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今生见干爸 ...

  •   盛夏天热,林家没冰箱,猪肉摆一夜肯定会坏掉。
      
      林母操刀剁肉馅,笑着招呼上门帮忙的邻居:“今晚大家伙儿敞开了吃,十斤五花肉必须统统消灭。”
      
      照常理说,包饺子应该用猪后臀肉最合适,白的少红的多,调馅正好。
      
      不过1988年的江州,粮油肉票都还没退出市场,城市居民食用油按人头供应。
      
      大家肚里没油水,自然更欢迎肥瘦相间的五花肉,最好咬一口满嘴油的那种。
      
      林家住的是典型的筒子楼,钢铁厂给已婚职工分的宿舍。
      
      十几平方米大小的屋子装进一家人都艰难,哪里还有地方烧饭。走廊、卫生间都是公用的,楼道就是大厨房。
      
      现在煤气灶还不流行,家家户户门口堆放的都是煤炉,烧蜂窝煤的那种。
      
      不到两米宽的过道挤得水泄不通,三四个人围在一处和饺子馅就转不过身。
      
      林家更小,外屋一张双人床,白天掀开被褥支起小方桌吃饭,连张能擀饺子皮的大方桌都没有,自然不适合当聚餐地点。
      
      然而人民群众的智慧无极限,不少邻居翻出自家备下的面粉,直接在家里头和好面擀出皮,然后再过来包饺子。
      
      林霏开,哦不,现在已经是林蕊,看着面前人头攒动的场景觉得稀奇。
      
      剁肉的,洗菜的,切葱的,剥蒜的,起煤炉的,婶婶伯母们挥汗如雨,忙的不亦乐乎。
      
      人人喜气洋洋,个个与有荣焉,好像考上大学的是他们自家的孩子。
      
      一时间,林蕊甚至有种置身学校美食节的错觉。
      
      她忍不住手发痒,垫着脚跃跃欲试。大一时,学院包饺子大赛,她可是第三名。
      
      林母腰一扭,直接将小女儿攘到边上:“吃你的西红柿去,一会儿饺子就下锅。”
      
      小女儿身子弱,肠胃浅,明明大家伙儿都喜好油多肉厚,她却偏偏禁不住大荤腥。别说吃了,就是闻着都头晕。
      
      下午蕊蕊才刚睡走了神,可别又被猪肉熏晕了头。
      
      林鑫端起满托盘的饺子,安慰噘嘴的妹妹:“水烧开了,饺子马上就好。第一锅就下你的鸡蛋黄瓜馅。”
      
      林蕊眨巴着眼睛,她真实年龄好像比她大姨,不,是现在的她姐还大两岁吧。怎么好像她成了个人人都要哄的小奶娃。
      
      她不知道的是,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加上人又生的小,林家人的确一直将林蕊当孩子看。
      
      后来林蕊初中毕业没升学,直接进河校当打字员时,林母还哭了一场,心疼孩子这么小就得上班挣钱。
      
      楼道两旁的煤炉齐齐红光满面,炉子上的汤锅个个白雾腾腾。
      
      元宝形的饺子乖乖巧巧排着队,扎猛子下锅,吸饱了开水后,又接二连三地浮出水面,摇摇摆摆。
      
      王奶奶已经调好蘸料,各家拿着自己的海碗或者饭盒,说说笑笑地依次盛饺子。
      
      这玩意儿娇嫩,不能闷在锅里头,得赶紧捞出来,不然会糊成一团。
      
      盛好饺子的人,有的站在林家吃,有的打声招呼恭喜过林鑫后,直接端回家去。
      
      林母看看四周,转头问大女儿:“鑫鑫,周阿姨过来没?”
      
