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游戏就很棒》淮色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06 16:48: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伊甸岛03 ...

  •   苏漾是被一股香味唤醒的。
      
      后背垫着层柔软的干草,旁边火堆熊熊燃烧。
      
      文森特正在往已经烤得流油的兔子上洒调料,裸着上半身,肌肉线条优美而流畅,八块腹肌整齐排列,漂亮的人鱼线,就连裤子都是极诱人的低腰,金属暗扣被火光映得发亮。
      
      “好看吗?”温热的□□突然凑近,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
      
      “好看。”苏漾笑了笑,毫不客气就着他手咬下一口兔肉,慢慢咀嚼,等咽下去才开口,“也好吃。”丝毫没有羞涩感,反而直白得令人心跳加速。
      
      原本还打算逗弄她的文森特抿了抿唇,快速将整只兔腿塞到对方手里,“你自己吃,我出去看看。”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见他背影消失,苏漾眼睛里的笑意也冷淡下来,垂眸望向手腕,四个号码牌,应该是文森特帮她系上的,一个是强尼的1号。
      
      连号牌的编号都很嚣张,不过那家伙也有嚣张的资本,另外三个则是原本属于强尼的猎物。
      
      晃了晃手腕,苏漾满足地咬着兔肉,时不时喝上一口水,眼眸弯弯,白嫩的脚丫也跟着一晃一晃,压根不像来参加杀戮游戏的,反而像是在度假,等慢吞吞啃完两只兔腿,又用清水冲洗干净手上的油渍,不知道去哪晃了一圈的文森特也回来了。
      
      他身上套着件衬衫,有些脏,但怎么也比自己要好,拉了拉破烂不堪的裙角,苏漾突然有些苦恼,现在要到哪去杀,喔,不对,找个人换衣服呢?
      
      “吃饱了吗?”男人伸手递过来几个野果,手腕上多出两个号码牌,显然在她昏迷的时候又解决掉一队。
      
      文森特自然也注意到了苏漾的视线,主动开口解释道,“你昏迷了三个小时,四十分钟以前我遇到了约瑟芬和夏洛特。”
      
      伸手一指旁边的附刀和□□,显然那两人的武器就是这些,附刀上还沾着几根兔毛,简直是天然的剥皮工具。
      
      “嗯。”苏漾点头应了一声,很乖的样子,鬼使神差般,那句话脱口而出,“如果能活着出去你愿意…”好在还没等说完文森特就已经回过神来,懊恼地停住嘴。
      
      拿过棍子,用力搅了搅火堆,让火烧得更旺些,心情却没来由地开始烦躁。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因为她杀了强尼所以对她刮目相看了吗?可游戏的规则…
      
      金发的女人坐到他旁边,脸色仍有些苍白,笑容却极暖,“你刚才说什么?”嫣红的唇瓣柔软如花瓣,光是凑近就让人心猿意马。
      
      “没事。”文森特摇了摇头,努力将那个突然涌出来的怪异念头压下,这场游戏自己一定要活到最后,而且还要赢,淡淡道,“你的手现在怎么样了?能活动吗?”
      
      似乎是因为没听清他刚才那句话,女人露出懊恼神色,连说话的声音都显得闷闷不乐,“没什么,反正只是脱臼而已,对了…”
      
      像是想到什么,她突然低头,解开手上的号码牌,然后一个个套到文森特手腕,“这些还是给你吧,我带着不方便,万一被别人抢了多亏。”
      
      文森特本来想拒绝,毕竟在他看来强尼是被苏漾杀掉的,那些积分自然也应该归她,但这会对上女人暖融融的眼眸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点了点头,将号码牌绑紧塞进衣袖里,“好,我先暂时帮你保管。”
      
      聪明人之间的交流总是很容易,两人相视一笑,但显然各怀心思。
      
      考虑到苏漾才刚醒过来,文森特又陪着她在山洞里休息了会,期间听到一次公告,跟上次比起来间隔的时间变成了三倍,意味着游戏已经进行八个小时。
      
      现在活下来的选手包括他们在内还剩九个人,六男三女,竞争自然也显得愈发激烈,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只想做最后那个胜利者。
      
