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好疼啊。
      
      这是宋阳这三年做鬼也没能改变的一件事,至今想起,灵魂深处还传来隐隐的阵痛。
      
      “可能是被炸弹伤到了脑子的缘故,我虽然成了鬼,但是神智却浑浑噩噩的,一直在自己死亡的地方游荡。”说到这里,宋阳感激的看了杜若一眼,诚心的道谢,“要不是闻到了佛跳墙的味道,我恐怕现在还在那里徘徊直至魂魄耗尽。”
      
      杜若闻言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突然问道,“你后悔吗?”
      
      “什么?”宋阳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会后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
      
      “不,我不后悔。”
      
      二十出头的青年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眼神却坚毅,他语气坚定的再次重复了一遍,“我不后悔。”
      
      当初进入武警大队排爆小组的时候,带他的师父就曾叮嘱过排爆的三大原则。
      
      一、离炸弹的距离越远越好。
      
      二、拆除炸弹的时间越短越好。
      
      三、最大程度的减少伤亡。
      
      还有最后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若是做不到前两条,就全力做到第三条。
      
      他做到了,所以永不后悔。
      
      哪怕代价是付出他的生命。
      
      “不后悔........吗。”杜若心脏一缩,像是触到了滚烫的热水,想要避开却又向往那股炙热,片刻后她发出一声轻笑,那笑声极轻,像是想通某件事之后释然的洒脱,又像背负起了什么。
      
      那一刻,宋阳仿佛从那个温柔的姑娘身上看到了某种相似又熟悉的信念,他眼神微动,刚想说什么,几道脚步声从后面轻轻的响了起来。
      
      “局长,我们背完了,请你检查。”
      
      杜若回头,看见桂平和朱八娘还有涂荼在身后站成一条直线,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她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时针刚刚指过1,“这么快?”
      
      朱八娘眼角余光偷偷瞥了一下两侧的桂平和涂荼,没敢出头,还是桂平笑着回答,“这些规章制度并不是很多,我们记忆又好,所以记得还算快。”
      
      其实他们一个小时前就背完了,只是见她在和那个男鬼说话,没敢打扰罢了。
      
      “行,既然你们都背过来了,那我就简单的检查一下。”杜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三妖身前站定,指着朱八娘道,“特管局守则第一章第四条是什么?”
      
      朱八娘心中咯噔一沉,下意识抬头看了过来,眼神闪烁,表情惊疑,杜若仿佛没看到她的神色,歪了歪头,“嗯?”
      
      朱八娘定了定神,迅速的道,“服从局长的命令,不得阳奉阴违,偷工减料。”
      
      她的声音有些抖,冷汗也一层层的从额头冒了出来。
      
      孙局长在时,她就是消极怠工阳奉阴违,从未真正服从过他的命令。
      
      杜若单独提问这一条肯定另有深意,所以她之前提出的退让并没有让对方满意,不然学着毛鹰破财消灾?
      
      朱八娘暗自计算了一下自己的财产,虽然有些肉疼,但神色却轻松了两分。
      
      就在朱八娘准备开口奉上自己大半身家的时候,那道柔和的声音转了一个方向,“桂平,特管局守则第十章第三条是什么?”
      
      杜若略过她,站到了桂平身前。
      
      桂平沉厚的嗓音响了起来,朱八娘一脸懵逼的偏了偏头,盯着他的嘴巴,却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这、这就过去了?
      
      杜局长不追究她之前的过错了?
      
      财产保住了?
      
      二十分钟后,杜若结束检查,满意的点了点头,“考核通过,接下来我就要开始分配任务了。”
      
      三妖下意识挺直了身子,严肃以待。
      
      “咱们的营业时间分两拨,早上六点到下去两点是正常的饭馆营业,晚上六点到12点是特管局的办公时间。”
      
      “桂平负责后厨,涂荼负责收银,朱八娘负责服务。”
      
      “后院有六间屋子,朝北的那间正房是我的,旁边的那间是白龙的,留出一间会议室,其余的三间你们自己选,选好之后自己装扮。”
      
      “还有最后一件事。”杜若看着三只妖,视线略过桂平,落在朱八娘和涂荼身上,朱八娘和涂荼被看的后背一寒,“虽然你们俩之前犯了不少错误,但认错态度良好,又主动提出不要工资,但我也不是苛责属下的人。”
      
      “所以我决定将你们俩的工资作为特管局的员工福利,每三个月进行一次业务考核,用来奖励表现优秀的员工。”
      
      听到不是要将自己赶走或是掏钱,朱八娘和涂荼明显松了一口气,使劲的点头附和拍马屁,“局长英明,我们举双手赞同。”
      
      只要能留下,没有工资算什么。他们妖最看中的就是实力,只要实力提上去了,怎么样搞不来钱。
      
      而且自己要是努力工作,争选先进个妖,工资照样能回到自己口袋。
      
      .......
      
