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怎么不上天? ...

  •     等林杰说完,大概胡易也觉得他说得比较具体,所以他转脸温和的对单香笑笑说道:“忘记刚才林杰说的,说出你自己的想法就好。”
      
      单香听后松了一口气,还好老爷念在自己是新手的份上放宽了要求。有了胡易的这一句话,原本胆子就不小的单香现在底气更足了,她向胡易一拱手后就背手开口了。
      
      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却故作老成背手踱步的女娃,胡易的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别看单香年纪不大,不过分析起案子来倒是不含糊,有理有据的。配上她清脆的嗓音娓娓道来,真是应了那句‘大珠小珠落玉盘’,回想着古人的描述,胡易又习惯性的撩胡子点头。
      
      林杰垂首立在一旁安静的听着,默默的在心里把单香说的话总结了一下:
      
      一:刘礼绝对不是个人作案,因为一个人的话时间、精力都不够。一个人可以两三天不睡觉,但绝不可能几个月都不睡觉的蹲点,所以在商水县,绝对还有刘礼的同伙。甚至他的同伙现在都还在活动。
      
      二:刘礼的背后应该还有一条大鱼,毕竟他们交易的是人,如果没有大鱼的话,刘礼脱手都很困难,因为一个不小心可能买家周围的人就刚好认识被拐的人。
      
      三:以后应该放长线钓大鱼,找到嫌犯的话先别急着抓捕,以免打草惊蛇。应顺藤摸瓜,争取一举端了他们的据点。
      
      四:刘礼死了的事先别急着宣扬,对外公开他所犯的罪行。并且对外宣称说他在牢房中受袭昏迷,大夫正在抢救,不知是否有性命之危。
      
      五:衙门的守卫得加强了。
      
      单香说完之后咽了咽口水,中午吃的馒头本来就有些干,刚才又说了这么一长串,现在觉得自己的嗓子比中午的馒头还干。不过胡易在这儿,又不能贸贸然去倒旁边桌上的水。
      
      正想着,单香就见斜里的一只手递过来了一只茶杯,里面倒满了清亮的水。单香顺着拿杯子的手看上去,就见林杰脸上带着赞赏的笑意看自己,见自己看他,还冲他手里的茶杯努了努嘴。
      
      单香非常想接过来的,不过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未接,而是偷偷的瞄了一眼上面坐着的胡易。然后她就看见原本端坐专心致志听自己讲话的胡易不知什么时候闭上了那双锐利的双眼,一副不闻窗外事的样子。
      
      单香转头睁大了眼睛看林杰,带着些许的不敢置信。后者俏皮的冲她眨眨眼,把手里的水杯塞到她的手里。
      
      都到这儿了还不和就是太没眼力见了,单香接过杯子后一仰头,空了。把杯子递给林杰顺便拒绝了他再来一杯的动作。
      
      凡事都有个度,当下属的最忌讳的就是蹬鼻子上脸,上级给面子让一步,你便要求他再后退十步,那么上级等会儿就该说——你这么能干你怎么不上天呢?所以啊,悠着点吧。
      
      林杰把杯子放好后胡易的眼睛也‘适时’的睁开了,随后就是例行公事的交谈,没一会儿胡易就叫他们两人出去了,他也需要一个人安静的理理头绪。
      
      再单香和林杰两人出去之后,胡易从上座位跑到左手位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之后又哒哒的跑回自己原本的座位,坐下后心里感概万千,现在的年轻人啊、、、、、、呵呵,年轻真好。
      
      “林师兄,你接下来做什么?”单香和林杰出了院子,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转头问微蹙眉的林杰。
      
      听单香这么问,林杰的眉头又深了几分,回头看看衙门,说道:“我得去临县看看,问问那里的捕快他们那里最近有没有发生这种案件。”
      
      单香听后点点头,也是,去问问也好,如果有类似的两个县之间还能互相多个心眼,看看作案的是否是一个团伙。人多好办事嘛。
      
      由于单香今天下午还要例行的巡街,所以告别了林杰之后她便提着剑上街巡察了。
      
      商水县总得来说治安不错,所以单香转了几圈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不过也不能说是全无收获,看看她手上的蔬菜水果就知道了。
      
      事情是这样的,单香巡街的时候路过了午市,那里有很多早上蔬菜货物没有卖完的商贩,到正午的时候又集中在另一个地方继续卖,不过相对的,价钱要便宜很多,因为没有早晨的新鲜了。
      
