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最后程阳升从柜子里找了条被子给俞木,让俞木在地板上睡了。
      房间有空调,地板上又铺有地毯,俞木倒也不冷,只是觉得有点憋屈。
      他重生到上将的儿子身上,却没床可睡,只能睡在未婚夫房里的地板上。而且更憋屈的是,未婚夫刚才当着他的面哭了一阵,好不容易不哭了,现在又坐在床上死死瞪着他……这种待遇实在难得。
      
      然而一直绷着神经,俞木实在累得很。他再没心力去想其他事情,躺在地上没一会便沈沈睡去。
      一夜无梦,俞木醒来时已是隔天早上。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第一眼便看见程阳升坐在他面前盯着他看。程阳升发现他醒了,脸随即拉了下来,掀起他身上的被子。
      
      “啊!”俞木又是吓又是冷。
      “叫什么叫!都几点了还不起床!乾脆睡死算了!”程阳升边说将被子整齐折好,折好后也没放回柜子里,而是开门放到门外去。
      俞木注意到床上的被子没折,还维持着昨晚看见的样子,似乎完全没动到。
      而他也注意到,刚才他睁开眼的那瞬间,程阳升用着一种极温柔的神情看着他……
      
      “快出去!还赖在这里干什么!滚!”
      
      什么温柔,一定是他看错了。
      俞木夹住尾巴头也不回地跑了。
      
      他房间还打不开,因此只能待在一楼客厅。俞将军夫妇都醒了,一到客厅,便见两人坐在沙发上,俞建英看着阅读器,华珍手上拿着本纸本书看。
      “早。”俞木朝他这对陌生的父母问候。
      俞建英听到只是抬头对他笑了笑,又低下头去看阅读器。
      华珍则抬起头来朝俞木笑,说道:“早餐在厨房,今天我让机器人煮了你最爱吃的粥,还热着。”
      “嗯,谢谢妈妈。”俞木不想和这对父母多相处,小声道谢后便溜了。
      
      俞家的饮食都由家务机器人负责,厨房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用餐的地方,连冰箱也很少使用。因此厨房的装修极为简洁,没有任何杂物,看在俞木眼里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生气。
      
      不过俞木也管不着这么多了,他只一心期待着今天的早餐。
      俞本最爱吃的粥会是什么样的粥?鸡丝鲍鱼粥?蟹膏粥?牛肉粥?
      
      一会,俞木脸绿了。
      他手上端着一碗菜粥……看起来十分难吃,又绿又稠,鼻涕似的。
      吃起来……不负俞木的期望,果然十分难吃,毫无味道,一股菜味,俞木吃了两口就反胃了。
      
      俞木吃不下了,完全想不透俞本怎么会喜欢吃这种东西。
      现在唯一能让他稍稍高兴的是他还明白这东西难吃,看来他的口味是随着自己来,而不是随着俞本变化。
      好想吃个大汉堡……
      
      唔,他喜欢吃汉堡薯条?
      俞木想了想,决定开个备忘录把这条信息记在通讯器里。
      他不晓得自己究竟是谁,但好歹得把自己的喜好记下来,说不定未来某天能派上用场。
      
      俞木的粥还没吃完,程阳升便下楼来了。
      程阳升没进厨房来,待在客厅和俞建英说话。俞木没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只隐约听到“奶奶”“午餐”这类的字眼。
      
      一会,程阳升进来,皱着眉走到俞木身边,不耐烦道:“你吃完没?吃个饭也能拖拉,快点!”
      “哦……”俞木不明白他在催什么,但看他脸臭得很,只能努力把那碗难吃的粥吞到肚子里。
      
      然而那粥太难吃了,俞木吃了两口不小心又吐了一口出来。
      程阳升看在眼里,低声骂了句,直接把他手上的碗抢走,一股脑塞到家务机器人手上,急促道:“处理掉。”
      
      “走了!”程阳升踹了一脚俞木坐的椅子,“快点,慢吞吞的!”
      “去哪?”
      “去奶奶家!”
      
      程阳升的脸实在太臭了,俞木不敢再问,只能跟在程阳升背后走。
      经过俞家夫妇时,程阳升的脸色好了一点,还打了声招呼。然而才一踏出家门,程阳升的脸又拉了下来,臭着一张脸拉着俞木走向停在车库的一辆悬浮车。
      
      俞木看程阳升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就要上去,想也没想便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要上车。
      然而他才碰到门把,便听程阳升吼道:“谁准你坐那!”
      他抖了两抖,赶紧拉开后座的门钻进去。
      
      俞木进了车之后,才明白为什么副驾驶座不能坐。
      副驾驶座的座位上放著一条长长的绿色毛毛虫抱枕,程阳升一上车,便先倾过身替毛毛虫抱枕系上安全带,还温柔地亲了口。
      温柔完,程阳升瞬间变了脸,转过头来道:“系安全带啊!你想死方法多的是,别死我车上!”
      俞木又赶紧战战兢兢地系安全带。
      
      又一会,俞木明白了为什么程阳升这么关注系不系安全带的问题。
      因为这人根本是在飙车啊啊啊!
      好快好快!好快好快啊啊啊!车都飞起来了!不对,这车本来就是飞起来的!
      救命!
      
