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第 44 章 ...

  •   士兵应亚瑟的要求去书房和地下室找魔杖,布莱兹和亚瑟则好似若无其事般,在花园的小圆桌边坐了下来,开始了他们的下午茶时间。
      亚瑟看着亲切又热情的妖精朋友们,脸上的表情却是半点都不如以往那样轻松。
      
      虽然之前说想喝亚瑟泡的茶了,但是真正动手泡茶的还是布莱兹。
      热气袅袅的水冲进内壁瓷白的杯子里,氤氲了泡茶之人的眉目。再以两人的爱好往里面添入分量不同的奶和糖。
      布莱兹泡茶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又流畅,不经意间,还带着些许亚瑟自己泡茶时的小习惯。
      
      “尝尝。”
      “谢谢。”
      
      亚瑟端起布莱兹泡的红茶,稍微有些惊讶地发现,这杯茶跟自己亲手泡出来的不说一模一样,那也八/九不离十了。
      
      短暂的交流之后,两人沉默地喝起了下午茶。
      亚瑟看着布莱兹按照规矩一层一层地品尝着三层塔上的点心,心里颇为感慨。想着这家伙果然还是跟两百年前的那条小人鱼不一样的。
      布莱兹挑起一边的眉毛看了他一眼,似乎猜到了他在心里想些什么,“当然不一样,因为今天的司康不是您准备的。”
      “…………”亚瑟薄薄的嘴唇几乎崩成了一条直线。
      
      似乎他们在坐下之后,两人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不打破、不说破,彼此却是心知肚明。
      很明显,亚瑟处于劣势一边,毕竟他根本不知道这名与布莱兹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来历如何,他又到底想做些什么。而他可能……不,应该说是肯定,对发生的一切一清二楚,甚至有可能是策划者或者执行者,而且他的手里还捏着几名士兵的生命。
      他似乎想让亚瑟陪他演一出戏,目的不明。
      亚瑟在没摸清楚状况前,不会轻易抗拒,却也不会一味地配合。
      
      明明二人并没有争锋相对的意思,但环绕在他们周围的空气却总有种,凝滞到让人喘不上气的感觉。
      
      终于,双方静默许久后,布莱兹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您不喜欢我泡的茶吗?”
      亚瑟摇摇头,放下茶杯,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姿势优雅又随意。
      尽管双方都清楚,现在处于逆风之处的是谁,但他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对,向别人露出自己的破绽。似乎他就是单纯地来参加一场下午茶的。
      
      他对叽叽喳喳环绕在自己身边的精灵们表现得毫不在意,他不问布莱兹的来历,不问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也不再问自己伙伴们的讯息,而是突然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
      “奥赖恩·布莱克死了吗?”
      布莱兹放下茶杯的手突然一顿,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容淡淡地给出了解答:“不,他当然还活着。”
      “他在哪?”亚瑟追问道。
      “谁?”布莱兹歪了歪头有些疑惑,“你是说奥赖恩?”
      “对。”
      布莱兹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人开心的事情,笑容变得真切了些:“他在回来的路上,很快就会来到这儿了。”
      
      不对,不对。
      
      按照场景设定。
      这里是属于他的庄园,这里布莱兹在这儿不奇怪,有护卫队不奇怪,妖精们在这儿也不奇怪。但是奥赖恩·布莱克,布莱兹对他来到这儿用的措辞是“回来”。这很奇怪,算上不久前,这名他只见过两次的巫师,为什么会以“回来”的形式进入他的庄园?
      
      亚瑟脑中一道白光急闪而过,快得让他差点抓不住。
      
      “你似乎一直都在等我提出疑问?”
      “因为您看起来对很多事情都感到疑惑,而为您解惑是我的职责所在。”
      
      亚瑟注意到了他的用词。
      职责。
      大脑转得飞快,亚瑟不停歇地接连提出几个问题。
      “也就是说,我提出的问题,你都必须给出合理的解答?”
      “是的。”
      “答案对错无所谓,只需要合理?”
      “可以这么说。”
      “你是属于这儿的布莱兹?”
      “……是。”
      回答出现了停顿,亚瑟很快便注意到了。
      “这儿是哪儿?”
      “这儿是您的庄园,先生。”
      “我的庄园——”亚瑟意味深长地看着笑容已经淡下来的布莱兹。“也就是说,它是受我影响的?”
      “……没错。”
      
      祖母绿的双眼好似一汪丛林深处的幽潭,神秘又带着沁人的凉意。
      终日弥漫在海上的浓雾被一双大手拨开,眼前豁然开朗。
      
      围绕在周围的精灵们、站岗的士兵们、面前的下午茶、甚至是整个庄园,如初春化雪般,全都消融在了他的面前——包括坐在他对面的布莱兹。
      
      紧接着,一道刺眼的白光突然在眼前炸开。亚瑟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一开始醒来的那个房间。
      怎么回事?
      难道是他猜错了?
      还是说,刚才那不过只是一场梦?
      
