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游戏就很棒》淮色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07 20:37: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伊甸岛04 ...

  •   “奥萝拉·赫瑞,你一个人吗?”
      
      突然出现的金发美人让雷欧眼前一亮,但已经经历过两场厮杀,刚才还差点被同伴暗算,这会哪怕是外形看上去十分柔弱的苏漾也不能让他降低分毫戒心。
      
      苏漾没说话,反而专注地望着艾莉,果然,视线又避开了。
      
      真有趣,这个女人明明很害怕,甚至自己刚走出来也确实听到了她的呼救声,偏偏等两人对视准确来说是她看清楚自己的脸时眼神却在下意识躲闪,就好像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脑海里被刻意遗忘的记忆总算翻找出来。
      
      很烂俗的情节,男友跟好姐妹滚在一起被她捉奸在床。
      
      论起长相和身材来,艾莉远远比不过奥萝拉,可惜原主性格太过保守,坚持要把第一次留到新婚夜,再美味可口的食物放在跟前却吃不着最后也会失去兴趣。
      
      何况奥萝拉性格冷傲,既不撒娇也不会示弱,成天捧着砖头那么厚的书研究,原本痴迷于美色的男友很快失去了兴趣,转而惦记起她的闺蜜,也就是艾莉来。
      
      两人偷了几个月情然后有次在宿舍□□时被奥萝拉撞见,艾莉哭得声泪俱下,表示愿意和安格断绝关系,只要奥萝拉能够原谅她,安格也声称自己对艾莉才是真爱,要跟她分手。
      
      两人一个唱白脸一个□□脸,逼得奥萝拉不得不退让,而且还顾及着艾莉的面子对外说是性格不合,和平分手,结果有次忘记带书回宿舍拿,奥萝拉亲耳听到艾莉跟人打电话。
      
      说她白读那么多书,照样蠢得无可救药,自己要不是看她学习好测验的时候能有人递小纸条压根不会跟她做朋友,还说到了安格,自己就是故意勾/引安格的,校花又怎么样?连男朋友都留不住,什么在床上像条死鱼,木讷呆板,各种难听的话都往外冒。
      
      奥萝拉的家教很好,做不出打人撒泼的事,所以她只是平静地打开门走进宿舍,然后当天下午直接从宿舍搬出去,两人后来就没有什么交集了,毕竟艾莉的成绩只勉强够录取及格线,奥萝拉纯粹是发挥失常。
      
      要说最近的联系大概就是被抓来这里的前一天收到过一封请柬,婚礼请柬,安格和艾莉,真够讽刺不是吗?
      
      脑海里原本断断续续的思路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矮个子叫詹姆的男人和刚才那个络腮胡子是师生关系,络腮胡子在他读书的时候苛责过他。
      
      至于奥萝拉,她跟艾莉是前闺蜜的关系,但艾莉抢了她男朋友,恶意中伤过她。
      
      选手里面还有个叫劳伦斯的美国佬,追求过奥萝拉,但因为行为粗鄙而且满口谎言被奥萝拉在大庭广众下拆穿,丢尽脸面,曾经发誓会让奥萝拉付出代价。
      
      这样看来竞争者压根不像组委会宣称的那样从各阶层各年龄段随机挑选,而是互相之间有一定的关系,准确来说是存在过节,环环相扣,互相厮杀。
      
      伊甸岛,除了代表享乐,其实也有诱发原罪的意思吧,当曾经某一时刻极度憎恨的人出现在面前,那种杀意和报复欲望压根没办法掩饰,真是奇妙,感觉越来越喜欢这个游戏了。
      
      “艾莉,好久不见,听说,不对,应该是祝贺你跟安格马上要结婚了。”女人拨弄了下耳边碎发,那张脸一如既往美艳,嘴角却勾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艾莉下意识回了句谢谢,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了,何况这种时候说什么结婚,都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心内既尴尬又羞恼,几年不见,怎么感觉奥萝拉这蠢女人的城府突然变深了。
      
      “嘿!”两人旁若无人叙旧的态度惹得雷欧不满,提高音量又问了遍最开始那个问题,“奥萝拉,你的队友在哪?赶紧让他出来。”
      