      “这两天财务检查,周姐他们正忙着加班呢。”远远的,男人还没上楼,声音先传过来,替大女儿回答。
      
      林蕊凝神细瞧,昏暗的光线下,身材高大的男人大步朝家门口走。
      
      浓眉大眼国字脸,是外公,人到中年依然帅得一塌糊涂的外公。
      
      哦,不对,她得叫爸爸。
      
      林蕊有点儿别扭。
      
      上辈子她生父除了为受精卵提供颗精子以外,没干别的。跟她妈离婚后既没给过一分钱抚养费,也别说来看望她了。
      
      旁人抱不平,建议她妈去打官司要求法院强制执行。她妈懒得再跟垃圾牵扯。
      
      无赖一生的能耐就在不要脸上,什么阴损招数都能使出来。
      
      就为了一个月几百块钱?她妈还不想脏了自己和女儿的眼睛跟耳朵。
      
      林蕊看着正值壮年的外公,吭哧吭哧半天才喊出声:“爸爸。”
      
      林建明笑着揉了把小女儿的脑袋,乐呵呵道:“我们蕊蕊要多吃点儿啊。姐姐考上大学,军功章上有你一半。”
      
      正在剥蒜的王奶奶打趣:“这可怎么说啊,蕊蕊还帮她姐考大学了。”
      
      林建明自豪不已:“我们家女儿都是没话说的。鑫鑫高考三天不是停电么,蕊蕊给她姐扇了三宿扇子,中午还爬起来给她姐送饭,顿顿不落。”
      
      林鑫递给父亲毛巾擦汗,笑着接话:“我同学可羡慕我了,他们都得自己顶着大太阳回家吃饭。”
      
      王奶奶笑呵呵:“这才对,亲姐妹就该互相扶持。”
      
      林母盛好碗饺子,招呼小女儿:“来,咱们的大功臣给妈跑趟腿,这个是你玲玲姐的。她口味淡,让她自己调蘸料吧。”
      
      林蕊看着手上的碗,满脸懵。不是,玲玲姐是谁啊,她该送到哪儿去?
      
      她转过头看已经端起酒杯的何半仙,眼神幽怨。干爷爷,正不是她不配合,可她真不认识。
      
      何半仙赶紧放下酒杯,眼神示意满嘴饺子的徒弟。
      
      苏木赶紧举起手:“我去,我跟蕊蕊一块儿去。”
      
      “叫师姐,没大没小的东西。”
      
      苏木不乐意,直接跳开来强调:“我才小她半个月。”
      
      再说蕊蕊不是早产一个多月么,要照常理算,他应该比蕊蕊大。
      
      苏木接过林蕊手上的饺子碗,熟门熟路地在前头领路:“走吧,玲玲姐该饿了。”
      
      抬脚、落步、敲门,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
      
      林霏开满脸懵逼,这向导未免太省事,原来玲玲姐就住在林家隔壁。
      
      “吱嘎”一声,门板旋转三十度,露出张芙蓉面。
      
      身穿淡粉色连衣裙的女人看着约莫二十六七岁,冲林蕊眉眼弯弯,羞涩一笑:“是蕊蕊啊。”
      
      林蕊真心实意地惊艳了。没想到她妈小时候的邻居竟然这样倾城绝色。
      
      她本以为酷似海报上吉永小百合的大姨已经够逆天了,不料栀子花旁还有牡丹花开。
      
      面前的玲玲姐未施粉黛,鹅蛋脸精致小巧,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波光盈盈。
      
      不知道是不是鲜少出门的缘故,玲玲姐的脸色有些苍白,说话声也轻柔细弱。
      
      她道了谢,接过饺子碗,转过头抓了把枣子递给林蕊:“你吃,补血的。”
      
      里屋中走出个一两岁大的小姑娘,跌跌撞撞跑到玲玲姐腿边,拽着她的裙子仰起头:“妈妈。”
      
      林蕊心头感叹,略忧伤,美人的女儿似乎没能遗传亲妈的神颜。
      
      苏木看着童花头的小姑娘,惊讶地抬起头:“玲玲姐,你什么时候结的婚?孩子都这么大了!”
      
      他就去香港看了大半年西洋景,怎么转回头玲玲姐的女儿都能跑能跳会叫妈了。
      
      他走的时候,玲玲姐没大肚子啊!
      
