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祭,追悼,奠,供献祭品。
      
      在死者死亡之日,亲友毕至,带各种供品奉于坟前,烧黄纸、香烛、纸扎祭奠。其思念就会化作愿力传到死者身上,思念越深,情感越真,传到死者身上的愿力就越大,对神魂滋养也就越大。
      
      宋阳作为一只没按时去地府投胎的孤魂野鬼能在阳世撑三年,一是因为他身上有救人的功德,二是有人一直在惦记着他,不间断的给他提供愿力。
      
      宋阳突然沉默了下来,“是我对不起我爸妈。”
      
      不能侍奉左右,还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杜若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会见了你他们应该会很高兴,你再好好安慰一番,让他们从悲伤中走出来好好的过后面的日子。”
      
      宋阳抽了抽鼻子,用鼻音“嗯”了一声。
      
      不一会,杜若叫的车到了,一人一鬼上了车后也不再交谈,就这么安静的到了朝阳小区。
      
      朝阳小区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发的,景致和设备都跟不上新开发的楼盘,小区内很多年轻人都搬了出去,只有老一辈或是条件不够好的人仍旧住在这里。
      
      一路走来能看到不少在树荫下乘凉的老人,其中几个老人眼睛红红的从岔道口走了出来,神情哀伤,“老天不开眼,宋阳那么好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去了,留老宋两口怎么活。”
      
      一个同伴叹了口气,“要怪就怪那个装炸弹的通缉犯,要不是他,宋阳也不用牺牲。”
      
      “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以后我们常来看望老宋两个,陪他们聊聊天,别让他们整天沉浸在失子的痛苦中。”
      
      另外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道。
      
      三人朝着杜若的方向走来,杜若举着伞往旁边让了让,耳边传来了宋阳带着几分怀念的声音,“走在最前头的那个是社区委员会的陈大妈,她旁边的那个是和我妈一起跳广场舞的刘阿姨,后面那个穿灰色衣服的是经常和我爸一起钓鱼的徐大爷。”
      
      陈大妈隔着好几米就看见前面有个面生的小姑娘迎面走来,见她主动给他们让路,不由多看了两眼。
      
      “小姑娘,你也是来祭奠宋阳的吗?”
      
      杜若露出一点恰到好处的惊讶,“对,阿姨您也认识宋阳吗?”
      
      陈大妈点了点头,“那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现在一想起他我这心还一揪一揪的疼。”
      
      说着声音也哽咽了起来,旁边的刘阿姨拽了拽她,陈大妈这才勉强收住了悲伤,指了指身后的岔路口,“前面交叉口右拐第3号楼301就是宋阳家,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刚从墓地烧完纸回来。现在只有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在那里,你赶紧去吧。”
      
      杜若点头对她道了声谢,让他们走过后才抬步朝着三号楼走,到了楼下,她看到了一辆极为眼熟的车辆。
      
      “是商警官的车。”宋阳也看到了那辆车,“陈大妈说的人是他啊。”
      
      杜若收回视线,随口问道,“你跟他关系挺好吗?”
      
      宋阳:“说不上好不好,那年海市警局一共就招了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他,所以相对熟悉些。”
      
      “那他也是武警大队的?”杜若抬步进了3号楼,这里没有电梯,只能一层层的往上爬,楼道里有些昏暗闷热,但杜若却没感觉到半分不适。
      
      油纸伞晕开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青光,将外面的燥热潮湿隔绝。
      
      “不,他是刑警大队的。”
      
      爬上最后一层楼梯的时候,宋阳的回答也落了下来。
      
      “那他还挺重感情。”杜若没想太多,收起油纸伞放到门口,敲了敲门。
      
      屋内的宋母听到声音过来开门,见到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姑娘,神情一怔,“你是?”
      
      “阿姨你好,我是宋阳的朋友,才来海市不久,听说今天是他的忌日特意过来看他。”
      
      宋母一听是儿子的朋友立马让开了身子,“哦哦,是阳阳的朋友啊,快进来。”
      
      杜若跟着宋母进了屋,一眼就看到了沙发旁站起身准备要走的高大青年。
      
      眉骨突出,眼窝深邃,鼻梁高挺,下颔骨线条流畅,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青年的侧颜上,像是给他打了一层细光,整个人都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不,不是阳光,是他自己在闪闪发光。
      
      “卧槽,这哥们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吗,身上的功德这么厚。”
      
      杜若揉了揉眼睛,暗自腹诽道。
      
      宋母这会已经走到了宋父身旁,低声道,“是阳阳的朋友,来看他的。”
      
      宋父看过来的时候杜若已经整理好思绪,抬头对着他乖巧的一笑,“叔叔好,我叫杜若。”
      
      宋父“哎”了一声,眼底又湿润了不少,他指了指北墙上挂着的黑白遗像,“他的灵位在那里,老婆子你给姑娘拿三支香。”
      
      老一辈的风俗里面,横死的孩子过三年祭的时候,看他的人给他点上三炷香,那么他在地下也会过的更舒坦一些。
      
      杜若自然知道这个风俗,她看了身旁自进门就安静无比的鬼一眼,跟着宋母来到了灵位前。
      
      身后传来了宋父的声音,“商警官,当年的犯人........还没有消息吗?”
      
