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总裁的情敌(五) ...

  •   齐君言闭了闭眼,声音冷静起来。
      
      “你,带着你的晚餐滚出去。”
      
      所谓晚餐,自然就是指的桌上的荞麦面包。
      
      合欢叹息着把桌上的荞麦面包收了起来,然后熟练的掏出手机给附近的一家聚食楼打电话。
      
      “喂……啊,对,对对,没错……嗯,我会先通知门卫的,好的,谢谢啊。”
      
      打完电话,合欢整个人都仿佛颓废了下来。
      
      她握着手机,生无可恋的和齐君言说:“现在可以了吧?”
      
      齐君言冷冷看着她没说话。
      
      合欢捧着胸口十分痛心的说:“我真的是为了你好啊,君言,难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究竟是爱我还是爱顾荣安你自己知道。”
      
      这句话刚说出口齐君言就后悔了。
      
      他一时口快,竟然把这句话说出来了,林涵涵恐怕要知他这些天的冷漠究竟是为什么了,这对于他日后的计划很不利,因为林涵涵一旦准备离开的话,他就要花更多的心思去报复她。
      
      可这句话太过绝对,他也不好补救。
      
      然而合欢并没有露出什么诧异的神色,她安然微笑着说:“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当然爱你了。”
      
      她说这句话时候的语气,和平时表达对任何一件物品的喜爱并无不同,齐君言甚至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那种温柔也像是司空见惯。
      
      他甚至因为她这句话产生了一些怀疑。
      
      林涵涵真的爱顾荣安吗?
      
      这样平静的心情,也足以称得上是爱吗?又或者是她自己掩饰得太过恰如其分,所以导致了连他也看不出半分异常。
      
      他第一次见到林涵涵的时候,只是觉得她温柔柔顺,那张脸能让他产生些微的好感,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张干净的白纸,但太干净,反倒显得寡淡,那种寡淡的女人,不是他齐君言会喜欢的。
      
      但现在,他发现他完全看不懂她了。
      
      这个女人安静的时候像一朵温柔的水莲花,说起话来,明明每一句都是温和的语气,可就是让人觉得有些呛人,她的眼睛里没有他,没有顾荣安,没有任何人。
      
      这个林涵涵不是他熟悉的那个林涵涵。
      
      “君言,你怎么了?”
      
      合欢担忧的凑过来,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咬着唇瓣急切的说:“不吃就不吃嘛,你可别急傻了,我已经点了聚食楼的饭菜了,我们不吃荞麦面包了。”
      
      于是齐君言才稍稍深入的思绪就被她这句话打破。
      
      他按住有些突突的眼角,冷着声音问:“你说谁傻了?”
      
      “我我我,说我还不行吗?”
      
      合欢幽怨瞥了他一眼,犹自叹息:“我真是活得好艰难。”
      
      想培养一个完美的总裁怎么这么难呢?
      
      合欢头疼的按着额角,想着干脆明天去买点泻药回来好了。
      
      想让齐君言不吃油腻的东西恐怕不行,那就让他吃多少拉多少吧,她就不信这样下去他还能胖,那就真的没救了。
      
      打定了注意,合欢也就没再研究这件事,齐君言说了那两句话之后也没再让她滚出去,于是合欢就当做没听见,她布置好烛光,但没布置在餐桌上,而是摆在了客厅沙发前的茶几上,因为茶几对面就是电视,她等下要放碟片的。
      
      又去醒了酒,合欢掐着时间等来了聚食楼的外卖,非常快速的把菜装盘摆在茶几上,然后温柔的喊齐君言过来吃。
      
      齐君言面色冷漠,但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眼底深处还有一丝微微的慌张。
      
      作为一个怕鬼的总裁,他真的发自内心的抗拒一边吃饭一边看鬼片这件事,但作为一个被自己女朋友绿了自己未婚妻的男人,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在林涵涵面前露出惊慌的表情,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合欢快速的关了灯,点上蜡烛,烛火微微,微黄的火光映着高脚杯里的酒红液体,气氛显得暧昧而又迷离。
      
      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而烛光晚餐确实是一个容易增加感情摩擦出火花的时刻。
      
      如果没有后面的事情的话。
      
      合欢布置好这一切,看着齐君言僵硬的坐到沙发上,她满意的笑了笑,把之前新买的那张据说评分还不错的碟片放进了放映机。
      
      这个别墅大厅的电视机因为要搭着周围环境,所以尽管知道不会常用,但还是选择的超大屏,屏长一点二米,视线无比的开阔,用来看电影什么实在是爽快。
      
      但换成鬼片恐怖片这类的,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非常吓人。
      
      至少在齐君言眼里是这样的。
      
      他从鬼片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浑身僵硬,直瞪瞪的看着屏幕,哪怕心里再想移开视线,但他的男性尊严迫使他一直看着电视屏幕,没有一下挪开。
      
      合欢买的这张碟片并不是单纯的恐怖片,而是一个有着灵怪神异元素的鬼片,而且很多地方都超越了那种庸俗的突然惊吓的情节,而是带着几分心理暗示,让人一步一步陷入恐怖中无法自拔,当然,作为一部经典鬼片,它的恐怖场景也不少。
      
