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策中留名 ...

  •   旦尾只抬头看了厉明妄一眼,便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一身黑衣撑着黑伞的人。若知道温余白的真实身份之后它还有一丝侥幸,那么现在,它彻底心如死灰了。
      
      没有理会匍匐在脚下的浑身抑制不住颤抖的旦尾,厉明妄看着眼前已经快半年没有见面的温余白,跟上一次见面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
      
      不变的表情,仍然的碍眼的兔妖……唯一的变化就是从轻薄单衣换成了避寒的冬衣。
      
      “没想到策主你还是这么悠闲,这种小妖都要亲自出面处理。”把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厉明妄收了目光,语中带笑。
      
      大雪夹带着寒风,厉明妄仍然穿着秋季的风衣,好似他和温余白不是同一个季节。
      
      虽然心知厉明妄不是普通人,这点寒气是完全不用顾忌的,但温余白还是下意识的皱眉:“看起来你比较闲,夜深雪寒的,还出来散步。”
      
      厉明妄听了温余白的话,眼尾一挑,勾起一抹暧昧不明的笑。
      
      趴在地上的旦尾本来是默默的听着两位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你来我往,突然觉得眼前一闪,就见原本站在自己几米开外的人已经不见了。
      
      厉明妄闪身到温余白的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近得就差贴在一起。
      
      厉明妄右手拿着伞柄,借着身高的优势,把手肘轻轻巧巧的搁在温余白的左肩,顺便把缩成一团的团子自然的从他的左肩掀了下去。
      
      团子猝不及防就摔进了雪里,吃了一嘴的冰,一时间大脑空白。他雪白的毛发和积雪混在一起,完美融合。
      
      黑伞挡住从空中飘落的大雪,伞下的两人贴得极近,厉明妄有意无意的把伞压低,恍惚间温余白有种四方天地,就他们两人的错觉。
      
      厉明妄微微低头,左手轻轻的拂过温余白的头顶,原本被融雪弄|湿的头发瞬间变得干爽,温余白也觉得周身温暖了许多。
      
      拂过头顶后,厉明妄的手未停,直接从温余白的后颈游到下颚,缓缓的抬起他的下巴,让他的脸正对自己。
      
      厉明妄慢慢的低头凑近,偏头在温余白的耳边吹了一口气,语气轻柔暧昧:“我这么冷的天出来,难道策主大人不知道是为什么吗?”
      
      从厉明妄靠近之后,温余白就表情淡淡,就算厉明妄的嘴唇已经快要擦过他的耳|垂了,他眼神也没有起过一丝波澜。
      
      两人维持着这一个姿势,谁都没用下一步动作。
      
      窝在雪里的团子终于知道了旦尾的感受,同情的看了一眼现在还没有弄清楚现在什么情况的旦尾,团子很想回到温余白温暖的肩头,但是厉明妄在,他不敢。
      
      直到听到身后的团子小小的打喷嚏的声音,温余白才后退一步,离开的黑伞的庇护,弯腰抱起团子,用围巾裹住他小小的身子。
      
      “现今言论行为皆自由,你为什么出现这里我不知道,也不在我管辖的范围。”温余白看向厉明妄,说道。
      
      因为厉明妄刚才的小动作,现在温余白头顶虽然没有了伞,但雪花仍然在他周身一尺处突然顿住,然后以诡异的弧度快速的向地面落下。
      
      厉明妄看了一眼被温余白抱在怀里的团子后把目光放回温余白的脸上,做出一副受伤心痛的样子:“策主大人真是好生绝情。”
      
      团子被他的眼神看得差点炸毛,赶紧转个身,把头埋在温余白的怀里,留一个圆|滚滚有一截短短的尾巴的屁|股对着厉明妄。
      
      厉明妄:……半年没见,这不要脸趁机占便宜的小兔子更过分了!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做这种事!
      
      看着厉明妄的目光,温余白默默的把怀里的团子往围巾里面藏了藏,把他露在外面的屁|股也遮住了。
      
      温余白的动作让厉明妄挑了挑眉,目光更沉了些。
      
      温余白在心里轻轻的叹口气,转眼不再看他,瞧着还在雪里跪着的旦尾,道:“旦尾,你先起来吧。”
      
      本来以为温余白他们已经把自己遗忘了正在暗自庆幸的旦尾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身子一僵,赶紧摇头:“小妖不敢,请策主大人和……饶了小的。”
      
      旦尾战战兢兢的抬头,看到厉明妄明显不悦的脸色,赶紧把后面的称呼咽了下去。
      
      传闻,这位大人不喜从无关紧要的妖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虽然旦尾不知道其中缘由,但是邻居荷花妖告诉它,多说多错,所以它还是不要说的好。
      
      温余白看着旦尾,表情严正:“旦尾,为妖,不得行杀恶,坏天道,你近日为了一己之私,不顾他人性命食其生魂,可知错认错?”
      
