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第 45 章 ...

  •   尽管平时有些不着调,但孙先生的本事还是毋庸置疑的。
      被大量敌人冲击围攻后,被迫分散逃跑——虽然阿尔弗雷德更满意战略性撤退这个形容——的国家先生们被小纸鹤一一找到。
      国家先生们的情况不算紧急,幻影移形也不能携带多人。所以在孙先生的提议下,临时组建的“十二国收集计划小组”坐在孙先生从乾坤袋中摸出来的飞行法器上,一路打牌一路拾捡“散落”的国家先生们。
      
      布莱兹不会打牌,凑在阿尔弗雷德旁边看他跟两个中国人一起玩打败……打败什么来着?房东?
      他的翻译耳机与阿尔弗雷德的眼镜一样,在入水的时候就被巨大的水压给冲走了。所以现在有些东西都是王先生翻译给他们听的。
      是的,他们。
      阿尔弗雷德也会中文,听说读写样样不差,一些扑克的中式玩儿法,也玩得很溜。但是无奈孙先生总是天南地北扯各地方言,别说是两位歪果仁,就是与他来自同一个国家的士兵们都听得一脸懵比。
      
      “耀他们家的方言就是这样,又多又难懂……别急,对8!”阿尔弗雷德一边安慰小人鱼,一边干净利落地甩出一对儿八。
      布莱兹点头表示理解,但……“可是……为什么玩儿牌要打倒房东?”
      肩上搭着一个小马尾的王耀先生温和地跟他解释:“简单来说,地主与农民,房东与租客都是租赁双方,但深入来讲,他们的阶级……”话说到一半,嘴角向下抿了抿,温和的笑容瞬间变得锋利讥诮。这局地主的王耀先生轻蔑地斜了阿尔弗雷德一眼,用与他对待布莱兹时不同的狠厉甩出了手中的一对儿K,“哼,小样儿。”
      围在他身后的士兵们为自家先生疯狂打call。
      
      布莱兹:“…………”各位行行好,你们还记得我们现在的任务吗?
      这些人一点都不靠谱!
      布莱兹这么想着,从眉头紧皱的阿尔弗雷德旁边蹭到了孙先生旁边。
      
      孙先生懒洋洋地掀起眼皮子瞅了眼蹭过来的小人鱼,也没说什么,捏着手里一对儿A理直气壮地说:“要不起!”
      看了几圈儿后也懂了一些规则的布莱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瞅了一眼头上呆毛都蔫儿下来的阿尔弗雷德,再看一眼对着阿尔弗雷德冷笑的王耀先生以及为他疯狂站台的兵哥哥们。一瞬间突然懂了点儿什么。
      “你们这是——”
      孙先生飞快地捂住他的嘴巴,低声在他耳边说:“这是战略!战略懂吗?场上还有一对二,我得把这对A用在关键的地方!”
      布莱兹不可置信地瞪着一脸正直的孙先生,“唔唔唔——!” 难道现在这不是最关键的时刻吗?!王先生手上的牌只剩三张了,如果对二真的在王先生手上,现在胜负已经定了啊!还有——这家伙明明就会说英语!!!
      
      突然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拆了自己的台,孙先生咳了一声,又开始用窜着各种味儿的方言,叽里呱啦在布莱兹耳边叨叨了起来。
      
      孙先生的脸皮厚度在布莱兹心中刷出了新高度。
      
      布莱兹一脸冷漠地挪回了阿尔弗雷德旁边。
      阿尔弗雷德眼见着王耀在他家小伙子们的欢呼中把手里的牌出完,撂下手里的顺子,无奈地对布莱兹说:“欺负咱们人少。”
      闻言,感觉自己受到羞辱的孙先生悲愤大骂:“老子把你当兄弟,你不当老子是人嗦!”
      阿尔弗雷德冷笑,字正腔圆地说:“当我不知道你们暗通款曲!”
      “优秀。”王先生带头,矜持地为他鼓掌:“你竟然学会用成语了。”
      
      阿尔弗雷德双手抱在胸前,哼了一声,转过头对布莱兹说:“咱们……”
      话还没说完,布莱兹毫不犹豫地推开他的脸,满脸嫌弃,“谁跟你咱们。”英式英语与美式英语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阿尔弗雷德:“…………”
      孙先生幸灾乐祸地在旁边唱:“小白菜呀~地里黄呀~……”
      
      玩了几局牌,飞行法器总算赶到了第一位国家先生身边。
      围攻那位国家先生的只是一群阴尸和变异生物,并没有见着其他巫师,布莱兹想要得到先生下落的想法再次落空,心情自然也就不愉快起来。
      愤怒的小人鱼站在飞行法器边缘,一个烈火熊熊烧过去,把来不及跑路的阴尸和变异生物都烧成了渣。
      孙先生也及时放下绳索,将落单的国家先生和他的士兵们都拉了上来,继续前往下一个地方。
      
      琼斯先生捧着牌,看了眼左手边笑容温煦如春风的王先生,又看了一眼右手边新加入战局、浑身携裹冰碴子的布拉金斯基先生,最后瞅了一眼浑身低气压满脸不愉快,从头到脚写满了“之前水下的事情我还没找你讨回来呢”的布莱兹。此时此刻,他终于感受到了孤立无援到底是种什么滋味。
      “…………”亚蒂弗朗吉马蒂,我想你们了,真的。
      
