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就拿钱了 ...

  •   
      “就是,我瞧他那衣裳料子又滑又亮,肯定精贵。人长得好,又和善,还肯上我们这种小店来,半点不拿架子。我要是女人就嫁给他。”店小二双手交叉,放在胸口。
      
      刘掌柜转手就拍他一脑袋,“你就是个女儿家,能配得上人家身份?混小子,又做春秋梦,痛快干活去!”
      
      “老爷,咱们还去三字坊?”猪毛问。
      
      “不去。”贾赦道。
      
      猪毛挠挠头,真不太明白老爷为何突然要问印刷坊之事。
      
      回到荣府,贾赦便叫猪毛先去账房领五千两银子出来。
      
      猪毛忙询问老爷的因由,却被告知没有。猪毛这下发愁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都不用试,一准儿会被账房的人打发回来。
      但猪毛还是惹不得老爷,乖乖去账房把话转达,果然不出所料,账房的人根本没有给钱的意思,还顺便把猪毛笑话了一通。
      
      “上嘴唇挨天,下嘴唇着地。我看你是不要脸了,这可是五千两银子,不是五两,是你个小厮来说要就能要得?便是大老爷亲自来,我也是这话,得报了二太太同意,我这钱才能支出去。”银库房总领吴新登道。
      
      猪毛料到会如此被打嘴巴,可想是一回事儿,真听见人讽刺自己,便是另一回事儿了。猪毛气得手都哆嗦,顶着一张火辣辣的脸,回来跟贾赦告状。
      
      贾赦听了不气不恼,反而把二柱子和万福都叫上,让他们三人再一起去一趟。
      
      猪毛心料这照样也是没结果,却因老爷态度坚定,没有办法。他只得听从,带着二柱子和万福又跑一趟。
      
      吴新登刚跟人大肆嘲笑过猪毛求银子的事儿,转头又见他多带了两人来,意料他是不服气才故意来挑衅,更加恼火,指着猪毛鼻子就骂:“你当这银库是你家开得?多带两个人来这撒泼,你便了不得了?老子还会怕你不成,今儿就把这话撂这了,钱没有,想要就叫你家老爷去找二太太要去。”
      
      “我可不是来挑衅,是老爷看你不给,叫我们三个再来一趟。”猪毛解释道。
      
      吴新登边心不在焉的拨弄算盘,边讽刺道:“哟,他自个儿没能耐,吓唬我们这些小人物有什么出息。”
      
      “那要劳烦你教教我,何为出息?”一记温良的男声打过来,让吴新登的耳朵一时有点恍惚。
      
      吴新登觉着这声音熟悉,可这说话的调调又好陌生,让他竟一时竟想不起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他抬头望去,门口空空如也,在他的视线内并没有人。
      就在吴新登恍惚觉得自己听错的时候,门前忽然闪现一个人影,赭色花素绫直裰,腰间束着苍蓝蝠纹玉带,颀长身姿,神采英拔。
      
      “大……大老爷!”吴新登腿软,差点就跪下了。
      
      贾赦踱步进门,目光却一直没有落在吴新登身上。他坐到案台后,左手托着下巴,另一手随便翻了翻桌上的账本。
      
      “老爷,小的该死,嘴巴欠了!”吴新登假模假样的自抽一下嘴巴,然后凑到贾赦跟前解释,“这事儿小的已经打发人去回禀二太太了,可二太太那边说并不知道此事,也不知老爷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小的们又不敢随便做主,实在是没办法。要不老爷您打发个人,先去和二太太那边说清楚,我这就给你拿银子去?”
      
      贾赦看眼正赤红着脸怒气冲冲的二柱子,道了声:“掌嘴。”
      
      二柱子高兴地应一声,撸起甩袖子,先找着吴新登的膝盖后踢一脚,迫使其跌倒,接着就骑在他身上,左右开口,狠劲儿地山吴新登的嘴巴。账房的其他人前一刻还觉得能看老爷撒泼的热闹,眨眼忽然发现吴新登挨打了。
      
      有心人赶忙跑去告诉往王熙凤和二太太。
      
      吴新登一直嚎叫着,他心里不忿,想有所反抗,在碍于大老爷再此,这份儿委屈他只能强忍着承受。可等着,一会儿二太太的人回来给她做主。
      
      贾赦一点都不觉得吴新登的叫声吵,一页一页翻看着账本,直到周瑞家的来了,病她一块来的还有平儿。
      
      贾赦见二柱子打得手酸,才算叫停了。
      
      “大老爷,您这是?”周瑞家的试探问。
      
      贾赦却不理会他,只看着跪在地上那个万般委屈肿着脸的吴新登。“我问你,荣国府是谁袭了爵位?”
      
