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一次交锋 ...

  •   三,第一次交锋
      因为Archer并不是正常召唤的,所以切嗣想将她作为一张底牌先隐藏起来,因此Archer丢下口袋跑了后就没有回到爱丽丝菲尔身边,而是在其他位置默默保护她们。这时候就体现了弓兵的好处了,Archer的视力异常好,即使是在距离爱丽丝菲尔一千米的位置也能看清楚她们。
      
      灯光、月光、星光交映的树荫下,夜晚显得幽沉、朦胧、迷幻,大地像被轻纱罩着。在某处的大厦天台上,Archer黑色的衣摆随着夜风飘舞着,黑暗展开了墨色的天鹅绒,掩盖着地平线,无数星星正发散着磷色的光辉,织成美艳的图案。犹如宝石般美丽的异色双瞳正盯着海边的两位女子,同时警惕着二位周围是否有敌人。
      
      “哗!哗!”海浪拍打着礁石,溅起了几尺高的洁白晶莹的水花,海浪涌到岸边,轻轻地抚摩着细软的沙滩,又恋恋不舍地退回,一次又一次永远不息地抚摩着,在沙滩下划出一条条的银边,像是给浩浩荡荡的大海镶上了闪闪发光的银框,使大海变得更加迷人美丽。Saber站在岸边,看着开心玩着水的银发女子,不知不觉地看呆了。银色柔顺的长发在皎洁的月光下散发着点点光晕,清辉的月色犹如一张轻柔的薄纱,披在了这个女子的身上。充满笑意和满足的红色眸子闪烁着亮光,对于一直被关在城堡里的爱丽丝菲尔来说,能看见如此美丽的还让她非常愉悦(注意不是偷税)。
      
      “简直就像是天使……”Saber不经意地喃喃道,她不得不承认,此刻被月光洗礼的爱丽丝菲尔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天使一般,她也无法忽视掉那一刻自己内心的悸动。
      
      但是,爱丽丝菲尔是有丈夫的……Saber内心有些苦涩,身为骑士王的她是决不允许自己做出任何不符合王道的举动的。
      
      “在阁下的陪伴下,走在陌生街道上真的很开心!”爱丽丝菲尔一边走在沙滩上,一边说道,翻卷的海浪一次又一次的冲刷着她的脚踝,清凉的海水令她忍不住高兴地勾起嘴角。
      
      “丈夫的替代品陪你就够了吗?”提及切嗣的Saber内心升起一丝苦闷,是啊,这也确实是事实的吧……
      
      “无可挑剔!”爱丽丝菲尔转向Saber笑道,殊不知自己的笑容却刺痛了Saber的眼。“今天的你是最棒的骑士哟!”
      
      “是我的荣幸,公主!”对,我只是骑士而已……要守护她才是自己的职责,既然这样的话,不切实际的妄想就应该尽早抛弃才行。
      
      Saber朝着爱丽丝菲尔行了个骑士,似乎想开了一般地露出了个笑容,只是笑容里的无奈与悲伤恐怕只有她自己懂得了。
      
      爱丽丝菲尔没有看懂Saber笑容里的含义,转过身面对着大海,道:“Saber,你喜欢海吗?”
      
      “这样问我,我也答不上来……”Saber看着月光照耀着的蓝色大海,接着道:“因为在我的时代,我的国度里海边经常是外敌入侵的地方……虽然敬仰过,却不曾憧憬。”回想起以前在海边的战争,Saber垂了垂翠绿色的眼眸。
      
      “真让我过意不去呢……我跟你明明都是女的,但是身为亚瑟王的你却从没这样悠闲度日过吧!”
      
      “你不也一样么……”Saber摇了摇头,“其实你希望的是切嗣陪你,而不是我吧?”
      
      “那个人……不行,只会让他更难过……”想到切嗣,爱丽丝菲尔浮起了些悲伤。
      
      “?”Saber有些惊讶,“难道切嗣不喜欢和你在一起?”如果是这样的话,Saber觉得她可能会立即给master一剑。
      
      “因为……那个人是会从幸福感受到痛苦的人。”
      
      “……”Saber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突然间,感受到有其他英灵气息的Saber立马跑到了爱丽丝菲尔身边,抓住了她的左手臂。
      
      “敌人的从者?”
      
      “嗯,从100公尺远的阴影处感受到气息,看来对方是在引诱我们。”
      
      “真有礼貌。要让我们选择战场么?”爱丽丝菲尔扭头看向Saber,“接受对方的邀请吗?”
      
