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俞木坐在后座发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刚才程阳升的哭声还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能让一个心理素质高于常人的军人哭成那样,只有最难过最无法释怀的事。
      
      俞木很想抱抱程阳升,但他知道俞本的身体没有资格碰触程阳升。
      他不喜欢俞本,从他醒来的那一刻他就不喜欢。
      
      但讨厌之馀,他的内心深处又有一个疑惑悄悄萌芽。
      他会不会其实就是俞本?
      重生只是他的幻想,他就是俞本,那个程阳升痛恨的人。
      
      俞木也想哭。
      但他哭了有什么用?程阳升哭了还有他在意,但他哭了只是凭白惹人厌,没人会心疼他,他谁也不是。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离开十五区,乡村景色取代了高楼大厦。
      外头是一大片绿色的草地,几棵低矮的树三三两两地立在微微起伏的小丘上,还有几间低矮的房子点缀。
      
      程阳升在路边停下车,不远处有一幢小房子。
      那幢房子应该就是奶奶家了,俞木不安地等着程阳升开口。
      
      程阳升打开置物箱,拿出枝笔。
      “靠过来。”
      “做什么?”
      俞木摸不着头绪,好怕程阳升要拿笔戳他眼睛,根本不敢靠近。
      
      见他那怂样,程阳升翻了白眼,不屑道:“看我都忘了你现在的失忆设定……你真的很行,从小把戏一套一套的,都演不完。”
      俞木想反驳,但是怂。
      
      程阳升又转回去,在仪表板边拿了张照片,他举起那张照片在俞木面前晃了晃。
      “这是你哥哥。”
      “我们……”
      程阳升猜到他要说什么,凶狠地打断道:“闭嘴,你们长得才不像!我家木木有一颗小痣,特别可爱!”
      
      照片中的俞木和俞木从镜中看到的俞本几乎一模一样,但一细看,能看见他的右脸颊上方有一点小小的黑痣,和俞本光洁无瑕的脸不同。
      那小痣并不碍眼,倒是平添几分活泼,使得照片中的俞木看起来十分亲切。
      
      “只有我家木木才有。”程阳升的语气几近炫耀,像是小孩炫耀着最心爱的宝贝。
      不过他的得意只维持了片刻,没一会他的笑容又消失了,摸着照片喃喃说着俞木听不清的话。
      
      俞木还是不敢说话,只能在一旁等着。
      一会,程阳升收起照片,吸吸鼻子,低头打开笔盖。
      俞木这才发现那不是一般的笔,而是化妆时用的东西。他虽然不确定那该用在哪里,但这下能够放下心来,至少那笔看起来戳不死人。
      
      程阳升一言不发地靠过来,一手拿着笔,一手捏着俞木的下巴让他抬起头。 
      
      程阳升的身体还在驾驶座上,俞木被拉得只能自己往前靠,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程阳升虽然冷淡,但那表情出现在他英俊的五官上又有了不同的效果,俞木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紧张地闭上眼睛。
      
      他感觉到脸上微微一凉,是程阳升用那枝笔点了一下,正点在他的右脸颊上方。
      
      “别睁开眼,就这样闭着一会。”
      
      原来程阳升好好说话时声音能够这么温柔,俞木听了心中有点不明不白地嫉妒,嫉妒着那个已死去的人。
      俞木猜想程阳升正借着俞本的脸回忆着自己死去的木木。
      
      程阳升哭了吗?
      他这么讨厌俞本,却只能在俞本的脸上点上痣,假装是他的爱人。
      
      一想到程阳升也许又哭了,俞木的心脏便紧紧缩了一下。明明这人一点也不喜欢他,但他已经学会如何为对方心疼。
      
      俞木睁开眼睛,便见程阳升望着他,眼神几近痴迷。程阳升没有哭,因为他的脑海中正想着他的木木。
      他们靠得很近,程阳升离俞木就那么点距离,只要向前一点便能碰到。
      
      俞木的脑海中闪过许多凌乱的画面,他无法捕捉,更无心理睬。此时此刻他的大脑一阵发热,只想与程阳升亲近,忍不住倾身向前。
      
      然而他还没碰到程阳升,眼前便是一闪,左脸一阵热辣,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俞木有你这种弟弟是他这生最大的不幸。”程阳升说完,坐回驾驶座上。
      
      俞木捂着脸,彻底清醒了。
      刚才他是魔障了吧?竟然想亲程阳升!
      他明白自己的确对程阳升有说不清的好感,但他不知道那股莫名强烈的好感会能让他做出这么疯狂,甚至可以说是不要脸的事情。
      俞木尴尬透了,简直想掐死刚才的自己。
      
      “你给我听好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程阳升厌恶地道,“就算我和你结婚也一样,你再怎么做都没有用,你在我眼里都是一个人渣。”
      俞木知道他真的恶心了程阳升一把,自己实在也尴尬得想飞,只能先忽略程阳升话里的侮辱,说道:“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闭嘴。”程阳升根本不想听他道歉,“待会别把你那大少爷架子摆给奶奶看,你要敢让奶奶不高兴,出来我打死你。”
      
      程阳升话题换得太快,俞木还没反应过来,程阳升便开门下车。
      俞木赶紧下车跟上,紧张地问:“我怎么学?”
      程阳升不说话。
      
      “你既然都信了我记不得,那你好歹把俞木是什么样子和我说说,不然我要怎么学!”
      程阳升停下脚步,不耐烦地道:“怎么好怎么来,懂不?”
      
