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第 46 章 ...

  •   当然,吓归吓,要说真把两人凌迟,其实也是不可能的。
      有捆仙索在,两名巫师体内的魔力消失得无影无踪,根本没法使用魔咒。反抗也反抗不了,逃也逃不了。就算没有上刑,王耀和阿尔弗雷德这一老一少一唱一和,配合无比默契,也算是套出不少话来。
      不过这两人也只是外层人员,知道的、有用的东西并不多。
      
      众人寻了一片背风处,生了火,分分剩下的物资。好在孙先生的乾坤袋里带了不少食物,三十多人也差不多吃饱了肚子。
      此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
      在雪地里与敌人你追我赶了快一天,众人也都有些疲倦。但英国先生现在下落不明,一行人现在身心紧绷,轻易入不了眠。
      于是,把士兵们强行赶去各自帐篷休息的国家先生们,围在火堆边开起了小会。
      
      “虽然目的不明,他们的目标的确是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只不过一个是带回去,一个是揍一顿。”王耀说完,与其他国家的成员们一起,用无比微妙的目光看着阿尔弗雷德,啧啧称奇:“臭名昭著。”
      伊万用带了点北国风味儿的普通话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阿尔弗雷德:“…………”
      
      “大本营在西部森林里。”
      “西部隔海,我们还得找条船。”
      “或者航空器。”
      “怎么样,先去港口还是先想办法与剩下的人汇合?”
      
      最后一个问题让大家陷入沉思。
      
      “不然兵分两路?”
      不过这个建议在提出来之后,就被包括提出者在内的所有人否决了。
      A.S.大陆土地辽阔,除了大量的阴尸与变异生物之外,现在又多出了一群神秘的巫师。再加上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的通讯,分开行动的风险比较大。
      
      十一个国家再加上孙先生,就接下来行动展开了探讨。
      
      而另一边的布莱兹却因自己的发现而震惊不已。
      
      手链上的这几个魔法阵,他虽然从来没见过,但其实并不复杂。然而令他惊讶的是,这几个魔法阵是关联的。
      将它们联系起来的,却是他曾经捣鼓出来的连环扣锁!
      
      震惊之后,巨大的恐慌如汹涌海潮一般席卷整个心间。胸口像是塞满了棉花,一种难以言喻的窒息感由胸腔扩散到喉咙口。
      他觉得耳边一阵嗡鸣,国家先生们的讨论声距离他越来越远。
      眼前的画面蒙了一层雾,一点一点地模糊了他的视线。一眨眼,迷雾中间突然被拨开,一幅幅破碎的画面从他眼前一闪而过,速度极快,让他几乎捕捉不到这些画面的内容。
      
      倏而,一双灯笼般大小的黄眼睛出现在了画面之中,时间就此定格。
      
      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什么尖锐的锥子贯穿,火焰灼烧般的疼痛从伤口逐渐往外扩散。
      然后便是他的眼睛。
      他的右眼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扎破了,一瞬间的剧痛让他心头一滞,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呼吸都因此停了下来。
      不过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钻心蚀骨的疼痛感一下子席卷了他的大脑,麻痹了他的整个神经。尽管如此,他还是他能感觉得到,温热的液体止不住地从他的眼眶中淌下来。
      
      这是他濒死前的画面。
      或许整个经历的时间不过一两秒,但烙印在骨骼深处的疼痛却让他犹如过了一两个世纪。
      
      接下来,他看到了什么?
      在该死的里德尔和他那条蛇怪离开之后,他睁开了完好的左眼。
      他握住了先生给的胸针,然后看到了一团白光。那团光里似乎有人对他伸出了手,他以为是先生。不过醒来后却发现自己泡在营养舱里,来到了二十三世纪。
      听约瑟夫说,是晴明和孙衍根据先生给的讯息,把他带到二十三世纪来的。那他昏迷前看到的手应该就是他们两人之一……
      
      一道迅疾又明亮的闪电突然劈开了脑中的一团混沌。
      
      ……不。
      不对。
      他还忘了一些事。
      一些很重要的事。
      很重要的……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突然,一只手拍在了布莱兹的肩膀上。
      
      布莱兹浑身一凛,下意识地抬起魔杖抵住了靠近他的人的胸口。
      “布莱兹?”孙先生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反应这么大,“刚才叫了你几声你也没回应,难道是困了?”
      布莱兹冷漠地盯着孙先生黝黑的眼睛,一言不发,手中的魔杖却是收了回来。
      讨论暂时告一段落的国家先生们察觉到异样,也都把视线聚集到了他们这边,满脸的疑惑。
      
      “没。”布莱兹深吸一口气,不再去管脑子里变成一团乱麻的思绪,用魔杖在手链上点了点,几个小型魔法阵便亮了起来。“魔法阵解开了。”
      他看似随意地握着魔杖在魔法阵上画了几笔,又拨了几道,几个魔法阵顿时化作点点金光消散在了空气中。
      
      几乎就在同时,手链上的吊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个刻着玫瑰的鎏金匣子。
      也不管众人投来的视线,布莱兹十分熟练地打开匣子,发现里面果然没有任何新传送过来的东西。
      而且提供魔力的魔力结晶已经黯淡得只剩下最后一颗还可以用。
      
      他将已经消耗完魔力的结晶摘了下来,又从吊坠中翻出几颗魔力结晶嵌进去。里里外外检查一番,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他点了点头,将匣子放在面前,低声念了一句什么,匣子瞬间大了几倍。然后他抬起头,面色平静地对众人说了一句:“我先进去检查一下。”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布莱兹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不过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因为布莱兹一脚跨进变大的匣子后,整个人就在一小片金光中,从原地消失了!
      “!”
      
