柳枝弄到衣领交叠的地方了。柳枝的一半没入衣裳里,压在胸上,另一半在外面,掀起来的地方甚至能隐约看到里面白色的里衣。
      
      因为柳枝非常细小,所以她根本就没感觉到。
      
      想到刚刚卫寒舟的眼神,柳棠溪脸色顿时大红,赶紧把柳条抽了出来。
      
      随后,四下看了看,见院子里卫寒舟并没有其他人,柳棠溪轻轻松了一口气。
      
      侧头看了一眼去井边打水洗手的卫寒舟,柳棠溪拿着柳条去了灶间。
      
      锅里的菜已经炖好了,张氏刚刚盛出来。
      
      柳棠溪刚想要顺手端走,便被张氏拒绝了。
      
      张氏看了一眼柳棠溪细皮嫩手的手,说:“三弟妹,你先把馒头和筷子端到堂屋去吧,菜刚盛出来有些烫,你端不了。”
      
      柳棠溪也没纠结,从善如流地去一旁拿筷子和馒头了。
      
      张氏松了一口气。
      
      也不是说她有多心疼柳棠溪。纵然她是个识大体的,但,柳棠溪刚刚来了没几日,也谈不上有多么深厚的感情。
      
      实则是柳棠溪这三日来什么活儿都没干过,连屋门都极少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且,她刚刚看过了,柳棠溪的手指很是细嫩。
      
      这一碗菜她放了许多油,金贵着,她怕柳棠溪端不稳,把碗摔了。
      
      这时,洗完手的卫寒舟过来了,端起来厨房的菜碗,转身朝着堂屋走去。
      
      因着刚刚的事情,柳棠溪心里有些尴尬。不过,好在卫寒舟连眼风都没给她一个,到让她轻松自在了一些。
      
      拿了筷子和馒头之后,柳棠溪跟在卫寒舟身后去了堂屋。
      
      这时,卫寒舟去了西间。
      
      柳棠溪知道,他这是去扶屋里的卫老三出来吃饭。
      
      把这些东西放到堂屋后,柳棠溪又去盛粥了。
      
      许是因为柳棠溪来了之后自家老头儿的病真的有所好转,又许是柳棠溪前三天太懒了有了对比,所以,今日见柳棠溪干活儿,李氏很是满意,嘴角一直带着笑意。
      
      瞧着李氏看向柳棠溪的眼神,周氏心里很是不得劲儿,忍不住说:“我也去盛汤吧。”
      
      李氏看了一眼二儿媳的肚子,笑着说:“你别去了,你忙了一早上了,好好歇歇,让你大嫂和三弟妹做就行。”
      
      周翠柳眼珠子转了转,说:“哪有那么金贵,大嫂八个月肚子时还下地干活儿呢,我这才七个月,又不是城里人,咱们乡下人哪有那么讲究。”
      
      柳棠溪过来时恰好听到了这句话,她知道周翠柳是看着她说的,但她什么都没说,反倒是朝着周翠柳笑了笑,转身又去了厨房。
      
      李氏反倒是对柳棠溪的表现更满意了,觉得这个媳妇儿着实娶得好,不仅有福气,长得好看又大气,跟自己的儿子很是相配。
      
      周氏一阵气闷,不过,因着柳棠溪刚刚没反驳她,她反倒觉得有些理亏,没再说什么。
      
      饭菜很快就摆好了,乡下人没那么讲究,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大人还是小孩儿,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柳棠溪左边是卫寒舟,右边是李氏。
      
      卫家没有食不言的规矩,饭桌上,卫老三问了问两个儿子地里的情况,问完之后感慨了一番。看那眼神,要不是身子不允许,想必立马就要奔到地里去。
      
      “爹,您好好养着病就是了,地里的事情有我跟二弟呢。等您病好了,再去下地也不迟。”卫大牛说道。
      
      卫老三重重叹了一口气,又看向了小儿子,问了问儿子读书的事情。
      
      卫寒舟很是恭敬地回答了卫老三的问题:“这两日头脑比较清醒,比往日多看了几页书。”
      
      这回答着实好,浅显又明了还很让人安心,这让让即便是不懂科举考试的人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柳棠溪忍不住看了卫寒舟一眼。
      
      卫寒舟这个样子实在是跟书里的描写相差甚远。此刻这个稳重有礼又体贴他人之人着实不像书里所说的只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反派。
      
      “嗯,寒舟,你如今既已娶妻,就是个大人了,以后好好读书,光耀咱们卫家的门楣。”
      
      察觉到卫老三看了她一眼,柳棠溪连忙收回来目光,低头扒饭。
      
      “是,儿子谨遵爹爹教诲。”卫寒舟恭敬地应道。
      
      从始至终,卫寒舟没看柳棠溪一眼。
      
      柳棠溪听到卫老三叫卫寒舟的名字,思绪倒是一下子飘得极远。
      
      大牛,二虎,寒舟……卫寒舟的名字怎么就那么跟卫家兄弟不一样呢?会不会,寒舟是后来改的名字?那么,他从前叫什么呢?
      
      三狗?
      
      三羊?
      
      一想到这一点,柳棠溪差点笑出声来,不过,在忍不住微微咳了一声之后还是努力克制住了。
      
      柳棠溪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然而,坐在她身侧的男人却从她细微的抖动中发现了端倪。因不知她因何事如此,卫寒舟只轻轻瞥了她一眼之后就挪开了目光。
      
      

  • 作者有话要说:  卫·三狗·三羊·寒舟:呵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