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没想到布莱兹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这个,将他拖进来的黑发男孩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也算是霍格沃茨的一部分。”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那个混蛋!
      
      车厢的门被外面的两个高年级愤怒地拍打着,车厢里的另一个棕发男孩儿缩在角落里抱怨了一句:“你干嘛把他拖进来!外面那两个人要是把我们也怪罪上——”
      “闭上你的嘴!你要是怕大可以现在就从这儿滚出去,又没人求着你待在这儿!”黑发男孩儿十分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眼睛眨都不眨地朝门上甩了个闭耳塞听咒,顿时车厢里就安静了。只不过车门的震动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两个家伙并没有离开。
      棕发男孩儿被呛了声,顿时闭上了嘴。他看起来似乎也没有靠近门边的胆子,只好继续蜷在座位角落里。
      布莱兹龇牙咧嘴地揉了揉之前挨了一拳的肩膀,他觉得它有些不好——要不是他躲了一下,估计这会儿不好的应该就是他的鼻梁了。
      “这门结实吗?”布莱兹从地上爬起来,一屁/股坐在了黑发男孩儿让出来的位置旁边。
      “看着是破了点,霍格沃茨的东西还是有保障的。上面刻着肉眼看不见的魔法阵,虽然不知道能运作多久,但至少你在这儿待的几年是足够了的。”黑发男孩儿的嘴角挑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来。
      布莱兹听出了话外之意,嗤笑一声说:“用不着,他们也就只能揍这么一次。”
      黑发男孩儿挑了挑眉,“听起来你是个坏男孩。”
      “哦天哪,难不成他们揍了我我非但不能还手还得躲他们几年不可?”布莱兹一脸惊奇地看了他一眼,“怕不是个傻子!”
      “…………”黑发男孩儿翻了个白眼不打算理睬他了。
      
      好歹人家帮了自己一把,布莱兹撅撅嘴从自己的空间吊坠里翻了翻,将他妈妈给他打包的布丁分了一半儿给那个黑发男孩儿,“给。”
      “?”
      “……谢谢你。”布莱兹将被他放在桌上布丁推到黑发男孩儿面前,别着脸道了谢。
      黑发男孩儿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忸怩,欣然接受了这份谢礼,“那我就收下了。”他拿起其中一个布丁,脸上的笑容看起来真诚了些,“还有——”
      “什么?”
      “道谢都不敢看着别人,你真别扭——”
      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似的,布莱兹立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谁别扭了!我只是舍不得我妈妈亲手做的布丁而已!”
      “哦。”黑发男孩儿十分平静地当着布莱兹的面吃了一个布丁,眨了下眼睛脸上写满了无辜,“那还真是不好意思。”
      “…………”幼稚鬼!
      布莱兹气呼呼地再次坐了下来,自己也拿了个布丁吃,死活不往旁边瞅了。
      
      距离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发车时间只有几分钟的时候,外面的动静终于停了下来。原本蜷在角落的棕发男孩儿爬起来掀起窗帘的一角,确定外面的两个高年级不在了之后,伸手就去开车厢门,但是他却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
      “嘿,这门锁是不是坏了!”他用力地拉了两下,发现依旧只是徒劳。
      黑发男孩儿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抽出魔杖丢了个魔咒在门上。
      “啪”地一声,门锁被打开了,棕发男孩儿虽然有些闹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他也只当是老旧门锁的问题,拉开门之后就一刻不停地离开了这个车厢。
      “看来他是不会回来了。”布莱兹起身将门拉上,坐到了黑发男孩儿的对面。
      “麻瓜。”黑发男孩儿不屑地哼了一声,并没有把这个人放在心上。
      
