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7、第 47 章 ...

  •   另一边,被众人担心着的英国先生,在西部森林城堡中,可谓是如鱼得水。
      他在这里拥有一个宽敞舒适、什么都不缺的房间。而一到饭点,精致美味的食物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城堡的主人也没有限制他的自由。没有人跟着他,也没有人告诉他哪里不能去。他的行动没有受到任何限制,似乎他就这么从房间走出来,离开这个庄园,也不会有人阻止他。
      但事实上,亚瑟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他还要先找到与自己一同被带到这里的士兵们。
      
      庄园里除了一开始见到的布莱兹之外,他还见到了不少披着黑斗篷的人——不出意外,他们应该都是巫师。他们中有英国人,也有美国人、德国人、法国人……但无一例外,他们都对城堡的主人持有深深的敬畏,对他们的一切讳莫如深。
      也因此,他们对城堡主人强行“邀请”来的贵客——也就是亚瑟本人——态度无比恭敬。普通的交流没有任何问题,他们甚至会主动为亚瑟解答一些疑虑。比如说,A.S.大陆每天上午九点到十点,下午五点到六点,东部的地震,北部的降雪,到底为何如此规律。
      据这些黑袍人所说,东部的地震和北部的风雪并不是特例。南部的雷雨,西部的迷雾,一天两次,每次一小时,时间段固定,都出现了这样规律的奇异现象。
      
      亚瑟:“难不成是人为?”
      巫师们笑:“的确是人为。”
      
      他们对能做到这件事的人的身份已经有了猜测,而且把握也相当大。所以他们并没有在这上面多浪费时间。关键是要得知,这人是如何办到这一点的?
      巫师们给出了简单的提示——魔法阵。
      
      魔法阵?
      什么样的魔法阵能做到控制整个大陆的天气和地壳运动?
      亚瑟不得而知,想再多问些什么,巫师们却不再愿意多说了。
      无奈,亚瑟也只得暂时放下继续打听的想法。
      
      不过,这些巫师们能告诉他这些东西,或许带着另外一层心思。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故意抛出这个问题来是准备做什么,但对于根本不清楚城堡主人意图的亚瑟来说,任何情报都是他现在所需要的——哪怕这些情报现在看起来似乎对他没有什么用途。
      
      亚瑟记得当初布莱兹说随行而来的士兵们正待在地下室。不过当他向那些巫师们问起地下室该怎么走的时候,那些人脸上的表情可不怎么好。尽管他们也给出了回答,但他们在回答的时候哆哆嗦嗦一脸不想回忆的模样,让原本并不紧张的亚瑟也提起心来。
      布莱兹告诉他,士兵们都是好好的。
      但从这些巫师们的反应来看,地下室的状况似乎没那么简单。
      
      亚瑟循着巫师们给出的方向,打开了通往地下室的门。
      通往地底的阶梯可容两人并排行走,两旁的石壁上镶嵌着散发着光亮的珍珠,为行人照亮脚下的路。
      沿着阶梯下来,一路都特别安静,能听到的几乎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亚瑟终于来到了最底部。
      
      实际上这里根本不能被称作是简单的地下室。
      因为这里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溶洞。
      溶洞内部空气湿度比城堡里大得多,温度也降低了许多,只穿着薄薄一件衬衫的亚瑟觉得有些冷,但也还没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水滴顺着钟乳石上一滴一滴地落下,摔在石笋尖端,霎时溅成四瓣。
      
      溶洞虽大,但一眼看过去,除了石笋钟乳石之外,就再没别的东西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巫师们口中的地下室指的应该不是这儿。
      
      绕过楼梯口,亚瑟转了半圈,在楼梯背部发现了三个通道。
      三个通道的入口大小一致,上面也没有任何标志,注明通向的是哪儿。
      那么其中一个通道应该能通往地下室,或者三个都能?
      