      商水县的人们一大早就知道了他们这里来了个女捕快,漂亮又能干,最重要的是她虽然是个女娃不过一点也不娇气!刚上任一天就又抓逃犯又降惊马的,武功俊的嘞。
      
      所以见过一面的想再见一面,没有见过面的想开开眼福,所以现在一个个的都瞪着眼晴瞧着衙门口呢。
      
      单香一踏进菜市场,一身暗红捕快衣的就被人们围观了,百姓们七嘴八舌的夸着,还一个劲的往她的手里塞早上没有卖出去的蔬菜水果。
      
      单香被人们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得一激灵,在百姓围过来的时候就想闪身蹦到房顶上去,不过还没有等她动身,自己的手就被人抓住了,单香连忙看去,就见是一老奶奶,劲儿还挺大正使劲往她手中塞鸡蛋。
      
      叽叽喳喳中单香也明白了百姓们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下自己。受百姓喜欢单香自然是高兴的,不过欣喜之余还有点点哭笑不得,原来商水县的人们表达喜爱的方式如此简单粗暴啊,要来个胆小的,这一下子围过来不得吓一大跳?
      
      等单香从人群中挤出来的时候,就成了最开始的样子了,最好笑的因为她的怀里实在塞不下东西了,有个人竟然把一串红辣椒直接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单香低头看着这一串特殊的项链,嘴角抽了抽,无语望天,自己刚来他们就希望自己去出家吗?
      
      怀里这么多东西,想要带着它们去巡街已经不可能了,虽然单香现在正缺钱,非常想把它们带回家据为己有,不过、、、、、、
      
      “一瞬间好讨厌自己的捕快身份!”单香挣扎良久后,泄气,准备把这些东西送到善堂去。这么些东西,又不好还回去,刚才人那么多,那里还分得清谁是谁的。善堂里面住的都是一些鳏寡孤独的老人或者年幼无家可归的抑或伤残无法自活的人们。
      
      听说这个善堂才开没几年,以前那些人都是靠周围邻居的周济生活的。不过前几年有个何姓商人在商水县定居了,见这些人生活不易,心生不忍,之后便有了现在的这个善堂。在他的带动下,慢慢的家庭富裕的人们也渐渐地开始往这善堂里面送些吃食。
      
      不过那商人也是有心思的人,凡是捐献东西的,他一律亲自接见,然后叫伙计清点记账,每个月都会张贴出来公示百姓,无论东西多少贵重皆是如此,以表清明。
      
      “这姓何的人还挺好嘛,就是不知道人长得怎么样。”单香边走边嘀咕着往善堂的位置走去,那善堂离自己的宅子不远,单香来来去去的有些印象。
      
      单香脚力好,速度也快,没一会儿就到了善堂门口,刚踏进门里,单香就闻到了阵阵久违了的香气——肉香!越往前走香味越浓,而单香则是越闻心里越觉得悲哀,善堂里面的人都可以吃肉了而自己却还在啃馒头,自己竟然比无家可归的人过得还凄惨。不过现在吃午饭是不是晚了点?
      
      单香心里小人狂流泪,不过面上还是波澜不惊。没办法,前面有人带路呢,被人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就太失礼了。
      
      “单捕快,请进,我们老板在里面和人谈事情。”带路的伙计把单香带到厨房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不是,就这么点东西,你就直接帮我放厨房就行了,你们老板这么忙,我就不打扰了。况且你们老板现在还没空。”单香听了伙计的话艰难且小心的摆摆手,饶是这样,还是有一个调皮的土豆骨碌碌的掉了下来,顺溜的滚了好远。
      
      伙计指着那颗滚得正欢的土豆,对单香说道:“我可以帮您把这个拿去厨房,其它的我做不了主。”听完伙计的话后单香的表情是这样的→ o(╯□╰)o,而伙计的是这样的→╮(╯▽╰)╭。
      
      伙计帮单香把土豆捡起来,冲她扬了扬,说道:“我拿走了啊,帮您减轻点负担,您快进去吧。”说完伙计便真的转身走了。单香这气,你拿一个算什么减轻负担?没看见我还拿着这么多吗?好歹你拿俩走啊。
      
      不过没办法,人早就走得没影了。单香看着眼前的门,再瞄瞄怀里的东西,算了,没礼貌就没礼貌吧。这样想着单香就伸出右脚,轻轻地踢了几下房门。在听到有人说‘请进’之后便默默的加大脚力,一脚踢开了虚掩的房门。
      
      单香一边进门一边大声说道:“何老板,我送了点蔬菜过来,你看看。”说完单香就兀自弯腰低头把东西一股脑的堆在地上,不过等了好久也没听见有人回答,她疑惑的抬头往屋里望去,就见里面饭桌上坐着俩人,一人举着酒杯一人拿着筷子,皆一脸吃惊的看她。
      
      巧的是这其中一人自己还认识,就是早上那个说自己调戏他的那位。
      
      单香默默的站直身体,瞧了瞧饭桌上的菜,看向顾叶之,愣愣的说道:“鳏寡孤独、年幼无家、伤残无法自活,你属于那一类?”
      
      顾叶之听后,一歪头:“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不见不散啊,墨沾在这里等着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