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萌征仙途》朝朝暮夕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06 22:17: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三 章 秘境 ...

  •   
      自李怀瑾去过内宗一次以后,就再没有所谓的长辈来寻过他。
      商虚秘境开启在即,李怀瑾正好全身心地投入准备之中。
      
      曾经的元婴大能,要重新筑基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更何况李怀瑾跟李扶风一样是木水双灵根,修炼起来毫无阻碍。
      
      有了昭华留下的丹药、法器,重生后已经炼气入体的李怀瑾很快就顺利筑基。
      
      商虚秘境是御灵宗先贤找到的上古秘境,飞升之前他给秘境下了禁制,只有金丹及金丹以下的修士才可通过禁制出入秘境。
      之所以要大费周章如此安排,一方面是为御灵宗的后人提供一个历练之所,一方面也能避免贪婪之人因一己之私将秘境占为己有,或过度的采集,造成秘境过早崩塌。
      
      御灵宗的宗主令中有历代宗主的精血,也包括商虚的精血,所以能唤醒入口的禁制。
      维持入口需要至少三名元婴的力量,可以说每开启一次秘境,对于御灵宗本身来说都是极不容易的事情。
      
      宗内的金丹修士自不用说,必会抓紧每一次入秘境的机会,为自己寻找奇珍异兽,更重要的是寻找机缘,以图突破。
      
      但对于宗门来说,商虚秘境的开启如此不易,除了叫宗门弟子可以试炼之外,也要为宗门本身做考虑。
      如此,才有筑基修士入秘境的可能——金丹都想寻自己的机缘,谁来收集灵植和普通妖兽?总归有人要进去为宗门做点贡献才行啊。
      
      饶是如此,对那些筑基修士来说,能入秘境的机会依旧不算多,毕竟筑基修士的人数放在那里,竞争也很激烈。
      李怀瑾打听过,古往今来能入商虚秘境的外宗筑基,简直屈指可数。
      
      不过,他并不担心自己。
      
      入秘境试炼能不能安全归来,既要看修士自身的能力,也要看其身家背景,所以选拔名额的比试,除了在修为上有严格的要求,金丹跟金丹比,筑基跟筑基比,其他不设限制,可各凭本事竞争。
      
      那些有长辈庇佑的人,身上少不得着带上好的法器、符咒,甚至是一只妖兽,如此在秘境中也更能保护自身的安全,所以不存在公平不公平的问题。
      
      李怀瑾本身实力不用说,再加上他现在有昭华留下的东西,不要说筑基修士了,就是金丹,也可奋力一拼。
      他一路过关斩将,最后果然成为了这一次外宗唯一一个可以入秘境的筑基修士。
      
      名额既定,接下来为了充分利用这次机遇,宗门也做了安排。
      
      因为宗主仁慈,李怀瑾得了生母的遗物,但他到底还因为昭华的罪过不得内宗承认,所以在入秘境的队伍中并没有跟李氏一族同行。
      
      御灵宗除主峰之外,还有郁木、君屿和长垣三峰。
      
      三峰之中,郁木曾由李元蕴掌峰,他在李扶风陨落后成为宗主,搬去了主峰,如今郁木还住着李氏一族的修士。
      君屿和长垣各有一位异姓的元婴大能,门下弟子总体实力不如世代执掌御灵宗的李氏一族实力强劲。
      
      平日宗内的修士是一个整体,但到了这种时候,各峰之间也有暗中较劲的意思,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君屿的元婴不喜前宗主李扶风,连带着对昭华也不甚喜欢,若非是老祖亲自开口,他根本不同意宗主将李怀瑾接回来。
      于是,身份尴尬的李怀瑾随后被安排进了长垣的队伍中,这个队伍由一个叫史新礼的金丹领导。
      
      史新礼是在前宗主陨落之后才结成金丹的,再加上并非李氏弟子,已经成为李怀瑾的李扶风自然不知道这个晚辈名讳。
      
      但对方却对李怀瑾的事情多有耳闻,而且非常关注——因为他亲眼见到昭华仙子的妖兽伤人,当年甚至还受到牵连,受了点轻伤。
      
      不过,既然主峰都已经慢慢松口,再加上昭华仙子纵容妖兽伤人的时候李怀瑾还未出生,硬要他母债子尝确实有些不合理,所以史新礼等长垣弟子对李怀瑾谈不上多和善,可也说不上多坏。
      
