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萌征仙途》朝朝暮夕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08 23:50: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五 章 阴谋 ...

  •   
      长垣峰的金丹修士找到自家师弟们的时候,已经是妖兽出现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他们在回程的途中也注意到了大妖的存在,因发现它是炼骨后期的妖兽,所以根本不敢与之相斗,小心翼翼地绕过了那片地域,直接寻人去了。
      好在那大妖也没有追逐他们的意思,只是发出了威慑的吼叫,始终未现其貌。
      
      史新礼看到殷奚他们,只扫了一眼便道:“李怀瑾呢?”
      
      十几个筑基小修先是受到来自大妖的威胁,随后在逃窜的过程中又遇到了其它妖兽,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此刻见到自家金丹还惊魂未定着,身心俱疲。
      他们听到史新礼问起李怀瑾,不禁面面相觑起来,随后颇有些心虚地看向殷奚。
      毕竟当初让大家弃李怀瑾而去的人,是他。
      
      殷奚见状,心中恼怒:那时候明明是大家一致做了决定,怎得现在倒怪他一人身上了?!
      
      史新礼看到他们的表现,哪里还猜不出来发生了什么:“李怀瑾没有与你们同行?”
      
      殷奚一听,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听出来师兄是向着他们的——史师兄说的是李怀瑾没有与他们同行,而不是他们弃李怀瑾而去。
      
      他也机灵,立刻附和道:“师兄离开时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不要单独行动,他却置若罔闻,不仅如此,还仗着有些法器,四处游荡……说不准,那妖兽就是被他惊动的呢!”
      说到这里,他已经完全相信了自己的话,斩钉截铁地道:“若非我们行动迅速,恐怕就要被那厮牵连了。”
      
      众人听了他的话,愈发沉默了下来,根本无人应和。
      
      一开始就是李怀瑾觉得周围情况有异,他提醒过大家,却没人相信罢了。
      后来遇到危险,大家没有找他,甚至没有等他,就这样落荒而逃,实在有失道义。
      如果照殷奚的说法,被弃者成了罪魁祸首,背弃者反倒是受害者,何其可笑。
      
      可若是要为自己抛弃同门的行为找一个理由,也许这就是他们唯一能够想到的理由……即便是个连他们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的理由,也要相信着。
      
      不知过了多久,史新礼打破了这种压抑的沉默。
      
      “不管怎么说,你们平安无事就好,吾等还要在秘境待两个多月,莫要因此影响了心境。历练本就是修炼,巩固道心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看了看形容依旧萎靡的筑基小修们,知道这件事对大家不可能不产生影响,遂继续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李怀瑾有不少法器,也许能够自保,我们之后再想办法找一找,说不定能找到他。”
      
      话虽是这么说,但众人都明白,就算李怀瑾命大,没有遇到那只炼骨期的大妖兽,但他独自一人待在秘境里这么多天,有再多法宝也无济于事,恐怕没等他们找到,就已经凶多吉少。
      
      不过正如师兄所说,他们来秘境是为了历练,有伤,甚至有亡,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之前每一次商虚秘境开启,也不是所有人都毫发无伤地回到了宗门,若不能从失去同伴的悲伤中走出来,根本就不配继续走修仙之路。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李怀瑾终究是外宗弟子,将来也未必会留在长垣,跟他们算不上同峰。
      如果对方真的在秘境丢了性命,至少不是同门师兄弟丢掉了性命……时间久了,总会被人遗忘的。
      
      带着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他们原地安置下来。
      疲于奔命好些日子,不要说筑基修士,就是金丹修士们也需要休整。
      
      “你们先打坐,我,罗师弟,管师弟为大家护法,一个时辰后再换樊师弟、刘师弟和杨师弟。”
      
      史新礼作为领头的金丹,是当之无愧的师兄,他主动接过护法的责任,叫其他人又感激又高兴。
      
      众人不再说话,打坐的打坐,护法的护法,一时之间都安静了下来。
      
      史新礼和另外两个师弟分散开来,独自在周围巡视,待发现一切无异,找了一处高地坐下。
      
      他还要为众人护法,不能入定,虽然面上疲惫,但心情其实甚是不错。
      
      ——他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才走了一步棋,就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
      
      ……
      
      史新礼早就知道那个地方曾经出现过炼骨期大妖,他也知道殷奚曾经在五十年前痛失入秘境资格的那件事,所以才故意将筑基们单独留下,给他们生出矛盾的机会。
      
      殷奚的修为这么多年没有明显进益,除了资源一般的原因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一直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能专心修炼。
      由此可见此人心胸何其狭窄,对那些有背景的筑基何其看不顺眼。
      
