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萌征仙途》朝朝暮夕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06 11:43: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四 章 小崽 ...

  •   
      安静,那一刻非常的安静,耳畔只有呼啸的风声。
      
      自己朝思暮想的大宝贝就在眼前,李怀瑾只停顿了一息,就伸开双臂,扑向眼前骇人的妖兽。
      
      殊不知那望天吼终于反应了过来,毛炸得更加厉害,但它到底没有阻止对方的动作,也没有发起攻击,只是冲来者发出低低的嘶吼,似乎对那个爱称极有意见。
      
      李怀瑾听到这个低吼的声音,有些话不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了:“毛毛不怕,咱们不洗澡哈,不洗澡。”
      
      妖兽:“……”
      
      ——这熟悉的语气,这熟悉的神情,却有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到底是什么鬼?!
      
      见望天吼又如过去一般瞪圆了眼睛看自己,李怀瑾脑海中随之浮现了多年前他们一起在郁木和主峰生活的场景。
      
      御灵环从昭华转到怀瑾手中,他的残魂在御灵环里养了几十年,直到复生才慢慢恢复意识,所以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如果他的宝贝们跟毛毛一样还活着,是如何度过这几十年的时光,又有没有想起过他呢?
      
      这时候,李怀瑾才猛然记起,他们之间可不仅仅是时间的问题……他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啊!
      难怪最初望天吼的眼中,是闪现过杀机的——它根本没有认出来是他。
      
      想到这里,李怀瑾生出了从未有过的沮丧,他把手收了回来,步子也随即慢了下来。
      
      哪怕是与人定下契约的妖兽,也是极有戒备感的。
      除了主人能够靠近他们,旁人怎可随意拥抱、抚摸……对于毛毛来说,现在的他,还算主人吗?
      
      昔日的御灵宗宗主李扶风,虽不像他侄子李怀丰那样生来就是天之骄子,但他凭借自身的天赋和能力,很快就在御兽一途上取得了惊人的成就。
      他座下各阶妖兽十数只,最厉害的当属一只望天犼和白狼,皆是水木双灵根。
      
      白狼是他结丹后去极北之地的时候遇到的,望天犼则是他早年入商虚秘境历练时因缘救下的。
      从此,望天犼就跟在他身边,主人和妖兽一同修炼,一同成长,结伴度过了漫长的修仙岁月。
      
      他的望天犼和白狼皆有上古大妖的血脉,天资极好,又跟李扶风灵根相合,可谓天降神兵。
      因为妖兽有天道宠爱,仿佛是天然的聚灵宝器,不仅自己修炼极快,也能叫灵根相合的主人受益,在危机时候甚至是历劫的时候,都能成为主人的助力。
      
      当年他得到这样相合的妖兽时,连李扶风的师叔朔宗老祖都断言:此子如有神助,将来成就会在他之上。
      
      事实证明,朔宗老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虽然李扶风醉心养育自己的大妖,对修炼并不十分执着,但他还是一路顺风顺水地走过来了。
      
      从元婴晋升化神,渡劫要经历四九天雷,原本李扶风可以叫定下契约的妖兽为自己抵挡一部分雷劫,但他怎么可能叫自己的宝贝疙瘩替自己顶雷?
      
      为防意外,他甚至将彼此的契约改为了普通的契约,如果自己不幸陨落,它们可以得到自由,而不是得跟渡劫失败的主人一起魂飞魄散。
      
      结果证明,他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或许是冥冥之中有些预感,他发现自己经历雷劫的时间明显提前了,而那劫云也呈现出不祥的黑金之色,乃大凶之兆。
      不仅如此,随后他在渡劫的时候还遭到了不明人士的攻击,没能挺过最后的那九道天雷。
      
      原本不知道为何自己还能留下残魂,但看到眼前额上带伤的望天犼,他已经猜出了答案。
      
      ——他安顿好的宝贝妖兽,怕是在最后关头回来为他挡了最后的雷劫,才换得他一线生机……
      
      望天犼跟着李扶风多年,虽然死而复生的主人不知为何改了面貌,但它能够感觉到,他骨子里依旧是它最熟悉的那个人。
      见对方突然满目哀戚,连靠近自己都做不到了,望天犼哪里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又在为什么事情而伤心。
      
      大妖兽默默伸出了一只毛爪子,轻而易举地把已经走到眼前却不敢扑上来的李怀瑾搂到自己怀里,像过去做过无数次的那般,用下巴蹭蹭了他的肩头。
      
      它还没有成年的时候,李扶风喜欢把它抱在怀里,小犼可以把脑袋搁在对方的肩膀上。
      成年以后,它虽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变化自己的体型,但因喜欢帅气的成年身形、不愿变小,也就再没有被李扶风完全抱起来的经历。
      不过,把脑袋搁在他的肩头蹭一蹭,还是时常做的。
      
      它不过是像原来一样轻轻蹭了两下,不管是望天犼还是李怀瑾,都感觉彼此分隔的时间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我的毛毛啊……”年轻的修士轻叹了一声。
      
