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奇人何半仙 ...

  •   说曹操,曹操到。
      
      没等人去请,何半仙已经推开林家房门,冲着母女三人遥遥一拱手:“我夜观星象见东方奇亮,原来是文曲星下凡。鑫鑫啊,恭喜恭喜,伯伯送你派克笔。”
      
      林霏开眼睛一亮,一马当先冲过去,满怀期待:“干爷爷,你认识我不,我是霏霏啊,林蕊的女儿林霏开。”
      
      何半仙一愣,迟疑着开口:“霏霏?”
      
      中华儿女多奇志,八十年代神仙多。
      
      在这个气功狂潮席卷神州大地,各路高人能发功灭森林大火拦截□□的神奇时代,何半仙横空出世。
      
      何半仙,姓何名通。
      
      据他自己说不知道已经活了多少岁,不过身份证上显示出生于1951年。
      
      鉴于建国后不允许成精的基本方针不动摇,大致能断定他是生物学属性为人类。
      
      他破四旧前给人看风水算命,大革命中一根银针一把草药赤脚医生走天下。
      
      等到拨乱反正后,他又重回江州堪舆界。草药银针换罗盘,司职算命,人送外号“铁嘴直断”。
      
      此时的何半仙还没有南省“白龙王”的名声,只是个在全民气功热中混口饭吃的不入流角色。
      
      林霏开的外婆郑云女士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在高层领导跟顶尖大科学家都栽进去的气功狂潮中,她是难得的一股清流,本不该跟何半仙这样的神棍扯上关系。
      
      奈何当妈的人一扯上自己孩子,任何原则都要退步三舍。
      
      郑云怀小女儿的时候,正赶上江州武斗如火如荼,有门路的就连大炮都能拉上街。
      
      “轰”的一声,炮弹出了膛,街面上炸出一个大洞。
      
      郑医生挺着大肚子赶去钢铁厂拯救武斗受伤的阶级兄弟,被这一声响,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大马路上,还不到八个月的小女儿就这样早产了。
      
      林蕊生下来时只有四斤来重,人还没小号开水瓶大,哭声细弱的活像小奶猫哼哼,而且夜间她还经常毫无缘由地突然抽起来。
      
      郑云想尽了办法都没辙,最后她不得不听同楼的王奶奶劝,找上了曾经给王奶奶孙子看过病的何半仙。
      
      说来也神奇,何半仙几根银针扎下去,抽搐不止的林蕊居然好了。
      
      王奶奶在边上一个劲儿冲郑云使眼色。
      
      郑云咬咬牙,为着女儿能平安活下来,主动提出让小女儿林蕊认无儿无女的何半仙当干爹。
      
      将来给他养老送终,百年之后还祭祀烧纸钱的那种。
      
      何半仙挺高兴的,不仅送了林蕊把长命锁,此后每次从外面回来,都会上林家的门,给他干女儿捎吃的。
      
      林蕊初中毕业后去河校当打字员,还是何半仙给安排的工作。
      
      林霏开打落地起,她生理学上的爷爷深恨绝了后,根本没抱过她。
      
      她直到上小学以后,才知道何半仙不是她亲爷爷。
      
      现在稀里糊涂穿越回三十年前,林霏开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她这位号称活神仙的干爷爷身上了。
      
      既然那么多达官显贵走投无路时,都将见她干爷爷一面作为救命稻草,那说明干爷爷肯定有两把刷子。
      
      “干爷爷,你赶紧想想办法,让我穿回去啊。”
      
      郑云哪里能由得小女儿满口胡言,赶紧将何半仙拉到旁边。
      
      你说怎么办?好好的姑娘家,干什么不好练气功,直接练到满口胡话。
      
      什么她不是她,她是她的女儿,她从2018年穿到了现在,附在了她身上。
      
      无论当妈的跟当姐姐的怎么好说歹说,她都一门心思死不承认自己是自己。
      
      何半仙听得一头雾水,不耐烦跟老娘儿们拉扯。
      
      他从大布口袋里头往外面拿各种新鲜玩意儿,急着给干女儿看稀罕。他刚打香港师兄那边回来,有一堆好东西要给干女儿开心呢。
      
      郑云急得嘴上都要起燎泡了,一巴掌将何半仙的大布口袋挥到边上。
      
      都是不靠谱的,她女儿魂都不在身上了,她要这些玩意头有什么用?
      
