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游戏就很棒》淮色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09:43: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伊甸岛01 ...

  •   【伊甸岛】
      
      【分类标签:杀戮。】
      
      【地图载入中…】
      
      【游戏任务:活到最后】
      
      还真是直白。
      
      “奥萝拉,醒醒,真是晦气!怎么偏偏跟你分在一组。”
      
      苏漾是被大力推搡和一道低沉男声吵醒的,大量陌生记忆的涌入让她脑袋有些疼,按了按眉心,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站在自己面前的白人青年,下意识张口唤了声名字,“文森特?”
      
      那人皱眉瞟她一眼,从鼻腔里发出个含着讽刺意味的单音节,“你该不会以为装失忆就能回去吧?别做梦了,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伊甸岛,你最好别拖我后腿,要不然我不介意先杀掉队友,反正我一个人也足够对付那些蠢货了。”
      
      男人穿着件迷彩背心和军绿色长裤,背上是个鼓鼓囊囊的背包,裸露出来的肌肤泛着层亮铜色,线条优美而流畅,足有一米九,高大的身躯给人以极强的压迫,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让人腿软的气息,简直性感得要命,可惜自大又臭屁,而且本能地看不起女人,不过也可以理解。
      
      这座岛叫伊甸岛。
      
      每年都会从世界各地抓来游戏者投放进去,男女一组,男人负责猎杀,至于女人,只要在适当的时候替他们满足生理需求就行了。
      
      反正活到最后的肯定是男性,他们会选择杀掉自己的或者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伴侣,无一次例外,这场游戏明确说明了获胜者是两个人,但没有谁愿意跟别人分享奖金,哪怕不久之前他们还在耳鬓厮磨,抵死缠绵,人性就是这么丑陋。
      
      “跟上。”没等苏漾说话,叫做文森特的青年已经用猎刀扒开快到小腿的芦苇头也不回朝丛林深处钻了进去,半点没有绅士风度,也丝毫没有要等她的意思。
      
      苏漾刚才已经借着湖水看过这具新身体了,长及腰间的金色卷发,碧如翡翠的眸子,皮肤如陶瓷般莹润透白。
      
      这么个美人放在其他地方定是令人追捧的存在,可惜到了生死关头压根没有人会在意皮囊,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活下去,成为最后那个幸存者,拿到价值不菲足够挥霍一辈子的奖金,更重要的是保住命。
      
      苏漾皱了皱眉,正想站起来,脚踝突然传来撕裂般的痛楚,脱臼了,咬牙用力朝左边一掰,去而复返的那个身影停在不远处,恰好看见这一幕,神色有些讶异。
      
      “之前那句话正好也是我想说的。”明明脸色已经痛得发白,嘴唇也被咬破了皮,笑容却十分灿烂,配上那身红裙有种近乎诡谲的美。
      
      文森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勾了勾唇,并不说话。
      
      这女人,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弱嘛,他是故意没有帮对方复位的,如果这点痛都忍不下来,还是早早杀掉好了,反正损失的积分可以用别的参赛选手来补,没想到能看到这么出乎意料的一幕,竟然自己把脚踝给掰了回去,光是忍耐力这点就连许多男人都比不上。
      
      “接着,食物,水,睡袋,还有武器都在里面,不过我想最后那东西你大概用不上,毕竟资料上写着你的身份,女博士,背书才是你的专长,应该没有胆子杀人吧。”
      
      男人怂了怂肩,难得开起玩笑来,但想到自己这个同伴之前看到尸体红着眼眶露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又觉得有些烦躁。
      
      苏漾不是那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的人,见文森特似乎并不愿意再搭理她,索性拉开拉链大致扫了一眼。
      
      背包看起来不大,但东西还挺丰富,手电筒,登山索,罐头,压缩饼干,还有个急救箱,里面装着医用棉签,酒精,绷带,棉花,止血钳这类简易的医伤工具。
      
      至于武器,是一套并不算完整的求生刀,主体是把细长微弯的棱形匕首,刀背接近刀头处有一段开锋的刀刃,背齿锋利至极,只是稍微一挥就砍断了旁边的芦苇杆,然后是可以组装上去的钢锯和磨刀石,别的附刀,锁扣,磨刀石都没有。
      
