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杜若对着男鬼招了招手,“过来。”
      
      这会男鬼仿佛听懂了,抬起狰狞可怕的脑袋朝她望了片刻,慢慢走了过来。
      
      杜若嘴角的笑意更深,她从桌子上拿起那碗佛跳墙,递到了男鬼手中,“吃吧,吃完了就好了。”
      
      男鬼低头看着手里的佛跳墙,再看看笑意盈盈的女孩,剩下的那只眼珠中转了转,露出一丝迟疑,几分疑惑,最后还是没抵过心中的渴望,顺着本能,才抬起了血淋淋的手臂,一点点吃了起来。
      
      杜若从男鬼身上收回视线,打开储物戒,取出一摞早就准备好的资料,“这是有三份资料,一份特管局的规章制度,一份是服务细则,还有一份是员工福利,你们都看一下,一天之内倒背如流,晚上六点的时候我检查,谁背不出来,罚三天不许吃饭。”
      
      “好的。”三妖闻言立马将注意从男鬼身上收了回来,接过那摞资料后埋头看了起来。
      
      这里面,朱八娘看的尤为认真。
      
      作为一只野生的没有显赫的家族(涂荼)和有力的靠山(桂平)和强大的实力(白龙)的平民妖,朱八娘的求生欲和眼力价要比其他三只要更多一些。
      
      尤其是感受到自己吃肉外面的同类只能喝汤的差别待遇,和这道菜肴给自己带来的修为上的提高后,她就更加清晰的认识到杜若的不凡。
      
      实力强大,智商在线,情商不俗,心机手腕样样都有,这样的人远不是之前的孙局长可比。
      
      所以她之前的那些小聪明和小手段都要仔仔细细的收起来,不但不能用,反而还要将这位新局长当祖宗一样恭敬和尽心。
      
      这.........是她的机遇。
      
      ........
      
      古街隔壁的松阳路,公安局六楼刑侦大队会议室内。
      
      气氛压抑又沉默,空气中似乎还飘着丝丝的火气,像是怒火被压制到极致后的反弹。
      
      “情况大家也已经了解,邹勇既然已经进入海市,那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牢笼。”一道低沉磁性宛若大提琴的声音在安静的会议室响起,音色冷沉,语气冷肃。
      
      坐在首位上的青年站起来,身材高大挺直,简单的白恤松松的套在身上,细腰乍背,隐约可见线条流畅的锁骨,两条大长腿包裹在黑色的牛仔裤中,修长笔直,“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跑了。”
      
      他平静的注视着众人,眼神又深又静,那沉沉的目光极具压迫性的落在众人脸上,屋子里的警员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
      
      “队长你放心,我们一定将邹勇抓获归案。”
      
      一个留着寸头面容硬朗的魁梧青年握紧了拳头大声保证道,“还有他身后的那个龟孙子夏长河,一个都少不了!。”
      
      “夏长河这边我来,你们全力追捕邹勇。”
      
      “你有夏长河的消息了?”都是共事多年的兄弟,凌易一听这话就反应过来。
      
      商陆点了点头,清俊雅致的五官柔和了两分,他勾起半边唇,“湘市警方那边传来消息,夏长河和他们正在追踪的一个案件嫌疑人有交集,我一会就准备去一趟,这几天队里的事情暂由魏霆接管。”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得先去一个地方。
      
      听到自己的名字,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抬起了头,细长的双目中闪过一丝惊讶,他张了张嘴,惯性的想要拒绝,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答应了下来,“........我尽量吧。”
      
      留着寸头的凌易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你要是不愿意让给我啊,我不嫌弃。”
      
      魏霆:“好啊,队长答应我就答应。”
      
      凌易小声的“切”了一声,他要是能说服队长还用的着找他吗。
      
      也不知道队长究竟是怎么想的,放着他这个得力的手下不用,非要将大任交给魏霆这个胆小鬼。
      
      也不怕吓破他的小胆气。
      
      但腹诽归腹诽,商陆的话他还是听的,凌易一把勾住一个戴眼镜的清秀青年,“小景,走,帮哥查查那孙子现在躲哪儿了”。
      
      被搂住脖子的青年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习以为常的推了推鼻梁的眼镜,顺着他的力道走出了会议室。
      
      魏霆合上自己的笔记本,对还坐在座位上的年轻姑娘点了点头,缩着脖子走了出去。
      
      另一边,杜若看着吃完了佛跳墙后魂魄凝实了不少,缺掉的胳膊腿长了出来,脸上的肌肉层层覆盖住头骨,露出了端正的五官的男鬼,真诚的夸赞了一句,“小哥哥长的不错嘛”。
      
      男鬼闻言脸上一红,恢复了清明的眼神闪躲了几下,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手指搅着自己的衣角,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杜若:“........”
      
      看来还是个纯情的小哥哥。
      
      杜若咳嗽了两声,收起了脸上的戏谑,神情变得严肃,“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是什么人,怎么死的吗?”
      
