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渡妖阁 ...

  •   厉明妄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语气凉飕飕得像要把人冻在原地。
      
      站在厉明妄面前低着头的人每次带消息过来都能体验一番这滋味,次数多了,反而没有之前那么胆战心惊了,对厉明妄恭敬的点了点头后,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厉明妄低头看着温余白刚才留下的还没有被雪覆盖的脚印,眼神一闪,在原地静默了良久,然后缓缓的转身,撑着伞慢慢的消失在街道的镜头。
      
      另一边的温余白怀里抱着团子,边走边低头轻声问:“冷吗?”
      
      团子从层层叠叠柔软的围巾里探出脑袋,长长的耳朵往两边扑闪:“不冷。”
      
      温余白轻轻的抚摸着团子毛茸茸的脑袋,松了口气:“不冷就好。”虽然团子现在是真身浑身有毛,但是他也知道兔子并不耐寒。
      
      看着温余白的神色,团子在他的怀里动了动。
      
      “怎么了?”温余白手上的动作松了松,低头询问。感受到团子的动作,他手中的力度一松。
      
      力道消失,团子立马就挣脱了围巾的包裹,小短腿微微一使劲,从他的怀里跳到地上。
      
      团子四肢刚一落地,就变回了之前那个胖乎乎圆|滚滚的小男孩。
      
      “牵~”变回人之后,团子两步走到温余白身侧,右手举高伸向他,软声软气的说道。
      
      温余白看着团子微微张开的五个手指头,眼神柔和了些,轻轻的握住。
      
      牵到了手,团子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心满意足的笑,迈着小短腿,一大一小两人就这样慢慢的往家的方向走。
      
      十几分钟后,温余白和团子两人停在一住宅前,没等两人有所动作,黝|黑的铁门就自动的朝两边移动打开。
      
      温余白和团子对视一眼——这么晚了,还有人给他们留门。
      
      他们两人是快十一点出门的,现在都半夜两点多了,他们竟然还有人没有睡。出现这种情况的,只能是……
      
      “白白你说今天会是谁?”团子抬头看温余白,语气中有一丝莫名的兴奋。
      
      原本应该大雪覆盖的庭院中间的小路没有一点积雪,干燥的大理石路面与两旁厚厚的积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走过庭院,温余白和团子站在大门前的台阶上,团子耳朵动了动,信誓旦旦的仰头冲温余白开口:“赌一根胡萝卜,竹秋姐。”
      
      温余白轻轻的摇头:“清欢。”
      
      团子听了,伸出自己胖乎乎的食指晃晃:“绝对是竹秋姐!”
      
      温余白笑笑,不置可否,就在这时,他们面前的大门缓缓的打开,发出‘吱呀’的声音。
      
      门开之后,团子立马迫不及待的跑了进去,温余白不急不慌的他跟在身后。
      
      “策主,哈哈哈,我跟你讲啊,清欢这次又输了。”大厅中,吵吵嚷嚷的围了好些人,看到温余白进来,连忙跟他讲最新的情况。
      
      温余白看到了坐在沙发一角面色沮丧的清欢,又看看一脸郁闷团子,点了点头:“看出来了。”
      
      团子刚才输了一根胡萝卜,此时正小大人一般插着腰,指着清欢,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清欢哥!白天的时候你不是拍着胸脯保证说你幻术比竹秋姐高,这次一定赢吗?”
      
      团子小小的身板配上他的动作语气,怎么看怎么违和,周围的人被他的样子逗得捧腹大笑了。
      
      “小团子,清欢什么样几十年了你还不清楚?想赢我?再回临清山修炼五百年吧。”斗法再次赢了清欢的竹秋心情很好,听了团子的话,对着他眨了眨眼,说道。
      
      “就是,每次都输,我都心疼你的胡萝卜。”
      
      “胖团团,咱们下次别押他了,换成竹秋多好。”
      
      “哈哈,心疼小团子……”
      
      团子听了众人的话,鼓起腮帮子,一脸幽怨的看着清欢,语气轻飘飘的:“他们说得对,下次再也不相信你!”
      
      “哈哈,小兔子终于知道正确的妖生方向了,可喜可贺,不再一头黑了。”其余人见团子这样,笑得更欢了,调侃道。
      
      清欢抬头看团子,讨好的笑:“胖……不,小景啊,你听哥哥解释……”
      
      团子耳朵尖,自然是没有错过前面的那个‘胖’字,他哼了一声:“我听到了前面那个字!还有,别以为叫小景我就能原谅你,小景只能白白叫!”
      
