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越 ...

  •   夏日时节,和风徐徐,流水淙淙,柳条绕岸。
      
      东边的旭日刚刚在群山之中露头,距离京城数百里之外的卫家村此刻已是炊烟袅袅。摸黑下地干活儿的汉子们看了一眼天色,直起身子收拾好锄头,准备回家用饭。
      
      此时,靠着山头住在村尾的一处宅子中,躺在东面厢房床上的姑娘刚刚睁开眼。
      
      许是因为刚刚睡醒,躺在床上的这位姑娘脸颊泛着微微红晕。当然,最惹眼的还是她那与村里人不同的娇嫩皮肤和沉静脱俗的气质。
      
      睁开眼睛之后,柳棠溪从床上坐了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满头乌发如同瀑布一般披在身后。
      
      柳棠溪抬头看了一眼破旧的不知落了多少层灰的房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没有任何改变,她依旧还在这个陌生的朝代。
      
      既来之则安之,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柳棠溪打算从今日起融入这个世界中。
      
      想罢,柳棠溪开始穿衣下床。
      
      柳棠溪穿越了。
      
      这是她穿过来的第四日。
      
      工作五年,攒了一大笔钱,好不容易贷款买了房子,结果才住进去一天,第二天醒来就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里。
      
      不过,虽然朝代陌生,她倒是知道这是哪里。
      
      睡觉之前,她正在看一本小说,书名叫《皇上独宠俏皇后》。
      
      女主是一名穿越女,穿越到了怀恩侯府。身为庶女,一直都在被嫡母和嫡姐虐待。好在女主有智慧和谋略,帮着父亲解决了政敌。这样,有了怀恩侯的支持,女主渐渐在家中有了依靠。
      
      嫡母在父亲的训斥下,不敢再明着欺负穿越女。但是,恶毒而又没脑子的嫡女柳棠溪却忍不了这口气。看着昔日见到自己就畏畏缩缩的庶妹如今却爬上了她的头上,不仅得到了爹爹的喜爱,还跟她一直喜欢的皇子扯到了一起,这让柳棠溪非常愤怒。
      
      在一次上香的途中,柳棠溪让身边的丫鬟去买了药,准备把女主弄晕,然后卖给人牙子。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她身边的丫鬟和家里的奴才却背叛了她。女主安然无恙,她却被人牙子给带走了,远离了京城。
      
      只可惜,一本书中的恶毒配角往往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
      即便是被卖到偏远的地方,拥有者顽强生命力的恶毒女配仍旧活了下来。
      就在人牙子要把柳棠溪卖到青楼的路上,柳棠溪找机会逃跑了,并且成功赖上了卫家。
      
      卫老三生了重病,快要不行了。
      有人给他算命,说给他家小儿子娶一房媳妇儿,卫老三的病就能好,连去哪个方向能娶到合适的儿媳妇都跟他们说好了。
      
      卫老三的媳妇儿李氏急病乱投医,信了算命先生的话。
      可巧的是,在算命先生的指引下,她在路上遇到了被人追赶的柳棠溪。
      
      柳棠溪瞧见李氏身上有不少银子,得知她要去给儿子找媳妇下聘,便一番装模作样,成功骗取了李氏的信任。
      李氏把家中仅剩的救命的二十两银子给了人牙子。
      
      人牙子在路上就知道柳棠溪身份不简单,有些后悔接了这个差事。既然如今柳棠溪自愿卖入农家,他也就做个顺水人情把柳棠溪卖了,回头就跟人说卖去了青楼,反正此处距离京城甚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这样做的话,他两边都不得罪。
      
      随后,李氏把柳棠溪带回了家。
      
      没用李氏开口,柳棠溪就主动说要嫁入卫家。
      李氏非常惊喜,立马就张罗亲事。
      
      不过,柳棠溪既然想回京城,自然不是心甘情愿嫁入卫家。她嘴上说着想嫁,实则是发现卫家穷。她觉得成亲当日混乱,想要趁机拿些宾客送来的银子吃食跑回京城。
      在书中,她的确跑了,也成功了。
      
      然而,如今却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柳棠溪在成亲当晚莫名其妙晕倒了,醒来就是第二日。
      
      然后,人就变成了她。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一个虽身着粗布衣裳但却难掩其周身气势的陌生男人正盯着她看。
      想到这里,柳棠溪抬眼往屋里的空地上一看,那里已经是空空荡荡地一片,桌椅柜子都已经各自归位,被褥也整整齐齐地放在了床尾。
      
