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撕了幸村裤子 ...

  •   列车到站,车门缓缓打开。
      三井唯一边收着拧结的耳机线,一边往前走去。
      
      周六的电车里人很多,挤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排在三井唯前面的是一个蓝紫色头发的青年。他穿着浅紫色的外套,白色长裤,肩膀宽阔,细腰长腿,屁股浑圆挺翘。
      
      三井唯突然间觉得这只屁股很眼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想不起来。
      
      她漫不经心地甩着手里的耳机,边盯着青年的屁股边脑补着他的长相。
      
      “磁啦――”
      由于离得太近,在听到这一奇怪的声响后,她往下看去――
      
      原本拧结的耳机线竟然好巧不巧地绕在了青年屁股右边口袋的纽扣上。
      
      她用力一扯。
      
      ……耳机线从活结被扯成了死结。
      
      再扯!再扯!!
      
      “等——”
      
      这声等字叫得太迟,完全被车厢里鼎沸的人声淹没了。
      
      青年已经往车厢外迈出了长腿。
      
      三井唯用力拉扯耳机线,站在原地没动,被身后急着下车的人猛得一挤,瞬间失去了重心,顺势向前栽倒――
      
      “砰!”
      她的嘴唇狠狠地嗑在了青年的屁股上。
      
      以一种奋不顾身的姿势,在众目睽睽之下嗑上别人的屁股,求她的心理阴影面积。
      
      为什么这看起来浑圆挺翘的屁股能咯的她嘴疼!
      她是不是还要庆幸没嗑到他的菊花或是他没在此刻蹦出一个P吗?
      
      “咚!”
      青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撞到了车门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响。
      
      车厢里的人群像是静止了一样,都不急着下车了,同时盯向了同一个方向。
      
      ……丢人丢到北海道了。
      三井唯恨不得把脸埋进面前的屁股里……呸,是埋到地底下去。
      
      口腔里溢出了一点咸腥的味道,她伸手擦拭,粘在食指上的竟然是血。
      
      这小屁股居然把她的牙都咯出血了!
      
      青年终于侧过了身。
      
      她缓缓抬起头。
      
      他的脸果然配得上他的屁股。
      肤色白皙,容貌俊雅,一双鸢紫色的眼睛沉沉如水,毫无波澜地望着她。
      
      再往下看,她的耳机线仍然缠在他的屁股上。
      ……这就很尴尬了。
      
      青年脾气应该很好,没有发火,也没有窘迫,他平静又礼貌地建议道:“我们先下车吧。”
      
      “……好。”回过神来,三井唯赶紧点了点头。
      
      下了电车之后,青年和三井唯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青年在前面走着,三井唯始终慢他两步,牵着绕在他屁股上的耳机线,走了几米后突然感觉不太对劲……这走位怎么感觉像是在遛着自家的吉祥狗呢?
      
      等他们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后,青年停下脚步,侧过身子开始解耳机线。
      他的十指修长,骨节分明,皮肤在阳光下看起来更白了。
      
      三井唯看他专注而缓慢地解着纽扣和耳机线,越看越纠结。
      他似乎不急,但她还在赶时间呢。
      
      “还是我来解吧,我动作比较快。”
      三井唯看着青年挺没效率的动作,不等他回答就伸手贴了上去。
      在抓住耳机线之后,她用力一阵扯,妄图一瞬间将它从纽扣上扯下来。
      
      “磁啦――”
      是布料被撕破的声音。
      
      她停住了手。
      
      四月的天,晴空万里,空气中夹杂着花香的甜美气味。
      阳光温柔地落在她的手指上,也落在青年的屁股上。
      
      耳机线和纽扣终于被强行分开了。
      但耳机线断了,纽扣也被拽了下来。
      
      她还看到了什么?
      
      一个大洞。
      
      青年白色的裤子被她撕坏了,露出了里面印有小黄鸭内裤的一角。
      此刻,一只呆萌的小黄鸭正无辜地看着他们。
      
      青年的手僵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三井唯深吸了一口气,平静道:“发生这样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一个没人的地方,比如附近百货大楼的厕所。”
      
      青年收回手,轻轻“嗯”了一声。
      
      三井唯瞄了他一眼,他好像很平静,又好像很生气。
      
      *
      
      青年名叫幸村精市,和三井唯同是神奈川县出身,目前在立海大学读大一。
      两人聊起故乡,尴尬的气氛缓解了许多……如果忽略掉幸村精市那只捂着屁股的右手。
      
      报废的耳机线纠结成一团被三井唯扔进了口袋里,一起放进去的还有幸村精市的纽扣 。
      
      幸村精市与她边聊边往附近的赤司百货商场走去:“三井桑在东都大学念书?”
      
      三井唯点点头:“嗯,去年一直住校,上个月搬出来和兄长合租了。”顿了顿,她转过头看向旁边的青年,“幸村君在立海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呢?”
      