      “不懂!”
      “木木是最好的人,所以你说话好听一点,嘴甜一点,勤快一点,行吗?”
      俞木心想我说什么你都瞪我,我不懂你的标准。
      
      程阳升看他那样子,满肚子火,推了他一把,恶着声道:“我和你说最后一次,奶奶年纪大了,分不清楚你和木木。你要让奶奶开心,那你就把木木的样子学着点,别让奶奶看到你原本的德行。”
      “哦……”
      “还有一件事我和你说明白,免得你又自作多情。”程阳升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木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程阳升抬手揉俞木的左脸,试图想把巴掌印给揉淡点。但俞木的脸都快被揉成面团了,那个巴掌印依旧明显,稍微对一对就知道那是程阳升的手。
      
      “活该呢你,谁让你不规矩。”程阳升暴躁了,“你说待会进去怎么解释?”
      “就说……玩的?”
      “傻逼,谁想和你玩!”程阳升推了俞木一把。
      俞木欲哭无泪,心想我现在不就你的出气桶吗!想打就打想推就推!
      
      程阳升牵起俞木的手,俞木被这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把手抽开。
      然而他的手被程阳升紧紧抓住,只听程阳升说道:“不是我想牵你的手,而是从现在开始,你得是木木。”
      
      程阳升带着俞木来到那幢小房子前,深吸一口气,按下门铃。
      不久有人开门,来的是一个老婆婆。
      
      在这人均两百岁的时代里,一个人的大半辈子都能维持在年轻时的相貌,只有生命最后的阶段才显得衰老。这老婆婆白发苍苍、满面皱纹,一看便能知道她的年纪至少两百岁有。
      这人便是俞本的奶奶,是位从军部退役下来的哨兵,当年也是军部的高级军官。
      
      俞木原本以为奶奶会是位严肃的老人,就和俞本的父亲一般不苟言笑,但没一会就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奶奶一看到他们来了,便笑得合不拢嘴,忙拉着他们的手让他们进去。
      
      “昨天才买了蛋糕,想说阳阳爱吃,今天你们就来了!早饭吃了没?来吃蛋糕!”
      “一早就想来看奶奶,连饭都来不及吃。”程阳升拉着俞木到客厅。
      
      奶奶家的客厅布置的很温馨,俞木一脚踩在软绵绵的地毯上,心里有股莫名的放松,这种舒服的感觉和俞家给他的压抑感完全不同。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两大盘芝士蛋糕,俞木看了忍不住吞口水。
      
      “咕噜。”俞木的肚子叫了。
      “咕噜。”程阳升的肚子也叫了。
      俞木囧了。
      
      他有预感程阳升想揍他,然而抬起头来,却见程阳升面带笑容地看着他,说道:“木木你快吃,你昨晚没吃什么,现在一定很饿了。”
      程阳升不只说,还端起盘子叉了一小块蛋糕递到俞木嘴边来。
      
      这是……
      俞木汗毛直竖,程阳升的画风变得太快他无法接受。
      
      “张嘴啊!”程阳升笑道。
      俞木愣愣地张开嘴,吃下程阳升喂给他的蛋糕。
      蛋糕入口及化,又甜又浓的口感在他嘴里化开,他看着程阳升的笑容,忍不住呆呆地笑起来。
      
      他发觉自己重生后最大的危机并非有一个恨他入骨的未婚夫,而是在那个人不可能喜欢上他的同时,他越来越喜欢那人。
      没救了,好想重新投胎。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久没来了?”奶奶看两个孩子吃蛋糕,脸上都是笑。
      “木木前阵子生病,一直没好,怕来了传染给奶奶。”程阳升回答,“而且前些阵子我出去执行任务,去了三个多月,这两天才回来。”
      “还顺利吗?”
      “还行,就是比较累,而且想奶奶想木木。”程阳升不好意思地笑笑。
      
      程阳升好好说话时人模人样的,和进门前那动不动又哭又吼的样子截然不同,根本是两个人。
      俞木边听他们说话,一边低头吃蛋糕,脑子里全是程阳升的事情。
      
      “木木今天怎么都没说话?”奶奶看俞木不发一语,赶紧关心,“身体还没好吗?还是蛋糕不好吃?”
      “我……”俞木突然被点名,吓了一跳。
      
      他一紧张便反射地转头看程阳升,只见程阳升带着温柔的神情朝他笑,而桌子底下,程阳升的中指笔直地竖立着。
      他从程阳升的中指上感受到强烈的威胁。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isKidding和秦九歌的地雷- 3-
    今天小攻没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