      “正合我意!”Saber眼中露出笑意。
      
      +
      
      站在大厦楼顶的Archer自然将一切都收在眼底,看见爱丽丝菲尔和Saber向着那边的一个仓库跑去,Archer便知道那里有敌方的英灵了。不过……
      
      “呵,看来今晚会很热闹呢……”感受到远处那座大桥上的英灵气息,Archer勾了勾嘴角,而且根据对方传出的气息来看,估计在英灵当中实力强劲的英灵啊。
      
      那么根据所感受到的英灵气息来看,现在在附近的英灵,加上Saber总共有三个么……不,是四个才对!Archer看向了仓库附近的一个街角,虽然没看到人,但那里传出的气息是不会错的,看样子是职阶中隐藏能力最强的Assassin么?
      
      掏出切嗣先前给的小设备,Archer向他汇报了下她所感应到的气息位置,要不是因为Archer不是以Caster身份召唤出来,否则的话Archer可以察觉的更清晰些。
      
      “明白了,我会注意的。”切嗣说完便关掉了通讯。Archer思考着要不要把这种小玩意也放些在她的宝库中,看起来很方便的东西呢。
      
      就在这段时间里,在仓库空地的Saber和Lance以及开打了起来。武器碰撞产生的风压将附近的地面都破坏出裂痕了,可见二人的打斗是有多激烈。
      
      这,就是英灵之间的战斗么?
      
      站在一边的爱丽丝菲尔光是看清两人的动作就十分困难了,只能看到武器碰撞所产生的火花。
      面对使用双枪的Lance,Saber没有任何意外的中了对方的计,被刺伤了左手。
      
      就在两人将要分出胜负之时,一辆带着雷光的牛车从天而降,“在王的面前,双方都该收剑了!”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大汉站在战车道,“我的名字是征服王伊斯康达尔!在此刻的圣杯战争里以Rider级的身份现界了!”
      
      “!”Saber和Lance,爱丽丝菲尔和韦伯都一脸懵逼,英灵一般都生怕被敌人知道了自己的真名,而这个征服王却直接将真名说了出来。
      
      “本王知道诸位是为了争夺圣杯,可是我想先问一件事,诸位……想不想加入我军麾下,将圣杯让给本王呢?这样我就可以把各位当成朋友,当时候跟我一起分享征服世界的喜悦!”
      
      Lance无奈地摇了摇头,“恕我无法接受你这个提案,我只会把圣杯交给我发誓今生效忠于他的新君主的!Rider,绝对不会是你这家伙!”
      
      “话说回来,你就是为了说这些无聊话,打断我和Lance的较量吗?”作为骑士王的Saber颇为不满,骑士间的战斗就这么被打断很不爽啊。“身为骑士,这是难以接受的侮辱!”
      
      “待遇好商量哦!”Rider依旧不死心的说道。
      
      “够了没有!”x2
      
      “如果你要说,先告诉你,我也是不列颠之王!不管你是什么大王,我都不可能对你称臣!”Saber握了握手中的剑。
      
      “嚯,原来是不列颠之王,太惊人了!没想到知名的骑士王,竟然是这样的小女孩!”
      所以说,大帝戳到了吾王的痛处了。
      
      “那么征服王,要不要试试这样的小女孩手上的剑?!”
      
      “唉,看来是交涉破裂了啊!太可惜了,好遗憾!”
      
      “这也是很正常吧!”穿着皮甲的Archer直接站在了仓库上面,“还有,你的master貌似快被你气的哭出来了……”不在意众人的惊诧,Archer指了指Rider身旁的韦伯。
      
      “啊呀呀,小伙子这么不坚强可不行啊!”Rider拍了韦伯的头,硬是把他眼中的泪水拍回去了。“不过,敢问阁下是谁?”Rider又转过头对着仓库上面的Archer吼道。因为不能暴露自己是爱丽丝菲尔的从者,所以Archer只是说道:“我只是一名默默无闻的英灵而已。”
      
      “是么?可是阁下身上的气息完全不像呢!”Rider说完,又小声问了下韦伯,让他看一下对方的属性板。
      
      用了master权限的韦伯惊诧道:“这……这不可能!完全看不到!”按理说master完全可以看到从者的属性的,但这个英灵的属性板除了Archer职阶显示了,其余都是问号!
      
      不知道是只有我是这样,还是……韦伯偷偷看了眼站在一边的银发女子。
      
      既然韦伯这小子这么说的话,那么……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韦伯的话,一时间视线都聚集在了Archer的身上,除了爱丽丝菲尔和Saber,都纷纷猜测Archer到底是谁的英灵。
      
      忽然,一个中年大叔的声音从空中传进了众人耳朵,成功了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是吗,偏偏就是你啊!还在猜谁是莫名其妙的偷走了我的圣遗物,没想到你竟然是想自己参加圣杯战争,韦伯!”肯主任表示很生气,“看来我应该帮你来上一堂特别的课外教学……
      那就是何谓魔法师的互相残杀!我将毫无保留的将这种恐怖与痛苦都教给你,这可是你的荣幸!”
      