      晚上九点。
      
      十二国收集计划小组总算与最后一名国家先生汇合了。
      
      “我在雪地里发现了这个。”刚刚结束一场追杀的马修还有些气喘,扫了一眼已经集合的国家先生们,没看到那双标志性的粗眉毛。
      他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条手链,有些担忧地说:“这是我在来这边的雪地上找到的。”
      阿尔弗雷德皱紧了眉,接过来仔细一看,“这不是亚蒂的手链吗?”
      弗朗西斯也说:“挂坠也在,他把自己的魔法匣子给丢了?!”链条没有被暴力破坏的痕迹,闭合的环扣倒是被打开了,很明显是被人给摘下来的。
      “魔法匣子?”一路上都在试图与救援大部队取得联系的布莱兹一听,两三步走上前,“能给我看看吗?”
      “当然。”布莱兹是他们当中唯一懂得魔法的人,阿尔弗雷德自然不会拒绝他提出的要求。这条手链放在他们手里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交给他或许能发挥更大的效果。
      “怎么样?”孙先生问低头摆弄着手链的布莱兹。
      布莱兹皱皱眉回答道:“链条和吊坠上有几个奇怪的魔法阵,很新,像是刚弄上去的。”
      听到这句话,孙衍也皱起了眉,“那会是谁?亚瑟先生吗?”
      布莱兹摇摇头,“这几个魔法阵都很精密,先生应该没时间弄这些东西。”
      “那就是追击他的那个巫师?”
      “……大概。”布莱兹想到那个让他觉得有些熟悉的巫师,心头略有些沉重。“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一路上他们也没遇到个巫师,布莱兹就算想用摄神取念搜点情报,也苦于没有下手的对象。
      “无论如何,我先把这几个魔法阵解开再说。”
      
      在布莱兹研究手链的时候,孙先生与国家先生们开始讨论下一步的行动——关于如何寻找和营救亚瑟以及与救援大部队汇合。
      
      “所以说,你们还没收到传送阵吗?”
      十一位国家先生齐齐摇头。
      “亚蒂收到过的东西,就只有一个小纸人而已。”阿尔弗雷德看了一眼本田菊,后者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纸人。
      “三天前,结束与晴明先生的联络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收到任何通讯和东西了。”
      伊丽莎白也开口说:“从三天前我们通讯结束的后半夜开始,北部的雪就下得极不规律,通讯器基本无法捕捉到信号。”
      罗德里赫推了推眼镜,叹口气,“今天的雪几乎下了一整天。”
      “这样啊……”孙先生捏着下巴思考着。
      
      突然,孙先生的眼神一凛,右手伸向挂在腰间的乾坤袋。
      坐在他身边的王耀不着痕迹地往他旁边凑了凑,为他遮掩动作。
      注意到这一小动作的阿尔弗雷德等人交换了个眼神。
      
      黑袍子。
      没错,正愁找不着他们呢。
      他们似乎有一种可以瞬移的魔法,能捉住吗?
      能。
      好,干了!
      
      费里西安诺一如往常般双眼迷蒙地环视四周,见众人都不说话,他抱着双膝垂下脑袋,看起来有些低落,“亚瑟会没事的吗?好担心啊。”
      “那家伙怎么会有事!别担心,小费里。”弗朗西斯一只手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肩膀,另一只手握住了他蜷成拳头的手。
      手指在掌心轻轻敲击。
      
      四十五度方向一个,负十五度方向一个,距离不过七百。
      
      弗朗西斯简单安抚两句,见费里西安诺情绪稍有好转,便松开了他。
      
      十一名国家先生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暗搓搓地传递着讯息。
      得到敌人准确方位的孙先生从乾坤袋中抽出捆仙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出手!
      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黄色绳索闪电般脱手而出,于半空中一分为二,弹射到两个躲在树林和岩石背后的家伙身上,几乎是瞬间就将他们从头到脚捆了个结结实实。
      
      两个穿黑袍子的巫师被捆仙索捆成了毛毛虫,别说跑,连开口念魔咒都没办法。
      
      绳子的另一头握在孙先生手中,他轻轻一拽,捆仙索就像拉到极致的弹簧被松开一样,迅速往回缩。
      被捆得严严实实的两名巫师眨眼间便从几百米远的地方砸到了孙先生脚边。
      
      “还有几个,跑了。”有几个地方出现了些微的空间波动,大概就是之前布莱兹用的那种瞬间移动的魔法。
      “没关系,这两个应该能问点什么。”王耀笑着走过来,在两名巫师面前蹲下。
      两名巫师瞪着眼睛,左脸写着“你做梦”,右脸写着“呸”。
      
      王耀从绑腿上抽出一把锋锐的军用匕首,在两人脸上轻轻拍了拍,无比温柔地说:“两位,听说过什么叫做千刀万剐吗?”
      其他十个国家的小伙伴们:“…………”
      站在王耀身边的孙先生以及他身后的兵哥哥们一脸跃跃欲试,随队军医更是兴奋地搓手手:“先生,能给我一个试试手吗?!”
      平时受伤后得过军医小哥哥救助的其他人员,默默地往旁边挪了挪。
      
      两名巫师一脸懵比:“???”不!等等!你们要干什么!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国家化身都不讲究基本法的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