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八卦杂志 ...

  •   
      贾母更是心疼,把王熙凤唤到身边来,好好哄着,转而就再说贾赦。
      “这孩子打从嫁进荣府,便一刻都不得闲,兢兢业业管家,她——”
      
      贾赦截话道:“身为长房媳妇儿,生儿育女是她第一要做的本分。母亲,您便是心疼要护着她,也该有个度!管家算什么,此事找谁代劳都可,但这生嫡孙的事儿能找别人代劳?呵,那她可要做好收休书的准备了。”
      
      “你——”贾母噎住。
      
      王熙凤不敢造次,连连给贾赦跪着老实赔罪。
      
      “你最好安分的对这件事上心,不要舍本逐末,尽把精力花在没用的事情上。”
      贾赦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很明显的从王夫人身上扫过。
      
      王夫人心一惊,当下就知道她是因自己才去打压王熙凤,闷气至极。但人家表面上是公公教育儿媳妇儿生孩子的事儿,王夫人没法辩驳,只能憋气的选择默不作声。
      
      王熙凤当然明白了贾赦的暗示,朝着贾赦的方向磕头赔错。她素日伶牙俐齿,此刻却肚皮不争气被人刁难成了闷嘴葫芦。
      
      贾赦也没有再过多为难王熙凤,毕竟在场的人多,太过了,倒显得他作为公公过于刻薄。他勾了下手指,示意王熙凤可以起身了,自己则转身告辞。却走出两步远,忽然顿住,让刚刚放松下来的王熙凤又把心提起来。
      
      王熙凤忙躬身对着贾赦。
      
      贾赦侧首斜睨,“提醒你们,晨昏定省,是本分!”
      
      王熙凤惊得睁大眼,大老爷这是在当众骂她不孝顺。她又被当头打一棒,王熙凤负气的落泪,唯一能做的是默默躬身赔罪,目送贾赦离去。
      
      王熙凤被贾母哄了一会儿之后,出门便冷静下来,觉得大老爷那边终究是她公公,明面上她得做得过去,不能让人挑出理来。遂等着邢夫人出来后,便同她一块儿坐轿子去见贾赦。
      
      “话已说完,你来也没用,回吧!记住,我不听人说什么,只看她做什么。”贾赦说罢,便打发了王熙凤。
      
      王熙凤退出来后,心惊不已,感叹大老爷气势威严忽然如此不同,她有一瞬间甚至恍惚了,以为刚在他面前那般气派说话的人,是她的舅舅王子腾。
      
      王熙凤回去的时候,正碰见贾琏,气得劈头盖脸便狠骂他。
      
      “是你生不出孩子,赖我什么。”贾琏恼道。
      
      王熙凤转头又推一下贾琏,“我说的不是这个,是老爷的气派性情,似乎大有不同了。我听说他真把房里的小妾都打发了,你说他到底是抽了哪门子的疯。”
      
      “哼,你这就不懂男人了。他不是刚领了五千银子?旧的不去,哪来新的。”贾琏色眯眯笑道。
      
      王熙凤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现在就去见他,该请安就请安,顺便看看他到底如何,最近他厉害着呢,弄得老祖宗都对他没法子。”
      
      “得了吧,他混账起来,咱府里谁会对他有法子。”贾琏无奈感慨一句,借口就不想去。
      
      “放屁辣臊,你赶紧去!”王熙凤作势抬脚,吓得贾琏立刻弹身,逃似得出门。
      
      到贾赦院的时候,贾琏看见贾赦正坐屋内,拿着一本账册,用一支笔画什么。
      贾琏就打量起贾赦手里的那支笔,十分奇特,杆子看着跟毛笔杆子差不多,但笔尖却是削出来的,中间是黑芯儿,画出来的东西也是黑的,却比小狼毫还细。
      
      “父亲。”贾琏行礼。
      
      “坐下。”贾赦依旧再看账本,没抬头。
      
      贾琏默默等了一会儿,发现屋子里实在是安静的叫人尴尬,赔笑道:“她都跟我说了,儿子以后会带着她早晚来跟您定省,还请父亲原谅我们以前的不懂事。”
      
      “嗯。”贾赦应了一声。
      
      等了会儿,贾琏见贾赦没有再开口的意思,“那儿子就先告辞了。”
      
      贾赦这时方抬头看他,“你们夫妻该有个孩子,以后没事不要出去乱跑。”
      
      贾琏苦笑:“便是我有空,她管家比谁都忙。”
      
      “这是你身为长房嫡子该尽之责,不用我多说。至于你媳妇儿那边,由不得她,我自会让你继母督促此事。”贾赦分度道。
      
      贾琏点点头,这事儿他没有理由推脱,其实他自己也着急要孩子。
      
      打发走了贾琏,贾赦便叫来邢夫人。
      “琏儿夫妻延续子嗣的事儿你来敦促。回头请个好点的大夫,给琏儿媳妇好好看看,身子该调理就调理。记住,一定要找好大夫,别弄个卖假药的江湖骗子来。要是没什么病,也给她弄点味道不好但很滋补身子的东西吃。”
      
      邢夫人立马明白老爷的意思,不禁为难:“老爷也知道,凤丫头泼辣着呢,若她不服我管,该如何是好。”
      
      “你长她小,还怕她不成?记得三天一小诊,五天一大诊,闹得她分心最好。”
      
      邢夫人赶紧应承,转身就去请大夫。
      
      贾赦则去了书房,他该琢磨琢磨把荣禧堂要回来的事儿了。
      
      贾赦执笔开始写稿子,他根据近几日看得话本杂记的行文风格,同时没有进行过多的修词,只以旁观者的角度,实事求是地把荣府的现状描述出来。贾赦都不需要过多赘述,读者自然就能从中观察出贾母过度偏袒幼子,以至于长幼无序的行为。
      
      但这件事要通过怎样的方式宣扬却是个问题。直接让人去用嘴传肯定不行,一个传一个,不仅时间慢,内容容易出现偏差,也达不到产生舆论压力的效果。而且京城内像荣府这样的高门大户,是不会在乎市井流言如何。对于贾母偏心令二房霸占主房荣禧堂这类事,估计只有在贵族圈里传疯了,迫得她们在权贵圈里没了面子,才会不得不改正。
      
      最稳准狠的办法,就是把他写的稿子印刷无数份,然后快速分发到各个权贵的府上,瞬间引发舆论爆炸。但贾赦仔细考虑过这样做的风险,太容易暴露动机,因为整个事件的唯一得利者就是他,但凡有脑子的人事后肯定会反应过来。
      
      所以还是那句话,想掩人耳目,他得去挖一些别人的丑料一起爆,混淆视听。总之,此事做得越谨慎,对他越有好处。
      于是,贾赦就着手让猪毛等人去探查一下他人丑料。最好是官府不肯做主的坑蒙拐骗,恃强凌弱之类恶行,逃得过法律制裁,舆论也饶不了他们。
      
      不过如此算一算,自己的事再加上别人的放一块,貌似可以凑出一本杂志了。反正既然已经考虑到这地步,何不干脆就弄正经点,就按照一期八卦杂志的标准来做。
      
      贾赦决定好这件事情之后,便接着开始慎重考量印刷、发行和渠道问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