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月亮惹的祸 ...

  •   林霏开哭得声嘶力竭,等到好容易缓过来时,屋子里头只剩下她干爷爷何半仙。
      
      林鑫拉着她妈出房门去。
      
      慈母多败儿,不能心软。这一趟不一把头治好了她妹妹,以后小丫头还有的闹腾。
      
      林霏开一边抹眼泪一边气急败坏,深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干爷爷就是个大叛徒!
      
      她抽噎着控诉:“反正干爷爷你也是忽悠人的,对不?你也不相信我是你干女儿林蕊的女儿。”
      
      这话拗口又别扭,何半仙却连连点头,一派庄严肃穆的模样。
      
      他信,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千里迢迢急着从香港赶回来了。
      
      林霏开一脸懵,不是因为他师兄死了,在香港没人能供他打秋风了么?
      
      何半仙暗恨自己的徒弟立场不坚定。吃里扒外的东西,什么话都跟他小师姐兜底。
      
      这倒霉孩子明明是他捡回来的,也不知道随了谁。
      
      何半仙捋捋并不存在的胡子,拿出看家吃饭的家伙罗盘,满脸严肃:“我前两天就觉得星象不对,再掐指一算,不好,有情况,赶紧买票回来了。再到楼前面,果不其然。”
      
      林霏开没好意思再跟干爷爷继续掰扯他真正的归因,只问重点:“什么不对?”
      
      何半仙满脸得道高人的模样:“星象,文曲星旁边的光不对。我问你,你那个时代发生了什么奇怪的星象?”
      
      林霏开努力回想了半天:“星星没印象,倒是月亮,2018年初有最大满月,然后有两次月全食。”
      
      “对了!”何半仙直接越过文曲星,一拍罗盘,“今年也是又是旱灾又是水灾的,问题同样出在月亮上,所以你才穿越了。”
      
      月有阴晴圆缺,月亮神秘莫测。前世今生,全都系在月亮上。
      
      林霏开越听越糊涂,她记得2018年最后一次月全食是夏天的事,可她是2018年11月份穿越的啊。
      
      都入了冬,是不是晚了点儿,中间还隔了个秋天呢。
      
      何半仙一指窗外烈日炎炎:“那你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林霏开听着树上知了时刻游走在破音边缘的鸣叫,老实作答:“夏天。”
      
      “那不就对了么。”何半仙拨弄着手上的罗盘,“所以你从三十年后的冬天穿到了现在的夏天。”
      
      不明觉厉,林霏开眨巴两下眼睛,决定放弃理解高深的玄学问题。
      
      反正夏天跟冬天都占着了就行。
      
      她只关心一件事:“干爷爷,那我怎么穿越回去啊?我妈今晚还说到学校接我出去吃饭呢。”
      
      吃什么不是重点,她这边外婆包的饺子也挺香。
      
      可不知道2018年她妈那边得乱成什么样儿。
      
      何半仙摇摇头:“老天爷把你送到这儿来,你只能顺应老天爷的意思,老实待在这里。”
      
      林霏开急了:“那可不行,我妈怎么办?”
      
      都说死道友不死贫道,可道友是她妈啊!她总不能让她妈当一辈子的孤魂野鬼。
      
      “干爷爷,你赶紧做法,把我妈的魂找回来,让她回归原位。”
      
      何半仙拨弄了几下手中的罗盘,遗憾地摇摇头:“你妈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林霏开呆若木鸡,旋即反应过来,嘴巴越咧越大,最后嚎啕大哭。
      
      她妈怎么办啊?她妈去哪儿了。
      
      人人都说她妈命好,一辈子顺风顺水,十六岁工作,四十四岁升正处,四十岁再婚都还能找个钻石王老五。
      
      可中国职业妇女丧偶式养娃的辛苦,又哪里是足以为外人道也的呢。
      
      她五岁那年刚好赶上“非典”,半夜发高烧把她吓得半死。
      
      当夜大雨倾城,街上空荡荡,救护车迟迟不到,她妈拦不到车,只能冒着暴风雨把她背去看医生。
      
      人到医院的时候,她妈的膝盖跟手全都跌破了。
      
      她那位从头到尾只贡献过一颗精.子的生物学父亲,接到电话居然来一句“病了就去医院,找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医生”,然后翻个身,在他妈家继续呼呼大睡。
      