      商陆抿了抿唇,看着满脸期翼的望着他的老人,漆黑的眸子似有波涛翻滚,最后他闭了闭眼,郑重的道,“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将他们抓捕归案,告慰宋阳的在天之灵。”
      
      “好,那就拜托你们了。”宋父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失落,略显混浊的的眼球里却没有责怪和埋怨。他知道这事急不得,犯人要是那么好抓,当年全程封锁海陆空三军夹击的时候也不会被他逃走。
      
      只是等了三年,日日看着儿子冰冷的遗像,心中总是不甘。
      
      商陆自然也看到了老人眼中的失落和不甘,但职责所在他并不能将内部消息告诉老人,只是再次承诺道,“您放心,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宋父没有听出他语气中隐藏的意思,闻言拍了拍他的胳膊,温和的道,“好,叔叔等着拿一天。”
      
      倒是杜若听到后眼神一闪,视线再一次落在了青年俊朗的脸上,若有所思。
      
      商陆是多敏感的人啊,察觉到落在脸上的注视,身形未动,只是余光往那一瞥,见到一个年轻的姑娘怔怔的望着他,神色平淡的收回了余光。
      
      从小到大这种目光接触的多了,内心早就波澜不兴,他以为对方也是沉迷于他的外貌。
      
      “叔叔阿姨,我还有案子要办,今天就先告辞了。”
      
      宋父:“我送送你。”
      
      杜若这时已经上完了香,转过身,正好看见高大英俊的青年目不斜视的朝自己走来,经过自己的时候连个眼风没给,径直走到了门外。
      
      “咔嚓。”
      
      大门关上的声音传来,同时隔断了杜若的视线。
      
      杜若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挺高冷。”
      
      商陆一出门就瞥见门口摆着一把油纸伞,脑中景象飞速后退,想到在哪里什么时候见到这把伞的时候微微一愣,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大门已经关上,视线内只出现了一道暗红色的木门。
      
      他垂下眸,很快将这一点惊讶和巧合压了下去,迈开大长腿下了楼。
      
      “姑娘,过来坐。”宋父送完商陆回来见杜若还站在遗像前,连忙招呼道,“你吃饭了吗?没吃的话让你阿姨给你做点。”
      
      杜若:“我吃了,您别忙活。”
      
      她摆了摆手,看着屋子里的宋父宋母,上前几步将窗帘拉了上来,客厅顿时一暗。
      
      “姑娘,你这是?”宋父宋母疑惑的看了过来。
      
      杜若走到两个老人身前,“叔叔阿姨你们想见宋阳吗?”
      
      宋父&宋母:“???”
      
      宋母有些没明白她的意思,但想到她是客人,还是认真的回道,“想啊,做梦都想。”
      
      可阳阳死了三年,她每天晚上都期望梦见他,却没有一次实现过。
      
      杜若:“好,我知道了”。
      
      宋父&宋母:“???”
      
      两个老人更疑惑了。
      
      “姑娘,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宋父毕竟是一家之主,遇事也更冷静些,他上下打量着对面的姑娘,眼中渐渐露出了警惕。
      
      “还有,你是什么时候和阳阳认识的,我们怎么从来都没听他提起过?”
      
      杜若仿佛没看见老两口脸上的猜疑,对着他们柔柔一笑,“我们刚认识不久,你们没听他说起过很正常。”
      
      此话一出,就是宋母也意识到不对了。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儿子都死了三年了,什么叫刚认识不久?她怎么认识的?难不成见鬼了吗?
      
      杜若从口袋里掏出一截白色的固体,推开打火机,点燃。
      
      青色的烟雾很快的蔓延开来,一股异香充斥在客厅中,宋父宋母的神色愈发戒备,宋父的一只手甚至已经握住了手机,手指按在了报警的快捷键上。
      
      “啊。”
      
      宋母突然惊叫了一声,捂住嘴,直勾勾的看着女孩,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阳、阳阳?”
      
      宋阳被母亲突然cue,下意识往前飘了一步,在她面前挥了挥手,“妈,你能看到我了?”
      
      宋母松开手,猛的朝他扑了过去。
      
      然而她的身体却穿过了空气,直直的朝着地上摔去。
      
      “小心。”
      
      杜若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宋母,见她浑身颤抖,瞳孔紧缩,呼吸急促的样子,没有立即松开,而是透过手腕给她注入了一道灵气。
      
      “阿姨,放轻松些,宋阳就在这里,不会跑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杜若坐在沙发上,斜睨着商陆:“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是怎么对我的吗?”
    商陆眨了眨眼睛,“嗯?”
    杜若拿手指戳着他的胸口:“你当时直接把我无视了!”
    商陆垂眸,握住那根葱白的细指,捏了捏,一脸严肃的说,“嗯,当时我眼瞎。”感谢在2020-02-23 20:14:06~2020-02-24 16:59: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给你wink鸭、我叫李碎碎 2瓶;清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