      吴新登立刻端正姿态,冲着贾赦跪好,颤颤巍巍道:“是大老爷。”
      
      “我看你好歹会识字算数,该懂些平常道理。你倒说说,这敕造荣国府的主人是谁?该谁说得算?”
      
      “这……”吴新登心里咯噔一下,大老爷一句问话,令他犹若当头棒喝,瞬间惊得半条魂儿都没了。
      按照朝廷的律法规矩,因爵位所封的产业自然全部都由爵位继承所有。这荣国府是御封,自然该是袭爵的大老爷所有。而且不单单是荣国府这座府邸,当年荣公受封,随之御赐下诸多产业,这些因封爵而恩赏下来的东西,也该由赦大老爷所有。
      
      “本老爷花自己的钱,却还要和别人通报,而且还是一个女人,这未免太可笑了些。”贾赦本来平和的面容突然阴冷,他凌厉地扫过立在门口的周瑞家的和平儿,猛然拍桌。
      
      吴新登吓得一哆嗦,他看眼周瑞家的,见周瑞家的抿着嘴说不表态,他也不敢冒头儿找死,连连给贾赦磕头赔罪。
      
      “光赔罪有什么有,还不快去把我们老爷要的钱悉数奉上来。”猪毛大声呵斥道。
      
      “是是是。”吴新登弓着腰,赶忙抖着手取来账本,写明钱数,然后要忐忑的送到贾赦跟前请他签字。贾赦哪会理会他,依旧从容地翻着手头上的账本,似乎就在等事情结束。
      
      吴新登愣了,不知该怎么办好。
      
      二柱子冷笑:“这点小钱哪用得着老爷亲自出手,我们代签就是。”
      
      吴新登料到这几个小厮不怎么识字,自己替他们把名字写上,只叫他们按手印画押即可。
      
      事情完毕,他就去取来五千两银票。这次他学乖了,只敢把银票毕恭毕敬的送到二柱子的手里。
      
      二柱子拿了钱,点了点数量,转而报给贾赦。
      
      贾赦这才起身去了,不过手里的账本他却没丢,直接带走了。
      
      吴新登虽想要回,却也没那个胆子,只得干憋气。等他确认赦老爷的背影真的消失了,吴新登才敢转过身来,几乎是哭着求周瑞家的。
      
      “您们二位也瞧见了,大老爷那般,我一个下人真应付不了,瞧瞧我这脸被打得,实在是没办法。”
      
      周瑞家看了整个过程,自然清楚,气得哼两声,回去回王夫人。平儿这边也自然要告知王熙凤。王熙凤一遍骂大老爷有闹事儿,一边不敢怠慢,连忙赶到王夫人这里。
      
      王熙凤进门时,正好看着满地佛珠滚落。便知道王夫人这会儿当然十分生气,不然也不会失手扯坏了她素来珍爱的佛珠手串。
      
      “您瞧他这事儿,真叫人不省心,五千两说拿就拿走了。”王熙凤坐下来,先试探地放一句话。
      
      “你公公是何等人,咱们心里都有数。这五千两他拿去做正事,倒不碍什么的,怕就怕他又拿来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回头这事儿若被老太太知道了,我们少不得要挨训斥,受一个官家不当之责。”王夫人忧愁的叹口气,便端着茶引起来。此刻她心里实则早就气疯了,不过在王熙凤面前,她总要拿出镇静的派头来。
      
      “太太说的是,那我便派人去知会老太太一声,也免得回头我们因此担责。”王熙凤抚慰道。
      
      王夫人听到了自己想听的,总算情绪稳了下来,淡淡地“嗯”一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