      李怀瑾很满意这种状态,他们不欠他,他也不欠他们,各自做好事情就罢。
      
      ……
      
      于是,万众瞩目的秘境开启仪式,在众人期盼中如期而至。
      
      之前传言少宗主李怀丰此次会入秘境,早就得到了证实,不仅如此,他还将把刚刚结丹的弟弟李怀暄也带在身边,兄弟俩儿一同参加试炼。
      
      只有真正的李怀瑾知道李怀暄在一线崖是如何骗自己的,但他已经死了。
      这段恩怨并不能因为受害者的死而结束,虽然李怀暄也是李扶风名义上的侄子,但他总有一日还是要替李怀瑾讨回这笔债来。
      
      不过,现在他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在对方的恶意中保全自己。
      
      虽然他们入了秘境之后就要分道扬镳,但对方想要害他,有无数种方法,根本是防不胜防。
      
      好在李怀瑾从未相信过自己的那位师兄,自然也不会因为对方的一番怀柔做法就感恩戴德、放下防备。
      
      李怀暄并不知道此刻的李怀瑾已经不是当日那个土里土气、畏手畏脚的放牛娃,他轻蔑地看了李怀瑾这个玷污了李氏族名的废物一眼,很快转过头去跟兄长说话。
      
      ——当日侥幸活下来又怎么样,还是父亲说得对,蝼蚁就是蝼蚁,即便穿上了金甲也无济于事……这次在商虚,那家伙有的是机会丢掉小命!
      
      ……
      
      当熟悉的禁制光华四起,李怀瑾于光晕中看着各占一处为宗内弟子护法的御灵宗元婴,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年站在那里的场景,也想起了商虚秘境的主人。
      
      他其实很佩服能为后人考虑周全的御灵宗先贤。
      正因为有这位先贤的安排,每一代的御灵宗弟子都可从中获益,令宗门绵延繁盛。
      
      少宗主等人在一众御灵宗弟子羡慕的注视下,先后入了禁制,通过入口到了秘境。
      
      因着入口被开启,通道的空间极不安稳,若不紧紧跟着前人,甚至有失散的危险。
      李怀瑾虽然有自己的打算,但也不想一开始就变成形单影只的小筑基,于是选择老老实实地跟着大队人马走。
      
      经过一阵天旋地转的颠簸,几乎所有筑基落地的时候都形容狼狈。
      李怀瑾借着法器站稳,虽然在一干东倒西歪的筑基中看着显眼,但也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相比于李怀暄,少宗主对李怀瑾这个族弟是完全冷漠而无视的。
      
      他看都没有看李怀瑾一眼,就下令按照原定计划分散行动。
      
      秘境的范围极大,入口开启的时间又有限,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试炼,他们还是没能摸清其全貌,若是一起行动,虽然安全些,但能搜寻的范围也小了。
      一味讲究安全,何必来秘境,因此无论是宗内长辈,还是试炼者本身,都不想所有人一起走。
      
      于是,主峰和郁木的修士一路,君屿和长远的修士各自一路,上百人至此分开。
      
      起初几日,行程十分顺利,御灵宗本就是大门派,其宗门弟子势力不俗。
      再加上他们此时经过的地方,五十年前多半曾有同门走过,甚至他们中就有五十年前也参加过试炼的人在,所以一路有惊无险。
      
      不过再顺利,也止不住金丹们开始嫌弃起队伍里的十几个筑基师弟了。
      
      原来他们在入秘境的第十日,发现了几只炼骨期的妖兽,以御灵宗金丹修士御兽的本领,将其收服下来应该没有问题,但最后却因为两个筑基修士拖后腿,失了机遇,令人扼腕。
      
      筑基小修本就是被带进秘境为宗门收集灵植和低阶妖兽的,一旦遇到了厉害的大妖,他们非但不能帮忙,还要金丹想办法去救,自是拖累。
      只是,完全将他们甩掉,不仅有碍宗规,而且丢下师弟不管,万一他们出了什么事,金丹们出去也不好跟宗门交代。
      
      当他们几天之后再碰到炼骨期的妖兽时,金丹们都不想再失去一次机会了。
      
      若在试炼途中遇到突发的情况,筑基小修们被留在相对安全的地方完成自己的使命,金丹修士则离开数日,随后再回来带师弟们继续往前,也是历次试炼里常见的事情。
      反正直到三月为期的试炼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再赶在入口关闭之前一起出去就好。
      