      上岛的每个人会按照抽签分配到不同的武器,这样看来自己的运气应该还算不错,好歹是个有杀伤力的东西。
      
      文森特之前已经解决了两个人,那把猎刀就是从男选手那儿夺过来的,至于女人,武器是个扩音器,还带两节备用电池,组委会也是够坑的,难不成要让她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恐怕才刚张口就被捅成了筛子,隐约记得选手里面似乎有人的武器是□□,啧,真犯规。
      
      把匕首握在手里试了试,苏漾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偏好小巧型的武器,比如图钉和刀片。
      
      弯了弯眸子,笑容透出暖意,“但我的专业是法医,这点资料上应该没有写吧?”
      
      文森特嗤了一声,似乎对这话题并不怎么感兴趣,苏漾想起来他资料上似乎填着杀手,难怪性格这么高傲自大,这批人里面最有利的夺冠者应该就是文森特和另一个身为赏金猎人靠舔着刀尖过活的光头男强尼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大概是因为苏漾之前自己给脚踝复位的画面让他产生了一丝好感,男人会下意识把两边灌木砍断,好方便她经过。
      
      但也只是减少了新伤的产生而已,小腿上早已经遍布血痕,锯齿状的叶片划过裸露在外的皮肤,哪怕已经用绷带紧紧裹了一层,仍旧时不时有漏网之鱼。
      
      完全搞不懂奥萝拉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别人都恨不得捂得严严实实,她倒好,穿条长裙跑来丛林里,而且之前明明就有个换衣服的机会摆在面前,因为嫌沾了血污硬是没要,现在再倒转回去恐怕女人的尸体早已经被组委会处理了。
      
      “嗖――”
      
      一支弩/箭突然划破空气从侧面激射过来。
      
      箭头被削得极尖,而且角度也计算得刚刚好,听到声音下意识扭头看,然后恰好被这东西扎破眼球。
      
      人在变成瞎子的时候总会下意识依赖身边人,这种时候队友无疑会变成自己唯一能抓住的希望,于文森特而言,却是种累赘,甚至可能影响到他的发挥。
      
      还真够恶毒,朝她下手,直接把两个人同时算计了进去。
      
      苏漾本身就是个理化天才,脑海里飞快计算出时间速度,精确到毫秒,在离着五公分的时候举起匕首挡在眼前。
      
      铮地一声脆响,来势汹汹的□□撞在刀身,迅速弹开去,过大的冲撞力让匕首晃了晃,鼻梁也挂上条细细的血痕。
      
      “该死!”那头藏在灌木丛里的人忍不住咒骂出声,毫不掩饰惋惜意味,是个壮硕的黑人,小眼睛,眉毛像是被火烧过,只剩下半截,光长相就透出股凶恶味道,脸上和手臂染着大片血迹,还没有干涸,显然不久前才杀过人。
      
      似乎是发现苏漾正在打量自己,他突然咧嘴一笑,露出那口大白牙,狰狞又阴寒,让人感觉像是被什么猛兽盯上了一样。
      
      “你好啊,小美人。”
      
      从口型清楚读出来这样的意味,但对方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停顿,左手按住右臂上绑着的机括,跟刚才那支一样而且明显涂有剧毒的□□激射而来,这次是朝向心脏部位。
      
      身体里潜藏的暴力因子早已经苏醒,苏漾眯了眯眼,笑容如同尸骨上长出的花朵,“你好啊,大黑个。”同样的话回过去,握着匕首的那只手也蠢蠢欲动。
      
      那头的光头男皱了皱眉,隐约觉得她有些奇怪,连带搭在机括上的食指都微不可查抖了一下,脑海里迅速翻找出有关奥萝兰的记忆,二十六岁,女,某中学教师,资料再简单不过,连性格都没有提及。
      
      奥萝拉可以说是这批女选手里容貌最出挑的一个,那张脸糅杂了美艳和清纯,身材前凸后翘,然而空有美貌,实力却是所有人里面最弱的,赛前的体能测试几乎样样都不达标,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似乎一阵风过来就能吹倒。
      