      “立海不像东都大学,我们大一大二不分专业,只分文理科,我读文科,以后打算选环境资源工程学。”
      
      三井唯咋舌道:“虽然听不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呢。就业率应该很高吧,不过——”
      
      “?”不过什么?
      幸村精市侧过脸,等着她的下文。
      
      “幸村君长得很帅,腿也很长,看起来更适合当一个模特。”
      屁股不仅浑圆挺翘,又十分坚固耐嗑,可以很好的预防甚至报复咸猪手和咸猪嘴。
      
      幸村精市淡笑一声,继续捂着屁股向百货商场走去。
      
      “到了。”
      由于幸村精市露着内裤行走不太方便,买裤子的重任被三井唯主动接下了。
      
      “幸村君,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在那之前,你就先坐在这里闭目养神吧。”
      百货大楼地下停车场的男厕所里,三井唯深深地看了一眼笑的有点发冷的幸村,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隔间的门。
      
      买男人的裤子是个技术活。
      三井唯一共只买过一条男裤,是给兄长三井寿买的。
      那是她用平生第一笔打工得到的工资买的,由于当时审美水平有限,老土的样式被三井寿吐槽了很久,他连晨练都不肯穿出去,就压在了柜子的底部。
      
      她想了一下,决定给幸村精市买一条白色的裤子,就像他身上穿着的那条。于是进了一家中档服装店,挑了一条均码的男裤。
      但她忘了一件事,她此次出行是为了应聘一个兼职,因此身上只带了往返的路费。
      
      店员提醒可以用电子支付,三井唯打开手机,查看完余额,再又看了裤子吊牌上的价格,心凉了半截。
      
      羞涩。
      囊中羞涩,余额也很羞涩,差不多只有裤子价格一半的钱。
      
      看了一圈,发现还是这条基础款的最便宜,只能先借钱了,但她打死也不可能和三井寿借,朋友又屈指可数,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和交情还算不错的不二周助借。
      不二周助是三井现在的同专业同班同学,又是从五岁时就认识的男生,互坑又□□的关系倒是很神奇。
      
      她给不二周助发了一条消息:【不二,请转我五千元,我这边出了点小麻烦。很快还给你。】
      
      三十秒后,她收到了五千元的转账和一句话:【什么麻烦,自己能解决吗?】
      
      她刚准备跟不二周助圆个谎,但一想到幸村精市还孤零零地坐在厕所里等着她的裤子救急。
      于是她简单地回复了一下:【能解决,晚点跟你说。】
      
      那边又发来消息,只有一个字:【好。】
      
      三井唯付完钱,赶紧拎着装裤子的袋子坐电梯去找幸村了。
      
      从十楼到负二楼,电梯里的人数一直在减少,最后只剩下了她和一个黑壮青年。
      黑壮青年目测二百大几十斤,腰身壮硕,丰肚肥臀,大脑袋直接镶在躯干上,看不到脖子。
      
      他整个人都是焦躁不安的,正对着手机怒吼道:“木手永四郎!你在苦瓜蛋糕里加了什么?!”
      
      他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按着肥硕的肚子,面色狰狞,口似血盆。
      
      三井唯闻言皱眉,心想居然还有人吃苦瓜蛋糕,味觉简直比不二周助还诡异。
      
      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她听不清楚,只听到黑壮青年突然间就炸毛了:“混账啊,你居然加那种东西!”
      
      “哐哐哐――”
      
      三井唯汗颜,啊喂!在电梯里不要瞎蹦啊!
      壮士你当你身轻如燕啊!
      
      “哐哐哐――”
      黑壮青年又猛地蹦了几下。
      
      三井唯努力想制止他:“先生,拜托你冷静下来!你这样会出事的。”
      
      他像一只愤怒的鸵鸟,在电梯里疯狂地撒泼打滚,上窜下跳。
      
      “咔擦――”
      灯熄灭了。
      电梯也停止运行了。
      
      ……完蛋了。
      
      “啊?怎么回事?灯呢!”
      黑壮青年抬脚踹起了电梯门。
      
      ……连三井唯想去按的紧急按钮都被他一脚踢飞了。
      
      她默默叹了口气,这下得等别人发现电梯故障再来救他们了。
      等吧……
      
      ――可是幸村不能等啊!
      
      他还在厕所里坐着呢!
      而且他手机还没电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波自己的新文《迫害大佬后捂紧了马甲[综]》,求收藏~
    文案:
    【提问:你目前的生活状态如何?满意吗?】
    谢邀。
    人在横滨,刚从港口Mafia首领的背上落地。
    挟持他当人质几次了,回头照样是港口Mafia的年终优秀员工。
    被港口Mafia小矮子追杀几回了,转身还是被他保护的柔弱少女。
    与鬼称兄道弟,转头把他们的下落卖给鬼杀队的柱柱们。
    然而有一天,我玩脱了。

    一直帮我写作业的轰家小弟尥蹶子不干了。
    我又因为翘课被新来的干眼症老师盯上了。
    在酒吧浪着被他逮个正着,差点开除学籍。
    莫得感情的兄长大人没收了我的卡,
    将我空投给一个拖着五个孩子的单身汉,
    非要上演一出横滨变形计。

    人生遭遇滑铁卢,身边的人又都不靠谱。
    绷带精花样作死,喝酒总记我的账。
    漆黑的小矮人终于知道是谁拿走了他的浴巾。
    港口Mafia首领亲自登门,旁敲侧击掀我的马甲。
    两个江户川神神秘秘凑过来:本侦探看穿你的真面目了!
    嗐。
    溜了溜了。
    鬼杀队的柱柱们还在等着我一起杀鬼呢。
    ******只要我马甲换得够快,谁也别想让我翻车********
    高赞一:
    楼主快开门,新鲜出炉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送到你家门口啦,参考答案我都撕了,你好好学习,争取当班干部! ——来自热情善良绷带精的客户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