      一听到“麻瓜”这个词,布莱兹就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这跟阿布拉克萨斯一样的腔调让他有些烦躁。
      “恕我直言,就算是你们口中称颂的梅林一开始也只是人类——也就是你们所谓的‘麻瓜’——与魔法生物的混血。”布莱兹耸了耸肩用一副很无所谓的语气说,“魔法生物的血统赋予了他超自然的力量和非凡的智慧,但是人类的血统赋予他的却是能够控制这一切的情感与理智。没有承自魔法生物的力量他定了天就是个比较聪明的普通人类,而没有来自人类的情感他就是个没有理智的魔法生物——哦,那会儿也根本不叫什么魔法生物,应该叫恶魔才是。”布莱兹如此评价。
      “那只是其中一种说法——”
      “也是流传最广的说法。”
      黑发男孩儿狠狠地瞪了布莱兹一眼,就像受到了什么冒犯似的。
      
      布莱兹不以为意。
      从五岁起他就被英国先生抱在怀里讲了一遍又一遍亚瑟王的故事,梅林相关的传说自然也听了不止一个版本了,不过他偏偏就喜欢拿这一版出来讥讽这些所谓的“纯血统巫师”——关上门来沾沾自喜还不够,非得借着血统这个事儿伸出老长的脚,去踩站在门外面的、正要迈进门的,亦或是靠近门边的所有人——特别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那个混蛋。他对“麻瓜”这个词这么敏感就是因为那家伙。
      不过那个家伙才不会那么好忽悠,布莱兹这套说法放在他面前根本就不起作用。
      布莱兹嘲讽阿布拉克萨斯就像是被血统论圈养起来的羊羔,在羊圈里一边吃着草一边讥讽圈门外的牛——哪怕那头牛的体积有几个他那么大,用牛角撞飞圈门后冲进来一屁/股就能把他坐死。
      阿布拉克萨斯反过来就嘲讽布莱兹无论是待在羊圈猪圈牛圈里,在地上打个滚裹着一身臭泥——甚至上面还有他的排泄物——他也依旧觉得自己是最漂亮最不凡的那个。
      总而言之,这两个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基本上次次聊不到几句就能打起来——只要一离开双方家长的视线——不过自从阿布拉克萨斯上了学之后他们见面就打架的情况就少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见面的时间变少了的缘故。
      
      “我就不该多管闲事。”黑发男孩儿愤愤地说,“或者至少在他们把你揍得说不出话来之后再出手。”
      “哦,那还真是遗憾。”布莱兹十分无所谓地说,“我也很好奇,你看起来就不像是那种爱管闲事的家伙。”
      黑发男孩儿白了他一眼,“我在马尔福家见过你几次。”而且基本上都待在马尔福身边。
      布莱兹一脸吃了亚瑟亲手制作的司康的表情。
      黑发男孩儿见他露出的表情十分难看,莫名有种掰回一城的感觉,兴致勃勃地往恶心布莱兹的方向说:“你们的关系似乎很不错。”
      要不是面前的桌子被牢牢地钉在了地板上,布莱兹简直想把桌子掀起来拍对面那家伙一脸,“这是我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嗤。”黑发男孩儿假笑着鼓了鼓掌,“我的荣幸?”
      “呸。”
      两人各不相让地对视了一会儿。
      “奥赖恩·布莱克,希望你没被分进斯莱特林,不过我猜大概是不可能的。”黑发男孩儿冲他伸出手。
      “布莱兹·伊斯特伍德,那还真是遗憾。”布莱兹也伸出手跟他握了握。开玩笑,未来七年他的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霍格沃茨,他才不想住在高塔里面或者是厨房旁边,要不是他爸爸告诉他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在湖底,他绝对不会向他爸爸妥协来霍格沃茨念书的!绝不!
      