      “气功气功,瞎胡闹,人耳朵能认字?一个个怎么不上天啊!我就说这玩意儿不能练,害人的东西!”
      
      何半仙被劳动妇女挤兑了也不生气,只脸上笑嘻嘻:“急什么啊,我不叫苏木打听情况去了么。”
      
      孩子在大人面前浑身都是秘密,可孩子之间却藏不住丁点儿秘密。
      
      一道蓝布白花门帘子隔成两个世界。
      
      里间中,被师父寄以厚望的小徒弟苏木双腿盘起,一个劲儿往蕊蕊手里头塞他特地从香港带回来的进口巧克力。
      
      这可是稀罕货,得去友谊商店拿侨汇券才能买。
      
      林霏开肚子饿了,也不嫌弃巧克力被热化成浆糊状,一边撕开包装塑料,一边给苏木答疑解惑:“原子能气垫船?有气垫船,什么能的我不知道,客运货运都有。我穿过来上个月底中俄双子城才开通气垫船客货运输。”
      
      见面前初中生少年满脸稀奇的模样,林霏开又好心地解释了一句:“俄罗斯就是解体后的苏联,没几年苏联就要解体……呜,你干嘛?”
      
      苏木满脸惊恐地捂住她的嘴巴:“这话你可不能说,反动!”
      
      林霏开恨恨地咬了口巧克力糊糊,大着舌头:“事实胜于雄辩,等到时候你看吧。”
      
      话说苏联解体到底是哪一年来着?
      
      请原谅她这个已经读到大三的体育特长生学渣,中学世界史全还给年轻貌美的历史老师了。
      
      苏木看她吃巧克力的样子,咽了下口水。
      
      明明在香港每天吃到肚子撑,可一踏上江州土地,知道糖果依然挺稀罕之后,他仍然忍不住犯馋。
      
      为了避免当场流口水丢脸,苏木赶紧继续问下去:“那三十年后有能戴在手上的手表电视吗?”
      
      “要那玩意儿干嘛?手机,哦,你不是刚去过香港么,那应该看过大哥大。就是那东西,以后发展进化了,可以打电话看电视,还可以打游戏。对了,用它还能付账,直接电子支付。我们出门都不带现金的。”
      
      苏木激动起来:“那有机器人吗?会下围棋能打败人类的机器人。”
      
      “当然有,少年,你不用这么高兴。”林霏开面色沉重。
      
      她们寝室有一姑娘是柯洁的粉丝,拉着她们看人机大战。
      
      柯洁被阿法狗按在地上摩擦□□的时候,就连看不懂围棋的她们也跟着掉下眼泪。
      
      苏木自然无法理解林霏开难言的暗伤,依然兴致勃勃:“那写话机呢,能把人说的话自动记录下来变成文字。”
      
      “不就是语音码字么,多了去。”林霏开突然间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八十年代智慧多,连初中生都这么牛掰了?
      
      她伸手拽过苏木手中的连环画,勃然大怒:“《小灵通漫游世界》?合着你以为我照着这本书吹牛啊。”
      
      可怜苏木求生欲爆棚,立马否认:“没,你不是说你从三十年后穿来的么,那肯定知道以后的事。对了,三十年后,我师父怎么样?”
      
      “挺好的啊,可威风了,多少人求他看风水。”
      
      本来林霏开也能不考研的,干爷爷说可以把她安排到一家事业单位去。不过她妈没同意,担心对干爷爷影响不好。
      
      苏木来了精神:“那我呢?三十年后我在干什么?”
      
      林霏开愣了下,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你。”
      
      别说三十年后,从她记事起,干爷爷身边就没苏木这个人。她妈林蕊也从来不曾在她面前提起过苏木。
      
      满脸期待的少年顿时涨红了脸:“不可能,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没理由三十年后你就不记得我这个人了。”
      
      “不是我,跟你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是我妈。”林霏开摊手,“从现在到我记事起还有十几年功夫,谁知道你是什么时候从我妈身边消失的。”
      
      苏木气愤难当,觉得自己白带巧克力给林蕊吃了。
      
      他在路上馋的要死都忍住了,结果三十年后林蕊根本就忘了他这个朋友。
      
      实在太不够意思了!
      
      林霏开高兴起来:“那你相信我是穿越来的了吧。”
      
      苏木哭丧着脸,勉为其难地点头:“当然相信,我们修行之人到了一定境界是能横贯古今的。我大师伯还跟张三丰下过棋呢。”
      
      林霏开喜出望外:“那你大师伯是不是比我干爷爷还厉害?”
      