      分配完了三妖的任务,杜若转头看向白龙,“这段时间你帮我带一下煤球,我先带着他去见他的父母。”
      
      白龙点了点头,“好。”
      
      “店里的事情也交给你了,你给他们录入一下信息,发一下手机,拿不准主意打我电话。”海市虽然发展的不错,但是作为分局,正式员工的名额一共也就给了五个,相应的配套和资源也是照着五人份来的。
      
      白龙是她两个月前游历的时候遇到的,那时他正在渡化龙劫,好不容易通过了天道的考核却差点死在人类的贪心手里。
      
      她救了他,正好特管局缺人手,便和他定了二十年的君子协议。
      
      这两个月的时间,她带着他专挑喧嚣繁华的地方跑,体验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世故冷暖,将一只几百年没入世的宅龙带成了社畜。
      
      有他在,她完全都不带担心的。
      
      杜若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把纸伞,撑开,对着站在一旁的宋阳招了招手,“进来。”
      
      外面正是阳光正烈的时候,作为一只鬼,不能直接暴露在阳光下。
      
      宋阳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有些不太好意思,但还是钻到了伞下,只是一双手紧紧的贴在腿上,身子绷得笔直,将将站在了纸伞扩撑开的边上。
      
      杜若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害羞,也不勉强,撑着伞打开了大门,“你家住哪?”
      
      “清平街26号朝阳小区。”
      
      杜若“嗯”了一声,率先朝着前面走去,路上气氛安静,宋阳有些不适的扭了扭身子,“那个........”
      
      杜若扭头,清亮的眼睛看着他,眼神柔和,“什么?”
      
      宋阳凝了凝神,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我听他们叫你局长,你是局长呀。”
      
      杜若点了点头,“你觉得不像?”
      
      宋阳连忙摆手,“不是,我就是觉得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局长,很厉害。”
      
      旁边的姑娘一脸的胶原蛋白,鹅蛋脸上带着属于年轻人独有的朝气,看着和他差不多大甚至比他还要小。
      
      这样的年纪能担当局长,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宋阳来的晚,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所以没有看到杜若一己之力挑翻整个海市妖怪的壮举,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他要是看到了,也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不过........”宋阳往身后的店铺瞥了瞥,指着窗口的位置停着的黑色的SUV道,“那是给你们配的车吧。”
      
      “我们为什么不开车去?”
      
      活落,他明显感觉到伞内的气压一低,半晌后才传来女孩压低了的带着两分悔意的声音,“那车坏了。”
      
      昨天打架的时候没控制好力道,将一个妖怪甩在了车上,震碎了一片玻璃,发动机也坏了。
      
      宋阳闻言再次回头认真的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车子的挡风玻璃是空的,车头的位置也瘪了一大块下去,像是有什么重物摔在了上面。
      
      莫名的,他缩了缩脖子,不敢再继续问下去。
      
      走出古街的时候,杜若停在路边,打开手机叫车,抬头的时候一亮黑色的路虎从她身边开了过去,半落的车窗下,露出一张清俊的堪比顶流明星的俊颜。
      
      杜若的视线落在那张出色的脸上,眼睛一直,视线下意识追了上去。
      
      我去,这张脸长的真对她胃口。
      
      红灯亮了,黑色路虎停了下来,商陆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只手摸出了一盒烟,一根烟刚抽出一半,不知怎的又给放了回去。
      
      修长的食指在黑色质感的方向盘上敲击,眼神漫不经心的扫向四周,收回的时候看了一眼后视镜,随即一顿。
      
      侧后方的马路边上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姑娘,鹅蛋脸,皮肤很白,一双弯弯的杏眸微微上翘,自带三分笑意。
      
      让他在意的不是她清秀的五官,而是姑娘手中打着的太阳伞。
      
      这年头打太阳伞的不稀奇,用古老的油纸伞做太阳伞的倒很少。
      
      因着少见,他也就多看了两眼。
      
      那是一面传统工艺的油纸伞,竹骨为架,洁白的伞面上用黑色的墨汁绘了一只........貔貅?
      
      商陆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只是那丝诧异还没来得及到达眼底,信号灯变成了绿色,顾不得多想,他一踩油门,跟上了前面的车流。
      
      “咦,是商警官。”旁边的宋阳见她神色有异,顺着视线看了过去,认出了车上的人。
      
      “你认识他?”杜若收回视线,饶有兴致的问道。
      
      宋阳点了点头,“我们俩是同期,当初营救人质抓捕夏长河的时候他也在。”
      
      说到这里宋阳突然拍了一下脑门,脸上露出了几分急切,“哎呀,今天就是三年前人民银行抢劫案发生的日子。”
      
      也是他的........忌日。
      
      “你现在才想起来?”杜若看着高了自己半个头的青年,忍不住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死的时候多大?”
      
      宋阳:“二十二。警校毕业后直接考进了特警队。”
      
      杜若眼中闪过了然。
      
      社会经验太浅,难怪看着不太聪明的亚子
      
      不过这也不一定,可能是当初被炸弹伤到的脑子还没好,看来以后得多喂一点了。
      
      杜若默默给他定下了加餐的计划。
      
      宋阳只是反应慢了点,但却并不笨,“我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知道今天是我的忌日?”
      
      杜若叹了口气,正色道,“不是好像,是确实。”
      
      宋阳:“???”
      
      杜若的视线落在他的头顶,那里有一道常人看不见的黄色长线,一头通过脑门融进了他的魂体,一头延伸到了远方。
      
      而宋阳不知道的是,自从他的头顶多了那道黄线,他的魂魄也变得凝实起来。
      
      “有人在祭奠你。”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2 19:53:01~2020-02-23 20:14: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可一世的失业 10瓶;我叫李碎碎、什弥 2瓶;兔兔图小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