      这是一场游戏,但同时也是真实的杀戮盛宴,二十四个人,活下来的还不到一半。
      
      丛林里,天色早已经昏暗下来。
      
      躺在地上的络腮胡男胸口破开一个大洞,正大张着嘴用力呼吸,褐色的眼珠里刻满恐惧。
      
      明显跟他是队友的女人瑟缩地蹲在旁边,眼圈发红,嘴里一个劲重复着“不要”“求你们放过我”“我想回家”这类的语句。
      
      “真麻烦,喂你到底考虑好没有?女人,尤其是单身女人在这座岛上可活不长,有我们两个保护你,你应该感恩戴德才对?干嘛露出这么副死了妈的晦气样。”
      
      褐色卷发的小个子雀斑男嗤了一声,眼神凶狠地瞪过去,“喂给老子说话!”见对方依旧只是摇头哭泣,不耐烦地撇了撇嘴,转身朝已经爬了半米远拖曳出几条血痕的男人走去,“看样子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不――不要!求求你…放了他,放了他,求你…别杀他。”女人显然已经猜到他想做什么,挣扎着扑过去。
      
      两人虽然只是临时组在一起的队友,但对方处处都很照顾她,也没有强迫她做任何不愿意做的事情,潜意识里并不想看到男人死在面前。
      
      “滚开,碍事的女人。”雀斑男皱眉踢开她,沾着血迹的手拍了拍络腮胡面颊,地上那人挣扎着想远离他,却被抓住脚踝拖回来,压根没管他身上的伤口,反而更用力地拽紧头发往石头上砸去。
      
      脑袋昏昏沉沉,连看人都变成了重影,络腮胡子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詹…詹姆,我是、我是你的…老…老师,你不能这样做。”
      
      “真是惊喜,还以为老师已经认不出我来了。”雀斑男吹了个口哨,把碎发别到耳后,话音突然一转,“不过我怎么感觉你看到我这个学生好像不高兴?算起来咱们应该有十多年没见过面了吧,老师一看到我就搞偷袭会不会不大好?”
      
      络腮胡子最开始的确打算杀了雀斑男,哪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对方那边还有个人,而且是个壮年男子,自己反而着了道,胸口遭受重创,连本来打算当作秘密武器对付文森特的□□也被收缴过去。
      
      现在只盼着对方能留自己一条小命,自然绞尽脑汁地翻找记忆,使劲夸对方,雀斑男也不打断,只摩挲着下巴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
      
      “好了,到此为止吧老师,我可不是什么乖学生,托你的福,我小学整整留了三年的级,不过也得感谢你,让我早早地发现自己不是读书那块料,要不然今天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干掉你了对吧?杀人无罪,胜者为王,这个游戏简直就像为我这种人量身定做的。”
      
      手里的登山镐高高扬起,雀斑男笑容恶劣到极致,“再见了,老师,祝你在下面过得愉快。”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尖锐的那头用力破开头盖骨。
      
      原本还勉强吊着口气的络腮胡瞪大眼睛,身体抽搐两下,彻底没了呼吸。
      
      这一死,血水和疑似脑浆的黄白浑浊物立刻顺着水流方向往下游淌去,惹得不远处正往水壶里灌水的高壮白人青年忍不住咒骂出声,“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吗?”
      
      他脸上有道极长的伤疤,从嘴角径直延伸到眉骨,就像小丑的笑脸,看起来狰狞又可怖。
      
      雀斑男眼睛里飞快地掠过一丝不甘和怨愤,但等扭头看过去时又换上副讨好神色,“好兄弟,冷静点,我这不是在为你考虑吗?反正现在强尼死了,咱们也用不着那么提心吊胆的,这可是伊甸岛,不找点乐子多没意思对吧?”
      