      亚瑟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决定顺着自己的直觉,迈开步子就往最右边的通道走去。
      
      道路并不平坦,通道里不但没有任何可以提供照明的工具,而且几乎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亚瑟只好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前进,以免不小心被凹凸不平的地面绊倒。如此一来,正常行走大概几分钟的路程,被他走了差不多有十分钟。看到通道尽头处的光亮时,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松了口气。
      
      尽头处依然是个溶洞,只不过这个溶洞比起之前那个要小得多。
      溶洞四周遍布石笋,拱立着一个幽深的水潭,岸边还散落着几件衣服。距离水潭不远处有一个操作台,上面放置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试剂瓶和器皿,正好熬完魔药的奥赖恩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略一颔首,与他打了个招呼。
      
      一早上没见着人,原来都在这儿。
      
      “来找他?”奥赖恩拎着刚灌满水晶瓶的魔药,还拿起了操作台上的另外两瓶魔药,走到水潭边,然后按照顺序,将三瓶魔药都倒进了水潭中。“他还需要在里面泡一会儿。”
      亚瑟摇了摇头,他是来被奥赖恩一起抓来的士兵们的。
      奥赖恩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有些无奈地说:“这小坏蛋难道没告诉您吗?地下室的监狱在第一个通道尽头。”
      亚瑟抿唇,冲他道了一声谢。
      奥赖恩挑起嘴角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事实上,他们与这位被强行“邀请”的客人之间,虽不至于剑拔弩张,但也不应该是这样,相处得如此和谐。
      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奥赖恩一边滴魔药,一边用魔杖搅和着空气。而滴入水中的魔药好似也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搅拌着一样,快速地溶解在了水潭中。
      
      “虽然他没告诉您应该笃定您不会有什么意外,但以防万一,恕我冒昧对您说一句——”
      “如果只是无聊或者单纯的好奇,请千万不要去第二个通道。”
      
      “?”听到这句劝告,亚瑟愣了一下。
      奥赖恩倒完三个水晶瓶里的魔药,魔杖一挥,三个水晶瓶便晃晃悠悠地回到了操作台上。
      “第二个通道里没有您想要的东西——当然,我只是提醒,信不信当然由您。”
      亚瑟示意自己明白了。地下监狱在第一个通道,第三个通道是奇怪的水潭,那第二个通道尽头有的,大概就是让那些巫师们闻讯色变的东西了。“阴尸池?”他下意识地说出昨天布莱兹恶意开的一个玩笑。
      奥赖恩倒也没觉得意外,点头算是肯定了他的猜测。
      虽然心里早有所准备,但真的听到有这么一个古怪的东西后,亚瑟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亚瑟皱着眉,不解地看了看奥赖恩,又看了看寂静的水潭,“那些不属于驻军部队的阴尸,又是从哪里来的?”
      
      “哗啦”一声,有什么东西从水潭里破水而出。
      “您为什么不问我呢?”黑尾人鱼三两下从潭中心游到了岸边,湿漉漉的黑发紧紧地贴在他的脸颊两旁,成股的水流顺着发梢淌下来。或者划过下颌滴落,或者顺着脖颈胸膛滑入水中。“您想知道的话,我都会告诉您的。”
      黑尾人鱼用尾巴拍了拍水面,溅起一层小水花,荡出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亚瑟看着他却沉默了。
      
      布莱兹无所谓地笑了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需要在里面泡上半小时,亲爱的。”奥赖恩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提醒了趴在岸边的布莱兹一句。
      “好吧好吧,奥里管家先生。”布莱兹一甩尾巴,在钻进水里之前,又对亚瑟说了一句:“希望您不要介意,先生。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帮助都可以呼喊我的名字,我会‘嘭’地一声出现在您的面前。”布莱兹顿了顿,意味深长地又补充了一句:“——只要您还待在这个空间里。”
      亚瑟的瞳孔猛地紧缩。
      
      “噢,我这样说,听起来是不是有些耳熟?”突然发现自己的描述有哪里不对的布莱兹,疑惑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当然——”奥赖恩挑起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布莱兹,“那听起来确实有点耳熟,家养小精灵先生。”
      布莱兹一僵,哼了一声,鱼尾一甩,平静的水潭蓦地掀起一层巨大的水浪,直直扑向了离他不远的奥赖恩。
      奥赖恩站在原地不闪不避,手中魔杖一挥,咆哮着冲他扑来的水浪又乖顺地缩了回去。
      “坏脾气。”
      布莱兹撅着嘴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接着便冲亚瑟挥挥手,一头扎进了水潭中。
      
      亚瑟有些感叹:“你们的关系……看起来不错。”
      奥赖恩笑了笑,不作答,倒是对他说:“就像他说的,您只要问出来,一定会得到答案的。”
      