      温余白话落,旦尾一个颤栗,赶紧抬头解释:“小妖知错,但是大人明鉴,小妖绝对没有危及他们的性命,小妖只取了一点,不伤他们身体的。”
      
      听了旦尾的话,温余白还没有说话,一旁的厉明妄就笑了,说道:“得亏你下手轻,要是伤了人命,你现在恐怕就不是在这里答话,而是渡妖阁了。”
      
      渡妖阁,说好听点就是度化万恶妖的地方,坦白点说就是强行剥去你鬼骨妖灵比十八层地狱业火烧身更难活着出来的地方。
      
      听说需要去渡妖阁的妖,都是把‘三行二令’全部违背的妖力强大的万恶妖。
      
      光是听到厉明妄口中‘渡妖阁’三个字,旦尾就觉得一阵凉意从头到脚袭来,这是旦尾第一次庆幸自己胆小,还好自己未伤人命。
      
      温余白站在一旁看着厉明妄吓唬旦尾,最后见旦尾那样子,到底心软了。渡妖阁在外面传成了怎样恐怖的地方,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温余白看了厉明妄一眼,后者对他勾唇一笑。
      
      温余白:……
      
      温余白转回头看旦尾:“旦尾,你虽未伤及人命,但食魂是真,若不想受罚,需在妖策中记下,留一痕在身,你可愿意?”
      
      妖策留名,妖策会根据你所犯事的大小在你身上留下独有不可抹去且大小不一的印记,要是下次再犯,就会引天雷降身。所犯的事情程度不同,天雷的威力也不同。
      
      策上留名就意味着以后不能再违背三行二令,这也算是一种无形的束缚,当然你也可以违背,只要你不怕天雷降身。
      
      是接受处罚还是策中留名,全凭自己的选择。
      
      旦尾胆小,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断不敢再犯,所以温余白才会直接问他愿不愿意留名。
      
      “小妖愿意。”果然,听了温余白的话,旦尾连忙点头同意。比起处罚,他更愿意留名,大不了以后都待在原池不出来就好了。
      
      比起处罚,温余白也更喜欢后一种温和的解决方式。
      
      温余白点了点头,走到旦尾身边蹲下,说道:“那好,把你头抬起来,可能会有点痛。”
      
      旦尾微微抬头,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温余白,旁边的厉明妄看到旦尾的目光,狭长的双眼微微眯了眯。
      
      温余白把手掌摊开,从掌心冒出一滴鲜艳的血珠,然后把手掌轻轻的覆上旦尾的脑门。
      
      原本圆润的血珠接触到旦尾的皮肤,立马变成丝丝缕缕的血丝进入他的身体,同时旦尾身子一僵,四肢蜷缩到一起。
      
      “好疼!”旦尾感受着突然的刺痛,忍不住痛苦的开口说道。
      
      旦尾所犯的事不重,留的印记也很浅,照理来说没多疼,看旦尾的皱眉忍痛不像是作假,温余白吃了一惊:要不是他确定旦尾没有其它的罪行,他都要怀疑旦尾是不是还做了什么事了。
      
      温余白没有想到旦尾不仅胆小,还这么怕疼。
      
      “小景。”温余白把团子放下,摸|摸|他的耳朵。
      
      团子动了动耳朵,自然是明白温余白的意思,于是迈着小短腿凑近就差在雪地里打滚的旦尾,抬起前腿灵活的在他的脑门上踩了一脚,然后又晃着小尾巴回到温余白的脚下,蹭了蹭他的裤腿。
      
      旦尾被团子踩了一脚之后,疼痛减轻了很多,喘了口气之后,他缓缓的站起身,先是看了看自己手心浅浅的印记,然后对着温余白鞠了一躬:“多谢策主!小妖……这就离开。”
      
      说完之后他又侧身对着厉明妄一弯腰,厉明妄看着温余白,并没有理会。旦尾也不敢多说什么,后退一步后四周重新出现黑气,然后身体慢慢的随着黑气变淡直至完全消失。
      
      旦尾离开后,温余白转身,看着厉明妄,开口:“我们也告辞了。”
      
      话音未落,厉明妄突然到温余白的面前,一只手抓|住他的手。
      
      温余白浑身一征,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厉明妄。
      
      厉明妄带着一丝蛊惑的舔|了舔自己的上唇,松开温余白的手,说道:“手心的伤,耽搁不得。”
      
      温余白摊开自己的手,果然刚才流血的小伤口消失得无影无踪,手心还残留着眼前的人舌的温热触感,温余白耳|垂倏的红了。
      
      “多谢。”稳了稳心神,温余白又恢复了之前的淡定,跟厉明妄道了一声谢后,不等他回应,抱着团子转身就走了。
      
      看着温余白红的快滴血的耳|垂,厉明妄在后面笑得像一只偷了腥的猫,又舔|了舔嘴角。
      
      “找到了吗?”等温余白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厉明妄面上的笑也渐渐敛了,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比这寒雪还凉上两分。
      
      厉明妄话落,他面前凭空出现一个人影,落在积雪上,积雪却无半点凹陷痕迹,低哑的声音答道:“回主子,弱闲山也没有。”
      
      厉明妄听后皱眉,冷声说道:“再去找。”
      
      “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后记:
    团子:猝不及防就吃一嘴雪,心疼我自己_(:зゝ∠)_
    旦尾:没人说策中留名了还要受苦啊!!
    渡妖阁:欢迎各位大小妖来玩啊【挥手绢】
    还是感谢安静的安冬天的冬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也非常感谢捉虫~
    有时我看错别字的时候会有漏网之鱼,小天使们看的时候捉住了可以放评论区,我来拍死它们!麻烦啦。
    最后,男神那本番外已经跳票两天了,我会尽早补的!已经写了一点了_(:зゝ∠)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