      听到她问起正题,男鬼终于从羞涩中走了出来,片刻后他点了点头,“记得的。”
      
      “我叫宋阳,是海市武警大队的排爆员,在三年前的一起案件中被炸*弹炸死。”
      
      杜若眼神一冷,终于明白过来他为什么缺胳膊少腿那么狼狈。
      
      “凶手没抓到?”
      
      宋阳楞了一下,下意识的道,“您怎么知道?”
      
      “要是抓到了你早就去投胎了,还至于在阳世游荡徘徊吗?”
      
      “对哦,你好聪明。”宋阳摸了摸后脑勺,憨憨的笑了一下,露出了整齐的大白牙。
      
      “等等,你能看到我?”
      
      后知后觉的,宋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鬼,而对面的女孩却是个正常人。
      
      “所以你是.......传说中的道士?”
      
      杜若:“........”
      
      “不,我是海市特管局的局长。”
      
      “特管局.........是干什么的?”宋阳睁大了眼睛,好奇宝宝似的问道。
      
      杜若勾起嘴角,意味深长的道,“就是专门处理你这种非人生物的。”
      
      宋阳闻言不知道脑补了什么,脸色一白,后退了两步,双手环抱在胸前,像是一个被轻薄的小姑娘,“你是来超度我的?”
      
      杜若点了点头,“你在人世游荡的时间太长了,再不走你的魂魄都过不了奈何桥。”
      
      “........”
      
      宋阳沉默了片刻,“可是........夏长河还没有抓捕归案。”
      
      “夏长河?”杜若轻轻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总觉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他就是害死你的凶手?”
      
      宋阳点了点头。
      
      “所以你想报仇?”
      
      宋阳点了点头,又连忙摇了摇头,“不,也不是报仇。”
      
      宋阳望着杜若的眼睛,清亮的眸子里闪着某种坚定的明光,“我想抓他是因为夏长河太危险,留在外面不知道还会伤害多少无辜的人。我不想再有人被害,也不想我的兄弟步我的后尘。”
      
      “牺牲我一个就够了。”
      
      身为人民警察,上忠国家,下护百姓,虽万死犹不悔。
      
      他们这个职业每年都会有很多牺牲的人,他们也从来都不怕牺牲,他只是不希望看到更多的人牺牲。
      
      杜若的眼中闪过动容,她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说,可一想到他的职业,突然又不觉得惊讶了。
      
      “但你现在成了鬼,人鬼殊途,怎么抓夏长河?”
      
      宋阳这会聪明起来了,“那你能帮我吗?”
      
      “我如果说不能呢?”
      
      “不会的。”宋阳极为肯定的道,“你是个好人,一定会帮我的。”
      
      杜若:“........”
      
      头一次被鬼发好人卡,不帮的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你还有其他的心愿吗?”
      
      看在他因公殉职的份上,再对他好点儿。
      
      宋阳摸了摸眼角,那里曾经被炸碎的眼珠重新长了出来,“我能再见我父母一面吗?”
      
      他当时被炸成了无数块,连完整的尸身都收不回来。
      
      他们看到的时候肯定很悲痛,作为人民警察,他无愧于身上这身警服,但作为儿子,他有愧于父母。
      
      白发人送黑发人,从来都是不可言说的伤痛。
      
      他想看看,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
      
      “行。”这个不是什么难事,杜若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现在你跟我好好说说那个夏长河,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他的名字。”
      
      “应该是在公安部发布的通缉令上吧。”得到了想要的承诺,宋阳整个鬼都轻松了几分,萦绕在眉间的哀伤散去,重新露出了明朗。
      
      三年前,海市人民银行发生过一起情节严重的特大抢劫案,以夏长河为首的八名匪徒袭击了银行,当时正是办理业务的高峰期,里面聚集了近百名民众,最后都成了他们的人质。
      
      那场事故中死亡三人,伤六人。
      
      两个是银行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个就是宋阳。
      
      夏长河利用手中上百号人质要求警方提供了一辆车辆,将银行中的大量现金和值钱物品搜刮一空后,从人群中带走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大学生做人质。
      
      临走前,他将一包炸*弹绑随手在了一个普通民众的身上。
      
      宋阳是前去负责拆弹的人。
      
      在距离炸*弹/爆炸的时间还剩下十秒的时候,他剪断红线将炸*弹拆了下来,然而那个炸*弹并不是普通的炸弹,而是双重装置,剪断红线只是阻止了第一层,却也打开了第二层的开关。
      
      他发现这点的时候时间只剩下了五秒,银行外面还站着很多同事和被解救出来的人质,为了他们的安全,他带着炸弹避开人群,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用身体死死的捂了上去。
      
      “嘭。”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1 17:01:33~2020-02-22 19:53: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來自火星 20瓶;给你wink鸭、什弥、我叫李碎碎 2瓶;SCP-66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