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贪之旦尾 ...

  •   夜色渐晚,白日原本热闹喧杂的街道也慢慢的沉寂下来,昏黄的路灯,不断飘落积沉的大雪,恶劣的环境让街道上偶尔走过的路人行色匆匆,皱着眉深一脚浅一脚的往自己的目的地赶去。
      
      街角转弯处,早已关门的超市招牌下站着一高一矮两人,偶尔走过的路人不注意第一眼见了还吓了一跳。看清楚面容之后又暗自松了口气——原来是人啊,看高的那个弱不禁风的样子,这么大的雪,看来是避雪的。
      
      “呼,好冷啊,白白,你确定这么冷的天它会出来吗?”
      
      团子动了一下耳朵,除了落雪的声音和远处传来人声,再也听不到其它声音。团子把冻得通红的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热气,皱了皱同样通红的鼻头,看着自己前面戴着米白色围巾,穿着同色长款羽绒服的人,小声的开口问道。
      
      温余白转过身,低头就看到团子不住的发抖,原本可爱的娃娃脸也皱成了一团。
      
      温余白歉意一笑,抬手就要解脖子上的围巾,回道:“最近它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了,今天应该也会出来。”
      
      见温余白的动作,团子连忙后退一步,摇摇头,原本软糯的声音打颤:“白白我有毛不冷的,你自己戴,别着凉了。”  
      
      “脸都冻红了,还说不冷?”温余白低低的笑,不顾团子纠结的小眼神,蹲下身仔细的帮他把脖子围住,随后牵起他的手,轻轻的搓了搓,有些心疼的问道:“冻坏了吧?”
      
      团子看着温余白裸露在冷空气中的脖颈,歪头想了一下,随后把自己的白嫩圆圆的手从温余白骨节分明的手里抽了出来,然后张开双臂,奶声奶气的扬脸对着温余白笑:“抱~”
      
      温余白一愣,随后一笑,起身弯腰把小团子抱在怀里,不过事先提醒:“现在抱可以,待会儿要是它来了就不抱了哦。”
      
      “嗯!”团子笑眯眯的点头,然后拿拽着围巾两端的手去搂温余白的脖子,笑眯眯的说:“这样的话团子和白白都不冷了。”
      
      围巾隔绝了大部分的冷空气,温余白低眼看怀里的团子,后者对他甜甜的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原来这小家伙让自己抱他是为了分一半围巾给自己啊。
      
      “白白,我们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了,它真的还会来吗?”团子搂着温余白的脖子,扭脸去看远处显得有些阴森的街道,语气中有些担忧。
      
      温余白拍拍小家伙的背,回道:“会来的,最近气温骤然降低,今天又突降大雪,回暖的机会是不大了,它应该会趁这个机会出来觅食过冬的。”
      
      看着飘飘扬扬的雪花,团子小大人般的叹口气:“早知道就叫雅雅姐来了,雅雅姐都不怕冷的。而且它也没有犯太大的事,根本不用白白你亲自来的。”
      
      温余白两人口中的它,是一只蟾蜍,一只最近一个月才出现,经常在深夜吸取落单人类的生魂的蟾蜍妖。
      
      温余白伸手点点团子的鼻梁:“你忘了,雅雅姐有事脱不开身。而且,生魂对人多重要你是知道的,虽然它吸食的少,但是很有可能让本就体衰的人熬不过这个寒冬了。”
      
      听了温余白的话,团子原本棕色的瞳孔慢慢的变红,皱眉:“讨厌,偏偏这么冷的天出来,待会儿抓到它我一定要塞个雪球在他脖子里!”
      
      让他也尝尝冷得发抖的滋味!
      
      温余白看着他眼睛的变化,拍拍他的头,哄道:“出来的时候我事先叫陶叔做了萝卜糕,待会儿回去的时候你多吃一些。”
      
      听了温余白的话,团子的眼睛一亮,出来这么久,是有些饿了。他伸出胖乎乎的手摸摸自己的小肚子,然后动作一顿,神语气有些幽怨:“白白,我觉得我不能再吃了。”
      
      温余白自然是知道团子的小心思的,他空出一只手,伸出食指戳了戳团子的肚子,心里讶异这小东西又长圆了些,不过面上还是认真的回道:“没关系,你还小,多吃些没事,正长身体。”
      
      团子被温余白戳得有些痒,连忙缩着身子往他怀里躲,笑着叫道:“好痒呀。”
      
      见小东西反应有趣,温余白本来已经放下的手又抬起,对着团子胖乎乎的肚子又不轻不重的戳。
      
      “哈哈,白白……好痒,别闹了…哈,哈哈……”团子在温余白的怀里东躲西藏,最后动作大了还差点从他的手上落下去。
      
      忙抱正团子的身子,温余白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一句怎么样了就闻到一丝咸湿的空气,他动作一顿,眼神微动,和怀里团子对视一眼——来了!
      