      玲玲姐跟受了惊吓一样,双手捏成拳头,无意识一般反复强调:“我的宝宝,元元是我的宝宝。”
      
      林蕊迟钝地察觉到不对劲,貌若天仙的玲玲姐的反应似乎有点儿奇怪。
      
      没等她细想,端着黄瓜去水池边清洗的林鑫路过门边。
      
      她闻声立刻将黄瓜塞到妹妹手里,一把抱起揪着妈妈裙角的小丫头,笑着跟玲玲姐打招呼:“我带元元去吃饭啊,我妈下了饺子皮。”
      
      门合上了,元元乖乖蜷缩在林鑫怀里,仰着小脸,重复大人的话:“饺子皮。”
      
      林鑫笑容满面:“对,我们元元吃饺子皮,长个子。”
      
      苏木和林蕊走在后面,好奇地用胳膊肘捅捅林蕊:“蕊蕊,怎么回事?”
      
      他师父也兼职给人看病,十月怀胎瓜熟蒂落的道理,苏木还是懂的。
      
      人又不是地里头的庄稼,短短大半年的时间,玲玲姐上哪儿有的这么大的女儿。
      
      林蕊摇摇头,心道:你才离开江州十个月,姐姐我缺席这个世界十四年。你问我,我问谁去?
      
      林鑫转过头,狠狠的一记眼刀飞过来,努嘴示意她怀里还有孩子在。
      
      苏木后背一紧,赶紧识相地捂住嘴,只两只眼睛骨碌碌直转。
      
      林母接过大女儿怀里的小丫头,笑眯眯地在孩子脸上亲一口:“我们元元吃晚饭啦,咕噜噜一碗全吃完。”
      
      她往饺子皮汤里头打了蛋花,又放了点儿细碎的肉末,调好味儿端上桌。
      
      元元自己会用勺子,乖乖坐在床上,一勺子一口,吃得津津有味。
      
      林鑫将妹妹跟苏木拉到里间,站在门帘处看手抓勺子往自己嘴里头送的小丫头,忍不住笑了,回头又冲满头雾水的二人组做个噤声的手势。
      
      门帘子落下,林鑫压低声音:“元元是抱养的。”
      
      苏木恍然大悟,老气横秋地点点头:“是该抱养一个,对玲玲姐也好。反正她又不会结婚。”
      
      林蕊愈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玲玲姐不会结婚?开什么玩笑!
      
      就单凭玲玲姐的颜值跟气质,连她这种资深直女都能分分钟被掰弯,立志发誓挣大钱,好把美人儿娶回家。
      
      啥事都不用美人干,美人只要好好坐在那里,冲她笑笑。她就又斗志昂扬,出门继续挣钱去,给美人买好吃的跟新衣服穿。
      
      林蕊想要开口问,她妈已经扬起声音招呼她:“蕊蕊,你的饺子好了,黄瓜鸡蛋馅的。”
      
      林蕊看看屋子里头挤挤挨挨的全是人,实在不适合说话,只得应声出去端饺子。
      
      她姐已经快了一步,走到公共厨房帮忙盛饺子。
      
      林蕊正挣扎到底是黄瓜鸡蛋馅好吃还是酸菜猪肉馅的美味,厨房外头响起轻笑:“吃饺子呢?”
      
      林蕊转过头,白雾腾腾中,她看见了一张青春洋溢的笑脸。
      
      十八九岁的少年剑眉星目,冲着姐妹俩的方向笑,笑得林蕊一阵心神摇曳。
      
      她干爸不愧是她从小到大的男神,青少年时期就妥妥少女杀手啊。
      
      看看这相貌,瞧瞧这身高,林蕊,你可千万得稳住,这就是你姨爹,哦不,现在应该是你未来的姐夫。
      
      必须得是姐夫,不然这辈子她又得看苦命鸳鸯兜兜转转始终不断错过的悲剧了。
      
      林蕊咧开嘴巴,冲卢定安笑得见牙不见眼:“卢哥,你找我姐约会啊。”
      
      她可以母胎单身solo,但她CP一定得结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