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电梯惨案 ...

  •   三井唯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借着亮光,看到了紧急按钮旁边的急救电话号码,但那处已经深深被刮坏了,号码磨损了数字看不全,应该是很久没人来维修了。
      ……但刮痕却很新。
      
      她略略思索,想起这地方距离不二周助家并不远。去年她刚来东京的第一天,不二周助就带她来吃过顶上三楼的回转寿司。
      于是她拨打了不二周助的手机。
      
      十秒后接通。
      
      有求于他,她照例先说好话:“世界上最帅气最善良的不二,可否帮我一个小小的忙?”
      
      不二周助淡笑道:“你又闯什么祸了?”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声线纯净,又因为陪着仙人掌晒了一上午的太阳而变得有些松散发软。
      
      三井唯准备实话实说,但她又想,她怎么能跟不二周助这种腹黑说实话呢?
      她扑到别人的屁股上?
      然后又把别人的裤子撕了?
      买裤子时还被困在电梯里了?
      虽然那真的只是意外,但只会越描越黑。
      
      “是这样的,有一个新认识的朋友打电话过来向我求救,可是我马上要去迹部财团面试打工,脱不开身,他手机没电了,我希望你能帮我去救他,给他带一条裤子。”
      三井唯想了想,不二周助与幸村精市体格相似,但屁股貌似要小一点,也不知道幸村能不能绑上去。
      
      “你记得带条宽松点的裤子……对,幸村君他是立海大学的,蓝紫色头发,嗯啊,你认识他?……”
      
      三井唯挂了电话后有些感慨,这世界真小,不二周助和幸村精市居然认识,并且还是交情不错的朋友。
      不管怎么样,幸村君有裤子穿就太好了。
      
      “先生,你能不能消停一下?”
      三井唯将手机放进口袋里,双手环胸,面无表情地看着正在拼命砸门破坏电梯的黑壮青年。
      
      事实上电梯里停了电,又关了手电筒,她什么也看不到,但是黑壮青年撞门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了。
      
      “我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去了,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正在做着某种羞耻的电梯play呢。
      
      “请你冷静一点!”
      
      “木手,木手他――”
      
      “木手怎么了?”
      木手他是谁啊?
      
      “木手他给我下药,我……我不行了,我要去了――”
      
      ……这话听着多让人误会,能换一种不污的措辞么?
      要优雅,不要污。
      
      “你慢慢说,你被木手怎么了?下了什么药,还有你现在如此焦躁是想做什么?”
      三井唯尽量用温和平静的语气安抚他,毕竟黑壮青年正处于极端暴走的状态。
      
      “木手在苦瓜蛋糕里加了浓缩番泻叶!我憋不住了,我要上大号!立刻!马上!我现在就要大号!”
      
      三井唯在短暂的发懵过后,也焦躁了。
      
      “拜托你千万别在电梯里……上啊。”
      这会给她留下一生的阴影,“你赶紧吸气,收腹,提臀,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你的!”
      
      拜托了,千万要扛住,也不要糊在身上啊。
      
      黑壮青年在慌乱中抓住了三井唯的肩膀,用力摇晃着,痛苦道:“不行了,我忍不住了,要挤出来了!”
      
      三井唯拔高了音量,命令道:“你给我憋住!”
      
      她当机立断,再次拨打了不二周助的手机,这次完全顾不得先前要隐瞒撕了幸村裤子的事了。
      
      “不二,你先别管幸村君了,快点来救我!有人要在赤司百货大楼的TF电梯里大号了!!!”
      
      电话另一边的不二周助也被雷得外焦里嫩,但他仍然保持镇定,说道:“让他克制住,我马上就到。”
      
      借着手机的亮光,三井唯看到黑壮青年痛苦地忍耐着,他将屁股抵在电梯门上,妄图堵住即将喷薄而出的菊(哔――)花。
      
      三井唯心想,她以后再也不要来赤司百货商场了,更不要坐TF电梯了。
      
      等了快十五分钟,电梯门外传来了敲打声。
      “小唯,你在里面吗?”
      是不二周助的声音。
      
      三井唯差点喜极而泣:“我在这里。”
      黑壮青年一听外面有人声,一下子情绪高涨,拨开三井唯后喊道:“快开门,憋死我了!”
      
      电梯修理工的效率极高,很快就弄开了门,不过他运气不太好,刚打开门就被飞扑出去的黑壮青年撞倒并且在他脸上狠狠踩了一脚。
      
      强烈的光线涌进来,三井唯的瞳孔被刺激得瞬间眯起,下一秒立刻有一双手轻轻捂住了她的眼睛。
      这双手掌心处有因常年握拍留下的薄薄茧子,覆在她的眼皮上,温温热热,十分熨帖。
      她想起书上讲过,长时间处于黑暗之后不能立刻直视白光。
      
      过了片刻,那双手移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不二周助那张清隽的笑脸。
      
      “你没事吧,小唯?”
      