      剩下她妈心惊胆战地守着高烧不退的她,生怕她也染上了“非典”。
      
      她妈整宿整宿地熬着,最后落下了神经衰弱的毛病,一有风吹草动就失眠。
      
      等她病好之后,原本打算为着孩子凑合着过下去的她妈坚决离婚。
      
      她妈说了,不能让自己的女儿成长在一个有父亲还不如没有的家庭中。
      
      当初她后爸追她妈的时候,她妈第一原则就是不能让她这个女儿受委屈。
      
      林霏开扯着自己的头发打自己耳光。
      
      她妈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啊,就被她霍霍没了。
      
      她哪儿来的脸上辅导课还睡觉,怎么不睡死她啊!
      
      花她妈的钱报班,不好好学习还祸害了她妈。
      
      她就是个禽兽不如的混蛋,她吸了她妈一辈子的血,临了还占她妈的身体。
      
      何半仙赶紧伸手按住不停打她自己耳光的干女儿:“你妈没成孤魂野鬼,她也穿越了,穿到了三十年后。”
      
      林霏开傻眼:“那您的意思是,我就穿不回头咯?得一辈子留在这儿了?”
      
      这叫什么,母女互换人生?
      
      何半仙笑容满面:“那有什么不好?你不是担心考研考不上么。既然你妈连博士文凭都拿到了,让她替你去考吧。”
      
      林霏开瞪大眼睛:“不行,我妈的文凭水分太足。”
      
      她妈的一路的夜校大专、党校本科、在职研究生,什么水平她心里头还没点儿ABC数?
      
      她小升初的时候,她妈顺利开读在职研究生,却连她的家庭作业都辅导不了。
      
      至于后面的博士文凭,要不是她那位温文尔雅的教授后爸破天荒遗忘了知识分子的节操帮忙操刀,她妈的论文能通过才怪。
      
      “干爷爷,你赶紧把我送回三十年后去。”
      
      做人要讲良心,她继续在学渣的泥潭中挣扎吧。她妈都年近半百了,她不能继续折腾她妈。
      
      何半仙轻描淡写:“急什么,你哪一年生的?98年是吧。既然老天爷把你送过来了,等到十年后你出生的时候,你自然能穿回去。”
      
      一个世界不能同时存在两个完全相同的灵魂,宇宙自带修复功能。
      
      林霏开眨巴两下眼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不对啊,她穿到现在没问题,因为1988年本来就没有她。可是她妈不行啊,2018年林蕊女士健在,1988年的跑过去又算怎么回事?
      
      何半仙被她问得哑口无言,一时间找不出话来回应。
      
      林霏开嘴巴一瘪,又要开始哭。
      
      何半仙算是被她的魔音灌耳吓怕了,赶紧以不变应万变:“三十年后,我还在不在?要有事,你妈肯定找我来了。”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这说明那边没出乱子。
      
      林霏开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可能呢?不管是我妈还是我,肯定有人肉身跟灵魂不配位处于混乱中。干爷爷,你开开天眼看一下成不?”
      
      何半仙叹了口气,苦笑道:“你知道我大师兄是怎么没的吗?”
      
      “生病死的。”林霏开老老实实,“苏木说的。”
      
      何半仙摇摇头:“不,我大师兄阳寿未尽,但是他开天眼的次数太多,所以不行了。”
      
      涉及到长辈的性命,林霏开就是再心急如焚,也不敢造次。
      
      她吓得不轻,连忙摆手:“我不问了,干爷爷,你保证我十年后能穿回头就行。”
      
      何半仙点头:“那你也要答应干爷爷一件事,百善孝为先,你得帮你妈尽好孝道是不是?”
      