      “他他他他他——”阿尔弗雷德指着匣子,惊恐地看着孙先生,“他被亚蒂的匣子吃了吗?!”
      孙先生也是一脸懵比。
      不过稍微想想,时空之门他们都能穿梭,一个大活人消失在匣子里,也没什么稀罕的,大概是什么可以容纳活物的芥子空间吧。
      
      果然,没一会儿布莱兹就从匣子里探出一个脑袋来:“没问题,都下来吧。把其他人也叫过来。”
      
      “噫——!”饶是见多识广的孙先生都免不了被这一下吓得一个哆嗦。
      匣子里突然窜出来一个脑袋——对,只有一个脑袋!而且还是会说话的那种——超级吓人啊好不好!!!
      
      在布莱兹的带头下,一行人纷纷钻进了匣子里。
      这一晃眼,就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宽阔又温暖的房间。
      壁炉里的柴火燃得正旺,暖意扑面而来,被风雪吹了一整天的众人觉得好像泡进了温泉一样,浑身都暖洋洋的,舒坦极了。
      房间的地板上铺着一整块厚实的羊毛地毯,厅里摆着华丽精致的家具,墙上挂着几幅油画。整个房间没有一扇窗户,右手边的墙是一整块玻璃,玻璃另一边似乎是水。
      如果这儿有其他斯莱特林的学生们,他们一定会发现,这个房间与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的布局相差并不大。
      
      布莱兹走在前头,挥挥手中的魔杖,一条通往二楼的阶梯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一楼有三间房,第一间是餐厅,第二间是书房,第三间是卫生间。二楼有五个房间,每个房间自带浴室,不过现在每个房间只有一张床……当然,每个房间都足够大——或许我们能稍微挤一挤。”说着,布莱兹脚下不停地冲上二楼,将还没缓过神来的众人抛到了脑后。
      
      “我的老天——”阿尔弗雷德也“噔噔噔”地跑上了二楼,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神奇的小人鱼兼巫师,“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个空间拓展魔法阵和一些家具而已。”布莱兹刚从第一个房间里检查出来。
      “不,我是说——”阿尔弗雷德瞅了一眼房间的装潢——很好,基本上都是二十世纪初的英式风格,这让他感觉有些牙酸。“天呐,亚蒂为什么不早点打开这个房间,至少这几个月我们就不用在外面风餐露宿了!”
      布莱兹突然沉默了下,抿了抿唇,说:“大概是因为——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就死了。
      “什么?”
      “我是说,这个匣子是我做的。而怎么打开这个空间我准备当做惊喜,所以并没有附在说明书里。不过我估计您现在也该猜到了,在我告诉他之前——或许不到一个周——就出了点儿意外。”布莱兹飞快地做出了回答,“……一些让人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意外。”
      
      阿尔弗雷德敏感地察觉到了布莱兹的语气有点儿不对。
      但是这小家伙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习惯了,脚步匆匆走得飞快。再加上他俩的身高差有些大,阿尔弗雷德几乎只能看到布莱兹的后脑勺,根本无法细察这家伙的表情。
      
      “嘿,男孩儿!能帮我个忙吗?”
      在布莱兹准备检查第四间房的设施时,阿尔弗雷德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如果您需要的是眼镜,我想我很抱歉,因为我并不能凭空给您变出来一副。”布莱兹面无表情地说。
      “事实上,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阿尔弗雷德粲然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八颗牙齿,活力阳光得就像个普通的十九岁美国大男孩。
      布莱兹一挑眉,表示自己听着呢。
      
      “难道你不觉得这几个房间的装潢太土太古板了吗?能不能……啊!”
      话还没说完,阿尔弗雷德只觉得突然一阵大风刮过,眼中的世界天旋地转。须臾之间,他就从二楼砸到了一楼的地板上——脸着地,特大声的那种。
      
      小混蛋扶在栏杆旁,冷漠地说:“我很抱歉,不能。”
      阿尔弗雷德:“…………”
      
      要不是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羊绒毯子,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绝对会被摔个好歹来——特别是脸。虽然,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被摔出个好歹了。不然他的眼前怎么都是小星星,甚至他还听到了欢呼和鼓掌声呢?
      
      国家先生们施施然走到捂着鼻子爬起来的阿尔弗雷德面前。
      嘴上说着“你没事儿吧”脸上写着“啧啧活该”,接着兴致勃勃地就领着自家的小伙伴们上二楼,分配房间去。
      甚至王先生和布拉金斯基先生一边嫌弃趴在楼梯口的琼斯先生挡路,一边毫不留情地从他身上踩了过去。
      
      差点吐出一口老血的阿尔弗雷德:“…………”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