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我很抱歉布莱克先生。”阿布拉克萨斯冲奥赖恩点了点头,“请别介意这个小混蛋的胡言乱语。”
      “谁让他是胡言乱语呢。”奥赖恩嗤笑一声,朝布莱兹翻了个白眼。
      “沃尔布加和卢克丽霞在第七节车厢——”
      “谢谢告知,马尔福先生,我觉得这儿挺好的。”奥赖恩十分明确地表示了自己的拒绝,然后扬着假笑对布莱兹说:“先来后到,先生。”
      “哼。”布莱兹的脸上晕红一片,嘴巴嗫嚅两下还是没说出道歉的话来。
      “哦走吧男孩——”阿布拉克萨斯转身,“我们得去找个能让你乖乖上药的地方。”
      “我的袍子还在行李箱里——”
      “听起来你的行李比你的胳膊还要重要似的,家养小精灵会替你考虑得不能再好了。况且又不是不过来了,你会有时间来换你的袍子的,男孩。”阿布拉克萨斯不耐烦地说,“别在那儿磨蹭,你不会想住进医疗翼的。”
      布莱兹撅了撅嘴,要在平时他绝对还要跟他吵两句,但他的肩膀还有后背这会儿真的疼得不行了。
      “待会儿见奥赖恩。”
      “待会儿见。”
      
      阿布拉克萨斯领着布莱兹走到最后一节车厢,庆幸的是,里面是空的。
      进门之后阿布拉克萨斯反手就丢了几个锁门咒和静音咒在上面,昂着下巴面色不善地对布莱兹说:“把药给我,然后乖乖去那儿坐着,蠢货。”
      布莱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抬脚就踹向阿布拉克萨斯的小腿,结果却没想到这一脚就像是踹在钢板上的一样,反而让他的脚踹痛了。“混蛋!”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无杖无声咒了?!
      “铠甲护身,回去翻翻你的书好好学起来吧,暴力的坏男孩。”阿布拉克萨斯的嘴角扯出一抹假笑,对布莱兹吃瘪的模样十分满意。
      
      阿布拉克萨斯一副屈尊降贵的样子帮布莱兹上药,一边将药瓶里的蓝色液体滴在布莱兹青紫的皮肤上,一边嘲笑他:“你知道吗,你现在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笑了。”
      布莱兹别开脸咬紧腮帮子憋住疼得打转的泪花,完全没有心思去搭理阿布拉克萨斯。
      阿布拉克萨斯虽然嘴上不饶人,手上的动作还算是温柔的。
      常年泡在海里又被宠着长大的人鱼小王子很娇气,养了一身的细皮嫩肉,一点点磕碰都能青上好几天,更别说被人狠揍了一拳还撞在车厢门上了。
      不过认识他这么多年,两个家伙背着大人也打过不少架,为了不被大人发现——虽然他们可能早就发现了但没插手而已——互相处理身上淤青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阿布拉克萨斯对给布莱兹上药也算是驾轻就熟了。
      不过在看到布莱兹后背大片青紫的时候,就算是阿布拉克萨斯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怎么就有胆子招惹两个五年级?”他翻了个白眼,手下稍微用了些力,布莱兹疼得立马跳了起来,嘴上还骂骂咧咧的:“Holy shi/t!阿布拉克萨斯你这个混蛋——!”
      阿布拉克萨斯本来还打算骂回去,不过见他忍了许久的眼泪都飙出来了,嘲笑他两句也就把他骂自己的事情放在了一边。
      
      将伤处全上了一遍药后,布莱兹身上的情况看起来就好得多了——他族里配的药总是见效很快。
      “男孩儿,如果你不想更多麻烦找上门的话,你得知道什么叫做低调。”阿布拉克萨斯晃了晃还剩下不少的药剂,意有所指地对布莱兹说。
      布莱兹吸了吸鼻子,声音闷闷地说:“你这话跟我爸爸说得一模一样。”
      阿布拉克萨斯笑出声,“天呐,饶了我吧,我可没那么大能耐有你这么个儿子。”
      布莱兹哼了一声。
      “布莱克跟我们家关系还算不错,他们家的小儿子会是个不错的朋友——我是说,你可以想办法跟他一个卧室,鉴于你喜欢在水里睡觉,鱼宝宝。”
      “嘿!别那么叫我!”
      阿布拉克萨斯根本不把布莱兹的抗议放在心上。
      “我估计今晚你得趴在浴缸里睡了。”他背靠在椅背上,看着布莱兹一边抹眼泪一边穿衣服,实在是觉得好笑。
      “不许笑!”布莱兹瞪了他一眼。
      阿布拉克萨斯非但没觉得这一眼有多凶狠,反而觉得挺可爱的——像只色厉内荏的跳脚小兔子。
      当然这话可不能说出口,不然对面那只小兔子估计就会直接扑过来咬人了。
      
