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迹部家的兼职 ...

  •   “国光,来亲一下吧。”
      “……”
      
      “国光,别总是板着脸,你这样冷冰冰的,会有女生喜欢你吗?”
      “……”
      
      “算了,反正你已经做了节育手术,以后估计也用不着女孩子喜欢了。随便你吧。”
      “……”
      
      “小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哦。”不二周助微微偏过头,望了一眼正在逗弄兔子的三井唯,提醒道,“你要小心它的牙齿。”
      
      “我知道了,你还是专心开车吧。”三井唯一边逗弄着名为国光的熊猫兔,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询问不二,“你怎么会认识迹部景吾?那个迹部财阀的独生子?”
      
      “迹部也打网球,他和我曾经都在U17集训过。”
      不二周助的声音变得很轻,像是沉入了某种回忆之中,“迹部国中是在东京的私立学校冰帝念的,他是网球部的部长,后来高中时转去了英国念书,不过他每年都有回来和大家打比赛。”
      
      “也是球类运动啊……”
      
      三井唯也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她不打网球,但她的兄长三井寿和篮球有着很深的羁绊。
      
      “如果你试着打打看网球,一定会喜欢它的。”
      不二日常性地给三井唯安利网球。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真的对网球毫无兴趣。”
      她也是一如既往地拒绝。
      
      “那还真是遗憾。”不二周助抬了抬下巴,“你看,前面就是迹部的家了。”
      
      三井唯抬眼望去。
      
      ――前面,就是迹部的家了。
      
      但,那不能称之为家了!
      
      那是城堡啊城堡!
      而且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城堡。
      
      “很壮观吧,附近的居民都称这里是迹部的白金汉宫。”不二周助看到三井唯惊愕的表情,眼中笑意更深。
      他靠边停下车,手指按上安全带,替她解开,“还有段距离,我送你进去。”
      
      “麻烦你了。”
      三井唯边说边把手里的最后一根苜蓿草塞进了兔子国光的嘴里,将也想跳下来的它扣在了车里。
      ……
      “很抱歉,我们并没有在网络上发布任何招聘……嗯,招聘游泳池放水工这种兼职的信息,”
      迹部家的管家Michael先生很礼貌也很坚决地拒绝查看三井唯手机里电子版本的录取通知书,并解释道,“况且我们这里只招全职佣人,从不招收兼职。”
      
      三井唯举着手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先生您可能不知道,我是你们迹部财团的少爷迹部景吾临时聘用的放水工。您看,这里有写他的名字。”
      三井唯不死心地指了指信息的末尾,那里确实有着迹部景吾这几个字。
      
      管家态度依然坚决:“景吾少爷昨天刚从英国回来,现在正在休息,您请回吧。”
      
      三井唯默不作声地盯着地面,也没有半步离开的意思。
      
      深知她不见黄河不死心特质的不二周助侧过头对管家小声说了几句话,Michael因为不二周助来过这里多次,与迹部景吾私交甚好,对这个和善的少年印象又很不错,只好答应道:“不二少爷请稍等,我这就去通知少爷。”
      
      片刻后,一个低沉华丽而极具磁性的男声从客厅外传来。
      
      “不二周助,你来找本大爷有什么事?”
      
      三井唯闻声转过了头。
      
      刚好一道光切来。
      
      一个西装革履、身姿挺拔的俊美青年从两排女仆中穿过,不紧不慢地走来。
      满地的阳光被他踩在脚下,然后又慢慢聚拢,压在他的身后,产生了一种逆光的美感。
      他微微抬着下巴,表情有些倨傲。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迹部景吾。
      
      迹部的容貌精致到无可挑剔,比起不二周助甚至是幸村精市也毫不逊色。
      
      “迹部,好久不见。”不二和他打了个招呼,又指了指三井唯,“这是我的朋友三井唯,她好像收到了你发给她的兼职录用短信。”
      
      “……”
      迹部景吾挑了挑眉,扫了三井唯一眼,视线落在她举着的手机上。
      
      小姑娘的脸上面无表情。
      
      ……不怕他。
      
      【本大爷浑身燥热,早已饥渴难耐,迫切需要一个在周六周日帮忙游泳池放水的放水工……】
      
      ……但并没有脑子。
      
      迹部心想,他不过是刚刚回国,就有人在整他了么?
      
      “本大爷的名字叫迹部景吾,这上面几个字里只写对了迹部这个姓氏。”
      能把【景吾】写成那样的,也只有他在国中时网球部的部员向日岳人了。
      
      “抱歉。”
      三井唯收起手机,深深地望了他一眼。
      
      迹部微微一怔。
      
      ……这双眼睛的颜色竟然是金色的。
      还真有人眼睛是金色的?
      
      *
      
      折腾了大半天,三井唯终于累了,饥肠辘辘地歪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沉沉而睡。
      不二周助缓缓靠边停车,又朝趴在后座上正在嘎吱嘎吱啃着甜竹的兔子国光竖起了一根手指:“乖,小声点。”
      
      右侧肩膀突然传来重量,是三井唯不小心将头靠在了他的身上,此刻睡得正熟。
      
      不二周助平静地注视着前方,直到肩膀被压到麻木也没动一下。
      
      像这样能与她和平相处,也已经有很多年了。
      
      他回想起五岁那年第一次在镰仓认识她的时候。
      两家人的父母是朋友,但他的父亲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需要出国,极少有空陪伴他和裕太,那次全家去神奈川拜访朋友也是第一次。
      她因为沙滩上的一堆小贝壳,趾高气昂地指挥着一群小孩攻击他和裕太。
      
      他拼了命保护裕太,被揍得伤痕累累,最后她是被她的父亲三井御人踢到他面前来道歉的。
      
      她一句软话也不肯说,虽然模样可爱,却凶狠得像只小狼狗,差点渴晕在太阳下,最后是他看不过去,偷偷给她喂了水,并问她:“三井桑,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她一声不吭地喝着水,喝完才说:“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你当这边的老大就是了,我看见你和你弟都绕着走!”
      