      清欢看着团子,一时语塞,早上拍胸脯保证的人确实是自己……尴尬。
      
      众人又闹了一会儿,温余白走上前,揉揉团子的头,说道:“陶叔做了萝卜糕,在桌子上,你快去吃,吃了早些睡。”
      
      听到萝卜糕,团子脸上原本的郁闷一扫而空,双眼一亮,转身就奔着萝卜糕就去了。
      
      温余白看着团子圆|滚滚的身子,温和的一笑,随后转头看还待在客厅的众人,说道:“这么晚了,你们也赶快回房间睡觉,早上还有事。”
      
      温余白都开口了,众人笑嘻嘻的应了一声,然后飘的飘,跳的跳,飞的飞,散了。
      
      “栗雀,你还是下来走吧,这个月你已经撞坏两次吊灯了!”
      
      “地板太滑,我走容易摔你这蛇又不是不知道,况且才撞坏两次,我都没说我疼呢你还心疼吊灯?”
      
      “今天才六号!就是因为你,所以策主才不得不开店做副业赚钱,你看看你,多费钱!”
      
      “说我你呢,一到冬天要一天要用多少贴暖宝宝?你看看,连尾巴都贴上了,又丑又费钱!”
      
      “我天性畏寒,你……”
      
      温余白上楼的时候,听到身后一片雀飞蛇跳,无奈的摇摇头——谁能想到外面传得阴森恐怖的渡妖阁里面住的是这样的一群妖?
      
      温余白上了楼,看到走廊过道突然冒出来的一株麝香百合,绕过之后忍不住开口提醒:“落落,回房间睡,睡过道要是谁不小心踩到那你怎么办?”
      
      听了温余白的话,原本在走廊中央的麝香百合默默的挪去了墙边,枝叶紧紧的贴着墙。
      
      温余白:“……”所以这走廊到底哪里好?为什么这么要睡这里?
      
      温余白叹口气,正准备开门进房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策主。”
      
      温余白回神,看着面前头发花白的老人,对着人点了一下头:“陶叔这么晚了,你也没有睡啊。”
      
      陶叔摇摇头:“被孩子们吵醒了,策主,今晚还顺利吗?”
      
      温余白回道:“挺顺利的,不过最后厉明妄来了。”
      
      听了温余白的话,陶叔一愣,不确定的开口问:“他来了?”
      
      温余白点头:“嗯。”
      
      陶叔皱眉:“那位大人有半年没见了吧?”
      
      温余白不知道陶叔说这句话的意思,只当是普通的问题,于是也点点头。
      
      看着温余白的表情,陶叔张张嘴欲言又止,眼神有些复杂,那位大人跟策主……
      
      半响后陶叔在心里叹口气,罢了,自己还是不掺和年轻人的事了。
      
      “马上就是年关了,最近的要处理的事情肯定会比较多,大人也要保重身体才是。”陶叔看着温余白单薄的身板,忍不住再重复一遍说过多遍的话。
      
      温余白笑了笑:“我会的,陶叔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陶叔缓缓的点点头,道了晚安后,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路过麝香百合的时候,他没好气的摇摇头——落落这丫头,方才晚饭的时候叫她不要贪杯喝那么多的果子酒,这下好了,直接在走廊就睡了。
      
      进了房间,温余白脱了外套,想到不久前厉明妄与自己靠得那样近,现在外套上似乎都还有他的气息,被他用舌轻轻|舔过的手心现在还有些异样的热感……
      
      想着厉明妄的脸,温余白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温余白抱着外套在床边站了良久,等外套上沾惹的气息完全消散时,才轻轻的把外套放下,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漱。
      
      躺在床|上,闭上眼,温余白思考了好多年的问题又开始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人和妖之间的相处,究竟该怎么算呢?
      
      人类的寿命对妖来说,转瞬即逝,那自己……可是自己的内心明明是拒绝这个答案的。
      
      今夜的温余白,也没有睡好。

  • 作者有话要说:  一到冬天浑身就贴满暖宝宝的某蛇:我真的很费钱吗?好担心策主不要我啊QAQ。
    地板太滑走不稳总摔跤的某雀:策住什么时候把地砖换成木地板?我又不是狐狸,还总打滑!
    今天喝多了也睡走廊的花落落:我是谁,我在那里?
    温余白:养一群妖好费钱啊。
    男神那本文番外已经放了!大家记得去看,然后车的话……让我补一下再开,最近有些虚_(:зゝ∠)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