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俞家在一张长方形的饭桌上用餐,俞将军夫妇各坐一端,俞木和程阳升面对面坐着。
      程阳升身边的空位也摆着一副碗筷,是吃饭前程阳升摆上的。他拿出来时华珍脸色不太好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俞家购买的家务机器人等级很高,煮出来的饭菜味道不错。但俞木紧张,根本没有心思去品尝饭菜,一边吃饭还得一边提防着有人和他说话。
      所幸这家人吃饭时话不多,今天难得一家子都在,两个长辈也只是多说了几句,俞木支支吾吾了几句竟也应付过了。
      
      俞木从他们的话语中组织出线索,得知俞本身体状况不好,已经半年没去上班了。而程阳升出征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回来没多久,接下来能休息一段时间。
      虽然这对夫妇并未太过直接地将情绪表达出来,但俞木听得出他们十分宠爱俞本,还把俞本当小孩一样。
      听他说下午撞到了头、记忆模糊,他们也没有太当回事,只让他多休息,似乎以为是他又闹别扭了。
      当然他们待程阳升更是不差,听程阳升说出征累得很,说好之后要每天给他加餐补身体。
      
      严格来说这顿饭吃起来不算太艰难,但俞木总觉得气氛并没有像表面那般好。
      好不容易熬到饭吃完了,机器人将桌子整理过,俞家夫妇便催着俞木上楼休息。
      
      俞木想到他那打不开的房门,硬着头皮老实招了,说道:“那个……刚才出来时,我不小心把门锁上了……只是我太久没出来,密码忘了……嘿嘿……”
      俞木摸着头傻笑,怎么看怎么傻。
      
      “你这孩子越来越糊涂了。”俞建英道,“时间晚了,明天再叫锁匠来开。”
      华珍也点头道:“今晚你先和阳升一起睡。”
      
      俞木还在呵呵傻笑,听到这句话登时僵了。和俞本的前任睡!难道不会半夜被掐死吗!
      他赶忙道:“我睡空房就好了!睡四楼!”
      
      “你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华珍笑笑,“你和阳升都订婚了,一起睡一晚也不会怎么样,今晚一起睡吧。”
      订婚?俞木一脸惊恐。
      
      “阳升,俞本和你一起睡不介意吧?”
      程阳升僵硬地摇摇头,也不知道是表示介意还是不介意。
      “就这么说定了!没事早点睡。”华珍朝他们摆摆手,和俞建英一起上了二楼。
      
      一楼剩下俞木和程阳升两个人。
      俞木又一次感觉背后被一道阴冷的视线瞪着,回头一看,果然程阳升又瞪着他。
      
      俞本到底造了什么孽!为什么未婚夫会这么恨他!这是未婚夫还是仇人!
      他被瞪得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赶紧同手同脚逃上楼。他见程阳升还没上楼,不死心地又去试密码,只是怎么试门都打不开。
      
      俞木抬起脚想踹门,然而脚才抬起来,程阳升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冒出来,阴冷地道:“我还以为你又说谎了。”
      “啊!”俞木脚一软跌坐在地,“你别吓人!”
      
      “谁想吓你?”程阳升翻了白眼,转身便回到自己房前开门。他的房间没有锁,一推便开了。他见俞木还坐在地上,瞪了俞木一眼,喝道:“你到底过不过来?还要我扶你吗?”
      俞木搞不明白他怎么脾气这么大,想回嘴但没有胆量,只能扶着墙扭起来。
      俞本应该从来没有这样扶着墙扭起来过吧,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气得复活了……
      
      “快点!”
      俞木灰溜溜地滚到程阳升身边。
      
      程阳升的房间不像俞本的房间一样整齐,里头东西很多,有些凌乱。
      俞木正想走进去一点,便听程阳升又道:“不许动。”
      俞木赶紧立正站好,动也不敢动。
      
      “把衣服脱了,扔出去。”
      “脱衣服?”
      “叫你脱就脱,废话什么!”
      俞木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不懂,只好乖乖听话把衣服脱了,扔在外头的走道上。
      
      程阳升又指向房里的浴室,说道:“去洗澡,不许在我房里留下味道。”
      俞木只穿着条内裤,一头雾水地走向浴室。后头传来声响,回头一看,程阳升也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全扔在走道上。
      
      这是……洁癖?太严重了!
      俞木才踏进浴室,程阳升便出现在门口,冷着声道:“用那罐沐浴露和那罐洗发水,其他东西不许碰,毛巾和衣服我待会拿给你。”
      门碰地关上,俞木还愣在那。
      
      程阳升的敌意太强,相处起来很不舒服。
      但是,俞木不得不承认,当他看着程阳升的脸时,还是觉得……他喜欢这个人,和下午第一眼看见这人的照片时一样感觉,心脏噗通噗通地跳,像是看到梦中情人似的。
      
      只是为什么自己的梦中情人会是这副德性?
      该不会上辈子是个受虐狂吧……
      
      门又打开了,程阳升手脚很快,已经拿好一套衣服和毛巾牙刷进来。他见俞木还呆站在原地,没好气地道:“你是傻了吗?快洗,待会我也要洗。”
      “哦……”俞木别扭地拉自己的内裤,不知道该现在脱还是等程阳升走。
      俞木还在扭捏,程阳升已经快手快脚地帮他把毛巾摆好,牙膏挤好,甚至连水都转开了。
      “快点啊!还站在那干嘛?”程阳升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俞木直觉觉得,程阳升这人一定是面恶心善,而且挺鸡婆的。
      
