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游戏就很棒》淮色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09:42: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伊甸岛02 ...

  •   苏漾稍微回忆了下刚才的公告,死亡人数三男三女,很平衡,文森特解决的是学生和家庭主妇那组,也不知道是不是组委会的恶趣味,故意把他们凑在一起。
      
      一个心高气傲,另一个唯唯诺诺,觉得到处都有危险,才走出去五十米不到两人就开始起了争执。
      
      学生执意要走,说应该跟最强那组结盟,结果下一刻就被躲在树后伺机而动的文森特压制住,从背后割断喉管,脑袋在地上骨碌碌滚了几圈,最后停在女队友脚边,眼睛瞪大,显然死不瞑目。
      
      身为家庭主妇,每天要做的事情就只有洗衣做饭和带孩子,莫名其妙晕倒醒过来就告知自己必须要参加一场杀戮游戏,活着的人才能从这座岛上离开,原本以为是恶作剧,结果现在亲眼见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女人吓得双腿发软,脸色煞白地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文森特一斧头朝她砸过去,半边脑袋碎裂开去,红白脑浆混杂着秽物洒了一地,还有几滴溅在脸上,奥萝拉似乎就是那时候晕过去的。
      
      至于强尼,在他手腕上看到的有6,11和8号,本来珍妮弗和拳击手夏普的组合也是这次的夺冠热门,两人都很年轻,一个拥有极强的柔韧性和弹跳能力,另一个壮得像头牛,偏偏倒霉地撞上了强尼这煞星,早早地就丢掉性命,其他的幸存者也算跟着沾了点光,少掉这么两个有力竞争者。
      
      “嘿伙计,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把你女人让给我玩玩怎么样?”强尼已经把弓/弩收起来,他长得很壮,看上去就像座小山,起身时连阳光都被遮住大片。
      
      文森特皱了皱眉,脑海里飞快地衡量着对策,虽说积分也很重要,但现在最要紧事情的是保命,何况一个女人而已,自己又不是那些精虫上脑的蠢货,大不了到时候抢别人的伴侣,反正游戏规则要求最后存活下来的是一男一女。
      
      苏漾像是没注意到他变幻不定的脸色,抿了抿唇角,怯怯道,“你、是你杀了凯特?”
      
      美人眼睛里既有不安和畏惧,还有一丝对强者的崇拜,光头男自然觉得十分受用,警惕性也降了些,毕竟在他看来奥萝拉就是个柔弱女人,连重物都提不起来。
      
      “我可没动手,是那个叫夏普的把她脖子给拧断了,反正她那么弱也活不了多久,早死晚死都一样。”
      
      以至于他明明看到苏漾朝自己靠近,注意力依旧放在文森特这个劲敌身上,嘴里还不忘出声讽刺,“看样子用不着你同意,她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对吧宝贝?我保证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两个人,只要你乖乖听话。”
      
      最后那个字话音还未落,强尼眼尖地看见一支□□朝自己射过来,没怎么费劲就把削尖的握在了手里,对方射了两支,另一支早就偏离了轨道,强尼压根没多想,眼神阴狠地瞪视着她,“你敢暗算我?”
      
      两人身高差了有三十公分,苏漾很直观地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杀意,浓到快溢出来,换成普通女人大概早已经吓得腿软,可惜她最不怕的就是死亡,“不好意思,刚才手滑了一下。”女人笑容灿烂,连语气都透出股无辜意味,但这种蠢到爆的理由鬼才会相信。
      
      连文森特都觉得懊恼,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觉得她是想实施什么计划,果然女人只会变成累赘,现在已经得罪了强尼,按照对方睚眦必报的性格他几乎能料到奥萝拉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倒不是怕死,文森特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呵…”强尼嗤笑一声,既不屑又讽刺,“你该不会以为凭这点本事就可以杀了我吧?喔,你的队友似乎已经扔下你了,真可怜。”
      
      说这话时,他左右扭动了下脖子,然后是手指,关节发出咯咯两声爆响,像是在做杀人前的热身运动,威胁感十足。
      
      “当然不是。”队友显然已经决定抛弃自己,意料之中,虽然换成她可能也会这么做,但还是有些失望呐,苏漾微笑,翡翠般的碧绿眸子直视着面前这人,“我会用这把刀解决掉你。”那张漂亮的脸映上寒光,舌尖像是毒蛇的信子,一寸寸舔舐着刀背,似乎下一刻便会渗出血珠来。
      
