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做了父母 ...

  •   两炷香后。
      
      贾母听王熙凤说了贾赦抢钱大人的事儿,便十分恼怒,当着众人的面儿好一通撒火,狠骂贾赦。也要叫人找贾赦来质问,谁知人没来,只打发个小厮过来明着告诉大家,“他才是荣府袭了爵位,正经继承御封产业的主子。”
      
      贾母气得大哭,又是一通乱骂贾赦。她到没有讲出贾赦没资格去账房拿钱的道理来,只是揪着贾赦混账好色之类的话,各种骂。邢夫人倒霉,碰巧当时在,也受了许多骂。不过她倒是早就习惯了如此,闷闷听着就是。
      
      此事之后,府里自然是又多出一件证明大老爷混账的事情。
      
      贾赦听闻这些评论,觉得十分好笑。照理说,所有人都该清楚这荣国府袭爵的人是他,他便是当下敕造荣国府的拥有者。一家之主,自然是可以自由支配自家钱财,也最该居住于正堂。在别家理所应当的事情,到了荣府,一切都颠倒了。反而是早晚会分家离府的贾政夫妻,成了这荣国府真真正正的掌权主子。而大家都不觉得不对,反而觉得这才真正正确的事。
      果然,这整个荣府人的想法,都在贾母的影响下给带歪了。
      
      这一次,贾赦拿钱是幌子,实则就是要提醒贾母和二房王夫人等,荣禧堂理该是他的,一旦这些人这么大岁数都白活了,根本不懂这个大道理呢。做人不该太绝,贾赦这次的好心提醒,便是给他们主动醒悟的机会,若他们能及时改过来,贾赦也便不会再难为他们什么。岂料这些人反把歪理认正理,还理直气壮的讨伐起他来。
      
      不过贾赦也料到了,当初搬一个马棚贾母都十分不情愿,更何况是他要把荣府的地位和主权从她宝贝二儿子的手里抢回来。
      
      谦让是美德,但被逼退让却是一种懦弱。后者的情况,对方不仅不会感恩,还会变本加厉的欺辱,所以荣府掌权问题和荣禧堂居住的问题贾赦绝对不会退让。
      该是他的,他就一定会夺回来。他可不像本尊那么好糊弄,不甘心就认命的选择自甘堕落。贾赦却是个不会轻易选择屈服的人,哪怕为追逐目标疲惫而死,那也是他的荣耀。他做狗仔也是怀着这种精神,才得以一次又一次成功的爆出某些虚伪名人的丑恶行径。
      
      贾赦觉得这件事之后,他完全没有必要再继续跟贾母和贾政沟通了。他们几人带头认歪理,肯定死不悔改。再闹的结果,除了贾母无端的谩骂,二房装模作样哭委屈,死活不挪动地方之外,没有任何有用的效果,而且还打草惊蛇了。
      
      凭他多年做狗仔的经验,贾赦深知绝大多数人性的丑陋是没有办法自己消除的,唯有曝光,将它置于众目睽睽之下,让他受到众人的舆论审判,他们或许才能因感受到压力,被逼无奈之下而有所顿悟好和改正。
      
      再有王熙凤贾琏这头,贾赦觉得有必要操一下心。至少不能让王熙凤有太多精力,跟在王夫人屁股后助纣为虐。
      
      晌午,王夫人来伺候贾母用饭。
      饭毕,她没有立刻走,问宝玉:“昨儿个你求得东西可给了祖母?”
      
      宝玉摇头。
      
      贾母一听,便饶有兴致地问是什么。
      
      宝玉笑着让人去取来,双手呈给贾母,“昨儿个在庙里给老祖宗求得平安符。因林妹妹来了,老祖宗又伤心又高兴的,我便想着等等再给。”
      
      “我的心肝哟,算我没白疼你。”贾母楼紧宝玉后,便听人传报。
      
      “大老爷来了。”
      
      贾母拉着宝玉的手,故意提高音量对他道:“好孩子,连你这般小的年纪尚且都懂事了,知道孝敬。不像有些人,一把年纪为老不尊,只知道忤逆混账,把人气死。”
      
      贾赦一早就让王夫人派人去叫贾琏夫妻,谁曾想等一上午了,不见人来。
      
      贾赦照样淡然地给贾母请礼,四处看了看谁在,脸色便发冷的盯在了王熙凤身上。
      
      “你来做什么?”贾母冷哼。
      
      贾赦便抬手指向王熙凤。
      
      王熙凤打五千两银子的事儿之后,本想避开大老爷。万没料到他竟然敢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贾母跟前,此刻他感觉到大老爷情绪不对,身子一紧,便低下头来。
      
      “先前派人唤她,人不来。便想着既然琏二奶奶架子大,必要自己亲自来请才行。”贾赦讥讽道。
      
      贾母气道:“你还有脸说她架子大,你呢,你老娘叫你来说说那五千两银子的事儿,怎么不来。”
      
      “我已叫人传话了。之所以不来,是为了您好,我一来说得更多,只怕会更加惹您不快。”贾赦道。
      
      贾母气消了,“哟,合着我还得感谢你的孝敬?”
      
      “儿子的确是出于孝敬才那么做。”贾赦肯定陈述道,他神态自若,很有底气,叫人瞧着的确像是在说实话。
      
      贾母气得不行,为了骂贾贾赦,她散了宝玉、黛玉等孩子们,指着贾赦的鼻尖质问他要那五千两银子做什么。
      
      “闲着没事儿,想留着压腰。怎么,我堂堂荣府大老爷,想花点钱还要低三下四去求别人?该说的道理我已经打发小厮讲过了,若还是有人不懂,我也无话可辩。”贾赦道。
      
      贾母忽然想起贾赦叫人传话表明他是荣府爵位继承人的事儿,心里就恨。提起爵位继承,她就后悔当初肚子里怀着的第一个是他。这要是老二先出来,该多好。
      
      贾母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口大口喘气,此刻要人搀扶着拍背顺气才行。
      
      贾赦提出告退,转而让王熙凤跟他走。
      
      王熙凤赶忙求救似得看向贾母。
      
      贾母冲贾赦道:“你已经拿了银子,还想怎么样,竟有胆量跑我这儿来对凤丫头兴师问罪。你有什么事儿非得找她,和我说!”
      
      贾赦对贾母报以极其耐心地微笑,“这事儿还真只能她来。”
      
      “你说!”贾母不服劲儿道。
      
      “瞧给您急得,”贾赦对贾母一直保持客气地微笑,“很简单,她给我生孙子。”
      
      贾母一听脸色变了,她再次抬手指了指贾赦鼻尖,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闲来无事就算了算,儿媳自进门至今已经有近两年了,肚皮一点动静都没有。”
      
      贾母瞪大眼,真没料到贾赦会突然说起这事儿。
      
      王熙凤半垂着脑袋,脸色惨白。服侍丈夫、生儿育女是她为人之妻的本分,她自己肚皮不争气,纵有百张嘴也无法辩驳。
      
      贾赦所言的确是公婆该操心的事情。
      此事贾母不占理,也没法狠说贾赦,只得缓和语气道:“小两口都还年轻,急什么,孩子不是你想就能来的,要靠缘份。”
      
      王熙凤适时地发出啜泣声,一边抹泪一边给贾母跪下赔罪,而并不是给贾赦。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