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不安宁的夜晚 ...

  •   四,不安宁的夜晚
      回到了城堡后的三人都松了口气,毕竟今晚发生的事确实有点多啊。先是与其他英灵打了个照面,回来路上又遇到Caster戏剧性的认错人,对此Saber表示很无语。
      
      “我觉得这种人还是真难沟通啊!”爱丽丝菲尔不满地抱怨道,先前的Caster简直恶心死人了。
      
      “嗯,无论怎么说,他都还是认为我是贞德。还好最后将他强制赶走了!”Saber点了点头,她也不喜欢那个Caster,而且他身上的血腥味实在是太浓重了,不知道是他先前活着的时候积累的还是成为英灵时才有的。
      
      “总之下一次遇到,Saber你还是直接砍他吧!”Archer表示她也很嫌弃这个看上去辣眼睛的Caster。
      
      不过,对于Archer来说,跟她相性最不好的应该还是那个金闪闪,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两人肯定合不来。
      
      “对了,Saber,你可以把你的左手给我看看么?”想起之前被Lance刺伤了左手的事,Archer对Saber道,或许她有办法将那奇怪的伤治好。
      
      “嗯。”Saber伸出了左手,因为脱下了战斗时的铠甲,此刻那只手上的狰狞伤口便露出来了。
      
      Archer观察了一下,道:“那个伤口不是普通的伤口,而是诅咒吧。”
      
      见Saber点了点头,Archer便继续说道:“这种诅咒我可以去除,只是……”
      
      “怎么了?”爱丽丝菲尔问道。
      
      “额……Saber这得靠你自己抉择了……”一想到那个方法Archer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真的用了那个方法,自己真的不会被砍死么?
      
      想到被Saber砍死的下场,Archer便感觉脊背一凉,阵阵冷汗。
      
      “是什么办法?”
      
      “额。”于是Archer凑到Saber边以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小声道。
      
      说完后Archer便看到Saber正死死盯着自己,如祖母绿的瞳孔盯得Archer一阵冷汗。
      
      “Archer,是什么办法啊?!”虽然没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但从Saber的表情以及那没有消散的红耳根来看,爱丽丝菲尔隐隐察觉出什么了。
      
      “咳咳,那个……”Archer眼神躲闪,似乎不想回答爱丽丝菲尔的话。
      
      最后还是没坳过爱丽丝菲尔,Archer将那个方法说了出来,没想到却得到了爱丽丝菲尔的坚决反对。
      
      “其实,那种诅咒只要让我吻一下Saber就好……”
      
      “绝对不行!”爱丽丝菲尔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说实话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就是莫名地不想让Saber被别人亲了。
      
      倒不如说爱丽丝菲尔的强烈拒绝让两个英灵都是一惊,毕竟爱丽丝菲尔一向都是温柔如水的,如此强烈表达自己的想法还是第一次。
      
      幸好切嗣并不在,不然肯定就强制让Saber被Archer吻了。
      
      爱丽丝菲尔第一次觉得切嗣不在真是太好了。
      
      “既然爱丽丝菲尔拒绝的话,那就算了吧!”Saber见爱丽丝菲尔如此强烈地拒绝,心中涌上了些开心,至少她还是在乎自己的么?
      
      “……好吧,那么就算了。”Archer无奈的摆摆手,说实话她还从还没亲过别人的说,不用把自己的初吻交出去还真是太好了。不过,master你和Saber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么?
      
      Archer一脸怀疑地看了看两个人,总觉得她们之间似乎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哟!
      +
      
      隔日后,Saber和切嗣还是闹翻了,毕竟光明磊落的骑士王怎么可能会同意切嗣的做法,在她看
      来,那种阴暗的手段就是歪门邪道。Archer到没有那么反对切嗣的做法,但也不喜欢,从某种角度上,切嗣的做法并没有错,但是这种做法绝对是侮辱了英灵本身的荣誉。没有那个英灵会喜欢因master挂了而出局的结果。
      
      夜晚Caster还是如约来拜访了城堡。切嗣几人在古堡中看着水晶球中的Caster一时间都有些沉默,Caster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还跟着数十个小孩子,这些小孩子无一例外不是目光空洞,仿佛被控制了的木偶。
      
      不,说不定,真的是被Caster控制了的人。
      
      Archer暗了暗眼眸,看来电视上报道的杀人案件和失踪案件多半是Caster和他的master所作所为。虽然从她个人的记忆中来看,以前的她也喜欢杀戮,但绝对不会杀害无辜的人,杀害无辜的人不符合她个人的美学。
      
      “吉尔·德·莱斯,依照昨晚的约定来拜访了!希望可以让我与美丽的圣处女贞德见一面!”水晶球中的Caster说道,“不过,你可以慢慢来!因为我也为了耐心等候做好了准备才来拜访的!”说完,他打了个响指,身边的小孩们的控制全都解开了。
      
      “好了,孩子们,开始玩捉迷藏了!规则很简单,只要不被我抓到就好!不然的话……”Caster握住了身旁孩子的头,然后……脑浆迸裂,脑髓涌出,残片到处都是。“好了,你们快逃吧,数到100我就去捉你们了!”
      
      “喂,贞德,你觉得我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抓到所有人?”
      
