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总裁的情敌(四) ...

  •   齐君言脚步一顿,鬼使神差般没有直接喊她,反而身体快速往旁边一躲,只露出一点点目光,默默的偷窥起来。
      
      合欢大概没有发现他在门口偷窥,她还跪坐在那里,手里捧着那件白衬衫。
      
      她将折得整整齐齐的白衬衫平整的铺开在地毯上,目露痴迷的伸手抚了上去。
      
      指尖从白衬衫的领口划到腰际,在这种稍许暧昧迷蒙的情形之下,合欢脸上渐渐绽开无比沉迷的笑。
      
      “你真好看。”
      
      她喃喃道。
      
      但很快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合欢深深的叹了口气,指间在这件白衬衫胸口处轻巡,不舍得离开,她有些低落的说:“多情总被无情扰,你说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看不清楚,谁才是最爱他们的人呢?有些人表面看着光鲜,实际上他们连怎么去爱一个人都不知道。”
      
      她似乎意有所指,齐君言躲在门口默默听着,心里想着她说的是谁。
      
      “你们怎么就是不懂啊。”
      
      合欢长长一声叹息,眼尾落下几分忧郁迷蒙的光,她跪坐在地毯上,弯下腰,把脸埋在了那件白衬衫里。
      
      那个位置正好是胸口的位置。
      
      齐君言募得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一热,仿佛合欢不是贴着他的衬衣,而是他的胸口。
      
      赶快把这种奇怪的想法甩出脑海,他继续偷偷的蹲在门口偷窥,看见跪坐在那里的合欢将脸埋在衬衣胸口处足足几分钟,然后才缓缓抬起头。
      
      她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把铺开的白衬衣又端端正正的叠好,小心翼翼的放进装衣服的抽屉里,再把抽屉放回原处,把衣柜整理到之前的样子,这才扶着柜门站起身来。
      
      齐君言看她这副样子就知道她准备离开了,他连忙远离开房门几步,调整了一下表情,换成怒气冲冲的样子,这才大步跨进卧室,并且开口质问:“我给你那么多钱就是为了让你去买钻石的吗?你不是说你要去看医生?”
      
      合欢对于他的出现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只是微微一顿,然后满脸无辜的说:“君言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美丽的珠宝可是女人最无法抵抗的东西,这心情一好,比看医生还管用。”
      
      齐君言不想对她这种强词夺理做出什么评价,主要是刚刚那一幕实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将他原本想好的质问之词彻底打乱了。
      
      一个说爱着他未婚妻的女人,却趁他不在家偷偷跑进他房间里对他的贴身衣物做出那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而且他今天提前回来是临时起意,根本不存在什么林涵涵知道他要回来才故意演戏给他看的事情,那几句话能演,可那件衣服她非得是提前洗好熨好的。
      
      这个女人简直是诡异得很。
      
      齐君言忍不住想问她是不是真的喜欢顾荣安,如果真的喜欢她,为什么又要对他的贴身衣物做出这种举动,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在没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他不能自乱阵脚,得罪他齐君言的人不会有好下场,哪怕是他曾经的女人。
      
      “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个解释。”
      
      “解释?”
      
      合欢有些诧异的眨了眨眼,脸上却浮起温柔的笑来。
      
      “那我送你个东西吧。”
      
      她小跑到客房,手上拿着一个东西又走了出来。
      
      齐君言偷偷看了眼,似乎是个扁平的礼物盒。
      
      他原本以为林涵涵为了平息他的怒火,想把买的那颗粉钻送给他,但现在一看,这个盒子也不像是装钻石的盒子。
      
      他心头猜测之际,合欢已经笑着把东西递给他了。
      
      “我想了一下,今天是我们的恋爱纪念日,总是要庆祝一下的,我晚上准备了烛光晚餐,就等你回来了。”
      
      齐君言心中越发觉得诡异起来。
      
      他微微皱着眉,一边猜想着面前这个女人的阴谋诡计,一边随手拆开了扁平的礼物盒。
      
      低头望了眼,他差点连盒子给一起丢出去。
      
      “你什么意思?!”
      
      盒子里那张碟片上的鬼脸差点没吓死他。
      
      齐君言勉强拿着这个礼物盒,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高冷形象。
      
      “这部电影评分很好的。”
      
      合欢依旧温温柔柔的,眉眼带着幸福的光。
      
      “等晚上灯一关,点几根蜡烛,我买了瓶酒,到时候可以一起看一起喝,多好啊。”
      
      齐君言心道哪里好了?大晚上点蜡烛看鬼片,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吗?
      
      可他话还没说出来,合欢已经担忧的凑上来问他:“君言,你是不是怕鬼啊?”
      
