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二天,伊斯特伍德先生送布莱兹来到了国王十字车站。
      
      人来人往的吵杂景象让布莱兹有些紧张。
      伊斯特伍德先生注意到自己的衣袖被儿子给揪住了,于是温和的低下头对他说:“怎么了儿子?”
      “我觉得我有些呼吸困难。”布莱兹有些难受地说。
      伊斯特伍德先生笑了一声,“哦,呼吸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我想你只是有些紧张。”
      “但愿如此。”布莱兹抿着唇,背脊挺得笔直,浑身紧绷得就像一张已经拉满了、弦随时都会绷断的弓一样。
      伊斯特伍德先生拍了拍他的肩,搂着他往前迈了几步,“你会适应的,亲爱的。现在让我们去找找你待的车厢,我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布莱兹紧紧地抓住了他没有握手杖的另一只手,“爸爸,我想到哪儿泡一会儿。”
      “哦——”伊斯特伍德先生简直哭笑不得,他蹲下/身,双手扶着他儿子的胳膊,“宝贝儿,你该不会告诉我你快要哭了吧?”
      听到这话的布莱兹反应激烈地挣了一下,好似被冒犯了一样,“天呐我又不是个姑娘!”
      “恕我直言亲爱的,姑娘也不会像你现在这样紧张,甚至她们的表现比一些小绅士还要好。”伊斯特伍德先生示意他儿子去看不远处,那儿有两个一边跟父母道别一边拽着行李箱上车的黑发小姑娘,欢快得就像两只迫不及待离开鸟巢扑进蓝天怀抱的小鸟一样。
      “……”布莱兹面无表情地抽回了被他爸爸握在手里的两只胳膊,扭过身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哦,好吧,小王子生气了。
      伊斯特伍德先生无奈地耸了耸肩,高声道:“嘿儿子!你可以忘了你可怜的老父亲,但你不能忘了你的行李!”
      布莱兹的脚步顿时钉在了地上,然后用一种快把脖子扭断的速度猛地回过头,恶狠狠地冲他爸爸低吼了一句:“就好像谁他/妈在乎似的!”说完,他就径直往前走,结果一不留神撞到了人。
      “哦——”
      不过这次突然的碰撞反倒是让他差点跌倒,还好被面前的人给抓住了。
      布莱兹还没来得及道歉和道谢,被撞到的那人就语气带笑地说,“谁惹你生气了,我们的babyboy?”
      天杀的,这声音还真是熟悉不是吗?
      布莱兹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到的果不其然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那张精致却时刻带着刻薄与讽刺的脸。
      “Everything。”布莱兹轻轻地挣脱阿布拉克萨斯扶着他的手,十分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把一切尽收眼底的伊斯特伍德先生走了过来。阿布拉克萨斯冲他打了个招呼,嘴角的微笑与对待布莱兹时略有所区别,既不过分热情,也不过分冷漠,弧度恰好,矜持又礼貌。
      伊斯特伍德先生笑着冲小马尔福先生点了点头,转过头嘴角往下一压,对布莱兹说:“布莱尔?你是不是少说了些什么?”
      布莱兹再怎么不高兴也只得压下脾气,给阿布拉克萨斯道了歉也道了谢。
      “别介意。”阿布拉克萨斯欣然接受了,正巧这会儿马尔福先生也走了过来。
      “阿尔,我的老朋友!”
      “哦——艾伯特!”
      伊斯特伍德先生和马尔福先生握了手,布莱兹也乖乖地跟马尔福先生打了招呼。
      “希望你们能相处愉快,男孩们。”马尔福先生对他们说。
      “当然,爸爸。”阿布拉克萨斯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是的,马尔福先生。”
      
      布莱兹接过他爸爸用缩小咒变小的行李,然后看着他爸爸蹲了下来。
      “坏男孩,别告诉我刚才那句是先生教给你的。”
      布莱兹想都没想就翻了个白眼。
      “哦——”伊斯特伍德先生狠狠地皱了眉,“看来我真该给那位先生写写信了。听着布莱兹·伊斯特伍德先生——”
      “Manners maketh man.”(注1)
      “很好,看来你还记得很清楚。”
      “是的爸爸。”布莱兹撅着嘴嘟囔,“可是您自己都是个不那么镇定的水手。”
      大马尔福先生嘴角上扬的弧度变得大了些。
      伊斯特伍德先生咳了一声,快快地略过了这个话题,“让我们来看看,你没忘了什么东西吧亲爱的?”
      “魔杖?”
      “Yes。”
      “行李?”
      “Yes。”
      “挂坠?”
      “Yes。”
      “宝宝奶昔?”
      “……爸爸!!!”
      除了布莱兹之外的三名男士都善意地笑出声,伊斯特伍德先生拍了拍自家涨红了脸气得不轻的儿子,在他再次闹脾气之前及时说:“行了,快上车吧。”
      “哼。”布莱兹与阿布拉克萨斯向两名大人道了别,然后便一起上了霍格沃茨特快列车。
      
