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四王宴 ...

  •   五,四王宴
      消耗大量魔力的爱丽在跟Saber没说几句话便昏了过去,于是由Saber抱着爱丽丝菲尔,Archer抱着重伤的舞弥一同又回到了城堡里。
      
      Archer皱眉看着城堡内遍地的尘土,想着接下来还要在这呆到战争结束,她的异色瞳孔里充满了嫌弃。
      
      好吧,Archer承认她是有洁癖。于是Archer跑到了完好的天台上,毕竟底下都毁得差不多了。
      
      远方的冬木市此刻正灯火通明,到处都是灯红酒绿,看上去好不热闹。但是,Archer对此却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抬头看着满空的繁星。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把银色的光辉谱写到大地上。
      
      即使是如此明朗的月光,也无法掩盖住那星星们的光芒,难以计数的繁星布满了夜空,微微闪烁着。多亏了城堡位于冬木市的郊区,不然Archer还难以看到如此美丽的夜空。
      
      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未见到过这星空,她所生活的世界里,有的只是凄凉与悲哀,世界永远都是黑暗的,从未有过任何光亮。
      
      “看来被召唤,也是不错的事情。”Archer像小孩子一样朝着星星伸出了手,想要握住那一点星光。
      
      星星在天空中构成了美丽的银河,仿佛将夜空隔成了两半,Archer第一次真正地感到了轻松。
      
      虽然失去了某些记忆,但这种感情绝对是真的。Archer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脸上已经挂着开心的笑容。
      
      突然,电闪雷鸣,一辆带着雷电的战车从天边划过,直直的冲进了城堡大厅。战车撞开墙壁的噪音成功打断了Archer的好心情,Archer默默地收回了望向夜空的视线,脸色黑的吓人,“好想砍了他。”Archer从未觉得自己内心竟然如此愤怒,眸子都已经快要喷出火的感觉了。
      
      下了楼的Archer毫不意外看见了站在楼梯上的Saber和爱丽,以及破坏了她好心情的Rider。
      
      “嗨,Saber,诶,原来Archer也在么?”穿着T恤的Rider站在战车上向两人挥了挥手,丝毫没有擅闯民宅后面对主人应有的自觉。
      
      场面先静默了几秒钟,然后Saber才一脸呆愣的说了句:“Rider。”至于Archer,看见对方身上快要撑爆的T恤后,她为衣服表示默哀。
      
      “身为入侵者,你还真是一点自觉都没有。”Archer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拿出了自己的弓,“如果要打架,我奉陪。”
      
      Rider听此连忙笑着摆手:“不不不,我来这可不是为了打架的!”说罢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话说Archer你脸色那么黑,该不会是纵欲过度了吧?就算是年轻人也要节制啊!”
      回应他的是一根擦脸而过的箭,要不是Archer故意放水,那箭就不只是擦脸而过了。
      
      “……”Archer给了Rider一个警告的眼神,如果Rider还是乱说的话,她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Rider像个没事人一样地大笑着,似乎被威胁了的人不是他,“哎呀呀,小姑娘还真有活力呢!
      不过我这次来还真不是为了打架,Saber一起来喝酒吧,当然Archer也来吧!”说着扛起了一个酒桶。
      
      “好了,不要站在那里了!快带路吧!难道这里没有适合开宴会的庭院么?在这种荒城中喝酒真
      是太煞风景了!”太太和Saber对视一眼,于是三人便来到城堡的天台上。
      
      Archer伸手阻止了就要坐下的Saber和Rider,在两人的疑惑注视下从空间里拿出了一张紫色的高级毛毯,铺在了地面上,作为有洁癖的人她还真做不到席地而坐。她还拿出了三个酒杯,Archer可没有和别人同用一个酒勺的习惯。
      
      “(⊙o⊙)”韦伯的整个表情都这样了,身为魔术师的他很容易就感受到那毛毯上的魔力波动,至于那三个酒杯光是看都知道价值连城。
      
      “闹剧就演到这里为止吧!”英雄王一如既往地穿着黄金铠甲出现在了天台上,依旧是狂傲的语气,作为最古老的英雄王也确实有狂傲的资本。“杂种!”
      
      “Archer!你为什么会在这!”坐在一边玩着手中酒杯的Archer听到声音抬了下头,注意到Saber喊的不是她又低头把玩着。
      
      Rider笑道:“没有啦,因为我在街上碰到他就顺便约他来啦!金光闪闪的,你来的真慢!”语毕,又接着说,“嘛,这也难怪,你和本王不同,是徒步来的。”
      
      “竟然选择这么无趣的地方举办【王之宴】,而且还多了个外来的杂种,你要怎样对害我白跑一趟的失礼做出赔罪?”
      
