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刘礼之死(捉虫) ...

  •   顾叶之望着单香消失的方向,摇头笑笑。这么有趣的人,可惜不知姓甚名谁,不过漫漫人生途,有缘自会再相见。
      
      “我们走吧小九,那位爷怕是等不及了吧。”顾叶之转身对随从小九说,嘴角一闪而过的是带些许讥讽的笑,抬脚朝单香刚才消失的相反方向走去。
      
      小九点点头没应声,跟着自己少爷往街的尽头走去。
      
      这边的单香揣着两个馒头回到自己的宅子,看到屋内布置的时候,刚才在路上还考虑卖掉宅子住破庙的想法就被上被她一脚踢到了九霄云外。
      
      这宅子虽然不是在闹市最繁华的地方,不过环境优雅,小小的院子里甚至还种了几株泪竹,绿茵茵的,煞是可爱。正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最最重要的是这里离衙门还近!自己以后可以睡睡懒觉。
      
      恩,虽然价钱是贵了些,不过难得屋里的结构什么的都的合自己胃口,钱么,以后再赚吧。心里这样想着,规划着自己的‘宏图大业’单香觉得平淡无味的馒头都好下咽多了。
      
      画饼充饥的单香自欺欺人的吃完两个馒头,又端起桌上的凉水猛喝几口,砸吧砸吧嘴,恩、、、、、、饱了!
      
      作为一个有宏图大业的人,午后的半个时辰,单香就躺在床回想自己早上的表现。应该表现不错吧,恩,抓住了刘礼,帮忙阻止了狂奔的马什么的。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就能凭自己的本事在这商水县站稳脚跟了吧。
      
      都说吃饱了好干事更好睡觉,这句话在单香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比如现在,刚才胸中还豪气滔天的人现在已经睡得不知今宵昨昔了。不过她的午后小憩并不怎么美好,因为她梦到总有一副锁骨在她的眼前乱晃,怎么摆手挥都没用,这让她在梦里梦外都皱起了眉。
      
      等单香打着哈欠回到衙门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林杰急冲冲的要往外跑。
      
      “林杰师兄,你这么着急是去哪儿呢?”单香伸了伸懒腰,笑着问道。
      
      听到单香的声音,林杰原本往外跑的身躯一顿,转了个方向面向她。这时候单香才看到林杰的表情异常严峻。
      
      “刘礼死了,我正要去找你呢。”林杰收回已经跨出门槛的一只脚,一字一句的说道。
      
      单香听后原本轻松的表情也下去了,换上了同样严峻的神情,问林杰:“怎么回事?刘礼不是好好的在衙门里看管的嘛?怎么一会儿的功夫说死就死了?”
      
      要知道那刘礼身上可是背着好几桩案子呢,说死就死了,那这案子下面就没头绪了。虽然单香是第一天上任,不过她也知道刘礼这么多案子的背后意味着什么,衙门里的人盯他都盯好几个月了,就是想钓出他后面的那条大鱼,没成想大鱼还没有钓到,鱼饵就先没了。所以越来越棘手了啊。
      
      “先进去吧,老爷叫我来找你。”事态紧急,林杰拉着单香就往里面走,边走边给她说在她逗马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原来在单香把刘礼交给他们走后,他们就把刘礼关在了牢房里。刘礼进去的时候面色还是平静的,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往牢底最深幽暗处走去。起先他们还以为刘礼要耍什么花招,不过观察良久后见他就只是静静地坐着,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后就放心的走开了。
      
      不过等到看守人送饭过去的时候。怎么叫他也没有反应,几声下来看守的人就起了疑,马上叫人把门打开上去查看。那人走近刘礼,叫了几声还是没动静,于是就伸手去推他的肩膀,没想到这一推不要紧,那刘礼竟然直直的向一旁倒了。
      
