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区区小妖 ...

  •   得到温余白肯定的答案后,蟾蜍妖身子一僵,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又睁大一圈,他再次仔细打量眼前的人,是一个人类没错,为什么他可以看见自己?
      
      就在蟾蜍妖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温余白可以看见自己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软糯的童声:“白白,既然抓到了咱们就回去吧,好冷的。”
      
      蟾蜍妖猛然偏头,这才发现几步之外抱着围巾的团子。
      
      看着圆|滚滚像个雪球的团子,蟾蜍妖睁大眼睛愕然,一方面是因为要不是他主动开口自己还没有发现这里竟然有第三人,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周身所萦绕的灵气太充沛,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那……那个,你介意让我咬一口么?就一口。”看到团子之后,蟾蜍妖就知道自己逃不掉,能在自己身边而不被自己察觉的那肯定不是人,绝对是比自己更强的妖。
      
      虽然已经清楚的认识到现在的局面,但是并不妨碍蟾蜍妖满眼放光的盯着团子,就差流口水了。
      
      听了他的话,温余白和团子皆是一愣,没想到到这个时候它能说出这种话。
      
      对于他这种眼神团子早就习惯了,他斜眼看了一下蟾蜍妖,转头一本正经的对温余白开口:“白白你知道吗?蟾蜍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是宝。”
      
      蟾蜍妖表情一呆,还没等他品味出团子话里的意思,就听温余白说道:“它虽犯错,但罪不至死。”
      
      “如果是身体的某一部位的话,我能确保它姓名无忧的。”听了温余白的话,团子也不丧气,目光仍然放在蟾蜍的身上上下打量,像是在想从哪里下手一般。
      
      听着他们两人的谈话,再感受着团子的眼神,蟾蜍妖浑身一冷,打了一个寒颤,要是现在还不明白团子什么意思,那它就是白活了这一百七十三年了。
      
      “那个,小哥,我错了,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温余白手还牵制着它,蟾蜍妖没有办法逃走,他只得落下地,忙跟团子讨饶。
      
      他刚才是脑子被冻傻了,才说出傻|子都不会说的话。
      
      温余白知道团子是开玩笑的,再看蟾蜍妖一副自己身体就要被拆分的惊恐害怕样,他有些无奈的看团子,柔声开口:“小景,你别吓它了。”
      
      小景是温余白对团子独有的称呼,不同于其他人的‘小团’‘胖团’,团子很喜欢这个称呼。他迅速抬起抱着围巾的手,用围巾捂住自己半张脸,留一双大眼睛在外面扑闪:“我不说话,白白你问吧。”
      
      像是为了抱枕自己说话的真实性,团子还迈着小短腿往后面退了一步。
      
      看团子那乖巧样,温余白眼神柔和了几分,赞扬的看了他一眼后转头看蟾蜍妖,表情恢复了最开始的严肃认真:“旦尾,你可知错?”
      
      旦尾两个字一出,蟾蜍妖一愣,看着温余白愣愣的开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温余白看着旦尾,没有开口。
      
      过了两秒,旦尾也反应过来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对上温余白的目光,他神经一震,赶紧开口认错:“知错,知错,我不该打你们两位大人的主意,下次不敢了。”
      
      “没有了?”温余白神色未变,显然是不满意这个回答。
      
      旦尾抬头,不解的反问:“还有什么?”
      
      他是今晚才遇见这两位大人的,除了刚开始打了两人的主意之外,他想不出自己还做了什么惹得他们不高兴。
      
      见旦尾一副真的不明白的样子,温余白皱眉,刚想开口提醒,突然眼神一凛,抬头往旦尾的身后望去。
      
      “大人,您……怎么了?”看到温余白的神情,旦尾不解,也扭头跟着看。
      
      雪下得越来越大了,飘飘扬扬,旦尾转头看,看了半天,除了黑和白,什么都没有看到,他转回头,不解的问温余白:“大人,你看什么呢?”
      
      温余白目视前方,没有开口,旦尾挠挠脖子,然后看向旁边的团子。
      
      旦尾低头,就见脸原本冻得通红的团子倏然白了许多,眼里有一丝畏惧,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旦尾的目光在温余白和团子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两个人突然变了神情。
      
      “小景。”
      
      就在旦尾摸不着头脑又不敢再次开口问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的温余白头也不回的开口,叫了团子一声。
      
      旦尾还没有反应过来,猛然看到从脚底窜上来一团白影,还拖着长长的尾巴,。
      
      “啊呀——这是什么!”旦尾被白影重重的撞了一下,一个激灵没有忍住叫了出声,要不是温余白在这里他做不出什么大动作,他能一蹦三尺高。
      
      “闭嘴!”
      