      三井唯捏了捏手里的纸袋子:“我还好,我们赶紧去给幸村君送裤子吧。”
      
      尽管不二周助也带了一条裤子来,但三井唯还是决定把新买的裤子赔给幸村精市。
      
      电梯刚好停在负二楼,她和不二周助找到了厕所。
      这次有不二周助在,三井唯止步在了男厕门口,由不二代替她将裤子送进去。
      
      “幸村,你大概在什么位置?”
      不二周助的声音不大,但能保证每个隔间里的人都能听到。
      
      “咔哒――”
      有一扇隔间的门被打开了一点。
      
      从三井唯的角度看过去,刚好看到幸村伸出来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
      他接过纸袋子道谢说:“多谢了,不二。”
      
      不二依旧眉眼弯弯:“幸村跟我就不用客气啦。”
      
      ……两大容颜无可挑剔的帅哥,此情此景,和谐而美好。
      三井唯心想,如果不是在厕所,而是在别的地方,该有多治愈。
      
      “让开让开,我要去了!”
      
      正当她感慨着,忽然听到先前电梯里黑壮青年的声音,由远及近,飞速传来。
      
      她甚至来不及作出反应,就看到一阵黑风裹着怒吼声冲进了男厕所。
      
      “好厉害。”
      她伸手拨了拨自己被那阵黑风吹乱的长发。
      
      黑壮青年在人生地不熟的地下二楼奔跑了好几圈,好不容易突破迷障找到了厕所。
      飞速环顾一周后,发现厕所里每个隔间竟然都是爆满,他刚准备再次上蹿下跳,突然盯上了幸村精市所在的隔间。
      
      ……门好像没有关好。
      
      三井唯嘴角抽搐:“天呐,他该不会是想――”
      
      “哐当――”
      那扇门被狠狠撞开――
      
      门正对着三井唯这面,目瞪口呆的三井唯看着同样目瞪口呆的幸村精市。
      他的一条腿穿进了裤子里,还有一条长腿光着正在往里面伸――
      
      这种姿势毫无疑问是没有防备的。
      不,即使他全力以赴,在力气上肯定也拼不过二百大几十斤的黑壮青年。
      
      黑壮青年做了一个逆天的举动。
      这个举动,三井唯永生难忘。
      
      他两只胖手一捞,将幸村精市整个人端了出来。
      
      不是拉,不是扯,不是拽,不是拖,不是扛,不是抱。
      
      ――是端!
      
      他用这种端的姿势,将幸村端了出来,又扔在了地上。
      
      幸村的表情平静到骇人,偏偏又被他那条半遮不遮的可爱小黄鸭内裤衬着。
      
      不二周助走过来说道:“小唯,我们先走吧。”
      
      “幸村君他――”
      
      “幸村他没事,可能过会儿他还有一点事要处理。”不二周助又提醒她:“你今天不是要去迹部家面试工作吗?”
      
      三井唯适才想起此行的目的:“糟糕,我完全忘记了!”
      网上约定的时间是早晨十点,现在早就过了,不知道她现在去还有没有希望。
      
      “那我送你过去吧,我开了车子过来。”
      
      三井唯疑惑道:“你家离这里不是很近吗?走路过来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开车子过来?”
      
      不二周助缓缓睁开了冰蓝色的眼眸,淡声道:“因为不想让你多等我一秒钟啊。”
      
      他那副突然认真的表情看的三井唯有点懵,下一秒又弯成了两道熟悉的月牙:“我把国光也带来了,他现在正在车上呢。”
      
      “你把国光也带来了?”一听到国光的名字,三井唯金色的眼睛都亮了,“我好久没看到国光了,好想念他,他现在身体还好吗?”
      
      “他做完节育手术后有段时间不太精神,不过现在已经逐渐恢复健康了,看到小唯,他应该会很高兴的。”
      
      三井唯点头道:“那是当然,国光最喜欢我了,不过做节育手术确实对雄性来说太残酷了一点,但我相信坚强的国光应该已经从打击中重新振作起来了。”
      
      ……
      
      一刻钟后,已经失去意识的黑壮青年——冲绳大学一年级生田仁志慧倒在马桶上,口吐白沫,眼神呆滞。
      
      幸村精市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缓步走出厕所。
      
      呵,敢端他!
      
      竟然敢端他!
      
      众目睽睽之下,竟然端他!
      
      他摸了摸新裤子后方的口袋,今天他心血来潮偷偷穿上了妹妹幸村花梨先前送给他的小黄鸭内裤。
      小黄鸭的确呆萌可爱,但是这种可爱只要他自己知道就好了,当众被别人看到了,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