      韦伯吓得直接蹲在了地上。(韦伯受到班主任的技能恐吓,勇气值-10)
      
      Rider拍了拍韦伯的背,安抚了自己的master,向着高处吼道:“喂,魔法师!看起来你本来应该是代替这小伙子来当我的御主才对吧!如果真那样,就要笑破我的肚皮了!”Rider继续开启嘲讽技能,“有资格当本王御主的男子,必须是能和本王共赴战场的勇士!像你这种连现身都不敢的胆小鬼,根本不够资格!哇哈哈哈!”
      
      突然间,Rider向着另一处地方喊道:“我说还有其他人对吧?还有其他人在黑暗里窥视吧?”
      没过多久,一个路灯上面金色光辉汇聚成了一个人。金发男子穿着金色铠甲出现了,站在路灯上俯视着底下的一众英灵,“背着我自号为王的鼠辈,一个晚上竟然跑出了两只。”血红的眸子里带着狂傲以及蔑视。
      
      “……”Archer面无表情地看着路灯上的金闪闪,对方的气息令她有些讨厌。
      
      “可笑,真正能称王的英雄,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其他不过是滥竽充数的杂种!”
      
      “呵,英雄王就如此狂妄么?”Archer不满地开口道,从她的记忆来看,自己应该也是一个王,受到如此侮辱,身为王也无法忍受。
      
      “哼,杂种!谁允许你顶撞我的!”说罢,金闪闪就展开了自己的王之财宝,将数把宝具对准了Archer。只要英雄王一声令下,这些宝具便会刺向Archer。
      
      Archer脸上波澜不惊,直觉告诉她这些攻击并不能伤害到她,而且王的自尊也不允许她后退,还没等金闪闪将宝具释放出来,一个黑色骑士突然跑了出来,并且向他发起攻击。
      
      “看来是个不得了的英灵呢。”凡是被Berserker接住的宝具,都被附上了黑色红纹的标志,成为了他自己的宝具。
      
      Archer若有所思地看着不远处的下水道盖子,Berserker的master生命之火似乎快要消散了啊,多半活不长了。
      
      不过,狂妄的英雄王也会这么狼狈。Archer看着恼羞成怒的英雄王,眼中多了些嘲讽,人类世界的王就是这样的么?
      
      Archer看着Berserker不断砍掉了对方的宝具,倒是对这个黑色骑士产生些兴趣,黑色骑士身上透露出了黑气和自己身上的黑雾有些相似。
      
      后来,金闪闪被时臣给召唤了回去。没想到失去目标的Berserker竟然向Saber发起了攻击!
      
      Saber在措手不及的状态下被迫反击,而此时的Lance也因为master的命令而强制攻击了Saber,Saber此刻正处于异常棘手的境地。
      
      一打二,而且还有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Rider在一旁,虽然有Archer,但Archer现在还不能暴露出来。
      
      不过就在这时,Rider阻止了Lance和Berserker,成功的把Berserker打退了。
      
      于是,肯主任想要提前使Saber退场的目的就这么被毁掉了。受到了Rider的威胁,肯主任也不
      得不灰溜溜地带着Lance退场了。接着Rider也带着韦伯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Saber和Archer以及爱丽丝菲尔。为了防止Assassin还在附近监视着,Archer先使用了灵体化离开了,接着确定了附近没有从者才坐上了车。
      
      于是三人又驱车回到爱因兹贝伦的城堡,Archer和Saber体验到了什么叫太太的速度与激情……
      
      【下次绝对不能让爱丽丝菲尔开车了!】x2,Archer和Saber表示按照太太的飙车技巧,指不定哪一天就发生车祸惨案。
      
      在路上,她们遇到了长的惨无人寰的Caster,Caster一心认为阿尔托利亚是他的贞德,于是就这么产生了误会……Archer表示,贞德明明是法兰西,而阿尔托利亚是不列颠,两个怎样都不可能是同一人吧!再说了,真的会有长的那么相似的人么?
      
      所以说,Archer你要被打脸了,而且打得很痛!
      
      (贞德,阿尔托利亚,尼禄,还有小莫这四个人可是长得同一个脸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更得好纠结啊,嘛,尽量保持一天一更吧。
    已修改了啦!不过还是求评论的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