      还没等旦尾从惊吓中回过神,耳边忽然听到了一声压低了且带着颤的声音。惊慌中他稳了稳心神,然后就看到温余白的右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蹲了一只毛茸茸的兔子,而兔子此时正双眼通红的盯着自己。
      
      刚才的话,就是它发出来的。
      
      旦尾正疑惑兔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眼角一扫看到兔子嘴里叼着的一条围巾后,立马明白过来了——这不是刚才那小孩脖子上围着的吗?
      
      旦尾低头,果然刚才那小孩不见了,旦尾后退一步,指着团子的手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吓的:“你不是人!”
      
      团子听了旦尾的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无语——自己是人才奇怪吧?赖蛤|蟆会说话都不觉得奇怪。
      
      团子默默的往温余白的脖子旁边蹭了蹭。
      
      旦尾:……我竟然从一只兔子的眼睛里看出了浓浓的鄙视!
      
      团子一动,温余白终于转头了,他抬起左手放在团子的头上,轻轻的摸了摸。团子耳朵动了动,用鼻子在温余白的手心蹭了蹭。
      
      温余白把团子嘴里的围巾取了下来,旦尾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一人一兔,眼前一花,瞬间再睁眼就看到原本在温余白手上的围巾又规规矩矩的围在了他的脖子上,末端刚好遮住他肩头的兔子。
      
      旦尾敢保证,普通人的速度肯定不可能有这么迅速!
      
      身为人,能看见妖,身边有妖,男的,年轻的,灵力强大的,满足这些条件的,旦尾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一个人。
      
      看着面上波澜无惊的温余白,旦尾心中打了个突——不是吧,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
      
      有了这个猜测,本来就胆小的旦尾不光是身子抖,连整个心都在颤抖,周身的黑气都淡薄了几分。
      
      “大……大人,您,您不会就是……”旦尾抖着嗓子,说一句咽一下口水:“那个,您……您不会姓温吧?”
      
      他心中的那尊大佛,为人行妖事,姓温,名暂不祥,不知眼前这位……
      
      温余白转头看着旦尾,目光深沉。旦尾被他这一眼瞧得大冬天硬生生的出了一层冷汗。
      
      “啧啧,区区小妖,竟然敢打你温余白的注意,真是有趣。”本来就一颗心提在嗓子眼旦尾,听到自身后传来的带着笑意低沉的声音,心彻底坠入冰窖。
      
      原来真的是他!
      
      旦尾顾不得回头去看谁这么好心告诉自己真|相,腿一软,周围的黑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妖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策主,请您大人有大量,饶小妖一命!”旦尾趴在地上,头埋在积雪里,声音急切且闷。
      
      温余白感受着肩上的团子身体哆嗦得更厉害了,低眉扫了一眼脚边瑟瑟发抖的旦尾,微微皱眉。
      
      好一会儿后,旦尾脸被积雪冰得发疼,也没有等到温余白的回应,它悄悄的从雪里抬起头,见他看着前方皱着眉。
      
      温余白看着离自己五十米的地方,撑着一把黑伞,在一片大雪中缓缓的朝他们走来的人,神色复杂,不知道正想着什么。
      
      旦尾见此,也小心翼翼的转头,一片飞雪落在他的大眼睛上,凉得他猛眨眼,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人离他们越来越近。
      
      与温余白相反,厉明妄几乎是全身黑,在离温余白五米处停住脚步,把伞拿高一些,首先盯着温余白上下打量了一个遍,随后把目光放在他肩上的那一团,微微一笑:“我的策主大人,别来无恙。”
      
      明明厉明妄嘴角是带着笑,可是温余白肩上的团子还是听出了浓浓的凉意,他更努力的把自己缩成一团,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而仿佛被遗忘了的地上的旦尾,抬头看着刚才说话的人,看清来人的面容之后,顿时脑内一白——今年这个冬眠,自己恐怕是过不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两章,攻出场了233,本来很霸气侧漏加唯美的出场被我写平淡了,我的文笔配不上我脑内的场景啊_(:зゝ∠)_
    感谢我玉宝贝儿和安静的安冬天的冬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也感谢收藏和评论的各位小天使,群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