      所以史新礼为首的金丹当机立断,决定先行去追妖兽。
      
      “我们不会离开太久,你们千万要一起行动,莫要有人落单了。”
      他嘱咐了李怀瑾他们几句,就带着金丹御飞行法器离开了。
      
      没了金丹的庇护,筑基们一开始有些害怕,不过过了两天风平浪静的日子,也渐渐好了起来。
      
      商虚秘境遍地都是天材异宝,不少灵植可供采集,他们也没有闲着,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在此收集的灵植不仅可以自用,还可以拿回门里当做贡献,将来换别的东西,该多多益善才是。
      
      ……
      
      李扶风当宗主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自他最后一次入商虚秘境,更是隔了数不清的年岁,他只对一些特别的地方还有印象,对大多数的地方几乎是陌生的。
      
      所以李怀瑾并不知道,史新礼将他留下的地方,五十年前曾有一只炼骨后期的妖兽盘踞其间,所以极其危险。
      
      作为先天之灵的妖兽,备受天道的宠爱,若有机缘聚灵、通智,之后的修炼比人修要容易百倍、千倍。
      若抛开法器、符咒等外物,只看本身的实力,炼骨的妖兽堪比金丹,结成妖丹的大妖可与元婴相争。
      炼骨后期,意味着距离结丹只有一步之遥,若是幸运的话,五十年足够它结成妖丹了。
      
      就算它还没有结丹,五十年前的实力也已经压过普通的金丹,李怀瑾这等筑基小修,在它眼里,恐怕也就是能塞塞牙缝的小食。
      
      李怀瑾在此地待了半日,就察觉到了不妥之处——这里实在太安全了,也太安静了。
      
      周围品阶不错的灵植这么多,却没有见到什么稍微厉害一点的妖兽来争抢,实在有些奇怪。
      所以,一定有什么东西盘踞在此,叫低阶妖兽不敢靠近……
      
      虽然李怀瑾已经没有了元婴的实力,但因着多年与妖兽打交道形成了习惯,对一些事情甚至有种莫名的感应,犹如野兽的直觉。
      
      他将此事与其他几个筑基说道,对方却嗤之以鼻。
      
      长垣峰的筑基们被金丹修士留在此地,心里本就不快。
      李怀瑾这两日四处晃荡,显得他们这抓紧一切时间采集灵植的筑基斤斤计较,早已经有人对他感到不满,闻言立刻冷嘲热讽起来:“外宗就是外宗的,没见过世面,拿着那么多法器,胆子还跟负鼠一样小。”
      
      筑基中也有修为高低之分,有人见他一个刚刚筑基的外宗弟子,若非因为宗主仁慈得了些宝贝,怎么可能通过选拔入秘境。
      
      之前宗主把昭华仙子的东西给了李怀瑾,但之后并没有再召他,到秘境来也根本没有把他安排进李氏一族的修士中,不少人觉得,这是李氏不承认他身份的意思。
      他们料想,宗主之前能够照拂他,已经仁至义尽,以后未必会继续管他,更不会给他撑腰,所以说起话来也没有顾虑。
      
      一个人这样说,旁的人就算不赞同,但他们才是嫡亲的师兄弟,又怎么会帮着李怀瑾这个外人,两边自然是不欢而散。
      
      李怀瑾无法,只能自己再在更远一点的周围小心查探,以防止意外发生。
      他手上有不少法器和阵符,相对比较安全,虽然有个筑基修士曾对他出言不逊,但若眼睁睁叫他们都死在秘境里,也不是曾经当过宗主的他可以做的事。
      
      又过了两日,独自行动的李怀瑾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感觉……
      
      他没有来得及与长垣的弟子商量,就立刻坐上飞行法器往前奔去。
      很快,他来到了一处向阳的洼地,看到了草丛中的一只大妖。
      
      只见那大妖体量巨大,分明是一只成年的望天犼!
      
      筑基修士好似被吓得失了魂,瞪圆了眼睛,全身都开始颤抖,完全说不出话来。
      
      卧在草丛中的大妖应该没有想到一个筑基小修也敢单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它弓起了脊背,做出攻击的姿态,一道纵贯其上额的疤痕再配上那凶恶的眼神,愈发显得骇人。
      
      就在它要不费吹灰之力地解决这个不自量力的筑基小修时,对方突然发出了极其激动的声音。
      
      “毛毛,毛毛,真的是你?!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爹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作者君:咱们小受可以啊,年纪轻轻就当爹了。
    众 人:本文设定里,单身三百年的男修士也可以生崽?
    作者君:额,好像不行……也许,毛毛不是小受亲生的?
    众 人:什么叫“也许不是亲生的”,那肯定不是亲生的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