      身份一直是秘密,直到游戏开始才通过公告得知,雷欧之前一直觉得这场游戏对自己有利,毕竟自己是杀过人的,等知道既有警察又有拳击手,还有杀手和赏金猎人这样的危险角色后他就开始变得谨慎小心了,之前本来一直躲藏在山洞里,等听到强尼死了,加上食物和饮用水也所剩无几这才壮着胆子出来。
      
      苏漾其实已经看到了文森特躲藏的位置,就在相隔两米远的那棵树上,茂密的枝叶把他整个人遮挡得严严实实,锐利的寒芒一闪而过,那个位置似乎并不能快速接近雷欧。
      
      女人弯了弯眸,声音甜腻如砂糖,“你说文森特啊,杀强尼的时候他受了点伤,现在大概躲在哪个山洞里吧。”
      
      视线恍惚了一瞬,雷欧迅速回过神来,随着她前进的脚步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见对方还想靠近,立刻厉声呵斥道,“站住!别再过来,你的意思是说文森特杀了强尼?”
      
      怎么可能,太荒谬了,强尼可是公认的最强者。
      
      “为什么不可能?”像是清楚地知道他心内的想法,女人笑了笑,指尖无意识拂过耳发,悄然将刀片藏在指缝间,“你不是已经亲耳听到公告了吗?强尼的确在死亡名单里,而我们这群人里面最有可能杀掉他的就只有文森特。”
      
      脑海里有灵光闪过,没等抓住,雷欧便感觉自己脖颈突然一疼,下意识伸手摸了摸,湿湿的,还带着股腥味,想张嘴却只发出串意味不明的呜咽,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苏漾眨了眨眼,有些奇怪,同样是划破喉管,怎么强尼撑了那么久,难不成自己技术不行?
      
      原本被挟持着的艾莉因为雷欧突然松手而滑坐下去,扭头看到那颗离自己极近的头颅和对方怒睁着眼睛死不瞑目的模样,登时吓得尖叫起来。
      
      文森特烦躁地皱了皱眉,心内暗道,女人就是麻烦,果然还是奥萝拉最好,聪明胆大,而且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两人刚才就是听到声音顺着溪水里的血迹寻过来的。
      
      “去死吧!”矮个子的雀斑男一咬牙,想着反正自己也活不成了,干脆拉个人垫背,手里的登山镐用力朝距离自己最近的人敲去,也没注意看是谁,换成艾莉,可能还有几率成功,但他偏偏挑了最难缠的下手。
      
      连苏漾都有些惊讶,自己上去就那么好欺负吗?当然,这副表情落在詹姆眼里自然成了惊恐,他现在已经能想象得出这张漂亮的脸染满鲜血会是什么样子了。
      
      手腕微动,只要再接近两厘米就能准确无误地割断男人手筋,然而在注意到另一个人的动作后,苏漾干脆不动了,避也不避。
      
      艾莉忍不住惊叫出声,眼睛里却流露出难掩的喜悦,死吧,只要这个女人死了,自己就能跟文森特一队,说不定还能拿着奖金从伊甸岛出去。
      
      至于安格,谁管他啊,一个小企业继承人而已,哪里比得上随便做个任务都是几百万酬金的杀手,既有钱又能保护自己,关键长得还这么帅。
      
      艾莉越想越觉得忿忿不平,自己的队友就是个没什么能力的中年男人,好不容易拿到枪还没用就先把小命送了出去,怎么奥萝拉那女人就那么走运,跟个大帅哥分在一起不说,对方还处处护着她,两个人肯定已经睡过了,所以才会对她这么好,脑海里恶意揣测着,她巴不得詹姆能用登山镐把那张美艳的脸蛋划得稀巴烂,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
      
      事实证明,哪怕苏漾站着不动,依旧会有人替她排除危险,鼻子上和脸颊都长满雀斑的矮个子红毛男被一脚踢开,嘴里哀嚎出声,忍住腹部传来阵阵的剧痛,伸手想把武器拿在手里,可惜才挣扎着爬出去两步手背就被一双运动鞋用力碾住。
      
      苏漾还算走运,没走多远就遇到了一个落单的女人,原本打算放对方一马,毕竟两人以前素不相识,而且对方在被投放到伊甸岛之前还帮过奥萝拉一次,然而人性都是险恶的,女人嘴上感恩戴德,背对着她却高高举起了利器,近距离甚至能看到她眼睛里的阴狠和凶光,苏漾自然毫不客气把匕首送入了她心窝,女人到死还保持着瞪大眼睛的表情,显然不明白自己伪装得那么好,对方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怎么这副表情?”苏漾换上了衬衫和牛仔裤,虽然有些偏大,但行动却要方便许多,这会她正歪着头朝趴在地上的人笑,“以前不是很喜欢我吗?我记得你还给我写过情书,对吗?”
      