      交换了名字的两个人交谈也变得轻松起来。
      奥赖恩告诉布莱兹可以把行李放在车厢里,会有家养小精灵帮他们把行李带到各自的宿舍里。
      “听起来真方便。”布莱兹从上衣兜里摸出用缩小咒变小的行李,将它恢复成原状之后施了一个漂浮咒让它慢悠悠地飘到了头顶的柜子里。
      “你的漂浮咒真不错。”奥赖恩十分平淡地夸赞了一句。
      “谢谢,你也不赖——我是说之前的那两个。”
      “Colloportus(快快禁锢)and Muffliato(闭耳塞听)?”
      “Yes。”布莱兹点头。
      “哦,锁门咒和静音咒,我以为你至少知道的。”然后奥赖恩就眼睁睁看着布莱兹抽出自己的魔杖,直接上手试了这两个魔咒。“……你的行动力挺不错。”他干巴巴地这么说。
      “多谢夸奖?”这只是两个比较简单的咒语,虽然施展出来的效果一般,但布莱兹相信再熟悉一段时间后他就能完全掌握了。
      奥赖恩见他心情愉悦地收回魔杖,难得好心地提醒他:“小巫师的魔力并不稳定,而且不是所有魔咒都对巫师们友好,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别瞅着什么魔咒就兴冲冲地去学,锁门咒和静音咒等级比较低,就算失败了除了在使用魔咒时消耗的魔力之外并没有任何副作用,但其他高级魔咒就完全不一样了,轻则损耗大量魔力重则被抽空魔力致死,这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
      听到奥赖恩的劝诫,布莱兹眨了眨眼睛,真心实意地跟他道了谢,不过——
      “这些道理我当然懂,从六岁开始——”
      奥赖恩翻了个白眼,简直不知道是应该对着之前劝告他的自己来个昏昏倒地,还是该直接给眼前那个得意洋洋的家伙来个封舌锁喉。
      
      车厢里的两个小家伙虽然对彼此有些意见,但总的来说还算聊得不错。
      “我们还需要多久才能到霍格沃茨?”布莱兹忍不住碰了下刚才挨了揍的肩膀,他觉得这里一定肿了,不然也不会轻轻碰一下都让他疼得要死。
      “至少赶得上晚宴。”
      “Holy shi/t!”布莱兹沉着脸骂了一句。他并不想在别人面前衣冠不整的,所以才一直没有去管肩膀的状况,不过这样看来有些不妙。
      奥赖恩当然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不过他既不会医疗魔咒也没带着医疗用品,根本帮不上忙。
      “看来开学第一天你就得去医疗翼躺着了。”
      “绝不!”布莱兹瞪了他一眼,他要是去医疗翼躺着阿布拉克萨斯那个混蛋指不定怎么嘲笑他呢!
      于是布莱兹脱下外袍,解开上衣的纽扣,露出了已经变得青紫一片的肩膀。
      “天呐——”奥赖恩在看到的瞬间就惊呼出声,“他看起来真的不算好!”
      “我当然知道!”布莱兹从自己的吊坠中摸出一个漂亮的琉璃瓶,里面装着一些蓝莹莹的液体。
      布莱兹一只手拿着小瓶子,一只手扒着自己的衣领,看起来有些不方便。
      “……需要我帮忙吗?”
      “不,谢谢,你就待在那儿。”
      奥赖恩撇了撇嘴,他难得发发善心,结果人家根本就不领情。
      
      就在这个时候,车厢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把拉开,一张精致却带着讥诮的脸出现在了门口,“我听说车厢后头有个小个子被两个粗鲁的格兰芬多高年级揍了一顿,我希望那不是你——哦瞧瞧我看到了什么?”
      布莱兹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阿布拉克萨斯会到这儿来,不过被这家伙看到他这幅狼狈的样子让他实在有些恼怒,“你干嘛不敲门?!”
      “我倒是庆幸自己没有敲门,不然我是不是就瞧不见你这个蠢样子了?”阿布拉克萨斯皮笑肉不笑地说。
      “出去!”
      “你要是想进霍格沃茨的第一天就躺进医疗翼,以至于惊动你爸爸甚至是你妈妈,那你大可再说一遍。”阿布拉克萨斯的眉毛高高挑了起来,拖长了语调对突然沉默下来的布莱兹说:“现在——告诉我,你刚才说什么了,甜心?”
      布莱兹立马扭过头看着还没摸清楚状况的奥赖恩——
      “你出去!”
      “………………哈???”这家伙他/妈的到底有什么毛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