      看了眼切嗣,爱丽丝菲尔对着Saber下命令:“Saber,去打倒Caster!”“是!”说罢Saber便换装跑出了城堡。
      
      “Archer……”爱丽丝菲尔对着站在一边的Archer欲言又止。
      
      “不,Archer就留下保护爱丽丝菲尔。”切嗣看着水晶球的画面说道。
      
      “是。”Archer看了眼切嗣,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这里。
      
      爱丽丝菲尔看着Archer离去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身为master她很容易便感受到了Archer似乎有些不满。突然间,脑海中传来了刺痛的感觉。
      
      “切嗣,又有人入侵了!好像是Lance的master!”
      
      “舞弥,你带着夫人先离开这里,让Archer保护你们!”
      
      最后,爱丽丝菲尔给Archer传了个音,便和舞弥一起离开了城堡。站在屋顶的Archer收到自家master传来的消息后,望向了Saber所在的位置,毫不意外看到了正在触手怪中苦战的Saber和Lance。“Saber似乎遇到麻烦了啊。”Archer从自己的空间中拿出了一把金色的弓,这是阿尔忒弥斯所用的神弓,从威力来看应该是够了。Archer搭上箭朝着森林那边射去,金色的流光狠狠地击中了那些魔怪,然后“砰”地一声爆炸开来,这些魔怪瞬间消失了一大半。见达到效果后的Archer收回了弓,便朝着了爱丽丝菲尔离去的方向赶去。
      
      “谢了!”Saber朝城堡方向说道,便开始收拾剩下的魔怪,因为有Archer的那几箭帮忙,
      Saber和Lance所面临的魔怪少了许多,收拾起来也没那么费力了。
      
      +
      
      另一边,爱丽丝菲尔和舞弥为了阻止言峰绮礼去见卫宫切嗣,主动向言峰绮礼发起了攻击,因为与敌方的实力差距过于悬殊,很快两人都被重伤了。言峰绮礼握住了爱丽丝菲尔的喉咙,道:“女人,我问你一件事。那是谁的意思?”
      
      “只要没有令咒,你就不是爱因兹贝伦的御主,恐怕是担负“守护容器之手”的人造人。他应该不至于犯下让此等人到前线战斗的失策。”
      
      “我再问一次,女人。是谁让你们来战斗的?”言峰绮礼看着被自己握住喉咙的爱丽丝菲尔,面无表情道。爱丽丝菲尔挣扎不得,被握住喉咙的窒息感快要淹没了她的意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只见几道带着红光的箭朝着言峰绮礼射去,即便有Assassin掩护,依旧有一只射向了言峰绮礼。言峰绮礼为了躲避被迫放开了握住爱丽丝菲尔的手。
      
      “呼,呼”爱丽丝菲尔躺倒在地大口呼吸着空气,窒息的感觉确实不好。Archer立马出现在了爱丽丝菲尔身边,将她护在身后。
      
      “反应不错,但下次可就——”Archer异色瞳孔盯着面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神父,“不会这么幸运了。”要是刚刚他没有躲开的话,这世上就不会存在言峰绮礼这么一个人了。
      
      “既然你伤害了她,那么就准备偿还吧。”Archer手一挥,手中顿时出现了两把刀,一黑一白,这是她自己锻造的,没有名字的刀。被黑色的刀砍中的话,□□伤口是无法愈合的,被白刀砍伤的话,那部分的灵魂就会受损。Archer会锻造这把双刀,可以说是受了塔纳托斯的影响。简直就是杀人放火必备用品,对人宝具。
      
      “小心,绝对不能让他和切嗣见面。”爱丽丝菲尔扯了扯Archer的衣摆虚弱的说道。
      
      Archer点了点头,“嗯。”说罢,便朝言峰绮礼冲去。
      
      言峰绮礼也早已拿出了黑键迎了上去,二人便开始了交锋,再怎么说黑键也只是普通的武器,面对Archer所打造的双刀简直就是豆腐般,一下子就被砍碎了。即使言峰绮礼体术再怎么厉害,面对武器的差距,以及体质的差距,也渐渐落入了下风。最后,言峰绮礼也不得不撤退了,以牺牲了几个Assassin做挡箭牌,离开了这个森林。
      
      “没砍死他有点可惜。”Archer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的刀,不过他身上的伤也能令他不好受。
      这时Saber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跑到了爱丽丝菲尔旁边蹲下握住了她的手,担忧地问道:“爱丽丝菲尔,没事吧?”
      
      爱丽丝菲尔看着她翠绿瞳孔中的急切笑了笑,道:“放心,我没事!”只是语气依旧很虚弱,对于Saber来说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Archer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她只想说“EXM,这冰冷的狗粮我吃了。”二人之间完全没法插进去……她突然觉得Saber和爱丽丝菲尔才是最合适的主从。
      
      至于小透明舞弥,好吧,更加透明了。
      
      到最后,肯主任牺牲最大,自己只剩一口气了,而Lance也魔力耗费了许多。至于言峰绮礼么,右手基本是废了,被白刀砍中的地方失去了知觉。最糟糕的是他的腹部被黑刀砍了二十厘米长的口子,血流不止。除非他有特殊办法止血,否则,他所面临的就是流血过多而死了。Assassin少了十几个,不过鉴于Assassin的总数来看,这些损失也算不上太大。Caster的话,可以说是装了个13,顺便暴露了自己的弱点就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从下章开始,Archer的性格可能会有很大变化- -大概。。。
    不过还是想要多点评论的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