      布莱兹将自己衣服的扣子一颗一颗仔细扣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阿布拉克萨斯就先开口了,“好了男孩,记得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不用你提醒。”布莱兹嘟囔了一句。
      阿布拉克萨斯掏出怀表瞅了两眼,然后起身打开了门,“距离到达霍格沃茨还有两个小时,你可以趁着这个时间跟你认识的新朋友一起喝个下午茶什么的。”
      “……”
      “哦——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阿布拉克萨斯将布莱兹拉到面前,为他整理了下衣领,“就像条可怜的鼻涕虫。”
      布莱兹一脸“你竟然用那种恶心的东西来比喻我你死定了”的表情,捏紧了拳头就准备去揍阿布拉克萨斯的鼻梁。
      阿布拉克萨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布莱兹的拳头包裹在手心,另一只手则从男孩儿的上衣口袋中抽出一条丝绢,替他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接着又把手绢塞进布莱兹的拳头里,抽出魔杖给他来了几个“容光焕发”。
      “我们斯莱特林见,男孩。”
      “……哼。”
      
      ……
      
      阿布拉克萨斯先一步离开了车厢,布莱兹掏出镜子检查了下自己脸上没有任何异常之后便也打算回到之前的车厢里,不过他刚走出车厢没多久就看到一个黑发黑眼的男生背倚在厢门上,似乎在等人。
      布莱兹仅仅瞥了他一眼便不感兴趣地打算越过他离开,却没想到那个男生往旁边挪了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贵干?”布莱兹疑惑地抬头看着他,不过这么一看他就发现男生另一边的脸颊上有轻微的淤青。
      “谢谢你。”黑发男生冲他笑了笑,不轻慢也不过分热情,彬彬有礼却也不乏真心实意——至少肉眼看上去是这样。
      “啊?”布莱兹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原来他就是之前被那两个高年级围殴的家伙啊。不过——
      “我想你误会了什么。”布莱兹皱了皱眉,一副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的样子,“我做了什么值得你感谢的事情吗?”
      黑发男生愣了一下,正准备说点什么,布莱兹就越过他,头也不回地说:“还有两个小时就到霍格沃茨了,我想你可以稍微收拾一下。希望你下次打瞌睡的时候注意着些,可又别磕着哪儿了。”接着,他便拉开奥赖恩所在的车厢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布莱兹就发现奥赖恩托着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有些家伙他就是别扭,不是吗?”
      “闭上你的臭嘴!”布莱兹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反手甩了两个刚学的锁门咒和静音咒在门上,然后施施然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旁,魔杖在手里转了两圈,问:“喝下午茶吗?”
      “Yes!”奥赖恩坐直了,欣然接受了邀请。
      布莱兹拿着自己的魔杖在半空中挥舞了两下,放在他们头顶柜子里的行李箱顿时被打开了,洁白的蕾丝桌巾、仿佛刚被采撷下来的鲜花、精美的茶具、还在冒着热气的茶壶、精致的三层塔……一件一件地在布莱兹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落在了他们应在的位置上。
      “哇哦——”奥赖恩感叹了一声,“看起来真不赖。”
      布莱兹昂着下巴得意地说:“我妈妈为我准备的。”当然,茶具除外——这是那位先生送给他的。
      “……呃——我很抱歉。”奥赖恩在看到三层塔上某个黑乎乎的东西的时候,表情怪异地说,“这是什么?”
      布莱兹顺着奥赖恩的视线看过去,然后在看到那个熟悉的东西时愣了一下。
      “……”谁做的自然不言而喻,但是把这东西塞进他行李箱的一定是他爸爸!
      布莱兹的腮帮子抽动了两下,他决定今天晚上就写信给他妈妈,告诉她那个红珊瑚耳坠究竟是谁摔坏的。
      很显然这就是个意外。
      奥赖恩明了后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抽出魔杖也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我妈妈也为我准备了一些点心,我猜你可能会喜欢的。”
      “我的荣幸。”
      
      两个新认识的小巫师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聊了聊别的。
      布莱兹对魁地奇的兴致不高,奥赖恩也就从善如流地将话题引到了入学仪式和四个学院上面。入学仪式双方的大人们都神神秘秘的没告诉他们,不过布莱兹倒是对奥赖恩所说的各个学院的特性持怀疑态度。奥赖恩见他不信,就说要跟他打个赌,就赌一开始待在这个车厢的棕发男孩儿会不会被分到赫奇帕奇。
      布莱兹被奥赖恩无比肯定的语气弄得有些不确定了,不过赌注也不过是任何一门学科一周的作业,没什么好让人担心的,于是便跟他赌了。
      虽然在某些方面两个人有着一定的分歧,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将话题继续下去。总的来说,他们聊得其实还不错。
      
      在距离霍格沃茨仅有半小时的车程时,各个学院的级长便来通知大家换上校袍。
      
      “哦该死的——”布莱兹有些弄不太明白他的领带,“这什么玩意儿——奥赖恩你快帮我看看!”
      “天呐我是你的家养小精灵吗?恕我直言,除开耍魔杖的时间,你真的拥有一双手吗?或者说你其实是个还在吃奶的babyboy?笨手笨脚的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这么说着的奥赖恩翻了个白眼之后便把手伸了过来,把布莱兹那一团糟的领带拆了重新系。
      “我需要的是你能系领带的手,所以你能闭上你这张臭嘴吗?”
      “坏脾气。”
      “彼此彼此。”
      奥赖恩很快便帮布莱兹系好了领带,顺带还帮他理了理衣领。
      “哦,谢谢,家养小精灵。”
      “我真的会揍你的。”奥赖恩握着拳头轻轻地击在布莱兹的肚子上。
      “拭目以待?”布莱兹挑眉看着他。
      奥赖恩冲他露出一个假笑,似乎在说“走着瞧吧小兔崽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