      那股下压的力不断加重,詹姆疼得龇牙咧嘴,“放、放开!”见女人不动,他立刻阴沉着脸咒骂出声,“贱人!臭婊/子、啊,啊――”最后这声尖叫是因为自己另一只手被生生斩断了,血水流得到处都是,偏偏始作俑者依旧端着张笑脸,眉眼微弯。
      
      “奥萝拉。”艾莉有些反胃,忍不住出声道,“你这样做太残忍了,他…”后面的话在看到从那只断手里滚出来的尖锐石块后戛然而止,原来詹姆刚才是想偷袭吗?一时间她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苏漾眼眸弯弯,很认真的夸奖道,“你真善良。”
      
      艾莉愣了一下,想起之前詹姆帮着雷欧压制自己做那种事,脸色一白,既慌乱又尴尬,“你、你都看到了?”这话出口她立刻开始后悔,苏漾这次没再回答,只专注盯着詹姆看,碧绿的眸子里有笑意浮现,“别担心,不会让你疼太久。”
      
      詹姆潜意识里已经猜到女人想做什么,连登山镐都顾不得拿了,拖着断手使劲连滚带爬往后缩,眼睛因为惊恐瞪大到极致,里面全是红血丝,“别!不要过来…”
      
      语气近乎哀求,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害怕这么个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女人,但身体就是下意识地颤抖。
      
      “乖。”苏漾笑了笑,像是在安慰,下一刀却直接割断他脖颈,詹姆惊喜的表情还定格在脸上,甚至嘴角都保持着上扬弧度,结果头颅一下飞了出去,还恰好落在艾莉旁边,切口平整,粘糊糊的血液和白色的骨头让女人脸上血色又褪去几分,捂着嘴迅速远离那颗脑袋,但依旧压抑不住呕吐的欲望。
      
      从上伊甸岛开始她只吃了一小块压缩饼干,这会吐出来的自然只有些酸水。
      
      文森特已经把络腮胡子,雷欧和詹姆手腕上的号码牌都解了下来,分别是5,7,16,然后拎着滴血的猎刀一步步逼近艾莉,意思很明显。
      
      他身形长得十分高大,这会身上和发梢都沾染着大片血迹,眼尾微抬,表情愈发显得狠戾。
      
      “不!不要…”褐发的女人下意识打了个哆嗦,视线落在旁边,眸光登时亮起来,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奥萝拉,萝拉。”
      
      发现对方没反应,她又加大音量,祈求道,“我们是好姐妹啊,你忘了吗?开学典礼那天是我第一个找你说话的,也是我帮你赶走那些骚扰你的男生。”
      
      苏漾只是笑,依旧无动于衷,原本还以为两人关系亲密正想着要不要卖她一个人情的文森特再度举刀。
      
      “你、你们…”艾莉又气又惧,被逼得险些崩溃,泪水糊了整张脸,看上去这实狼狈,“奥萝拉·赫瑞,你他妈就是个婊/子,贱货!没人要的破鞋!安格根本不爱你、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会下地狱的!”
      
      大概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干脆彻底撕破了脸,越来越过分的话语往外迸。
      
      “闭嘴!”文森特皱了皱眉,似乎本能地不喜面前这人的名字跟陌生男人放在一起。
      
      安格这个名字已经是第三次听到了,再联系起两人说过的那些话,结婚,恭喜,什么根本不爱你,文森特哪里还看不出来又是一场姐妹间的撕逼大戏,苏漾还很惨地沦为了被抛弃的那个,真不知道叫安格男人眼光怎么会差到这种地步,明明不管怎么看,奥萝拉都要比地上这个叫艾莉还是艾丝的女人强上一百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