      他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樱花形状的贝壳递给她:“裕太并不是想跟你抢那些小贝壳,他只是想告诉你,那些不是贝壳,而是他吃剩的开心果的壳。”
      
      “……”
      
      “这个是我捡到的贝壳,送给你,请你以后不要随便打人了。”说罢他揉了揉自己红肿的脸颊,“脸都被你打的痛死了。”
      
      他心想这姑娘手劲真大,他挨了一巴掌,滋味终生难忘。
      
      小姑娘突然凑上来在他的脸颊上咬了一口,然后在他僵硬的耳边吹了吹气,狡黠道:“那这样,你还疼吗?”
      
      这副场景被小姑娘的父亲看到了,无疑以“调戏良家男儿”的罪名将她又按着胖揍了一顿。
      
      那个时候,她还能边挨揍边笑嘻嘻地看着他。
      
      后来,后来呵。
      ……
      记忆回笼,不二周助微微抬起脸。
      三井唯的头抵在他的脖颈处,有几丝头发被窗外的风轻轻吹起,柔柔地搔过他的下巴,擦过他露在衬衫外面的锁骨。
      ……有点痒。
      他已经没办法把记忆里那个笑得像条恶犬的小姑娘和面前这个永远面无表情的女生重叠在一起了。
      
      等到三井唯醒过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我睡了很久吗?”
      
      “没多久,”不二周助递给她一个浅绿色的纸袋,“要不要吃吃看这个饼干?”
      
      三井唯有些犹豫:“这个该不会是芥末味的饼干吧?”他没这么好心给她好东西吃吧。
      不二周助的味觉古怪到令人发指,并且经常能吃下芥末味特别重甚至是苦味的食物,唯一的弱点就是不耐酸,特别不耐酸。
      一点酸醋就能将他放倒了。
      
      “是青草口味的。”
      
      “……噫。”
      居然还有青草口味的饼干?
      
      三井唯将信将疑地拿起吃了一片,口感居然出奇的好,酥酥脆脆的,带点青草的香气,让人有种回归大自然的感觉。
      
      真难得不二周助也会推荐她吃正常人的食物。
      
      她又拿了一块:“味道不错。”
      
      “……果然。”不二周助抬头看向后视镜,后座的兔子也在啃食着同款的饼干,“你看吧,国光跟你一样,也很喜欢最新款的兔粮。”
      
      一听说是兔粮,三井唯的动作僵了僵。
      
      “你骗我吃兔粮?”
      
      “你以前还喂我吃过狗粮,不错味道也还不错。”不二周助看着她腮帮子微微鼓起的样子,心情很好地从储物台上拿起两张票。
      
      “别生气,作为补偿,请你看电影吧,重制版的《泰坦尼克号》。”
      
      其实这是原本他今天下午要陪姐姐不二由美子去看的电影,但三井唯临时找他,他也只能对姐姐爽约了。
      
      三井唯对灾难片兴趣不大,尤其是这种早就上映过的灾难片,但不好表现出来。
      
      “电影是三点档的,我们先在电影院旁边吃点东西,你想吃什么?”
      
      她原本想说我请你吃这样的大方话,因为不二已经出了电影票的钱,但一想到自己不仅身无分文,还欠了他五千元,就有些有气无力了。
      
      “……我想吃蛋包饭。”
      其实是想吃回转寿司的,但是没脸说。
      
      不二笑着建议道:“我不太想吃蛋包饭,我们去吃回转寿司怎么样?”
      
      好呀好呀——这话只能在心里说。
      
      三井唯面子上过不去,依然犟着:“不,我就是想吃蛋包饭,你不吃可以看着我吃。”
      她知道不二对朋友很大方,但她已经不肯再占他的便宜了。
      友谊二字,从来都是双方付出,不存在一方买单。
      
      不二也并非不懂她的心思:“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三井唯捏着安全带,默了半晌才道:“我今天真的就是想吃蛋包饭。”想了想,她又补了一句,“我很快会还钱给你。”
      
      不二淡声说道:“你不欠我钱。”
      
      “诶?”不可能啊,明明今天转了五千元。
      她拿出手机仔细查看,果然——
      
      那人虽然和不二用的是一样的头像,却并不是他。
      她当时是太心急了,只看了头像连名字都没有看清楚就发出了请求。
      
      不二瞥了一眼,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点了两下。
      
      “不是说好这张图是我的专属吗?”
      
      这张图是三井唯拍了三井寿养的名为吉祥的老狗,吉祥戴着墨镜趴在三井寿的篮球上,看起来既威风又搞笑。
      她前天晚上发在朋友圈,附上了文字:【汪界MVP。】
      
      当时不二还在底下评论:【真可爱,给我做专属头像吧。】
      她回复:【好。】
      
      后来也有一个人发了这张图给她,并询问她:【图不错,抱走可以吗?】
      她不懂抱走的意思,只是习惯性回复:【好的。】
      那人是她的网友征途君,网名叫“征途是星辰”。
      
      与她的网名很相近。
      她叫“星辰是征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