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总裁的情敌(三) ...

  •   齐君言是在中午时分接到的电话,对方自称是雅致拍卖行的负责人,打电话给他是为了喊他过去付钱。
      
      “什么钱?”
      
      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雅致拍卖行他是知道的,也算是一家比较大型的拍卖行,但他并不记得自己有在他们家买过东西。
      
      “是这样的,齐先生您好,您的女朋友在我行购入了一颗钻石,但是她没带够钱,还剩下一部分款项需要您派人来支付一下,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女朋友’这三个字瞬间唤醒了齐君言的思绪,他忍着怒气压低声音问:“她买了什么?”
      
      对方大概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怒火,也不知道这位总裁和他女朋友实际上感情不和,再加上最近的齐氏总裁退婚传言,都以为齐君言是真爱林涵涵,之前包厢里的事情,并没有外人知道。
      
      所以在林涵涵带着那张卡到他们拍卖行提出想直接买下这颗钻石的时候,拍卖行的负责人也看在齐君言的份上,答应了她这个要求,甚至在那张卡里金额不够的时候也答应稍微等一下,先联系齐君言。
      
      堂堂齐氏总裁,总不至于连这点钱也要计较吧?
      
      负责人和和气气的说:“林小姐买了一颗粉钻,不得不说,林小姐眼光很好,这颗粉钻我们原来是想当做压轴的拍品来拍卖的,但是林小姐喜欢,这个面子,我们自然要给。”
      
      他话里不仅恭维了一下林涵涵,还特地点出了卖给她这颗粉钻,是齐君言‘给面子’。
      
      齐君言咬着牙咽下这口气,还不得不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好,还差多少钱,我待会儿就让助理打给你们。”
      
      无论他对于林涵涵的感官怎么样,但是这件事要算账也好要生气也好,都只能私底下做,他齐君言的私事要是拿到明显上来计量,还放在别人面前撕扯,他们齐氏丢不起这个脸。
      
      对方报了一个数目,又留下账号,齐君言就忍着脾气又给自己的特助打电话,让他打钱。
      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齐君言连中饭都没吃,直接打电话给合欢。
      
      “林涵涵,你什么意思?我给你钱是让你去乱花的吗?”
      
      他不在乎这些钱,但让林涵涵用又是另一回事了。
      
      如果放在以前,用了也就用了,毕竟也是他的女人,但林涵涵这个女人现在窥视着他名义上的未婚妻,怀着不轨的心思呆在他身边,还拿他的钱去花,这就是一件很糟心的事情了。
      
      “别这么小气嘛。”
      
      合欢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听起来甚至有种江南女子的温婉。
      
      “我也跟了你这么久,君言,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何止一日,这么多恩,花你点钱也要计较吗?难道你要我日后告诉别人,我跟君言在一起,连买菜的钱都是我出的?”
      
      齐君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不想跟她争论他们在一起之后她总共做过几次饭的事情,他只平静的说:“今天晚上,等我回来。”
      
      平平静静的话语被他说出了一种阴森之感。
      
      随后电话就被直接挂了。
      
      合欢也不在意。
      
      她捧着手里精美的礼盒,里面放着那颗‘真爱之心’,开开心心的打车去了顾氏集团。
      
      能和齐君言联姻,顾荣安的家里自然也不是普通的商人之家,顾家就算比不上齐家,那也差不了太多,一句门当户对还是可以说的。
      
      顾容安身为顾家的独女,算不上手腕了得,但她日后肯定要继承顾氏,商场上的爬摸打滚也少不了,所以她现在正在顾氏集团上班,积累经验,但据说职位只是个部门经理。
      
      也幸好她现在只是个部门经理,所以见到她还不需要提前预约,合欢只和前台的小姐姐招呼了一声,让她告诉顾荣安,是林涵涵来找她,就安安稳稳的在顾氏集团的大厅沙发上坐下,慢慢等着顾荣安下来。
      
      别的不说,林涵涵这个名字对于现在的顾荣安来说一定非常的刺激,自然也不可能无视,所以很快合欢就见到了穿着一身职业装的顾荣安快步从电梯口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四处张望了一下,见无人注意,才几步走到她面前低声的说:“林涵涵,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顾荣安昨天晚上过得比齐君言还要煎熬,如果说之前见到林涵涵来找自己,她一定会大声斥责,好让她知难而退,不要自取其辱,但是现在她竟然有种羞耻感,生怕别人看到她,只想让她快点走。
      
      合欢定定看了她半响,眼里绽开温柔的光来。
      
      那双仿佛沉着无尽情绪的眼眸在现在看来一片平静,甚至澄澈,当晚那些疯狂的情思似乎都不见了踪迹。
      
      可顾荣安只和她对视了一瞬,很快就慌张的移开了视线。
      
      合欢知道她的心思,也没准备为难她。
      
      她拿着包站起来,把手上精致的小盒子递给她,声音温温柔柔的好似一汪春水。
      
      “我知道你不愿见我,你放心,我这就离开,绝对不打扰你分毫,之前只是不想看着你踏入火坑而已,所以才做了那么疯狂的事情,以后我不会让你有半点困扰,这里面是个小玩意,我无意中看见,觉得适合你,你拿着玩吧。”
      
      她莞尔一笑,仿佛好友重逢一般,把东西递给她就准备离开,顾荣安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手上已经无意识的打开了盒子,里面那颗硕大的粉色钻石瞬间闪到了她的眼。
      
      “等等,这是什么?”
      