      柳棠溪再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作者真的很会安排剧情制造矛盾。
      
      在书中,柳棠溪嫁的人并非普通人,而是一个反派。
      
      那卫老三一共生了三个儿子,前两个儿子老实本分,第三个儿子却不简单。
      
      卫寒舟过了十岁才开始在村里一个老童生的建议下开始读书,没过几年就考中了秀才,还是头名。而在不久的将来,他将会成为大历朝最年轻的状元。接着,又会夺得老皇上的宠信,成为一代奸佞之臣。
      
      而他站在太子那一队,处处跟三皇子也就是书中的男主以及女主所在的怀恩侯府作对。
      
      当然了,这种跟主角作对的反派向来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男女主联手,搜集了他所有的罪证,抄了他的家,灭了卫家全族。
      
      想到这个男人之所以会跟三皇子作对,根源在书中的柳棠溪,此刻穿过来的柳棠溪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出于刚来到一个陌生时空的惧怕,柳棠溪已经借着新娘子名头在屋里躲了三天了,也在这三日悄悄摸清了卫家人的性子。收拾了一番之后,柳棠溪从屋里出去了。
      
      李氏看到柳棠溪从屋里出来了,笑着说:“老三媳妇儿起来了,快去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正在厨房烧火的周氏手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院子里的婆婆和柳棠溪,对切菜的大嫂张氏嘟囔了一句:“娘对三弟妹可真好,知道的知道她是被人牙子卖过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生母女呢。”
      
      张氏一句话没说,仍旧在认真切菜。
      
      瞧着张氏的样子,周氏心里不舒服,把一旁的柴火使劲儿折成了两半,重重地扔进了锅底。
      
      片刻后,张氏切完了菜,看了一眼锅。
      
      “二弟妹,火太大了。”
      
      周氏冷哼一声,不情不愿地又从锅底抽出来几根燃着的柴火,放在了下面的炉灰中摁灭。
      
      “你这不是浪费柴火么,娘知道了又要说了。”张氏皱着眉心疼地说道。
      
      听到这话,周氏心里更气了。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这有孕七个月了都要在厨房干活儿,那不知从哪里来的身份不明的人却能躲懒躺在床上睡大觉!”
      
      张氏见锅还有些热,没急着放油,看了周氏一眼,又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婆婆李氏,低声说:“你小声点儿,娘听到了要不高兴了。自从三弟妹来了,爹这几日身子有些好转,这都是三弟妹的功劳。”
      
      周氏撇了撇嘴,想说些什么,然而,见自家男人从地里回来了,便闭了嘴。莫说是婆婆李氏,即便是自家男人,见公爹身子好了,也夸了几句柳棠溪。
      
      张氏见锅凉了一些,便拿小勺子从油罐子里舀了一勺油倒进锅里,放了一些葱姜蒜之后,把菜倒入锅里。
      
      很快,香味儿出来了。
      
      柳棠溪在洗漱完之后,闻到厨房的味道,抬步走了过来。
      
      见周氏正在烧火,柳棠溪道:“二嫂,我来吧。”
      
      周氏正憋着火儿呢,见柳棠溪穿着新做的粗布衣裳,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柳棠溪是从外面买回来的,花了二十两银子不说,前几日办酒席又花了几两。除此之外,婆母还给她新作了两身衣裳。
      
      再看柳棠溪这一张嫩生生的脸,婀娜的身材,周氏就更气了。
      
      明明自己是个良民,对方是买来的,可看起来对方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她就是个烧火丫鬟。
      
      “不用了,三弟妹好好歇着去吧。你跟三弟刚成亲,累着呢。”周氏阴阳怪气地说道。
      
      那个“累”字咬得尤其重。
      
      听了这话,柳棠溪看了一眼周氏大着的肚子,没回应她,而是走到她身边,轻声说:“二嫂身子重,还是二嫂去歇着吧。”
      
      周氏还想说什么,这时,张氏对周氏说道:“也好,二弟妹,你身子重,厨房太小了,油烟味儿又重,你出去松快松快。让三弟妹来吧。”
      
      听到这话,周氏没再说什么,看了柳棠溪一眼之后,扶着锅台想要起身。
      
      见状,柳棠溪连忙伸手扶了她一把。
      
      周氏似乎没料到柳棠溪会搭把手,身子一僵,本想拒绝的,但转头见柳棠溪表情真挚,便没吭声,扶着柳棠溪的手站了起来。不过,走出厨房时,脸色倒是好看了不少。
      
      周氏出去之后,柳棠溪就坐在了她的位置上开始烧火。
      
      她从小就是在农村长大的,上大学时才离开了家。所以,对于烧火做饭很是拿手。虽然多年没干过,手有些生,但很快就上手了。
      
      张氏见柳棠溪熟练的样子,微微有些诧异。
      
      低头看着柳棠溪往锅底放柴火的手,呆了一瞬。
      
      柳棠溪这一双手着实娇嫩,一看就知道没干过粗活。不仅如此,还非常细嫩,想必日日都会好好保养。
      
      这应该是之前过富贵日子的人,想必是遭遇了什么事才被人卖了。
      
      可瞧着她烧火的模样,却一点都不像是没干过活的样子。
      
      张氏本是个寡言的性子,但此刻却忍不住问了一句:“三弟妹家是哪里的?”
      