      毫无疑问,这副画面对于强尼这类人来说有着极为致命的吸引力,他们追寻刺激,自然也更偏爱美艳危险的女人。
      
      “奥萝拉。”光头男舔了舔唇,声音沙哑,眼底更是有炙热的欲念燃烧,“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刚才的事情我可以忘掉。”
      
      然而下一刻他就觉得不对劲了,耳边有细微的嗡嗡声响起,循着声源看过去,那支自己以为射偏了的弩/箭这会正准确无误地插在蜂巢上,腐蚀性的毒液一点点渗进去,蜂巢已经摇摇欲坠,家被破坏了,里面的蜂群也越发暴躁,成群结队涌出来,誓要让罪魁祸首好看。
      
      这种时候手里还拿着支一模一样弩/箭的强尼自然成了重点招呼对象,大半的蜜蜂都朝他扑过去,胳膊被狠狠蛰上好几下,立刻肿起黄豆大小的包,虽然不至于致命,但也好不到哪去,又痒又痛。
      
      “我还真是小瞧了你。”强尼从背包里翻出瓶液体用力按下喷头,绿色的雾气弥漫开去,味道有些刺鼻,但显然很管用,周围气势汹汹的蜜蜂瞬间少了大半,身为始作俑者,苏漾只觉得可惜,还以为小家伙们能帮自己降掉强尼大部分战斗力。
      
      “我只是想告诉你,永远别小看女人。”美艳的女人笑了笑,声音冷魅如毒蛇爬过肌肤,但这会强尼眼睛里的欲念已经变成杀意,绷带一圈圈缠上手臂,再是脖颈,直到把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遮挡好,这期间视线始终没离开过苏漾,“原本还打算留你一条小命,现在看来你倒是迫不及待找死了。”那张脸因为愤怒愈发显得阴狠,似乎下一刻就会扑上来把她撕裂开来。
      
      苏漾弯了弯嘴角,不动声色调整位置,背在身后的那只手飞快卸下弹弓,然后将刀片大小的细薄钢锯藏在指缝间,力气上自己肯定比不过这人,但暗杀技巧她早已经烂熟于心,现在只差一个适当的时机。
      
      大概潜意识觉得奥萝拉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哪怕之前已经吃过对方一次暗亏,生性高傲的强尼依旧没能引以为戒,赤手空拳就朝她冲过来了。
      
      苏漾边凭着身体的柔韧性和极强的反射神经躲闪对方攻击,大脑边快速进行计算和分析。
      
      强尼是个很有实力的人,这点毋庸置疑,连拳击手夏普在他手上都讨不了好,而且听他轻松的语气和身上毫无伤口的样子,显然并没有怎么费劲,但实力强大的人往往会过度自信,甚至觉得对方太弱小了而不愿意用全力,反而像猫捉老鼠似的花时间去逗弄,看着猎物挣扎最后在对方以为能够逃脱的时候用力拧断脖颈。
      
      这是强尼身上最致命的弱点,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利用好这一点。
      
      只不过短短十几秒,苏漾身上已经遍布淤青,强尼也开始不耐烦,蜜蜂尾刺里的毒素让他越来越心不在焉,加上担心文森特会突然折返回来,决定速战速决,重重朝对方肩胛骨打过去一拳。
      
      苏漾整个人被这股力道逼得倒退出去两米远,然后像是体力不支般跌坐在地,蜜蜂的尸体死了一大片,哪怕她之前特意有在身上涂过驱蚊水和沙树汁,这会手臂还是被叮咬出好几个包。
      
      金发美人额发汗湿,脸色苍白的模样比自己以前见过的各色女郎都要诱人,可惜强尼现在心头只有杀意,只要想到这么个危险的美人死在自己手上,他就觉得胸腔里有股翻涌的满足之意。
      
      “小宝贝,现在该是说再见的时间了。”
      
      苏漾低着头并不答话,只从喉间溢出声细弱的猫儿一般的哼声,似乎刚才那一下已经让她没办法再凝聚力气。
      
      强尼用力将叮住自己手背的蜜蜂扯出来,扔进嘴里咀嚼了两下,然后呸呸吐出来,“真难吃。”
      
      抓住女人手腕的大掌也同时使劲,咔擦掰断腕骨,匕首叮当一声掉在地上,然后被他拿脚尖踢开。
      
      危险因素都清除完了,下一步自然是送对方上路。
      
      然而苏漾等的恰好也是这一刻,忍着痛意,脱臼的右手伸过去环住他脖颈借了个支撑点,男人怔了怔,等反应过来立刻想甩开对方,但苏漾比他还要快,在身体被甩开的前一秒已经做出动作,藏于指缝间的钢锯破开绷带,狠狠楔入喉管。
      