      她急着拦住合欢,再看了眼盒子里的粉色钻石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是颗假的,但很快她发现了这个小盒子里的暗纹标志,雅致拍卖行,她自然是知道的,而这颗钻石,她也有所耳闻。
      
      粉色的真爱之心,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钻石,特别是这颗钻石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你拿这个给我干什么?”
      
      顾荣安一瞬间觉得手里的小盒子烫手无比,让她极度想丢出去。
      
      “没什么,只是无意中看见,觉得适合你,给你做个首饰什么的,不喜欢也没关系,随你送人或者丢掉卖掉都可以。”
      
      合欢无比洒脱的一笑,迎着顾荣安瞪大的眼睛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是很穷的,不过齐君言他欺负你,怎么着也得讨点利息吧,我没什么本事,不能在生意上打压他给你出气。只好用他的钱买点小东西送给你。”
      
      顾荣安长大了嘴巴,下意识的说:“你用他的钱,那他不会······”
      
      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因为实际上林涵涵还是她的情敌,她不应该用这种担忧的语气。
      
      合欢却没有丝毫在意,只笑容依旧道:“放心吧,我是没什么本事,但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她拿着包站定,眉眼温温柔柔的,似乎含着几分顾荣安看不懂的情绪,只淡淡一叹:“荣安啊,终有一天,你会历尽千帆,那些不好的都将成为过去,你会找到一个深爱你的人,他也会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顾荣安愣住。
      
      但合欢已经朝她微笑致意,转身朝顾氏集团大厅外走去,脚步间并没有一丝停留。
      
      她愣愣看着合欢的背影远去,直至她消失在眼前,不知怎么的,她脑海里反复浮现出合欢说那句话时候的表情,温柔而又寂寞,有那么一瞬,似乎觉得她一直以来追求的齐君言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她顾荣安想尽了办法想嫁给齐君言,可那个男人,根本不爱她。
      
      本来一直坚定的想法,只要有另外一个对比,很快就能分出好坏来,哪怕这个人原本是她的情敌。
      
      况且还真没人怀疑合欢是装出来的,如果装也能装到这个地步,那么大概所有人都愿意被骗一辈子吧。
      
      合欢愉快的送出了她身上目前最贵的东西给小姐姐,然后毫无意外的听到了好感度上涨的提示音。
      
      啊,真是个甜蜜的烦恼,想撩的小哥哥是个不能动的臭脾气总裁,小姐姐却这么甜。
      
      合欢走出顾氏集团的大厦之后,遥望了一眼晴朗的天空,在无限的怅惆中干脆又买了几张新出的恐怖碟片回家。
      
      当晚齐君言还特意早了一个小时回家。
      
      他摆着质问的姿态,可惜却没在大厅里见到合欢,甚至把别墅一楼都找遍了,也没看到她人影,后来路过二楼楼梯口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些微的声音。
      
      他定了定神,仔细听了一会儿,立刻迈步往二楼走去。
      
      出乎意料,林涵涵并没有呆在客房里,而是呆在主卧里,也就是以前他们一起住的房间。
      
      齐君言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响起,微微眯了眯眼眸,他收敛了自己的脚步声,悄无声息的靠近房门。
      
      而房门并没有关上,反而是半开着的状态,他悄声凑上去看了一眼,正巧看到林涵涵跪坐在衣柜前的地毯上,而衣柜打开,放衣服的抽屉被拉出来摆在一边,他眼尖的看到她手上还捧着他的一件白衬衣。
      
      那白衬衫叠得整整齐齐,似乎还熨过了,看上去非常整洁。
      
      林涵涵并没有发现他的窥视,她跪坐在那里,侧脸对着门口,目光却深情凝视着手上的白衬衣,声音仿佛带着百转千回的柔情蜜意。
      
      “你为什么不爱我?他有什么好?你明明知道的,我愿意为了你做任何事,他能比我对你更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合欢:你为什么不爱我(要爱齐君言),他有什么好(齐君言就是个辣鸡),你明明知道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洗熨叠都可以),他能比我对你更好吗(他又不会洗衣服)
    齐君言:她是故意的吗?爱我?我有点不信哦。
    顾荣安:(脸红)她、她的钻石忘记拿了······
    十三缺:你戏精的程度跟你基友宜秋有得一拼了。
    合欢:我其实什么都没说啊,我说什么了?又没有小哥哥给我撩,今晚再看两部鬼片凑合一下吧。
    齐君言:······
    齐君言:妈卖批,你不看鬼片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