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毛鹰能做什么呢。
      
      可能是之前打架的时候伤到了脑子,此刻他的大脑一片迷糊,思维迟钝,明明都听到桂平和朱八娘说了些什么,却怎么都抓不住其中的重点,在杜若口平静的注视下,脑子一抽,口不择言道,“我会打架,手下有一票小弟,打探消息、抓捕犯人一个顶俩,不.......一个顶仨!”
      
      他急躁的咽了口口水,心跳加快,“我、我力气大,什么脏活重活都能干........”
      
      后面的话在撞进杜若平静浅淡的眸子时悄悄没了声,他心中的不安愈盛,磕磕绊绊的说,“不,不行吗?”
      
      杜若摇了摇头,抱歉的说,“不行。”
      
      毛鹰沉默了片刻,视线绕过那个纤细单薄的女子,落在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银锅中,不放弃的道,“我不明白我输在哪里。”
      
      杜若好心的给他解惑,“很简单,你没有眼力劲。”
      
      毛鹰:“???”
      
      “还没有脑子。”
      
      “大厅装扮的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我要开饭馆,你眼力劲太差。”她的眼睛仍是弯弯的笑眼,说出的话却很无情,“桂平和朱八娘都说了那么多开店的话你都没听出重点,脑子太笨。”
      
      毛鹰:“.........
      
      “那她呢?”他指着安静乖巧蹲在凳子上的狐狸道,“她又凭什么留下?”
      
      毛鹰觉得自己怎么着也比这只狐狸强吧,对方柔柔弱弱的打架不行,做饭炸厨房,性格软绵绵的没有主见,也就长的还行。
      
      难不成这个人类看上了她的样貌?
      
      很快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杜若的声音从头顶飘来,“她长的好看。”
      
      语气相当的理所当然。
      
      这年头,颜值即王道。尤其涂山王族的女子,即便年龄小了点,也是能吊打众生的存在。将这么美貌的女孩子放在店里,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会吸引无数舔颜的人慕名而来。
      
      况且,她身后还站着涂山,这可是个大资源。
      
      毛鹰:“........”
      
      果然,狐狸精就会以色惑人。她祖宗凭着脸祸祸了整个殷商,她凭着脸刷到了名额。
      
      毛鹰恨恨的锤了下地,但是要他就这么离开,他又心有不甘,这股不甘在心中激荡,渐渐的侵蚀了理智,一双眸子逐渐变成了竖瞳,红色的凶光在里面若隐若现。
      
      杜若仿似未觉,“不过你虽然不能成为特管局的员工,但要是想吃我做的菜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一句话,成功让毛鹰的兽化停了下来。
      
      “什么办法?”
      
      杜若伸出手,明亮的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芒,笑眯眯的道,“给钱就行。”
      
      想到这群妖的妖龄,她又接着补充了一句,“当然,金银珠宝古董字画这些值钱的玩意也可以。”
      
      毛鹰:“........”
      
      杜若朝门口看了一眼,被佛跳墙的味道勾来的妖怪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她扬声道,“今天是我第一天正式接管特管局,诸位虽然来者不善,但我是个和善又大度的人,不跟你们计较之前的无礼。所以决定免费赠予你们一碗佛跳墙。”
      
      “不过你们要先登记,留下一缕你们的妖气。”
      
      地上的妖群躁动了起来。
      
      杜若安抚道,“放心,海市的每个妖怪都要过来登记,这只是做一个简单的妖口普查。只要你们遵纪守法不犯事,不主动找麻烦伤害人类,我也不会找你们的麻烦,大家相安无事共创美好家园。”
      
      “而且留下了妖息,以后别的妖想要栽赃嫁祸就没那么容易了,这相当于变相的给你们上了一层保险。”
      
      杜若从储物戒中拿出了总部的特制手机,打开妖口登记app,从屋子里拖出来一张桌子,招呼道,“来,想吃的过来排队,登记完了就可以领佛跳墙。”
      
      妖群中再次喧哗了起来,片刻后,旧店铺门口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那些之前还在地上装死呻*吟痛呼的妖怪一个个生龙活虎的站在了地上,没有半分颓丧。
      
      杜若对此没有丝毫意外。
      
      新官上任三把火。
      
      为了震慑住群妖,树立起特管局的威信。她以一己之力挑翻海市大半的妖怪,用强大的实力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坐稳了局长的位子,同时也刻意避开了他们的要害。这些妖怪看着伤势重,实际上也就是皮外伤,回去养个一两个月就好了。
      