      “那当然,香港的好多大富豪求着拜在他门下。只要得他见一面,他们都开心死了。”
      
      林霏开立刻打感情牌:“你给我牵牵线呗,只要我成功穿回头。我是没钱,不过我干爸挺有钱的,肯定会重谢他。反正他横贯古今,三十年对他来说也没意义。”
      
      苏木露出为难的神色:“晚了一步,我大师伯上个礼拜死了。”
      
      不然他师父才不会带着他又灰溜溜回江州呢。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晒太阳发呆,有什么不好的。
      
      可惜大师伯的徒弟们分家产闹得太厉害,都动枪了。
      
      师父说天降横财必有难,还是安贫乐道为妙。
      
      苏木十分怀疑他师父是争不过那些人面广路子野的师侄们。
      
      林霏开目瞪口呆,失声惊叫:“不是横贯古今吗?他怎么会死?”
      
      说好的活神仙呢?呸!骗人的玩意儿。
      
      苏木赶紧拉自己的小伙伴:“你别乱说,大师伯还是很神通的,有大能。就是大概你跟他没缘分。”
      
      林霏开哀嚎一声,瘫在床上各种打滚。
      
      神通广大的大师伯也死了,那她到底要怎样才能穿回2018年。
      
      郑云没憋住,一撩帘子又走进去。
      
      还横贯古今的大师伯,再叫他们瞎扯下去,蕊蕊就该变成她自己的孙女儿了!
      
      郑云一把拉起在床上装死的小女儿,催促外屋的何半仙:“老何你别干看着了,赶紧给这丫头扎针。我看她是痰迷心窍,扎清楚她为止。”
      
      林霏开吓得赶紧往旁边躲。她没疯,她说的是事实。
      
      “大姨,救命,我没疯,你不是上的医学院吗?还分不出来真疯假疯,你不能这样,你这叫庸医,草菅人命!”
      
      林鑫在边上冷眼旁观:“我还没开学,咱妈是正儿八经的老医生。”
      
      要她作妖!失心疯是病,得治!
      
      母女俩拉扯间,原本放在床头桌上的书包掉到了地上。
      
      成绩报告单摊开,上面祖国江山一片红。
      
      林霏开瞠目结舌,她亲妈果然她亲妈,从下到大的学渣。
      
      她初二时成绩烂归烂,还没像她妈这样,居然没有一门是及格的。起码她体育成绩能傲视全班。
      
      郑云勃然大怒,前头是谁撒谎说期末成绩报告单得开学才发。
      
      她就奇怪,好好的人怎么一下子就走火入魔了。
      
      原来是期末考试不及格又碰上她姐考上大学,她不甘心大人们都夸她姐,作妖想引起大家关注呢。
      
      鸡毛掸子在哪儿?郑云一把捞起鸡毛掸,狠狠地一下子抽到小女儿的背上,她叫这死丫头没事瞎折腾!
      
      林霏开猝不及防,背上挨了重重的一下,疼得她“嗷”的一声,一蹦三尺高,背上立刻肿起道青红的印子。
      
      她哪儿知道她妈会藏成绩单啊。
      
      相形之下她简直太老实了,每次考试不管烂成什么样儿,她都乖乖找她妈签字。
      
      穿到三十年前她也没变质,就连外婆拿鸡毛掸子打人,她还是老老实实地承受着。
      
      郑云也叫自己的重手给吓坏了,连忙丢下鸡毛掸子上前查看,忍不住埋怨小女儿:“你怎么不躲着点儿。”
      
      平常哪次她抓鸡毛掸子,蕊蕊不嚎的整栋楼都知道,两条小短腿平常懒得很,唯独那时候跑得比野地里头的兔子还快。
      
      林霏开没憋住,眼泪“哗哗”往下淌,她怎么知道她外婆还体罚啊。
      
      说好的知识分子五好家庭呢?
      
      郑云又气又心疼,赶紧给女儿去找药膏抹上:“那你好端端折腾个什么劲儿?”
      
       林霏开委屈到了极点,嚎啕大哭:“我穿过来了占了我妈的身体,我没事了,我妈怎么办啊?”
      
      她这样的叫夺舍。
      
      一个萝卜一个坑,她妈的魂魄被挤出去了,岂不是成了孤魂野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