      只要他们发生一点矛盾,就足够殷奚对李怀瑾生出歹念,后面根本不用史新礼多做筹谋,殷奚这样的小人就会帮他完成任务。
      
      商虚秘境是宗门秘境,距离入口最近的区域对于不少人来说不算完全陌生,他们只要在一定范围内、且与同门聚集在一起行动,虽然面临着危险,但还不至于太危险。
      
      但李怀瑾是第一次来秘境,他才不过刚刚筑基,就算没有慌不择路越跑越偏,一个人待在秘境里也极其危险。
      只要他再想办法拖延一点时间,此人必定是有去无回!
      
      当初入秘境之前,他考虑了种种情况,也做了不少的准备,力求要在秘境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李怀瑾除掉。
      也许老天都要帮他,一个心性狭隘导致修为被阻的废物竟然在第一步就助他实现了目标,真是意外之喜。
      
      他摸了摸自己受过伤的手臂,心中道:“别怪他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是那个女人的儿子。”
      
      当年昭华仙子的妖兽伤人,他也受了伤……身上的伤好了,心里的伤却迟迟好不了。
      
      他们这样的道修,不像佛修心思沉静,也不像剑修以武征道、道心坚定,否则也不至于容易生出心魔,堕入魔道。
      
      亲眼目睹妖兽发狂,亲眼目睹主峰和长垣的金丹命丧妖兽爪下,这对于一个御灵师来说,是极大的打击。
      如果说殷奚五十年没有进益,他又何尝不是处境艰难,以至于后来到了商虚秘境,虽然有机会遇到合适的妖兽,他也无法完全压制对方而定下契约。
      
      他需要一个契机,让自己跨过那道坎。
      当年伤人的妖兽已经被御灵宗的元婴诛杀,昭华仙子也被逐出师门、早已陨落,史新礼想要报仇,就只能找李怀瑾了。
      
      虽然发生那件事的时候李怀瑾还未出生,但谁叫他是昭华仙子的儿子,既然继承了昭华仙子的遗物,自然也要继承她欠下的债业!
      
      最重要的是,那位内宗尊者承诺,只要他在秘境完成了这件事,出去之后就会被对方收做徒弟。
      同样是弟子,普通弟子和大能的记名弟子,那可是跟外宗、内宗弟子之间存在区别一样,是有天壤之别的。
      
      ——抓住这次机会,既能为自己报仇、解了心魔,又能为自己找到更好的出路,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那些差点跟李怀瑾一起遭殃的筑基修士们,反正也没有谁因此殒命,他在之后的行程中多照拂他们一二,就当做补偿了。
      
      一想到李怀瑾的死带来的诸多好处,史新礼觉得自己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随之而来的是满心的喜悦和憧憬。
      
      ……
      
      此刻,被长垣峰弟子当作凶多吉少的李怀瑾,确实有点手忙脚乱。
      
      “嗷呜嗷呜~”小毛球跟李怀瑾待了不到一刻时间,就知道他比望天犼好说话多了,于是立刻变成黏上他了,要抱着不说,还要翻出小肚子让他给摸摸。
      
      李怀瑾:“嘿嘿嘿……”
      望天犼:“……”
      
      ——差点忘记它最近捡了一个小包袱还没来得及丢掉,看这架势恐怕丢不掉了……
      
      一开始李怀瑾以为它是望天犼的崽儿,但再仔细一看就发现并非如此,从各方面初步判断,这应该是只金水双灵根的山猫幼崽。
      这个小毛球虽然不是小犼,但也是只很漂亮、很机灵的小东西,他一看就非常喜欢。
      只是想着接下来怎么办,李怀瑾还是有些犯难。
      
      当年他在商虚秘境救下望天犼的时候,它虽然小,但还不至于是个幼崽,捡到白狼的时候,亦是如此。
      真要说起养幼崽,李扶风倒是养过一段时间的小虎崽,只是后来那小家伙不告而别了,也不能算李扶风把它养大的。
      
      大多数御灵师不会选择养育幼崽,因为妖兽从普通野兽到聚灵、通智,再到炼骨,是需要机缘和漫长岁月修炼的,再加上妖兽的寿命往往比普通的御灵师寿命长,它们的幼年期可不是普通野兽那样一年、两年就过去了,而是要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变成成年体。
      