      齐君言心头一梗。
      
      合欢又继续说:“其实这个片子不恐怖的,真的,我看了评价,人家都说这是一部搞笑鬼片,正好我们今天是纪念日,我觉得很符合我们的情况啊。”
      
      齐君言冷着脸静默了好久,这才生硬的说:“谁要跟你吃烛光晚餐。”
      
      这个女人还要不要脸了,前脚撩完他的未婚妻,后脚又要跟他吃烛光晚餐?难不成还想来个双杀?
      
      合欢似乎被他这句话梗了一下,只好无奈道:“好吧好吧,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怕鬼的。”
      
      “谁怕鬼了!?”
      
      齐君言对于鬼怪一类的东西向来敬而远之,但这件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别人也不会觉得在商场上铁血狠辣的齐氏总裁其实还会怕鬼。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吃烛光晚餐?这可是我们相爱一年的纪念日啊。”
      
      齐君言刚想反驳她所谓不吃烛光晚餐就是怕鬼的话,但马上听到她后半句,他挑眉诧异的问:“等等,谁跟你相爱一年?我认识你好像也就几个月时间吧?”
      
      “是吗?”
      
      合欢眨了眨眼,没有丝毫愧疚的说:“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吧,不过几个月也可以过纪念日啊,你放心,你怕鬼可以靠在我肩上,我看那些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我会保护你的。”
      
      齐君言被她说得心里更加心塞了,可转念一想,自己毕竟是男人,难道还能比这个女人还不如?林涵涵十有八九是想看他的笑话,他干脆就将计就计,看看谁能更怕,他就不信她一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挑的弱女人还能翻了天去,说不定之前都是做给他看。
      
      心里打定主意,齐君言脸上更加镇定,他维持着自己高冷的姿态,略微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既然你想看,那就看吧。”
      
      “好啊,你真是个好总裁。”
      
      合欢眉眼弯弯,再次凑上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愉快的去布置烛光晚餐了。
      
      现在天还没完全黑,至少得再等个把小时才到晚餐的时间。
      
      合欢倒是真的没什么看齐君言笑话的想法,她只是单纯的觉得等下他要是怕了,可能会往她怀里钻,而她可以乘机和他培养一下感情。
      
      虽然十三缺只要她刷情敌好感,可合欢还是很想和好看的男孩子保持纯洁的颜值关系。
      
      她的三观构成就是:好看,很好看,更好看。
      
      任务之路漫长无比,道阻且长,再不能和好看的小哥哥谈恋爱她就要死了。
      
      合欢麻利的准备好烛光晚餐需要的东西:蜡烛,红酒,和一袋子荞麦面包。
      
      “等等,这是什么?”
      
      齐君言指着这一大袋子荞麦面包,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们的晚餐啊。”
      
      合欢温柔的把袋子打开,拿出碟子,夹了三块面包放在上面,然后把碟子摆在齐君言面前。
      
      “君言,保持好身材很重要哦,你最近吃得有点多,晚上就吃点少油腻的吧。”
      
      齐君言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几乎难以维持平静的表情。
      
      “我吃得有点多?”
      
      “嗯。”
      
      合欢敛下了眉眼,连眼里的笑都没了踪迹,她担忧的走到齐君言身边蹲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撩开了他的衣服下摆,然后一手摸了上去。
      
      她刚刚用冷水洗了手,手上的温度冷得很,虽然现在并不是寒冬时节,可就这么直接摸上去,也让齐君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抖了一下,然后迅速把她的手拉开。
      
      “林涵涵,你疯了是吧?”
      
      合欢依然满脸的担忧,她蹲在齐君言面前,用一种无比忧伤的目光看着他,眼里悲伤流淌,仿佛他就快要不久于人世了一样。
      
      “君言,你原来有八块腹肌的。”
      
      她咬了咬下唇,悲伤的说:“现在只有六块了,而且其中两块也在慢慢消失,要是你没了腹肌,我······”
      
      似乎想到了未来的悲惨生活,合欢忍不住哽咽了一下,无助而又柔弱的捂住脸,嘤嘤哭泣道:“我可怎么活啊。”
      
      英俊的少年腆着啤酒肚,那场景简直令人梦想破灭,如果齐君言变成那个样子,合欢会选择直接弄死他算了。
      
      齐君言眼尾跳了跳,心中的郁气一波一波的涌上心头,他花了十二分的镇定才将之平复下来,连后面的计划都有些不想再进行,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林涵涵,你、给、我、滚、出、去!”
      
      “你不要这样。”合欢委屈的咬着唇瓣,拉他的衣摆边:“我是为了你好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合欢:我是为了你好啊,没有腹肌的总裁就像没有了甜味的甘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也怕我忍不住直接捅死你啊。
    齐君言:······呵、呵。
    合欢:再看几部鬼片炼一下胆,放心,我一定把你打造成全世界最好的总裁。
    齐君言:我信了你的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