      至于给他们免费的佛跳墙,那是她的策略。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要让他们听话,总要给点甜头。
      
      白龙在杜若说话的时候已经拿起勺子舀了五碗一盆出来,杜若、他、桂平、涂荼、朱八娘五个用碗,煤球用盆。
      煤球是杜若养的宠物,体型娇小有成年男人的手掌那么大,全身通黑,看着像是普通的中华田园犬,但实际上究竟是什么品种他也没看出来。
      
      然后他将银锅和一摞瓷碗搬到了门口的桌子上,挨着她站好,同时放出了自己的一缕威压。
      
      妖群再次躁动了起来,五颜六色的竖瞳惊惧又警惕的盯着他,差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下跪参拜。
      
      他么的,他们不过就是想要一口吃的,怎么遇上了这么一个变态的新局长。还有这条龙你是怎么回事,作为水族之长,妖中之王,怎么能帮助一个人类欺负他们妖呢。
      
      说好的同族爱呢。
      
      你这么做良心不会痛吗?
      
      无数的妖在心中腹诽,看着对方坦然平静的眼神,一张纸妖脸渐渐变得漠然。
      
      好的,你的良心不会痛,是我们错了。
      
      于是大家乖乖的排好队,认命的抽出了自己一缕气息,交给了那个笑起来特别和善可亲实际上却凶残无比列入了交往黑名单前三名的女孩,随即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从白龙手里接过了那碗浓郁香熏香的佛跳墙。
      
      金黄色的汤汁在碗底铺了浅浅的一层,清亮浓郁,没有半分油腻,一眼看去竟然比璀璨的灯河还要耀眼。
      
      毛鹰举起碗,呲溜一口喝了个精光,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鸟脸上晕开了一丝红晕。
      
      妖丹处升起一股暖流,沿着经脉游走四肢百骸,之前受伤的地方生出几分麻痒,等暖流消失的时候,他的伤势也好了大半。
      
      不但如此,连修为屏障都有了一丝丝的松动。
      
      他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这个人类没有骗他们,她做的菜真的能增长修为!!!
      
      想到这点的毛鹰眼中猛的蹿出了一朵火花,他激动的看着坐在桌子前面眉目温婉柔和的女孩,再也不敢有半分的轻视。
      
      不过他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毛鹰的目光从一只熊妖的碗里淌过,看着那粘稠单调的汤汁,再看看里面前同事碗里丰富多彩的配料,突然明白过来哪里不对劲了。
      
      “杜局长,这汤里怎么一点肉都没有?”一个妖怪问出了他的心声,“而他们碗里却有山珍海味鸡鸭鱼蛋?”
      
      杜若撩起眼皮,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了身前的妖怪一眼,“天下没有掉馅饼的好事,我们吃肉,你们喝汤,有什么问题?”
      
      妖怪被问了一愣,讷讷的说道,“可你不是说请我们吃佛跳墙吗?”
      
      杜若点了点头,“对呀,你碗里的难道不是?”
      
      没了山珍海味鸡鸭鱼蛋只剩下汤汁的佛跳墙就不是佛跳墙了吗?
      
      当然不是。
      
      “而且他们是我的员工,你是吗?”
      
      杜若发出了致命的最后一击。
      
      “嘣。”
      
      妖怪心口仿佛中了一箭,精神恍惚的走出了队伍。
      
      剩下的妖怪则是羡慕嫉妒恨的看着屋里的几只,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渐
      
      渐消失在黑夜中。
      
      等最后一只妖离去,银锅里的汤已经半分不剩,杜若看着磨磨蹭蹭还不肯离开的毛鹰,想到了什么,对着他招了招手。
      
      毛鹰以为自己有了机会,颠颠的跑了过来,仰着头亮晶晶的看着她,就差生出条尾巴在后面甩了。
      
      “虽然一朝天子一朝臣,你已经不是特管局的员工,但你之前的消极怠工阳奉阴违却不能不罚。”杜若看着他,勾了勾嘴角,特别好商量的说,“所以你打算拿出多少钱来赎罪?”
      
      毛鹰眼中的光瞬间熄了下去,整个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仿佛自己出现了幻听。
      
      “你好歹也活了八百年了,手头上的好东西肯定不少。我也不讹你,给我十万块或是等价值的物品,你之前的过错就一笔勾销。”
      
      毛鹰:“........”
      