      “你开慢点啊!”俞木开始惨叫了。
      程阳升不说话,开得更快,时速早超过了限速,甚至还连闯了几个红灯。
      
      坐在后座的俞木只觉得四肢发凉,一阵反胃,头又一抽地疼了起来,脑海中跑过许多混乱的画面。他有预感再这么下去自己会死在这车上,再也顾不得这么多,解开安全带便向前扑去。
      程阳升能开这么快一定是将安全设定关掉了,否则一般时候车子不能开这么快,只要俞木找到安全开关便能让车慢下来。
      
      可俞木的手才一伸出去,程阳升就伸出手来将他挡住,不给他一点机会。
      俞木快吓疯了,喊道:“你不是不想我死在你车上吗!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改变主意了。”程阳升的语气很冷静,“我今天突然想要你死。”
      
      这人在发什么神经!俞木看著眼前的人,确定这人是个疯子。
      这疯子想要他死,但他现在能死吗?
      他连自己是谁都还没搞清楚,怎么能现在死!
      
      俞木碰不到安全开关,但他碰得到前头的座位,于是伸手就去扯坐在副驾驶座的毛毛虫抱枕。
      “你干什么!”这回换程阳升吼了。
      
      程阳升一看他碰那条抱枕,立刻踩了煞车,扑过去护住毛毛虫不让俞木碰。
      煞车来得太急,两人都向前撞去。俞木没系安全带,头上重重地撞了一下。而程阳升虽然系着安全带,但只顾虑那条毛毛虫抱枕,自己搞得狼狈,车上乱成一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条路上碰巧一台车也没有,这样的紧急煞车才没带来其他危险。
      
      俞木撞得疼,捂著头又是委屈又是愤怒,一下子情绪控制不住,喊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说清楚行不行?要死也让我死得明白!”
      程阳升解开毛毛虫抱枕上头的安全带,紧紧将它抱在怀里一言不发。
      
      “都说我什么也记不得了!什么程阳升,什么俞本,我谁都不记得!你要出气也别出在我身上!”
      “那你是谁?”
      “我?”被这么一问,俞木满肚子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只剩下茫然,“我记不起来……我撞到了头,真的什么都忘了……”
      
      “你怎么不乾脆撞死算了?”程阳升把毛毛虫抱枕放回副驾驶座,转过头来看着俞木,“你是不是以为你说你忘了,以前的事就能一笔勾销?”
      这回程阳升没有瞪人,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俞木。俞木的身体向后缩了缩,本能地感到害怕。
      程阳升看他那副怂样,冷静道:“行,我不管你是真忘了还是骗人,我就和你说一次,你给我记牢了。”
      
      “我是程阳升,而你是俞本。”程阳升指著俞木,“一头畜生。”
      “你的哥哥俞木是我的爱人,他是世界上唯一真心对我好的人。”
      程阳升说到俞木的名字时,神情柔和许多,甚至还笑了笑。
      
      “我要和木木求婚,我知道他一定会答应,他甚至连度蜜月的钱都偷偷存了。他还以为我不知道,想给我一个惊喜……”说到此处,程阳升的笑容消失,声音沙哑了起来。
      “但你明知道那一天我要和他求婚,你还逼他和你出去。你用精神力控制他……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怎么会知道如何抵抗你……”
      
      程阳升的眼睛红了,质问道:“你也知道害怕?那为什么当初你要关掉安全模式?你为什么要喝酒?木木他胆子那么小,一定很怕……”
      
      程阳升说不下去了,低着头哭了起来,一个大男人就像个小孩一样屈著膝哭。
      即使他不说俞木也能猜到后来是怎么一回事。俞本酒驾出了车祸,但俞本没有死,同车的俞木死了。
      
      原本那会是程阳升最开心的一天。
      他要告诉俞木自己升阶了,离他们搬离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还要带俞木去他们年少时候常待的地方,想在当初他和俞木告白的地方求婚。
      但是他没有等到他的木木,再也没有等到。
      
      “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竟然还和你订婚?”程阳升又抬起头,眼泪还没完全止住,“我没有疯,还不到我疯的时候。”
      “你爸妈给我的,我得还……而且奶奶年纪大了,他分不清楚你和木木了……木木说过我们要照顾奶奶,我得让奶奶开心……奶奶想要我和木木结婚,奶奶走了,我就可以谁也不管了……我要去找木木,木木还在等我。”
      想到能和木木在一起,程阳升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他满脸眼泪,却又在笑,看起来像个真正的疯子。
      
      “我知道你喜欢我,你爸妈也喜欢我,但是只有木木是真正喜欢我的人,其他人都是骗子。”程阳升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来擦眼泪,又打开了车上的安全模式开关,“爱我的人都死了。”
      
      车子再次发动,平稳地在半空中的道路上行进著。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休怪本尊拔□□无情和草洛酒豆的地雷,么么哒!!!
    瓜瓜是话比较多的类型,但为了怕影响大家气氛,有话说这里会少说一点- 3-
    有任何问题可以在评论区找到我,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