      不过也不等他多想,亚瑟就听到窗边传来一声极轻的叹息。他下意识地扭头看了过去。
      
      与梦中不同的是,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光线不甚明亮,背对着他站在窗边的青年几乎都快与黑暗融为一体了。
      
      “您醒了。”
      “……”亚瑟从床上坐起身,看着那个黑发的青年。
      
      黑发青年没有转身,却是自顾自地说:“刚才那的确是您的梦,但又有点不同。”
      “您不会有‘身处梦中’的感觉,所以要是想要对您的梦做点什么手脚,那也只能借助您自己的手。”
      亚瑟恍然,“梦是我的,但庄园并不是,它一开始只是一个幻象。庄园里违和的东西是故意摆出来让我注意到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提出疑问。我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后,不管这个答案对不对,它已经通过我自身间接地‘合理化’了。所以如果我问题提得越多,得到的‘合理’回答也就越多,梦里的世界框架越完整,‘庄园’这个幻象越趋于完美,它的存在越合理。或许到最后……”
      亚瑟没有说完之后的猜测。但黑发青年对他的猜想进行了补充,“没错,到最后这个世界会由‘幻象’变成‘真实’。你脑中的记忆也会被‘真实’所修改。”
      
      可是梦境中的布莱兹太过急切。
      他将不属于庄园的奥赖恩自然而然地归于庄园的一部分,但亚瑟却是清楚,奥赖恩没有出现在庄园的理由——尽管他是布莱兹的朋友。
      他唯一一次找上门来,也只是在布莱兹死后,把他的东西交给亚瑟。
      梦中的布莱兹还活着,那奥赖恩就不应该出现在庄园。
      所以布莱兹用了“回来”这个词,想将奥赖恩出现在庄园的行为粗暴地合理化。但这也引起了亚瑟的怀疑。
      最后这一切自然也就没能成功。
      
      “是吗?”听起来无比凶险,但亚瑟却不甚在意地笑了笑,“所以你希望我一直活在由你编织的梦里?”他看着不肯回过身来的青年,语气淡淡地感叹了一句,“你长大了,布莱兹。”
      “…………”
      他终于转过身,正面迎上亚瑟的视线。
      
      亚瑟看着发色瞳色身量都变了的人鱼,不知为何心中十分怅然。
      “我相信先生不会被困住的。”
      听到他这话,亚瑟的眉毛简直都快飞出发际线了。
      “是真的。”布莱兹笑得很轻松,脚步轻快地走到床边坐下,“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但我还是忍不住试了试。万一成功了就是我赚到了。”
      亚瑟觉得这小混蛋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胆大包天。以前只是熊了点,皮了点,好歹还走在光明的康庄大道上,而现在这家伙竟然撒丫子往反派BOSS的道路上发展着一去不复返了!
      
      布莱兹身体后倾,双手撑在身体两侧保持着平衡。在亚瑟面前依旧表现得亲昵随意。
      
      “A.S.大陆上的动静跟你有关吗?”
      “是。”
      “那些阴尸……也是你弄出来的吗?”
      “是。”
      
      亚瑟看着翻身趴在床上,眯着眼回答得干脆的布莱兹,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
      “跟在我身边那些人呢?”
      布莱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转过头来看着他,促狭地眨了下左眼,“被我丢进阴尸池了。”
      
      亚瑟的呼吸一滞。
      
      布莱兹哈哈大笑起来,“开个玩笑,他们现在好好儿地待在地下室呢。他们一直都在保护您,我当然也不会对他们动手的。您要是不放心,随时都可以去看他们。”
      
      噎在胸腔里半天没喘上来的气总算吐出来了。想抽出魔杖揍着熊孩子一顿吧,估计不大可能。于是亚瑟也只能冲布莱兹翻白眼了。
      
      他不知道布莱兹和奥赖恩是如何死而复生的,也不知道这两百多年他们又经历了些什么。但他却知道,或许他们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轻松愉快地相处了。
      
      布莱兹的右眼依旧带着眼罩,亚瑟还是忍不住问:“你的眼睛……”
      “哦,这个啊?”布莱兹的手摸了摸眼罩,满不在乎地说:“我死的时候眼球不是被扎破了吗?结果没想到影响到了灵魂,就算复活后这只眼睛是完好的,我也依旧看不见。”
      “可是总不能就让它当个摆设吧?所以我就干脆在眼睛上刻了些魔法阵,以备不时之需。”
      说着,他在亚瑟的震惊之下摘掉眼罩,露出了猩红的眼睛,笑吟吟地指着右眼说:“只不过一开始刻的时候似乎出了点小差错,眼睛就变成这个颜色了。”
      
      亚瑟被他轻描淡写的语气吓得后背冒出一层冷汗,气急败坏地骂道:“在自己身体上刻魔法阵?人体炼金术?你怎么敢——!你难道是蠢货吗?!”
      “反正右眼也看不见,就算刻坏了也碍不着什么事嘛。”布莱兹托着下巴,两只小腿在半空中晃来晃去。尽管已经长大,但他依旧孩子气十足,“而且,如果不是人体炼金术,您以为我和奥赖恩为什么会活到现在呢?”
      
      亚瑟被他一噎,顿时找不到话来反驳。尽管如此,他的脸色依旧非常难看,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还真是能耐了啊?”
      “谢谢您的夸奖,先生。”布莱兹煞有介事地点头,“事实上我也这么认为。”
      
      继阿尔弗雷德之后,亚瑟再次被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儿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