      不,你这就是讹诈吧。
      
      然而理亏在先,有求于人在后,毛鹰哪怕不忿的在心中叫嚣,却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这笔债。
      
      早知道,就早点离开了。
      
      等毛鹰充满了悲伤的背影也消失在视线中,天际也出现了一抹鱼肚白,浅色的红霞渐渐露出了头。
      
      杜若伸出食指在空中虚点了几下。
      
      “啵。”
      
      一道玄奥的光纹在空中一闪而过,之前设下的消音阵、隔绝阵、防御阵全部溃散,化作星星点点的灵光消散在空气中。
      
      街头那里远远的传来了人声,一间又一间的店铺亮起了灯,鸡鸣破晓,新的一天即将来临。
      
      杜若手指在银锅上轻点了两下,直径两米多的银锅瞬间变回了直径半米的普通铁锅,灰扑扑的毫不起眼。
      
      就在她提着锅转身进屋的时候,一道一轻一重,虚浮却整齐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与脚步声一起出现的,还有浓厚的血腥味。
      
      杜若皱了下眉头,回头望了过来。
      
      等看清那道人影的时候,她的瞳孔骤然一缩,脸上挂着的笑容不知不觉的收了起来,“你........?”
      
      来人的意识似乎有些模糊,又仿佛根本没听见她说的话,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口散着余香的空锅,半天没有说话。
      
      “吧嗒。”
      
      鲜血顺着他褴褛的衣衫坠到地上,不一会的功夫就晕开一大片血渍,整个人也跟着变的单薄了几分。
      
      不,准确的说,他不是人........是鬼。
      
      血肉模糊,残肢断臂,脸上皮肉翻滚露出了森白的头骨,一个眼眶里空洞洞的黢黑一片,分辨不出本来的样貌,胸口的位置更是直接破开了一个大洞,连带着半边身子也不见了踪影。
      
      整个人显得狼狈又不堪。
      
      然而即使这样,他的背脊仍旧挺的笔直,像风雨中屹然不动的松柏,坚定又挺拔。
      
      杜若的视线落在他另外半边身子上,那里绣着一枚臂章,被血染红了大半,字迹也模糊不清,唯独中间那枚红色的五星被鲜血浸染后愈发鲜艳。
      
      朝阳穿过云丛洒了下来,鬼影晃了一下身子,身形再次变得单薄了两分,杜若伸出手一把将鬼拽进了屋子,将阳光隔绝在外面后,松开手,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男鬼。
      
      “他的魂魄不稳,应该死的时候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死后在外游荡又被消耗了不少魂力,神智已经不清醒了。”
      
      白龙看着神魂黯淡的男鬼,“他能来到这里,应该也是被你的佛跳墙吸引过来的。”
      
      “我知道。”
      
      杜若应了一声。
      
      她的这口锅并不是普通的锅,可以变换三种状态,当它是银锅时做出来的饭菜对鬼怪有莫大的吸引力,吃了可增长修为和补充魂力。
      
      想来这鬼应该是闻到了香味后被本能支配着过来的。
      
      杜若提着锅往前走了两步,那男鬼也跟着往前走了两步,察觉到这点后,她脚步一顿,继而走到了大堂的中间。
      
      那里有一张桌子,旁边坐着桂平、涂荼和朱八娘,煤球蹲在桌子上,用两只前爪将一碗冒着热气的佛跳墙圈在身前,旁边摆着一个舔的十分干净的空盆。
      
      见到她走过来后,直起身,松开爪,将那碗佛跳墙朝她的方向推了推。
      
      “嗷呜。”你怎么才回来,都有些凉了。
      
      杜若放下锅,空出手摸了摸它的头,“吃了这么多有没有撑着?”
      
      煤球摇了摇头,视线落在她身后的男鬼上,“嗷呜。”
      
      他是谁,怎么把他带进来了?
      
      “他呀。”杜若回头看了一眼乖乖跟在身后却和她保持了半米距离的男鬼,脸上又浮出了和气的笑容,眸子里的神色深了几分,语气轻快的道,“是我们的第一位客人。”
      
      煤球&众妖:“???”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以后晚上八点更新,作者菌努力码字存稿。感谢在2020-02-20 12:01:55~2020-02-21 17:01: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來自火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莹莹 20瓶;lawj911 10瓶;拈花醉 5瓶;给你wink鸭 2瓶;一个人的行街、难得糊涂、心年快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