      茶几上摆满了从聚食楼送来的菜,可惜齐君言握着筷子,用力到指节苍白,菜却一下也没动。
      
      聚食楼是个高端饭店,虽然是外卖,但他们只送VIP用户,也就是齐君言这样的商业名人,一般人根本拿不到VIP的身份,齐君言平时对于他们家的饭菜也还算喜欢,可惜今天他一点胃口也没有。
      
      他的胃有些饥饿感,心理上却一点食欲也没有。
      
      男人的尊严和发自内心的恐惧在他脑海里天人交战。
      
      他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同意和林涵涵看这该死的恐怖片,看完这片子,他这段时间都别想好好睡觉了。
      
      齐君言背脊发凉的僵硬坐在沙发上,在微微摇曳的烛火中看着面前大屏幕上的恐怖场景。
      
      漫长镜头营造出来的恐怖气氛里,突然间一个鬼脸出现在他眼前,空洞的眼睛就像是正在注视着他,血滴答滴答的顺着眼眶流下。
      
      齐君言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鬼影,募得心中一凉,脑海里一片空白,而就在这片空白里,有人在他大腿上轻轻一拍。
      
      “啊!”
      
      他手里一直紧紧抓着的筷子被他随手一抛,齐君言尖叫一声缩进了沙发的靠椅缝隙里,额头上甚至一瞬间渗出冷汗来。
      
      合欢保持着手搭在他大腿上的动作,一脸懵逼的看着他露出来的后脑勺,无辜道:“这么恐怖的嘛?”
      
      她又望了望屏幕里那个巨大鬼脸,心中平静得没有一点波澜,甚至还想骂一句‘妈的真丑’。
      
      但是想归想,合欢还是很疼爱自家总裁的,毕竟在这个世界,她就认识他一个能看的男人,所谓物以稀为贵,她是需要宠几分的。
      
      清了清嗓子,合欢特意用温温柔柔的声音喊他:“君言,你怎么了?”
      
      齐君言这个时候大概是反应了过来,甚至也知道自己做出了什么样丢脸的事情,他僵着身子,脸埋在沙发靠枕的缝隙里,半响才重新把脸露出来,恢复到之前的姿势,而他脸上一直面无表情。
      
      合欢并没有坐在沙发上,她本来是蹲坐在他脚边,因为脚下铺着地毯,所以她是直接坐在地毯上的,正因为这样刚刚才会拍他的大腿,但此刻她担忧的凑到沙发上,一脸怜惜的看着齐君言面无表情的脸,心疼的说:“是不是我吓到你了?我只是想喊你吃菜,你看你,一口都没吃,虽然吃多了会长胖,可是不吃东西的话腹肌也会消失的。”
      
      齐君言面无表情转向她,眼眸平静得像是一汪死水。
      
      合欢看了更加心疼了。
      
      万一把她的小总裁吓坏了可怎么办呀?
      
      “不怕不怕,我在呢。”她伸手轻轻在齐君言的背脊上拍了拍,还特别镇定的喊了句:“魂兮归来哦——”
      
      然而齐君言还是不说话。
      
      合欢便仔仔细细看了他几眼,嘀咕道:“难道真的吓破胆了?”
      
      她扭头往电视屏幕上看了半分钟,又回过头来继续看着齐君言,嘴里喃喃道:“不应该啊,虽然剧情是好笑了点,但是也没什么恐怖元素啊。”
      
      齐君言终于有所动作。
      
      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握着拳头凝望合欢,语气深沉而压抑。
      
      “林涵涵,你是魔鬼吗?”
      
      他从未见过这么变态的女人。
      
      他以前是有多瞎眼所以才会觉得这个女人温顺乖巧,温柔柔和?
      
      合欢一脸懵逼。
      
      她无辜的摊了摊手,委屈到满脸忧愁。
      
      “你居然这么说我?”
      
      她合欢明明是反派联盟积分大佬里最温柔的了好吗?她一不杀人二不炸世界,连撩汉都宠上天,这么温柔的她,居然有人说她是魔鬼?!
      
      合欢觉得自己心态爆炸了。
      
      她咬着牙,眼泪一颗一颗从眼眶里落下,满脸无声的委屈,苍白柔弱的小脸上尽是被冤枉的悲伤,甚至连说出来的话都哽咽到断断续续。
      
      “你、你居然说我、我是魔鬼?”
      
      合欢捂着脸,任泪水凝满掌心。
      
      “哇——”
      
      她伤心得大哭了起来,哭得肝肠寸断,上气不接下气,连捂着脸的手掌都湿透了之后,才红着眼眶抬起头来看齐君言。
      
      齐君言皱着眉头看着她哭,眉宇间始终没有松开过,一直到合欢哭完了,抬起头来看他,他才动了动嘴唇,开口道:“你——”
      
      ‘你’字还没说完,合欢突然冷凝着表情快速抓着他的衣领往两边用力一撕。
      
      合欢冷静无比的说:“你说得对,我就是魔鬼,你没见过我这么好看的魔鬼吧,我现在就让你知道,魔鬼一怒,三天都别想下床!”
      

  • 作者有话要说:  合欢:没爱了,我就直接用强吧。
    齐君言:······你是魔鬼本鬼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