      “注意用词。”Archer毫不客气地向金闪闪释放了杀气,“而且我也是王。”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上了狂傲。
      
      “呵!胆敢向本王释放杀气是活得不耐烦么?”说罢英雄王便打算张开宝库。
      
      Rider无奈地摆摆手,开口阻止了英雄王:“说话别这么不近人情!好了,来,先干了这杯!”说话间便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金闪闪接过酒杯喝了口,不屑道:“哼,这是什么便宜的酒!”语毕就从宝库中拿出了一壶美酒出来。“看好了,这下你就知道了这才是真正的美酒!”Archer也从空间里又拿出了个酒杯丢给了金闪闪。
      
      “呵,没想到你也是有品位的王!”金闪闪看着手中镶嵌有宝石的价格不菲的纯金酒杯,难得地肯定了一次Archer。
      
      Archer没有接话,这些东西只不过是身为王时的贡品而已。没有收到Archer回答的金闪闪也没生气,看在毛毯酒杯的份上,算是原谅了对方的无礼。
      
      随着金闪闪将酒瓶打开,一种浓烈醇香的酒味弥漫在空中,一看便知是难以得到的美酒。“不管是酒或是剑,我的宝库里只有最顶级的东西!”
      
      喝了酒的Saber和Rider都被这酒的口感惊讶道了,就是不怎么会喝酒的Archer都不得不承认这酒的美味。
      
      接着,三位王都讨论了自己得到圣杯后的愿望,Saber想要回到过去改变历史的做法都不被
      Rider和金闪闪赞同,也被狠狠的嘲讽了一番。与两人观念不同的Saber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位女性王者,希望得到她的赞同。
      
      “那么黑Archer,你获得圣杯后的愿望是什么?”Rider问着还没有说的Archer,金闪闪猩红的眼中也带了些好奇。
      
      Archer喝了口杯中的美酒,道:“Saber,我并不认可你的愿望。身为君王却想要抹杀自己所做的一切,这绝对不是一个王该有的担当。”
      见到Saber失落的眼神,她并没有选择安慰,“在我身为王的时候,我绝对不是一个尽责的王,可以说在我的子民眼中我也是个暴君。我从不会对子民们手软,该杀就杀该罚就罚。我的子民之间等级森严,因为我决不允许有人以下犯上。”
      
      “那么,Archer你的国度……”Saber一脸不敢相信Archer竟然是如此的暴君。
      
      将杯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Archer接着说道:“我的国度存在了上千年,现在也依然存在。”
      
      “怎……怎么会……”Saber没想到身为暴君Archer的国度竟然还没有被毁灭。难道我所认为的王道真的错了么?Saber心里第一次产生了疑惑,以及无力感。
      
      “即使我爱杀戮,但绝不会杀害无辜。在我的国度里法律便是一切,无论身份地位,只要触犯法律者都不留情。”Archer低着头缓缓说道,还有一部分她没有说,也不需要跟他们说。
      
      金闪闪在一旁喝着酒没有做出评论,倒是Rider十分惊讶地说:“没想到小姑娘竟然是个暴君!不过,阁下的国度名字是……”金闪闪连个视线都没给,在一边喝着闷酒,想必已经清楚了Archer的国家。
      
      “……”Archer抬头看了眼Rider,最终还是一脸纠结地说了出来:“冥界。”
      
      “!!!”x4,听到这话后除了金闪闪全都一脸惊讶。
      
      韦伯颤巍巍地伸出手指向了Archer,害怕的说道:“那么,你就是……冥王?!”因为不同版本的神话中冥王是不同的,韦伯还不能判断出对方是那个神话中的冥王。
      
      “嗯,我就是冥王哈迪斯。”至于其他的Archer并不打算告诉他们,比如说自己是弑父上位的。不过暴露了自己的真名,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弱点也会暴露出来。
      
      “呵,神么?”金闪闪轻笑出声,语气依旧是充满不屑,“对于本王来说,神,可是最恶心的存在了!”
      
      “可是你不也有三分之二的神性么,英雄王。”Archer淡淡的说道,这句话无疑戳到了金闪闪的痛处。
      
      猩红的血眸中的兽瞳紧盯着Archer,Archer也不甘示弱的回望过去,两人之间的杀气也会发凝重。
      
      “算了,今晚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最终金闪闪还是放弃了攻击她的想法,毕竟从言峰绮礼那得到的情报来看,Archer的能力有些诡异。
      
      没等Archer开口,便有人来搅局了。Assassin突然出现在了韦伯后面,并且作死地打翻了Rider赐予的酒,然后Rider直接用了声势浩大的【王之军势】把Assassin们一举送回了英灵之座。
      
      直到最后大家都没能知道Archer的愿望……
      
      看着爱丽斯菲尔在一旁安抚受打击的Saber,“其实我只是想要脱单而已……”Archer握着酒杯默默地叹了口气。
      
      总的来说,今夜还真是和平啊……【误】
      
      

  • 作者有话要说:  好想快进剧情啊/(ㄒoㄒ)/~~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