      这可吓坏了牢头,立马上去探鼻息摸脉搏,不过已经晚了。刘礼的身体尚有余温,不过已经没有气息了,看来死了没多久。
      
      那牢头心想,这下完了,刚送来的犯人,牢房的地面都还没有坐热呢犯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没了气,怕是在老爷那里不好交代啊。牢头越想心里越觉得堵。不过没办法,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总不能不上报吧,这种事是纸包不住火的,早一天晚一天而已。于是牢头就硬着头皮苦哈哈的去跟胡易禀报了。
      
      果不其然,胡易听了牢头的汇报之后,虽然谈不上什么勃然大怒,但也明显动了火气。连吩咐衙役去找仵作验尸的声音都比平时低沉得多。
      
      请的是衙门里专用的仵作,流程熟好办事,一盏茶的功夫验尸的结果就出来了。
      
      “得出的结果是中毒而死!而且在死者的耳后找到了一个小细孔,不过是不是从这个细孔下的毒还不清楚。”林杰为了让单香在最快的时间里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所以他的语速也非常的快。快到单香觉得可能自己稍有分神就听掉了重要的细节,所以她也尽可能的绷直神经仔细听,感觉还挺费劲。
      
      不过虽然精神严重不够,但是单香还是分了一些些来感叹仵作的观察入微,连耳后的一个小洞都看到了,眼力见真是好啊,不得不佩服。
      
      “我估计老爷叫我们去就是想在仵作得出结论之前叫我们说说我们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单香正听得入神,结果林杰的一句话,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单香停住脚步,睁大眼晴看他,不解到:“我们是捕快,不是只负责抓犯人吗?为什么还要分析案件什么的?”
      
      不过林杰的脚步未停,所以单香又只有加快脚步追上去,继续追问:“分析案件不是有专人负责吗?再说,还有老爷自己呢。”
      
      林杰偏头看他一脸不解,于是解释道:“老爷的这个行为是他告老还乡再复任之后才有的,说是什么要让年轻人们全面思考,做一个全面型的人才,以后才好有人接他的班,说什么不想三度上位。”
      
      对于林杰的这个解释,单香点头表示接受,的确,谁也不想二度被迫上任。这样的方式还挺不错的。不过、、、、、、要在老爷的面前分析案件啊,自己的话会不会有些班门弄斧啊。
      
      单香忧心忡忡的跟着林杰进来房间,见到了一身红色官服端坐在书案前的胡易。
      
      胡易看到他们两人进来,原本沉着的脸想挤出一点笑容表示表示,不过因为紧绷的神经和肌肉,他在努力尝试了几次结果失败了之后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大人!”两人对着胡易躬身,恭敬的问好。抬头的时候单香刚好看到胡易微微扭曲的脸,不着痕迹的碰了碰就在自己旁边的林杰一下。
      
      “不知大人叫咱俩来有什么事。”林杰倒是淡定,没有理她,明知故问。自觉无趣,单香在心里的小人吐了吐舌头后,便收了玩笑的心思,专心当前了。
      
      胡易调整了下自己的表情,严肃脸:“为什么叫你们来想必你们也猜到了几分,我也不绕弯了,这次就是想听听你们对于这件案子的看法,尤其是刘礼死亡的事,要详说。林杰,你进来的时间比单香久,你先说。”
      
      被指名的林杰听后也不扭捏,大大方方的就开始说起了自己的见解。胡易在上面听得捋着胡子连连点头,脸上终于有一丝笑容了,看样子很满意林杰的说法。
      
      单香在旁边也是一脸佩服,没想到这林师兄跑步不行脑子还是挺灵光的嘛,瞧着分析的头头是道的,有理有据,恩,不错不错。
      
      不知道号称‘飞毛腿’的林杰知道了单香从心里觉得他跑不快后会不会哭。
      
      单香在点了五六次的头表示赞同林杰的话后突然想到一件严肃的事,林杰师兄都说完了自己等会儿要说什么?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想到这儿单香俏丽的脸立马变得苦哈哈的了,师兄,给咱留条后路啊。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在忙合同的事、、、、、、明天晚上7点45,准时更新!!
    求评论 求勾搭 求收藏。
    (捉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