      柳棠溪拿着柴火的手微微一顿,抬头看着张氏,痛苦地捂了捂额头,半真半假地说道:“想不起来了。恍惚间记得被人卖了,还被人敲了一下脑袋,醒来就在这里了。”
      
      张氏愣了一下。
      
      虽然柳棠溪已经来了几日了,可成亲前张氏忙着给卫寒舟娶妻没时间跟柳棠溪说话。而柳棠溪成亲后又几乎没出过房门,所以两个人还是第一次正式说话。
      
      她只觉得柳棠溪似乎跟刚来那日不太一样了,却没想到她竟然失忆了。
      
      想到成亲那日晚上柳棠溪突然晕倒,张氏抿了抿唇。再看柳棠溪细嫩的脸庞以及额头上醒目的伤疤,眼底流露出来同情之色。
      
      “忘了就忘了吧,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咱们家虽然穷,但爹娘都是和善人,三弟又是个秀才,前程大好,你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张氏说。
      
      柳棠溪点头应道:“嗯,多谢大嫂宽慰,我也感激爹娘收留,感激……相……相公。”
      
      相公这两个字虽然寻常,可柳棠溪说出来时总觉得拗口。
      
      张氏笑了笑,没再说这事儿。
      
      过了一会儿,张氏掀开锅盖看了一眼,说:“三弟妹,不用添柴了,菜快炖好了,你去书房叫三弟吃饭吧。”
      
      “……好。”
      
      柳棠溪表面上应了,心情却有些沉重。跟去叫卫寒舟吃饭相比,她宁愿在厨房打杂干活儿。
      
      她那个相公,虽然此时不过是个秀才,可那一双眼睛却凌厉地吓人。每每看向她时,都让她觉得对方仿佛把她整个人都看透了。
      
      放下手中的柴火,柳棠溪慢腾腾地走了出去。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周氏大着肚子在一旁喂猪。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柳棠溪心底的忐忑反倒是减轻了不少。
      
      正如张氏所说,这个家虽然贫穷,但每个人都是好人。即便是嘴上喜欢说她几句的周氏,也不是个喜欢偷懒的人。
      
      柳棠溪正想要走过去帮忙,结果还没挪动步子,就见周氏已经把猪喂完了。
      
      柳棠溪有些遗憾,抿了抿唇,朝着未来整个大历朝最大的佞臣的书房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放了快两年了,终于开了,不知道小可爱们还在不在~
    预收文《当我有了穿梭时空的金手指后》
    一朝穿越,薛音絮成了知府家不受宠的庶出四小姐。
    原以为是困难模式,没想到手握自由穿梭时空的金手指。
    冤枉她偷了大姐的珍珠耳环?
    薛音絮回到耳环丢失当日,看清真相后,当众拆穿了二小姐。
    偷偷给她下药?
    薛音絮把参与其中的人全都指认出来,仿佛亲眼所见。
    知府后宅众人在见识到她的厉害之后,全都不敢再招惹她。
    薛音絮闲来无事,开始用金手指去穿梭时空看戏、听曲儿、逛青楼,好不快活。
    然而,某一日,却把正在破案的刑部侍郎带入了时空之中。
    至此,听曲儿逛青楼成了浮云,破案追凶成了常态。
    刑部侍郎韩粼,皇上外甥,身份贵重。
    人人都说知府家的庶出小姐是个不要脸的,天天跟在刑部侍郎身后。
    后来,刑部侍郎亲自去给她求了个官职,还把她娶回家。
    人人打脸。
    小剧场:
    某日,韩粼一脸严肃:“带本官去己亥年三月十六。”
    薛音絮摸了摸鼻子:“呃,那日的权限用完了……”
    韩粼瞥了她一眼:“嗯?”
    薛音絮越说越小声:“听说那日杏花楼花魁一曲歌舞轰动全京城,所以我偷偷去看了。”
    韩粼冷哼一声:“你是去看花魁,还是看邻国二皇子?”
    薛音絮装傻:“这个,那个,哈哈,看谁不重要,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