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意外之喜 ...

  •     等单香提溜这大汉出来时,已经快到晌午了,再等会衙门就开饭了。
      
      在老爷刚才审问大汉的时候,单香知道了大汉姓刘名礼。看着胡子邋遢的大汉,礼啊,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名字了。单香把刘礼交给衙差,叫他们把他押去牢房好生看管后,换了便服就准备回家找些东西垫吧垫吧五脏庙了。
      
      说实话,别看单香人长得秀秀气气的,瞧着也挺聪明伶俐的,不过对于厨房汤羹她是完全没辙的。对于一些简单的蔬菜还好,反正只要食材不相克,熟了就行。不过那些肉类活禽之类的,她就完全懵了。以前在家的时候倒是看厨娘做得顺当,菜肴也是五花八门的。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摸到那些滑溜溜的生肉就觉得犯恶心,浑身不舒服,从心里觉得凉。
      
      为这事,以前在家的时候大姐就经常笑她,说她内心比外表娇贵,倒也是好事。要是以前啊、、、、、、
      
      诶,诶,又想远了。单香摇摇头,话说回来,今天中午要吃什么呢?为了抓刘礼,今天早饭都还没有吃。今天第一天上任,月钱还也没到发的日子。
      
      为了坚定自己留在商水县的决心,单香前两天就把身上的钱用去买了一所不大的宅子了,既然要留下来,住的地方总要解决吧。
      
      不过、、、、、、商水的宅子出乎意料的贵啊,单香摸摸自己干瘪的钱袋,心疼。看来在等月钱发下来的日子里,自己得饿饿更健康了。
      
      想着后面的日子,单香就只买了俩白面馒头,把钱递给老板的时候,她手都在抖,商水县的馒头,都比别处贵上一文啊!这样下去,一个月的馒头钱都不够了。
      
      怀里抱着俩馒头,单香心事重重的往自家走去。这样下去不行啊,没等发月钱自己就已经饿死了。至于饿死的地点,不是家里就是大街。、
      
      啊!早知道这样就先别买那么大的宅子了,破庙什么的也是能住人的嘛。脑海里这样想着,单香心里就真的在盘算把宅子卖了再和破庙里的主人们抢地盘的可行性是多少。盘算的结果是,武力抢的话,成功率百分百,但是、、、、、、理论的话,自己是官差啊,怎么可以做欺压百姓的事?
      
      至于破庙的主人,自然就是那些无家可归,无编制、无固定职业、无户口的流浪者了。话说回来,他们应该挺好说话的吧?自己去借住一个月的话、、、、、、
      
      胡思乱想的单香没有注意到前方受惊的马儿正冲散人群,直愣愣的朝她这个方向冲过来,等周围人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和一句“小心!”传到她的耳朵里她抬眼的时候,马儿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了,一瞬间和她来了个直接的大眼瞪小眼,她甚至能感受到从马的鼻子里呼出来的热气。恩,青草的香味。
      
      就在围观的人们以为单香下一刻会香消玉殒命丧当场且血溅三尺准备遮眼捂嘴惊呼的时候,就见她轻轻巧巧的往右边一闪,然后身形一顿,脚尖一点石板地面,飞身上了马。随后她骑在马背上,左手抓住缰绳,右手在马的脖子上拍了一下,紧接着在马背上又连拍了三下。那力道不轻不重,说是想要击杀受惊的马儿的话下手太轻,说是安抚的话貌似又太重了些。众人呆呆的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心想,感情您在逗咱们?
      
      不过令众人真正闭不上嘴的是,在单香接连拍出那四掌之后,原本还狂奔红了眼的马竟然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还用脑袋拱了拱单香。
      
      诶,受惊的马什么时候这么好逗了?以前都不知道。
      
      单香不知道她已经成功的挑战了商水县人们的认知并且成功了的事,所以她摸摸马的鬃毛,转头对还张着嘴的百姓说:“这是谁家的马啊,这样在大街上跑是很容易出事的,撞着人了怎么好?”
      