      “你…”强尼瞪大双眼,半跪在地上,似乎没料到对方受了这样的重创竟然还能反抗,一张口却只加速了自己血液的流动,呼吸愈发困难,大掌用力捂住脖颈处的创口,想延缓生命力的流失,眼神阴狠地瞪着苏漾。
      
      他后悔了,早知道刚才就不该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游戏,应该直接拧断这小妞的脖颈。
      
      “是不是很后悔刚才没直接杀死我?”苏漾显然不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跪坐在男人面前,声音温柔,笑容灿烂,左手却用力将还未彻底拔出的钢锯借着强尼自己的手推进去,纤细的手指已经触碰到骨头,甚至还在一个劲儿往深处钻去,可惜强尼现在连张嘴都困难,只能用尽浑身力气瞪着她,眼神阴狠又毒辣。
      
      苏漾很清楚地从对方眼中读出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意味,眉眼弯了弯,一副期待的样子,“好啊,那就变成厉鬼来找我吧,正好我还从来没见过鬼。”
      
      疯子!
      
      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两个字,强尼现在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一个怎样难缠的变态,饶是已经杀过许多人,手上沾染着无数鲜血,他这会依旧觉得恐惧,怎么可能会有女人能做到这种程度?如果早知道…
      
      苏漾已经把手抽了回去,像是在等着他断气,模样精致得像天使。
      
      “唔唔…啊…”强尼努力从喉间挤出几个模糊的音节,美艳的女人偏了偏头,眉心微蹙,“你的意思是想说你会帮我拿到冠军?”
      
      眼睛里骤然闪过惊喜之色,强尼刚挣扎着想点头,下一刻希望便被毫不留情剥夺了,钢锯用力割断最后那丝薄膜,温热粘稠的液体从破裂的血管里泊泊涌出。
      
      “那你还是去死吧。”苏漾伸出舌尖舔舐着唇瓣,那张脸因为离得过近而溅上层血雾,熟悉的铁锈味让她舒服地眯了眯眼,余光瞥到强尼后心窝的那柄猎刀,用力之大,几乎贯穿整个胸部,快要压到身上的尸体被一脚踢开,恍惚间看见了那张熟悉的俊脸,苍灰色的眼珠紧盯着她,里面既有惊艳,还有一丝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担忧。
      
      打个赌吧,文森特。
      
      男人嘴唇蠕动,似乎在说些什么,苏漾却已经听不清了,只用尽最后力气弯起嘴角朝他露出个笑来,安心,又充满了依恋。
      
      柔软的身躯倒入怀中,文森特脱下外套把她裹好,心情一时间变得有些复杂,最开始他的确打算扔下对方,反正幸存的女人还有好几个,自己最后随便抢个过来照样能离开伊甸岛,但走出去几十步想起女人脸上的轻嘲和眼睛里陡然黯淡下去的神采又改变了主意,回来恰好看到让他心跳加速的那一幕。
      
      金发美人跌坐在地,脱臼的右手无力地垂在身侧,浑身上下遍布着伤痕和血迹,眼神却美得惊人,像是发现了他的存在,那双碧绿的眸子轻轻扫过来,嘴角讥讽地扬起个弧度,口型清晰无比:胆小鬼。
      
      文森特以前从未谈过恋爱,一个是职业原因,觉得自己没办法给对方安定生活,另一个就是没有喜欢的,那些女人都细胳膊小腿的,脆弱得似乎轻轻一碰就会留下痕迹,让他压根提不起兴趣。
      
      连奥萝拉最开始也只是麻烦的代名词,这会心脏却像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了一样,砰砰跳动,虽然还不至于到喜欢的地步,但好感肯定有那么点。
      
      强尼的尸体倒在旁边,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脸上,身上全是蜜蜂蛰出来的包,还有些细小的伤口,最致命的一击却在脖颈处,钢锯深深卡入喉管,只能看得到一丝闪烁的银光。
      
      文森特本来以为是自己在危机关头救下了对方,现在看来哪怕没有他,奥萝拉依旧能活下来,实在很难想象,强尼竟然也会露出那样惊惧的眼神,怀里的女人外表柔弱无害,连指尖都是诱人的粉色,细嫩白皙的脖颈,似乎稍微用点力就能掐断,五指慢慢收紧…
      
      “唔嗯…!”视线触及对方微皱的眉心,文森特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松开手,不再去看那张差点蛊惑了自己的脸庞,抱起她快速朝丛林里走去,压根没注意到本来应该昏迷的女人这会正兴致盎然看着他,唇角微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