      听到这个恼人的小名,望天犼不自在地动了动,但到底没有发脾气,只是用爪子轻轻呼了一下李怀瑾的背。
      
      一人一兽不知道抱了多久,享受着久别重逢的喜悦和安宁。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了“嗷呜嗷呜”的声音,奶声奶气的,仔细听,还带着点小颤音。
      
      李怀瑾摸了摸望天犼的脖子:“多大的犼了,还这么撒娇呢。”
      
      望天犼:“……”不好意思,这真不是它叫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望天犼松开了李怀瑾,随后发出一声轻吼,它没有使劲,但至少能听出来是成年望天犼的声音——浑厚,充满威仪。
      恰好这个时候,“嗷嗷嗷”又响起,跟之前望天犼的声音形成鲜明对比。
      
      李怀瑾疑惑地顺着后面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低头一看,就见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从望天犼的肚子毛下面拱了出来。
      似乎对他这个陌生面孔感到很好奇,小家伙撅着小屁股对他又“嗷嗷嗷”地叫了一阵。
      
      看到一个小毛球的李怀瑾顿时目瞪口呆,比刚刚看到望天犼还要惊诧。
      
      “这这……这难道是你生的崽?!我我……我当外祖啦?!!”
      
      闻言悲愤交加的望天犼实在忍不住了,它扭过头,朝一个方向发出了一声怒吼。
      
      ——外祖你个毛球球……老子是公的,生个屁的崽!
      
      ……
      
      这时候,身在不远处的长垣峰修士都听到了某种大妖的吼叫声。
      光是听到那可怕的声音,就足以叫胆小的人腿软。
      
      本就分隔不远的十几个筑基修士立刻聚在了一起——这时候还是跟大家在一起,能安心一点。
      
      “怎……怎么回事?这这……这可不是一般的妖兽啊!”
      
      没有了金丹庇护,筑基修士们还没看到妖兽本体已经肝胆俱裂,他们下意识地想要赶紧逃跑。
      
      大家来秘境是想找找机缘历练一番没错,但这样程度的妖兽,莫说他们,就算金丹修士们回来,恐怕也未必能够对付。
      机缘再好,也得有命享受才有意义啊。
      
      “不能等师兄他们回来了,我们快跑!”离大妖的地盘远一些,也许他们能逃过一劫。
      
      在这件事上不谋而合的修士们来不及收拾刚刚找到的灵植,马上拿出各自的飞行法器,准备一起离开。
      这时候有一个筑基小修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那个李怀瑾呢?怎么没见到人?”
      
      殷奚此刻已经稳稳站到了法器上,听到他的话,立刻生气地道:“师兄早就说过不要单独行动,是他自己到处游荡,天天不见人影,眼下情况危急,难道还要累得我们去寻他不成?!”
      
      他就是之前带头讽刺过李怀瑾的修士,也是这些筑基修士中中资历最高的人,所以金丹修士们离开后,筑基们以他马首是瞻。
      
      殷奚其实早已筑基,甚至五十年前就有资格入秘境历练,可惜在当时的选拔中被一个有背景的筑基用祖传的法器击败。
      
      当年击败他的筑基在上一次入秘境的时候,机缘巧合与不错的妖兽定下了契约,如今已隐隐有结丹之相,这次留在宗内闭关而没有参加试炼。
      
      由于痛失那次机会,殷奚一直耿耿于怀,他觉得若不是对方仗着有更好的法器,是决计赢不过他的。
      这些年他反复地想:如果当年赢得名额的是他,那之后入秘境与妖兽定下契约、有结丹之相的人,也该是他才对!
      
      当他看到李怀瑾,就好像看到那个打败过自己的筑基,所以一开始就没有给过对方好脸色。
      再加上李怀瑾之前跑来卖弄学问,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御兽天赋极高的李氏一族似的,而且仗着有祖辈荫蓄,一点都不像他们嫌时间紧迫地不断忙碌着,更叫他恼怒。
      
      ——李怀瑾不是很有经验的样子吗?他不是有很多宝贝所以对周围的灵植都看不上吗?现在有个大妖兽就在旁边,让他一个人会会去,应当也无碍吧!
      
      想到这里,殷奚嘴角浮起一抹冷笑,道了一句“我们走”,就率先御飞行法器离开了。
      
      旁人本就惧怕大妖,此刻见殷奚发怒,又下了明确的命令,就更不敢违逆他的话了。
      更何况若再耽搁下去,万一妖兽真的追来,那他们岂不是要在秘境里白白丢掉性命?
      
      想到这里,他们心里对落单的李怀瑾那一丝同情瞬间被抛到了脑后,众人纷纷坐上自己的飞行法器,与殷奚一起,往来时方向逃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算李怀瑾在此陨落,那也是他自己的命,怪不得旁人无情!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李小受:嘿嘿嘿……毛毛和小毛毛。
    作者君:口水擦一擦先,都留一地了啊。
    李小受:哦哦哦,擦一擦,擦一擦……
    望天吼:!!!你用我的毛擦口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