      林霏开犯难:“我总不能骗我外公外婆他们吧。再说,我就是外孙女儿也会孝顺外公外婆的。”
      
      “这不是骗,这是孝顺。”何半仙端正脸色,“女儿跟外孙女不一样。”
      
      父母在,不远游,因为父母不知道儿女的下落,会担心。
      
      林蕊下落一天不明了,就算何半仙拍着胸口跟林家父母说没事,夫妻俩依然会急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对林家父母来说,林蕊才是他们牵肠挂肚的对象,林霏开本就是个不存在的人。
      
      林霏开刚想说那他们好好跟外婆解释,蓦地想起记忆中外婆白发如雪的苍老模样。
      
      一夜白头,真的是一夜白头。
      
      当年大姨染上“非典”,在医院生死未卜的时候,远在江州的外婆接了电话,第二天头发就全白了,整个人苍老了好几十岁。
      
      后来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大姨又出现严重的“非典”后遗症。
      
      肺纤维化、股骨头坏死、因为应用大剂量糖皮质激素而跟吹气球一样急剧发胖的身体,使得原本鼓起勇气想要跟干爸再续前缘的大姨又选择龟缩回自己的世界。
      
      大姨不忍心连累干爸。
      
      钻石王老五的干爸需要一位能够不让他丢脸的妻子。她的存在,会成为他人生的污点。
      
      她不希望再成为别人的负担。
      
      外婆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含辛茹苦地照应本是天之骄子的大女儿。
      
      外公也一样,整个人苍老的不行,丝毫看不出来年轻时全市业余篮球赛MVP的风采。
      
      她妈那时候就偷偷哭,哭姐姐命途多舛,恨自己不能替父母分担忧愁。
      
      “爹妈永远都不可能放心孩子。”何半仙看着面前的女孩,“你也是二十岁的姑娘了,能不能替你妈妈照顾好外公外婆?”
      
      林霏开为难:“可我已经跟外婆实话实说了。再撒谎也圆不过去。”
      
      “无妨。”何半仙摆摆手,“这事我来解决,以后你就是林蕊,别再提什么林霏开就行。”
      
      林霏开将信将疑,跟着何半仙出门去,十分怀疑干爷爷能否忽悠的过去。
      
      “没事儿,我给蕊蕊扎了针,搞清楚情况了。她前两天不是看过个讲穿越的录像么,后来又看《小灵通漫游世界》,天还这么热;她一时间就发梦魇,分不清楚做梦还是现实了。”
      
      重新回到屋子中的人集体如释重负。
      
      筒子楼隔音效果为零,整栋楼里头没有任何秘密。
      
      郑云拍着胸口喘粗气:“那就好,我还怕是练气功走火入魔得了精神分裂,得送去精神病院了。”
      
      林霏开身上一抖,果然是亲妈的亲妈,下手够狠。
      
      房门口一个剃着大光头的年轻男人探进脑袋来,笑嘻嘻地揶揄:“我还以为咱们蕊蕊妹妹突破大周天,能够进507所了,研究人体特异功能了。”
      
      林霏开背后生凉,世界太可怕,她总怀疑这人是想把自己送给国家当小白鼠。
      
      郑云脸一板:“净瞎说,你就不能盼点儿好的?”
      
      大光头挑眉毛:“我就是盼着蕊蕊好啊。你看张宝胜张大师,专车、专宅、专职服务员,大领导级待遇的国宝。蕊蕊要像他那样,才真是风光呢。”
      
      先前跟郑云说话的年老女人一擀面杖捶到他背上,厉声呵斥:“嘴上不把门的,净胡说八道。”
      
      练气功吃上皇粮的,她没见过,把自己练成太监进精神病院的,二厂就有一个!
      
      光头青年被他奶奶打得嗷嗷直叫:“奶奶,我没别的意思,我跟蕊蕊开玩笑来着。”
      
      郑云赶紧解围:“大军,晚上饺子有韭菜肉馅、香菜馅、黄瓜鸡蛋馅、豇豆馅、茄子馅的,你要吃哪种?”
      
      大军咧嘴笑:“我不还简单,肉多就行。”
      
      林鑫招呼妹妹过去吃西红柿:“蕊蕊,给你加勺糖,拌火山下雪好不好?”
      
      林霏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叫的是她。
      
      对,她是林蕊。
      
      从今往后十年,这个时空中只有林蕊,没有林霏开。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起,早上八点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