      俞木混乱地随便洗了个澡,穿上程阳升给他的衣服。他目测程阳升身高有一米八五,这套衣服尺寸大了些,应该是程阳升的。
      他忐忑地开门出去。一开门,程阳升的声音便又传来:“洗干净了吗?别留味道。”
      房间的门仍开着,程阳升一直站在门口没进来,就这样只穿着条内裤低头看通讯器。
      
      “应该干净了……吧。”
      “去那里坐着。”程阳升走进浴室,进门前回头指了指角落的椅子,“我准你动之前不许动。”
      
      俞木好奇地转头想看房间里有什么,但头才扭了一下,便听程阳升在浴室里喊道:“不许乱看!”
      俞木乖乖坐好。
      他回想起重生文里头那些第一天就敢随便和人说话的主角,不禁佩服不已。现在他有一对厉害的爹妈,还有一个和他有仇的未婚夫……怎么想都不是能让他乱来的角色。
      
      哨兵太敏锐了,一点风吹草动也感受得到。俞木不敢转头也不敢动,只能正视前方。
      前方的衣柜上贴了不少照片,和他在俞本房里看到的照片一样,都是同样的两人。照片中的程阳升笑得十分开朗,和现在那种臭着脸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根本是两个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等,该不会他们两个从来没有相爱过,照片中程阳升能笑得这么开心是因为虐待完俞本了?
      但是俞本笑起来傻呼呼,看起来也不像装的啊……难道俞本也是一个受虐狂?
      俞木被自己的脑补雷囧了。
      
      还是说,程阳升有什么毛病,俞本饥渴难耐,只好劈腿?
      
      浴室门又开了,程阳升只围了一条浴巾出来。
      他冷冷看了俞木一眼,一言不发地到旁边的衣柜翻衣服穿。俞木看着他的背影,暗暗猜想他是怎么样地有毛病。
      
      “看什么看?”程阳升冷不防地说了句。
      “我没看你!”俞木赶紧转过头去。
      
      程阳升不屑地哼了声,穿上衣服,瞪了俞木一眼,坐到床上去。
      他拿起床边的光脑,将光脑在床上展开,翘着脚便看了起来。
      
      俞木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完全不敢动,因为他一动程阳升就清喉咙准备吼人。
      半个小时后,俞木受不了了。
      这家伙到底在干嘛?放置PLAY吗?
      俞木站起来。
      
      “别动!”程阳升随即喝了一声
      俞木卡在半蹲的姿势,囧了。
      “你到底有什么问题!”俞木终于忍不住朝程阳升喊。露馅就露馅吧,好过别扭得要死。
      
      “我让你坐着不许动!”
      “我想睡了!”
      “没人拦你!”
      “坐着怎么睡?你睡给我看看!”
      
      俞木回嘴后,看程阳升黑着一张脸瞪着他,顿时后悔了。
      程阳升阴沈地看着他,说道:“你今天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我警告你,你敢在我面前玩花样,我也敢揍你。”
      
      “我……”俞木不知道怎么回,只好把晚饭时那套说词又搬出来,“吃饭时候我不是说了吗?今天一觉醒来,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我甚至连你是谁都记不起来了!你凶我没用!”
      程阳升盯着他看,似乎在判断他有没有说谎。
      
      然而盯着盯着,程阳升又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光脑,根本不打算理他。
      俞木无法了解程阳升的思路,再一次囧了。
      
      不管了,反正他说都说了,不信也没办法。
      俞木又坐下,无聊地按着自己的通讯器。重生什么的一点也不好玩,小说里都是骗人的,他不想玩了,想死。
      
      “俞本,你怎么有良心说你忘了?”此时,沈默了一阵的程阳升又开口了,低声说着,“你真的是一个人渣。”
      程阳升说话的语气听起来莫名的哀怨,听得俞木毛骨悚然。
      “……我是真的忘了,没骗你。”
      “你忘了我是谁?”
      “不然呢!”
      “那么,你还记得俞木吗?”
      
      俞木?
      俞木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但是却又什么也想不起来。
      
      “你也忘了俞木?”程阳升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他,“有时候我知道这事不能完全怪你……但你怎么能把一切都推得一干二净?”
      俞木完全不明白,程阳升的语气令他很难受。
      
      “你怎么能忘了,你是怎么害死俞木?”
      “我……”
      
      程阳升的眼睛又红了,哽咽的声音暴露出他的激动,他歇斯底里地说着:“凭什么是你活着?木木死了,你却活得好好的……你到底凭什么……”
      他说得激动,站了起来直直走向俞木。
      
      俞木以为他要打人,反射地抬起手就要挡,然而等了又等,却没有等到程阳升落下的拳头。
      抬起头,只见程阳升满脸是泪,小声抽泣着。
      “我只想要我的木木……你为什么要害死他……”
      程阳升坐在地上,抱着头低声地哭。
      
      俞木根本不晓得他们几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这些更不干他的事。
      但眼前这人强烈的情绪感染了他,他不禁也难受了起来,好想上前抱抱程阳升,让程阳升别哭了,有他在。
      可他又是谁呢?
      他没有资格安慰程阳升。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草洛酒豆姑娘的地雷,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