      与其花这个功夫和心力养大一只妖兽的幼崽,不如去想办法降服一只已经成年的妖兽要来得实惠。
      
      李怀瑾倒不是那种利益至上的人,他现在担心更多的是,怎么养这只小毛球,养不养得好。
      
      毛毛是公犼(他总算想起来了),在哺育幼崽方面肯定也帮不上忙,否则不会叫小家伙饿得小肚子都瘪下去了。
      
      抛去这些都不谈,他连自己要不要带望天犼出秘境,都还在犹豫之中。
      
      刚重生那会儿,李怀瑾确实很想找到自己当年定下契约的成年妖兽。
      只是李扶风经历雷劫之后,只剩一缕残魂,他们之间的联系已经断了,再加上这么多年过去了,想找到原来的妖兽实在太过困难,他对此已经不抱太多的希望,只是希望自己重历一世,有生之年能够重新遇到与他结缘过的宝贝,那就已经是老天垂怜。
      
      作为一个御灵师,想要厉害的大妖是他的本能,冒险来商虚秘境,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在当初得到望天犼的福地,再次遇到能够与他定下契约的妖兽。
      
      不过以他现在的条件,也不指望能降服多厉害的大妖了,看能不能通过以往的经验和昭华留下的东西,先争取一只通智后期或者炼骨初阶的妖兽比较现实。
      
      只是没想到,自己来了商虚秘境还不到三分之一的时间,就有意外之喜。
      
      经过最初的狂喜,他也渐渐恢复了理智,所以考虑了很多关乎未来的事情。
      
      当年御灵宗宗主的望天犼,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即便它现在额上有道伤疤,也保不齐会有熟悉他们的人认出来。
      
      就算原来的李怀瑾跟李扶风有名义上的叔侄关系,但对妖兽来说,人类这种所谓的亲缘关系太过浅薄,不足以让炼骨后期的望天犼心甘情愿跟着一个刚筑基的小修士。
      
      所以一旦李怀瑾带着望天犼回到众人面前,必定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少不得有人怀疑是前宗主李扶风夺舍归来……而夺舍,对于正统的修真门派来说,就是邪魔外道,根本不容于世,人人得而诛之。
      
      到时候无论是真真的正派人士,还是觊觎大妖兽的人,都会蜂拥而至,他一个人恐怕难以应付。
      
      而且,李怀瑾还没有找到渡劫时加害他的人,一旦透露出自己与当年的李扶风有关系,也必然引来麻烦,甚至危险。
      
      他的望天犼在商虚秘境过得很好,没有修士打扰,即便每五十年有人入境历练,能够进来的不过是金丹,也威胁不到它。
      
      这样一比较,带它离开,反倒没有把它留在这里好。
      对于李怀瑾来说,他们早已非主人与妖兽的关系,否则当年也不会选择独自应劫。
      现在明知道怎样对它更好,他又怎么忍心破坏它现在平静安宁的生活呢。
      
      这些日子,他没有立刻跟望天犼重新定下契约,想来对方也察觉到了什么。
      一人一犼因没有契约,不能像过去一般感应对方的所有情绪。
      
      李怀瑾只能依靠两百多年朝夕相伴形成的默契,猜测发生的事情,再根据望天犼的反应确认正确性。
      
      原来,当初望天犼和白狼回到李扶风身边,分别为他挡下天雷,但也于事无补。
      李扶风渡劫失败,它们也身受重伤,危急时候察觉到有人想追击自己,遂分开逃离始丰山。
      
      它的伤更重些,只能暂时躲回到了昭华的身边,借着五十年前商虚秘境开启的时机,由昭华带着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继续休养。
      
      所以昭华后来与何人生下孩子,她的妖兽又因何发狂伤人,已经回到商虚秘境的望天犼并不知道。
      
      “现在有两件事得先解决了,”李怀瑾低头看了看在他怀里扭来扭去、不知道在摸索什么的小毛球跟望天犼商量:“一是先离开这里,免得有人找回来……二是给它找点口粮。”
      
      要不然这小崽儿总是往望天和他怀里拱啊拱的,也不是办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某小攻(提剑):听说本座今日被cue到了。
    作者君(心虚):咳咳,是的是的!
    某小攻:那什么时候可以正式上线?
    作者君:很快很快,以最拉风的出场方式!
    某小攻:加紧安排。
    作者君:是是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