      众人:是啊,是差点撞着人了,不过被某人轻而易举的躲过了,顺便还安抚好了、、、、、、
      
      单香很想把这马放了,让它自己去找主人的,要是在以前,她会这样爽快的,不过现在,她是捕快啊,要是放了再闹出点什么事怎么好?终归麻烦的还是衙门,哎,官差不好当啊。
      
      见众人都不说话,单香疑惑了:“没人知道?诶,这可有些麻烦了。看这马的品相,也不像普通人家的。”
      
      “咳咳,姑娘,这是西街方员外家的马,他家的仆人正在赶过来呢,应该一会儿就到了。”一位手里拎着药包的男子清清喉咙,突然说道。
      
      “是吗?你确定?”单香觉得自己有必要问清楚点,免得以后留下什么麻烦。
      
      那男子点点头,扬扬手中拎着的药包,笑着说道:“千真万确,在下刚从西街药铺那里抓药过来。那些人约莫也快到了吧!”
      
      “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单香低头兀自说着,然后踮脚往人堆里望去,随后把目光定在某处,快步走过去,笑:“不好意思啊,情急之下就把馒头塞到你怀里了,多谢保管啊。”说完她就伸手去那人的怀里,想要拿回自己的馒头。
      
      刚才她上马之前,怕自己赖以身存的馒头受到什么不应受的委屈,所以趁着身形一顿的时间顺手把它们塞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怀里,低声说了一句:“拜托帮我拿一下。”
      
      顾叶之看着眼前伸过来的白皙秀气的手,忍不住起了打趣的心思,把怀里的馒头往旁边让让,远离了单香伸过来的手,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怎么,姑娘轻薄了马儿之后终于忍不住要对在下出手了么?”
      
      单香的手本来就离顾叶之的胸口比较近,被他的语言一惊,手一抖,原本应该抓馒头的手结果就直接抓到了他的胸、、、、、、前的衣服了。
      
      、、、、、、单香抬头看顾叶之的脸,强装淡定:“我不是故意的,而且错在你,是你出言吓着我了。”
      
      顾叶之听后一挑眉:“不是故意的话,姑娘就放过顾某的衣襟吧,它要被姑娘拽掉了。”
      
      单香这才反应过来,迅速撒手,不经意间抬头,她的方向刚好看见顾叶之不小心露出来的精致的锁骨。于是赶紧低头,脸红得好似昨天傍晚天空上经久不散的火烧云。
      
      “咳咳,姑娘,你、、、、、、呃、、、”顾叶之忍笑清清喉咙,刚想开口,就见单香低头跑开了,头也没回,人来人往,转眼就不见人影了。
      
      “她跑什么?我长得吓人?”顾叶之看着单香跑走的方向,整理了下被单香拽皱的衣襟,转头不解的问身后的随从。
      
      随从低头不敢答,不过心里却在奔腾:少爷啊,你知道你刚才不经意间流氓上身了吗?知道吗知道吗?人家是正经姑娘,当然躲着你了!
      
      就在顾叶之低头疑惑的时候,瞬间自己的眼下又出现了一个人的脚,顾叶之目光随着望去,就见是单香去而复返。
      
      “诶,姑娘,你回来啊,我说你刚才、、、、、、”顾叶之见是单香,笑了,话刚说一半,就觉得自己怀里一空。再抬眼看的时候,单香又已经跑了老远了,不过这次她倒是回头了,
      
      顾叶之见单香示威似的冲自己扬了扬手里的馒头,用口型无声的说“我的!”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跑远了,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小小的商水县,还有这么有趣的人啊,不枉此行!
      
      顾叶之的随从听见他的笑声,讶异的抬头看自己主子,还从来没有见过少爷为了一个陌生人这般开怀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总把男主的名字打成顾叶子!话说,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他们说重要的事说三遍比较有效,我信了。
    下集预告:穷的馒头都快吃不起的单香在好久没吃肉的时候看见顾叶之在吃肉喝酒、、、、、、这不算是剧透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