      亚瑟一直紧绷的表情稍微松懈了些许,“我的疑问可不少。”
      “那就坐下来慢慢谈。”奥赖恩眯了眯眼,“您知道的——我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
      
      在玫瑰匣子的空间里休息了一晚上,基地失事后总是紧绷着神经的众人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吃完早饭后,布莱兹和孙先生从匣子空间中出来了。
      “我一个人就行。”布莱兹将手链扣在腕子上,板着一张小脸再次对孙先生申明。甚至无比嫌弃地嘟囔了一句:“上次吐了个昏天地暗的家伙是谁啊……”
      “…………咳,以防万一,以防万一。”孙先生把胳膊搭在小人鱼肩膀上,伸手就要去捏小家伙的脸,还没碰到呢就被人一把拍开。眼见着魔杖上的魔咒就要甩出来了,孙先生举起双手投降。
      
      见实在说服不了,布莱兹也不能硬把孙先生摁回匣子里。没办法,只好带着这家伙再次来了个长距离的幻影移形。
      
      两人凭空出现在援军营地的时候,受到了后援小队的集体“欢迎”——端起枪杆子的那种。
      不过在确认两人身份后,双方顺利汇合。
      孙先生按照昨天的做法,带着后援部队进入匣子中。布莱兹则捏着手中的魔力结晶,再次来了个长距离的幻影移形。
      按照昨天国家先生们商量出来的行动计划,这一次,他会直接移动到已经被孙先生的纸鹤定位的K36港口基地。
      
      只不过基地里可能会有大量阴尸,所以他提前在自己身上施了个幻身咒。
      
      在匣子空间的大厅里待着的众人,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足有一整面墙的玻璃上,水镜一样投射出外界视角的画面。
      看着布莱兹消失在一片雪地中,众人的视线也随着画面的视角顺利地进入了阴尸密集的K36基地。
      
      “啧啧啧。”孙先生从乾坤袋里摸出一把瓜子儿,一边嗑一边感叹:“老了老了。”
      坐在他旁边的王耀抬手就是一脑崩儿。
      孙衍连忙把自己的瓜子全部上交给国家,无比狗腿地对自家先生说:“我这儿还有泡椒凤爪,先生要吗?”
      “人小孩儿还在外面跟阴尸贴面玩儿心跳,你就在这儿看热闹?”王先生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罪恶的凤爪,拍开阿尔弗雷德偷摸过来抓他瓜子的手,严肃地对孙先生说:“有茶叶吗?”
      孙先生一拍大腿,“有!”三两下从乾坤袋里小心翼翼地捧出几个茶饼来,“下山前我从师父那儿顺……咳!求来的!”
      见到茶饼的王先生眼前一亮,这一瞬间突然觉得来抢他瓜子嗑的阿尔弗雷德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不过这错觉也只维持了几秒不到,尔后王先生就无比嫌弃对阿尔弗雷德说:“怎么被抓的就不是你而是亚瑟呢!唉!”
      阿尔弗雷德面无表情地嗑瓜子儿。
      毕竟Hero人见人爱呢。
      “嗑嗑嗑。”
      不爱喝茶怪我咯。
      “嗑嗑嗑。”
      拯救人质这种事情,一看就是为Hero量身定做的嘛。
      “嗑嗑……啊!该死的北极熊你想打架吗?!”
      “嗑嗑嗑的烦死了。”伊万用小手指掏了掏耳朵,“你是老鼠吗?要是牙痒痒我不介意帮你松一松。”
      
      然而“嗑嗑嗑”的声音此起彼伏,阿尔弗雷德环视一周发现,国家小伙伴们人手一把瓜子儿,看热闹看得正起兴。
      阿尔弗雷德简直气得不行,觉得这混蛋北极熊就是找自己的茬。
      王耀甚至还火上浇油地伸手越过他,分了一把瓜子给伊万,伊万自己也跟着嗑嗑嗑了起来。
      阿尔弗雷德:“…………”
      嗑着嗑着觉得不过瘾,伊万扭过头扬声问自家小伙子们谁带了伏特加。
      这一问还真有人扔了瓶伏特加过来,伊万轻松接住,无比熟练地单手开瓶塞,握着酒瓶子仰起头就“吨吨吨”了几口。
      
      阿尔弗雷德:“…………”想念汉堡,想念可乐。
      
      对匣子空间里的事一无所知的布莱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