      ……
      
      上车之后,阿布拉克萨斯回头对跟在他身后的布莱兹说了这么一句:“需要我搀着你吗?鱼宝宝。”
      “……你叫我什么?”
      “鱼宝宝,挺可爱的不是吗?”阿布拉克萨斯嘴角一勾,说不出来的讥讽。
      布莱兹从空间吊坠里摸出自己的魔杖就准备往阿布拉克萨斯身上丢魔咒。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小人鱼又变暴躁了,阿布拉克萨斯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嘿!未成年巫师禁止在校外使用魔法,你手里拿着的可不是那根旧魔杖。”
      布莱兹眉头一拧,撇了撇嘴说:“那你能把你的手松开了吗?”
      阿布拉克萨斯眉头一挑,嗤笑一声:“我的荣幸?”
      他的手刚松开,布莱兹就立马抽了回来,“别用那个称呼叫我。”
      阿布拉克萨斯领着布莱兹,目的明确地往列车的前几节车厢走,“那你想让我称呼你什么?宝宝奶昔小甜心?”
      听到这个称呼,布莱兹就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顿时炸了毛,从脸一直红到脖子根,摆出一副自以为凶狠的表情地瞪着阿布拉克萨斯:“不许叫!”
      阿布拉克萨斯笑出声,对他这样的反应不以为意,“有人说过你生气的样子就像条蠢金鱼吗?亲爱的。”
      “…………”
      “哟,看起来还真有。”
      布莱兹狠狠地撞开挡在他前面的阿布拉克萨斯,越过他就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被小三岁的男孩儿撞一下还不至于怎么样,阿布拉克萨斯冷哼一声,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懒洋洋地拖长了腔调对走在前面的布莱兹说:“可别走过头了男孩儿,坐在前几节车厢的都是些大块头的高年级——只需要一根小手指就能把你碾在地上哭都哭不出来的那种。”
      “要你管!”
      阿布拉克萨斯仗着个高腿长,几步就追上了布莱兹。
      “我是不太想管你。”阿布拉克萨斯皱着眉,十分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我劝你最好听话些,我爸爸让我照顾你可不意味着我得随时随地跟在你后面给你擦屁/股!”
      “我才不需要你照顾!”布莱兹扔下这句话之后扭头就往他们来时的方向跑,凭借瘦小的身材轻轻松松地钻进了人群,几下就被嘈嘈杂杂的学生们淹没了。
      “Holy shi/t!”阿布拉克萨斯一拳捶在了车厢的门框上,待在里面的人“唰”地一声拉开了门,正准备张口骂人呢,却不想被面沉如水的阿布拉克萨斯一个瞪视给吓得又把门猛地一下拉上了。
      “是你吗阿布拉克萨斯?我似乎听到——”黑发的漂亮女孩儿从隔壁车厢里探出身,正巧看到了这一幕。她皱着眉,面色担忧地问:“亲爱的,你还好吗?”
      阿布拉克萨斯收拾好表情,双手理了一下并没有任何问题的衣领,再次扬起他那略带讽刺的标志性假笑,“我很好,甜心。”
      “……”既然他有意略过这个话题,卢克丽霞·布莱克也不打算触他霉头,露出甜蜜的笑容迎他进车厢:“假期里玩儿得开心吗?”
      “嗯哼,还不赖。”
      ……
      
      似乎想要离前面的车厢远一些,再加上中间的车厢学生多得异常,布莱兹便一刻不停地往列车后头走。
      好不容易从拥挤的人群中钻出来,布莱兹拧着眉拍了拍被揉得有些皱的长袍,接着便开始寻找起空的车厢来。
      
      一间一间地路过,发现车厢里要么满了员要么就被锁上了门,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列车的最后几节车厢。
      结果刚到这儿就听到一道十分响亮的讥笑声。
      “我说过什么来着——千万别让我在什么地方逮着你!该死的斯莱特林——嘿臭小子,谁让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我!X养的!”
      接着布莱兹就听到了拳肉相击和重物撞在桌子或者椅子上的声音。
      这个车厢隔壁也是有人的,不过他们在听到动静的时候也只是探着脑袋看了两眼,接着便视若无睹地收回了目光。
      布莱兹紧紧地皱着眉,步速不变地走到被两个高年级堵起来的车厢前,拖长了语调说:“打扰一下——能劳烦你们挪个位置吗?”
      “哈?”站在最后面的那个高年级见布莱兹一脸讥讽,似乎是看不惯他们的行径,又似乎就是来找麻烦的,语气便也不善地说:“如果你眼睛没瞎的话就应该能看到,这儿还空着那么大的位置。”
      布莱兹讥笑一声,大言不惭地说:“我要从这儿过,你就非得给我让开不可!”
      似乎没想到这个小个子能说出这么嚣张的话来,一开始说话的高年级还愣了一下,而站在他旁边的同伴一步迈了出来,伸手就揪着布莱兹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小鬼,你再说一遍?”
      “放开!”脖子被布料勒住的滋味十分不好受,甚至还有些呼吸困难。布莱兹试图扒开他的手,却发现根本挣脱不了他的钳制,于是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刚才还不是很嚣张吗?我……”
      高年级的话还没说完,布莱兹直接一拳揍上了他的眼睛。
      “嗷——!”
      那个高年级没想到这个家伙一言不合就动手,捂着眼睛往后退了一步,抓着布莱兹的手顿时松开了。
      “臭小子!”他的同伴见这小鬼动了手,挥舞着拳头扑了上去。
      还没来得及站稳的布莱兹被他这一拳打了个正着,单薄的身子直接撞在了隔壁车厢的门上,惹得里面的人惊声尖叫起来。
      眼见着那两个家伙的拳头要落下来了,布莱兹根本顾不上阿布拉克萨斯之前的警告,抽出魔杖正准备甩两个魔咒上去砸他们一脸,却没想到他靠着的门突然被拉开了,他还没来得及倒下去就被人拽着衣领拖进车厢,接着车厢门又被人“唰”地一声关上,还甩了一个魔咒上去锁死了。
      布莱兹下意识地抬头看着将他拖进门的男孩儿,脱口而出:“嘿!未成年巫师禁止在校外使用魔法!”
      

  • 作者有话要说:  (注1)Manners maketh man.——电影《王牌特工:特工学院》
    译作:举止造人品,或者:不知礼,无以立也。
    不过很显然,布莱兹咳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