      温余白弯腰把团子轻轻的放在地上,温柔的拍了一下他的头示意别说话。
      
      团子落地后,抬眼再看温余白的时候见他已经换了一副神色,仿佛方才陪自己嬉闹的不是眼前的人一般。
      
      温余白向外走了几步,走进落雪中,面对街口,任由自己与飘落的大雪融为一体。
      
      团子个子太小,温余白的围巾对他来说有些长,为了不让干净的围巾垂落到地上,他只得把围巾的两端抱在怀里。
      
      看着头上已飘落了不少雪的温余白,团子本来恢复正常颜色的眼睛又渐渐的变红,转身随着温余白的目光一起往前面看去。
      
      远处半空一团黑雾缭绕,里面的蟾蜍妖冻得牙齿打颤,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同黑气一起快速的往前面掠去,带起了一阵阴风。
      
      最近突然强降温,大自然也突然不讲规律了,不能与环境抗衡的蟾蜍妖为了不让自己这个冬季那么难熬,只得提前小半个月进入冬眠。
      
      原本的计划被打乱,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压根不能支持他度过漫长的冬季,为了让自己能够活下去,思前想后之下,他决定铤而走险,半夜出来找落单的人类吸食他们的生魂。
      
      之所以选择晚上,是因为他修为不够,白天车水马龙活气太盛,他受不住。
      
      这蟾蜍妖生性胆小,怕自己死,又担心被其它妖怪盯上,还害怕害死了人,所以每次都只敢吸食一点点生魂。
      
      “等过了今晚,就能回到我温暖的巢穴安心冬眠了。”想到今晚之后就不用挨冻了,蟾蜍妖心情极好的自言自语着向前掠去,同时也仔细的寻找自己今晚的目标。
      
      已经深夜,街上基本上已经见不到人影了,这么久了还没有找到目标,渐渐的他有些焦躁了,开始在街头巷尾上蹿下跳。就在他准备冒险入户的时候,一转角突然看见站在雪里的温余白。
      
      他急忙稳住自己身形,堪堪停住脚步之后拍拍自己的胸脯——好险,差点就撞上去了。
      
      蟾蜍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差点撞上自己还神色未变的温余白,发现是个人类,后知后觉的想起人类是看不见他们妖怪的。
      
      “喂!你小子干嘛半夜站在路中间啊?知不知道人吓妖吓死妖啊?还要本妖反应力快,不然把你撞飞了。”蟾蜍伸出一只爪指着温余白,仗着对方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说话,气势汹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算了,可怜你看不见本妖的英姿,本妖就饶过你了,前提是你的生魂……”
      
      说到这儿蟾蜍停了一下,围着温余白转圈圈,皱眉自言自语的嘀咕:“啧啧,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人,没想到这么瘦弱,就一点生魂还可以忽略……不会被我吸一点就死了吧?这可怎么是好?”
      
      一直没动神色未变的温余白听了蟾蜍妖这嘀咕,悄无声息的勾了勾嘴角。
      
      “算了,脸色苍白,一看就是经常生病的人,本妖好心,就放过你了。”蟾蜍打量了温余白好一阵,最后觉得他实在是不适合作为自己目标,所以叹了口气,转身就要随着黑气离开。
      
      蟾蜍妖还没有离开原地一米,前行的身形蓦然一顿,身上的阻力让他不得不停住动作回头看,回头的同时心中还疑惑——怎么回事,怎么动不了了?
      
      温余白右手虚虚的抓住蟾蜍妖周围的黑气,抬眼对上他疑惑不解的眼神,轻轻一笑,开口道:“你不能再继续往前了。”
      
      蟾蜍妖对上温余白漆黑的瞳孔,表情从开始的疑惑不解慢慢的变成了不敢置信,他脱口而出:“你看得见我?!”
      
      看着一脸吃惊的蟾蜍妖,温余白点头,缓缓道:“看得见。”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预收啦~喜欢的读者大大可以提前收藏,这本更完就会填这个,爱你们~
    程影帝看着面前又绿又稠的东西皱眉:你端来的这是什么。
      陶冒牌营养师讨好笑:我今天跟着网上学的营养汤,听说特有营养!你吃吃看!吃过都说好!
      程影帝扶额:听说?你别每天在网上学一些乱七八糟的黑暗料理。
      陶冒牌凑上前:吃么,吃么,哪怕一口就好!
      ……这是一个应聘错被当成营养师但为了高薪硬着头皮接下工作的作死受常做黑暗料理花式让攻吃的故事……
      知道事情真相后的程影帝一脸满足:说,你是不是早就暗恋我了?所以故意用营养师的身份接近我?
      耿直的陶冒牌摇摇头:不,我只是缺钱,这工作一月工资抵我以前半年。
      程影帝:……我真的有一个假的营养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