      男人们提起奥萝拉眼神里往往带着欲念,像是恨不得直接剥光衣服就地来一发,连女人也用轻慢的态度对待她,一面嫉妒着对方的美貌,另一方面则是觉得就凭奥萝拉那样的实力,进了伊甸岛也活不久,说不定还没等别的选手找到,她就已经悄无声息死在丛林里。
      
      现在看来至少这女人运气还算不错,分到跟文森特一组,难怪到现在都还活得好好的,自己要不然先把人虏过来,玩腻了再弄死,脑海里悄无声息闪过个恶念,强尼扯动嘴角,“嘿奥萝拉,要不要考虑跟着我?我可比你旁边那家伙厉害多了。”
      
      他手腕上这会系着三个号码牌,代表已经收割了三条生命,如果没记错,这场游戏才开始不到两小时,果然不愧是赔率最低的选手,至于自己这具身体,很不幸,就是那个垫底的,赔率高达五位数。
      
      如果自己也能下注就好了,苏漾稍微分心想了下,然后就看见那支弩/箭已经近在咫尺,身体陡然弯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锋利的箭尖擦着发尾掠过,有滋滋的腐蚀声响起,红裙的美人挥动匕首割断那缕头发,弯了弯唇角,笑容甜腻,“你说的厉害是指哪方面?”
      
      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因为这句暧昧不明的话变得稀薄起来,强尼本来不是个耽于欲望的人,他们这类人长期游走在刀尖上,杀戮早已经深植入骨髓,喜欢挑战和刺激,女人只不过是任务完成之后的消遣品,春风一度后都会被毫不留情地杀掉,为了保守秘密,但这会对上奥萝拉那张美艳的脸还是不免有一瞬失神,连带着按住弓/弩的手指也下意识松了松,下一支箭迟迟没射出来。
      
      苏漾正觉得苦恼,自己这细胳膊小腿该怎么跟大黑个打,看样子正大光明是不可能的了,幸好这具身体柔韧性还算不错,胳膊突然被拽住,身体整个往右边倾斜,那头强尼也动了。
      
      文森特本来不打算出手,但想到越后面女人代表的积分越高,立刻反应迅速地拿猎刀格挡掉那支□□,拉着人飞快跳入旁边一个浅坑,接二连三的弩/箭激射而至,显然那把臂弩并不仅仅可以射出一支箭来。
      
      “弓/弩是珍妮弗的武器,看来第四组已经被强尼杀了。”
      
      几乎是在这话话音落下的同时,耳边突然响起道冰冷的电子合成音:
      
      “幸存者,你们好,游戏已经进行两小时,恭喜你们离胜利又近了一步。”
      
      苏漾自然没傻到去找发声源,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东西应该是早就设置好了放在各处的,她现在正忙着用橡皮管配合刀鞘上的支架组成弹弓,刚才无意中一瞥突然发现了个好东西,如果顺利的话应该能成功解决掉强尼,剩下来那些人就不足为惧了。
      
      文森特皱了皱眉,到底什么话也没说,虽说两人现在算队友关系,但最后还是要陷入互相残杀的地步,所以他并不怎么在乎苏漾的生死,只要别给自己拖后腿就行了,他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担心,虽然早料到会对上强尼,但并不代表想现在就跟他打。
      
      有强尼在,别人应该没办法在他眼皮子底下杀掉他队友才对,哪怕那是个并不怎么厉害的女人,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自己动的手,原因也许是为了节约粮食,又或许仅仅嫌带着个女人碍事,但不管怎样,都足够证明强尼这个人心够狠,而且拳脚功夫又过硬,只用冷兵器的话很难打赢对方,胜算最多三成。
      
      “六人已确认死亡,3号安妮·凯瑟琳,女性,五十三岁,家庭主妇,4号托尼·本恩,男性,四十二岁,自由职业,6号珍妮弗·朱尔斯,女性,二十一岁,酒吧歌手,8号凯特·丹,女性,三十九岁,公司文员,11号夏普·劳伦斯,男性,四十五岁,拳击手,21号奥利弗·克伦威尔,男性,十六岁,学生。”
      
      “最后,祝你们好运,尤其是各位美丽的小姐。”
      
      最后半句话显然含着讽刺意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