      见对方神色稍有缓和,他又再接再厉道,“何况这女人虽然长得一般,但身材还不错,拿来泄泄火正好,你要是不上我可自己享受了。”
      
      “想吃独食?”被叫做雷欧的白人青年挑了挑眉,语带威胁,“闪一边去,我都憋了半个月,这破游戏还分什么男女宿舍,好不容易有个女队友,结果是个五十岁的老女人,皮肤皱得跟树皮一样,还胸下垂,老子对着她那张脸都硬不起来。”
      
      “不要,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我有未婚夫的,我已经订婚了,我不想对不起安格,别这样…”女人哭得满脸泪水,不断摇头后退。
      
      苏漾这次倒是看清楚了她的长相,属于温柔系,褐色的卷发披散在肩头,脸庞稍些圆润,但并不显得难看,浅棕色的大眼睛,瞳孔里全是水汽,嘴唇被咬得泛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可惜丝毫没引起那两人的同情,依旧在朝她逼近。
      
      “哟还真订婚了。”左手中指上的戒指被雀斑男硬拽下来,嬉皮笑脸举到同伴面前,“看不出来啊,艾莉,你资料上好像写的二十五岁,你该不会是随便弄了个假戒指来糊弄我们吧?”
      
      听见这话,女人自然以为有周旋的余地,慌忙拉住他裤脚,满脸祈求,“没有!我没骗你们,我跟安格已经恋爱五年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还跟她啰嗦什么。”脸上有刀疤的白人青年夺过戒指,随手往溪水里一扔。
      
      艾莉惊呼一声,“我的戒指!”正想冲过去捡却被用力抓住头发拽了回来。
      
      “别说订婚,就算结婚了都没用,老子最喜欢睡别人的女人,詹姆,赶紧过来帮忙,把她给我压好了。”
      
      “放开!放开我!”艾莉脸色顿时红白交加,既羞恼又愤怒,偏偏有人在后面束缚着她双手,压根动弹不得,甚至因为挣扎得太过厉害,脸上直接挨了一巴掌。
      
      雷欧显然已经开始不耐烦,连带着雀斑男也因此受到牵连,被狠狠瞪了一眼。
      
      “都已经到了伊甸岛,你难不成还想活着出去?”
      
      他这会正专注于欲望,自然没注意到身后的雀斑男已经悄悄把登山镐握在手里。
      
      “嗖――”
      
      一支□□从身后掠过。
      
      雷欧反应极快地提上裤子,正打算用艾莉做人肉挡箭牌,扭头恰好看见雀斑男手上还没来得及藏起来的武器,眼神阴狠地瞪视着他。
      
      “詹姆,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虽然对方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但光看表情就知道肯定已经被惹恼了。
      
      詹姆下意识咽了口唾沫,手里的登山镐抓得更紧,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
      
      要知道自己以前再怎么混也只是跟着老大收点保护费打打架而已,雷欧不一样,他是真的杀过人也坐过牢,该死的,怎么偏偏这时候被他发现,只要再晚一点。
      
      “别去。”苏漾刚准备起身肩膀就被压住了,用的力气既不大也不小,恰好能让她乖乖待在原地,声音显然被刻意压低过,尤其是凑在耳边说话的时候,热气拂过脖颈,性感得让人腿软。
      
      苏漾偏头看他,皱着眉,碧绿的眸子,里面清晰显示出主人现在的情绪,“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文森特很容易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虽说自己也不喜欢雷欧他们趁火打劫的做法,但这种事情在伊甸岛本来就很常见,胜者为王,女人要活下去只能选择依附强者,何况杀手最讲究的就是时机,贸然出手只会把目标暴露在敌人面前,这也是他之前没有选择跟强尼硬碰硬的原因。
      
      “如果…”像是想起什么,金发女人弯了弯眸,小心翼翼试探道,“换成是我的话,你也会这样静静等待时机吗?”
      
      文森特下意识摇头,话到嘴边又停住了,像他们这类人,学过刑讯,对话时总会下意识地去想是不是有什么陷阱等着自己跳进去。
      
      苏漾很容易就察觉到了对方眼底的戒备之色,哪怕一闪而逝,果然没那么容易相信人呢,理解,毕竟是杀手嘛,但她天性喜欢有挑战性的事物,强尼就是长得丑了点,要不然自己也不介意跟他一组。
      
      女人垂下头,似乎有些难过,但如果撩开头发就会发现她分明在笑,那是种像罂粟花一样缓缓绽放的笑容,美艳又危险。
      
      “我以前也有过同样的经历,所以没办法做到像你这样坐视不理,抱歉。”
      
      柔软的嗓音落在耳畔,文森特一愣神,对方已经挣脱他手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